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虛空

第十五章 客卿長老

第十五章 客卿長老天煉峰,念北辰站在峰頂望著這下麵的巨陣陷入沉思之中,可是總沒頭緒。

旁邊莫戀邪正在飲酒,有趣的打量著念北辰。

念北辰已經站著一動不動好幾個時辰了。

莫戀邪看著念北辰突然靈光一閃,計上心頭。

從手上戒指裏麵,拿出兩塊玉簡。

把兩個玉簡放到念北辰眼前搖了幾下,念北辰還是依然望著前方,根本沒有醒來的跡象。

“呃咳。”

念北辰這才轉過頭來疑惑的望著莫戀邪,莫戀邪拿著手中的玉簡在念北辰麵前搖晃幾下然後開口道:“這兩個給你,一個是陣法基礎和陣法,裏麵有很多高級陣法,還有另外一個則是我煉器布陣的經驗。

你拿起看看,或許對你有幫助,不要用這眼神看著我,不是沒有代價的不要不情願不領情的樣子,你又不會欠我什麽。”

念北辰接過莫戀邪手中的玉簡開口淡淡的問道:“什麽?”“很簡單,當我們煉器宗的客卿長老。”

莫戀邪喝了口酒然後才不緩不慢的說道。

“為什麽?”念北辰再次問道。

“因為再過不久之後我就要迎來散仙的死劫。”

莫戀邪這次是苦著臉無奈的說道。

“死劫?”“死劫,就是散仙所要渡的最後一劫,也就是散仙第九劫,傳說散仙隻有渡過第九劫才能重造仙體並且達到大羅金仙的修為不過這第九劫還從沒聽誰渡過,所以叫做死劫。

至於為什麽有這麽個傳說就無人知道了。

散仙劫一劫比一劫厲害,在渡過第八劫的時候我已經是勉強撐過來,這第九劫就不知道是怎麽個恐怖法了。”

莫戀邪說完後大口的喝了一口酒,喉嚨滾動酒順著喉嚨進入肚子。

念北辰靜靜的等待莫戀邪,他知道他還有話要說。

“你別看,現在煉器宗很風光,可這都是上一代的人努力出來的,哎!太多表麵的一切讓他們蒙蔽可眼睛,看到的隻是那麽片麵,而且最近幾代根本沒收到資質比較好的人。

雖然有祖師留下的大陣庇護,可是那也不是絕對防禦。

你知道現在煉器宗才幾個大乘期修為的人嗎?九個隻有九個,和其他別的大門派比起來簡直少的可憐。

而且都醉心於煉器,雖然很少人願意得罪我們煉器宗,可是那也要你有實力的時候,嗬嗬,很多人可是惦記著我們煉器宗的功法和煉器功法,哎,還是懷碧其罪。

要是以後我渡劫失敗,那些老不死的肯定出動,要是那樣煉器宗從昆侖之上消失的話,那我真是罪人了。

還有就是對不起我師傅,誰叫當時年輕氣盛最後落的隻能修散仙,散仙在修真界看起來挺威風,也非常強大,相對修真者來說。

可是又有幾個人願意修散仙。”

莫戀邪又停下來喝了口酒。

“所以請你當客卿長老想你以後多多照顧下這煉器宗,我非常看好你。”

念北辰轉過頭和莫戀邪對視了一會後,開口說了一個字:“好”聽到念北辰肯定的答案後莫戀邪鬆了口氣,高興的又喝了幾口酒。

“哈哈,好酒,明天和我一起去看看拍賣會吧!那地方可是有好多好東西。”

莫戀邪開口提到。

“北辰老弟走吧!我去宣布下,嗬嗬,那先不用看以後有的是時間。”

莫戀邪說完轉身向山腰的宗門飛去,念北辰把玉簡收到戒指之中後,緊跟在莫戀邪後麵。

煉器宗祭拜恭請祖師下降福音的地方,一巨大無比的玄武四方鼎放在巨大道場中央。

不時有輕煙嫋嫋升起,一股豪氣澎湃的氣勢不時從這巨鼎向四周散開。

一聲鍾響之後,煉器宗所有在天煉峰的人全部第一時間到達這巨大的道場,按各自的輩分站好,都安靜的站在那邊,好奇的望著站在上邊的好酒的老祖宗,也是他們最崇拜的人莫戀邪,順便打量一下旁邊念北辰,心中想到這就是老祖宗帶來的那個人?不知道有什麽事情宣布,竟然用到敲鍾。

