璀璨虛空

第十四章 煉器宗

第十四章 煉器宗至於神不神器,超不超神器念北辰根本不會在意,就算天邪劍永遠不變,他還是念北辰的一部分,一個不可分割的部分,那就是它是念北辰的劍,是永遠不會變的。

“來來,小兄弟,哈哈!我莫戀邪今天與小兄弟一見是我的榮幸,小兄弟讓我能看到魂器,這是我最開心的日子,來,我請你喝幾杯。”

莫戀邪一副頑童高興的樣子,哈哈的笑道。

莫戀邪昆侖修真界誰不知道他的名字,煉器宗當代太上長老,渡過散仙八劫的的散仙,如果再渡過第九劫的話他就直接達到大羅金仙修為飛升仙界。

煉器高手,經過他手的法器沒有一樣是天品以下的法寶,次仙器更是頻繁的從他手上出現,是煉器宗的活招牌。

煉器宗是昆侖十大門派之一,也是昆侖之上最不想得罪的門派,如果得罪了人家不給你煉器,你門派法寶武器就比別人差,那麽實力當然比別的門派差了。

他們自己可沒有像煉器宗這厲害的煉器水平。

“一杯。”

念北辰直接開口道,說明自己隻喝一杯,念北辰並不貪杯中酒。

“好,一杯就一杯。”

莫戀邪從戒指裏麵拿出一個酒葫蘆還有兩個精美的翡翠玉杯,念北辰一看到著酒葫蘆不由的想起那個嗜酒如命的醉紅顏,不知道他現在怎麽了。

莫戀邪給兩個杯子斟上酒,念北辰拿起一杯,放到嘴邊直接飲下去。

“好酒。”

念北辰直接大聲的說出來。

莫戀邪也緩緩的拿起杯子,品幾口才把一杯的酒喝完,然後笑道:“這可是千年猴兒酒,可是我拚了好幾天的命練出來的東西換來的,沒有幾個人能喝道,哈哈!我就好這口,沒辦法。”

念北辰淡淡一笑,沒說什麽。

“對了,你來煉城也是要來買東西的?”莫戀邪突然問到。

“買東西?這煉城有什麽好東西?”念北辰奇怪的問道。

“後天,煉城將舉行十年一度的超大型拍賣會,你不知道?難道你不是為這個而來?”莫戀邪好奇的打量著念北辰,然後開口問道。

“拍賣會?”念北辰淡淡的說道,然後沉思了一會道:“那倒可以去看看,要門票不?”“哈哈,老弟原來你真的不知道啊!哈哈,你是我見到過最奇怪的人,走,到我的地方坐坐,明天陪我一起去看看,哈哈!我帶你去見見世麵。”

莫戀邪望著念北辰不由自主的又笑了起來然後開口說道,其實他在掩飾自己的尷尬,他原本以為在昆侖之上沒有一個人不知道明天煉城要舉行拍賣會,沒想到念北辰卻不知道,本來想要炫耀一番,卻不能實現了。

念北辰點了點頭,現在他也沒什麽地方可去,跟這這位莫戀邪或許可以向他討教幾下。

“小二。”

念北辰開口叫道。

“客官,有什麽可以為您效勞?”小二非常快就出現在念北辰麵前,麵帶微笑的問道。

“結帳。”

念北辰淡淡的說道念北辰跟著莫戀邪來到這煉城西邊的天煉山脈,這也是煉器宗的門派駐地,方圓萬裏都是他們的勢力範圍。

煉城也是煉器宗所建,這樣他們便容易於跟別的門派交易,用他們所煉的器換材料或靈石仙石等等。

而且‘珍寶閣’就是為擴大銷售所創立,分布在昆侖的各個角落。

望著眼前的大陣念北辰根本看不透,不由的駐足觀看起來,眉頭卻緊鎖。

雖然所有的陣式都是從太極分兩儀再到八卦不停的搭配變化,而是越厲害的越看不到這痕跡,也更加繁雜,憑念北辰那從武俠世界學來的陣法跟這陣法根本沒的比。

莫戀邪也站在念北辰旁邊靜靜的看著念北辰,他非常喜歡念北辰真的很想把他收來做徒弟,可是卻不可能了。

莫戀邪不由妒忌起念北辰的師傅來,竟然能撿到這麽好的徒弟。

念北辰最後搖了搖頭,陣法現在他還是不行,雖然不會被其迷惑卻也不能破開。

“這可是我們門派祖師爺飛升仙界的時候所布下的護法大陣,我要不是知道這陣法真正的奧儀,也別想踏進一步,就算是大羅金仙也別想進去。

真是想不懂!難道上古時代剛飛升之人就這麽強大嗎?”莫戀邪說到後麵不由感歎道。

當莫戀邪在感歎的時候,念北辰已經走了進去,莫戀邪清醒過來伸手想抓住念北辰的時候已經晚了,念北辰已經進入這護法大陣之中。

念北辰走一步停一步,走走停停,不停的向前麵前進。

莫戀邪看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嘴巴更能塞鴕鳥蛋,然後伸手奮力的揉著眼睛,再睜開念北辰已經前進數十丈,護法大陣到現在都還沒有反應,莫戀邪突然想到難道陣法或者沒開啟,可是不可能啊!本來想馬上跟上去把念北辰拉出來的莫戀邪,最後決定不把念北辰拉出來,他想看看,看到這麽有趣的事情,看來這陣法還是有漏洞的。

想到這,莫戀邪迅速通過大陣然後傳音給念北辰道:“小兄弟,我先在前麵等你了,嗬嗬。”

念北辰抬頭看了看,然後繼續注意著整個大陣,一步一步向前進,行動受到很大的束縛。

走走停停,向前進發著,越到裏麵念北辰眉頭鎖的越緊。

“師叔祖,那人是什麽人?”煉器宗宗主幹鈞恭敬的站在莫戀邪身邊看著護法大陣裏的念北辰開口問道。

“嗬嗬,一個有趣很好的小夥子。”

莫戀邪頭也不回笑道。

“哦。”

幹鈞回道,然後轉過頭去深深的打量大陣裏的念北辰,能讓師叔祖說成很好的人可不多見,他倒要看看是怎樣的個人來。

仔細一看,卻什麽也看不出來,好象念北辰突然消失掉一樣,神念竟然鎖定不住大陣裏的人,要不是眼睛還看到的話,還以為不存在,沒想到這少年實力這麽強,連自己大乘期的神念都不能搜索到,不過也有可能修煉奇怪的功法吧!幹鈞突然感覺到奇怪,這時再打量一下念北辰和莫戀邪,才想起什麽地方起怪了,護法大陣竟然沒有任何反應,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看來眼前這少年實力真的非常強。

“師叔祖,這護法大陣,今天怎麽?”幹鈞急忙轉頭向莫戀邪問道,要是真的護法大陣出了什麽問題那可是非常嚴重的,這可是一個門派的第一道防線。

要是這也被破了,那不是就讓敵人任意攻擊,根本不用浪費什麽時間,等等嚴重問題。

“嗬嗬,不用急,你沒看到他現在已經停下來了嗎?沒前進一步都要很長的時間,我想整個昆侖甚至仙界如果不知道這陣的奧儀的話,沒幾個人能像他這樣子,走出這麽長的距離。

而且老祖宗布下的渾圓天守陣可沒那麽簡單。”

莫戀邪並不著急緩緩的說道。

念北辰在前進上百丈後終於不知道怎麽踏出步劃了,眼前開始越來越模糊,好象自己在一個圓之中,又好象身處混沌之中,不知道前麵是什麽。

一刻鍾之後,念北辰向前跨出一步,卻突然感覺到有什麽從天空之上而來,越來越近最後看到的是一顆燃燒的流星向念北辰砸來,念北辰迅速的轉身後退,閃過攻擊,可是攻擊並沒有停止,開始不停的變化,這時莫戀邪出現在念北辰身邊,拉著念北辰出陣。

“哈哈,不錯,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小夥子,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麽來著。”

莫戀邪拉著念北辰出陣後拍拍念北辰的肩膀問道。

“念北辰。”

念北辰直接說出自己的名字後,又陷入沉思,不過很快就醒過來,自己陣法隻有以前學到的,根本不能為自己提供多大的幫助,剛才憑借著自己修的內功特性讓自己看透很多,可是那也有個限度,要是能學到更高深的陣法的話,念北辰就可以輕易的破掉剛才那個陣法,可是陣法哪有那麽容易學到。

“念北辰,好名字,哈哈。

來我個你介紹下,這我們煉器宗的總主幹鈞。”

莫戀邪指著旁邊的幹鈞開口說道。

“幹宗主好。”

念北辰開口禮貌的說道。

“前輩,你這是”幹鈞尷尬的說道。

“北辰老弟,你也別叫他宗主,叫他幹兄就可以了,哈哈,叫我老哥怎麽樣?小鈞他可不是前輩,哈哈。”

莫戀邪哈哈的笑道。

“叫我北辰就可以。”

念北辰開口道。

“哈哈,這就對了,我最討厭那些虛禮,還是北辰老弟和我心意。”

莫戀邪開心的笑道。

“師叔祖,北辰裏麵請。”

幹鈞尷尬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