很快整個能容納上萬人的道場已經站滿了人,很快煉器宗宗主幹鈞也帶著諸位長老迅速的趕過來站在最前麵。

“不知道,師叔祖敲醒鍾招集所有人到道場有什麽事情?”幹鈞恭敬的問道,道場上的所有人聽到宗主問出自己的心理話,都把眼光投向莫戀邪,非常想知道老祖宗到底有什麽事情,平時要見老祖宗一麵可不容易啊!“你們都看到了吧!站在我身邊這為就是我帶來的北辰老弟念北辰。

從今天起他就是我們煉器宗的客卿長老。”

莫戀邪說的非常清晰,道場上的每一個人都能清晰的聽到,莫戀邪話剛說完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念北辰望去。

刷,上萬人的目光,念北辰依然站在那不為所動,表情連變都沒變。

“這師叔祖,我們宗派不是已經上千年沒請客卿長老了嗎?怎麽現在突然”幹鈞旁邊一長老急忙道,可是還沒說完就被莫戀邪止住。

“我已經宣布了,念北辰從現在起就是我們煉器宗的長老,而且我會把這個令牌給他,讓他跟我有同樣的全力。”

說完從儲物戒指裏麵拿出一黝黑的令牌交給念北辰,念北辰伸出雙手接了過來。

“你們是不是好奇為什麽?還是想知道他到底有沒有這個實力?”莫戀邪淡淡的說道,可是在場的所有人都低下頭去不敢看老祖宗。

“你們要氣死我啊!都給我抬起頭來做人。

不自己想的都說出來,不要老是怕這怕那都不敢說出口,你們都給我抬起頭來。”

這次顯然莫戀邪非常生氣,大聲的吼道。

所有人都尷尬的抬起頭來,終於有人站出來道:“老祖宗,我們想知道他到底有沒有這個實力。”

站出來說的卻是一個元嬰期修為的少年,一副不服的樣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射去,他依然臉色不變瞪著眼睛望著念北辰,一會後所有人也跟他一樣把眼光移向念北辰他們也想知道他到底有沒有這個實力。

“好,很好,你過來,以後在我沒渡劫之前你就跟我,我把我所有的本事都教給你,不過我不收徒弟。”

莫戀邪手一招剛才站出來說話的弟子已經來到他身邊。

道場上所有人都羨慕或嫉妒的眼神望著莫戀邪旁邊那個人,沒想到就說句話能得到這麽大的好處,剛才自己為什麽不敢站出來說呢?都後悔不已。

“你們很想知道他到底有沒有這個實力是不是?嗬嗬,北辰老弟,現在請你來給他們演示一下,讓他們看看。”

莫戀邪看著下麵的人好笑道。

念北辰身影緩緩升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過去,白衣如雪飄逸的飛在空中,突然白影向下一縱,非常快在道場上人群裏穿梭而過,如潛龍入海,如魚得水。

白色影子不斷的留下殘影留下一段長長的白線。

很快念北辰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另一邊的空中,然後淩空虛度飛到剛才他站的地方,緩緩降落,長衫不停的隨風鼓動,自然飄逸,所有人都看愣。

一會後清醒過來卻發現自己已經動不了,都驚訝的眼神望著念北辰。

可是身上卻沒被下什麽禁製,突然想到點穴,接著想到武修。

剛才念北辰用的就是魚龍百變輕功,在人群中非常快的穿梭而過,並用特殊的點穴手法製住他們的穴道,讓他們不能動真元力也停止運轉。

現在能動也就隻有幹鈞他們幾個大乘期高手,念北辰根本沒去動他們。

“怎麽樣,這樣的實力夠不夠資格。”

莫戀邪忍住笑意開口問道。

“夠。”

“太小聲了,我聽不見。”

莫戀邪把手放到耳朵做個沒聽清的動作。

“夠。”

這次非常有氣勢。

“好,那就好,以後你們要是犯錯可別怪,北辰老弟他不手軟,嗬嗬。”

莫戀邪笑道,然後轉頭示意念北辰可以把他們解開了。

念北辰點了點頭,右手輕輕一揮,無數透明的細小的蠶絲飛向眾人,在他們身上一點,穴道全部解開,然後蠶絲緩緩飄落最後消散在空中。

大家都知道那蠶絲是有能量所化,都敬佩的望著這為數千年來新一代客卿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