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

第一百四十九章 巨蛋(下)

正文第一百四十九章 巨蛋(下)灰藍色的巨蛋足有一顆衛星那麽大,看上去神秘而令人震驚。

在這個宇宙裏,有什麽樣的生物,需要孕育這樣的一枚巨蛋?如果蛋的體積都這樣龐大,那麽孵化之後的生物,竟是多麽的巨大?我和弗拉圖勒爾兩人心中產生了一種恐懼,不知道我們遇到了什麽樣的生物。

這隻巨蛋的母親,會不會就守護在它的附近,如果真的是那樣,它隻需輕輕的一抬手臂,我們就會化為宇宙塵埃。

“獵風,我們再靠進一點!”弗拉圖勒爾對我說,我雖然覺得有些不妥,但是還是均照他的話去做。

我的手按在了推進按鈕上,飛船又向前前進了一段距離。

所有的儀器突然全部失靈,我們的飛船也在接近巨蛋一定距離的時候失去了動力。

豪華的飛船,熱核反應堆的發動機,竟然莫名其妙的失去了動力!“怎麽回事!”弗拉圖勒爾大聲地問我,我說:“不知道,這東西太恐怖了,我們還是離開吧!”“好,快走!”弗拉圖勒爾很爽快地答應了我的提議,隻不過,現在飛船已經失去了動力,漫無邊際的漂浮在巨蛋的周圍,我們根本沒有辦法離開。

我苦笑著說道:“親王大人,十分不幸,我們被它綁架了。”

弗拉圖勒爾一陣頹然,十分懊惱得坐在椅子上,自己在心裏琢磨著對策。

巨蛋看似緩慢的運轉著,漸漸的八我們帶離了正常的軌道。

“我們這是去哪?”馬庫斯出來問道,弗拉圖勒爾他們的身份,對於他和阿爾卑斯來說,還是秘密,但是這會所有的吸血鬼都是人形,所以沒什麽關係,他可以任意的走動。

弗拉圖勒爾難得的幽默,他指著窗外的地巨蛋說道:“這你要問他了。”

馬庫斯驚訝的看著那顆巨蛋,嘴巴合不到一起:“天哪,獵風,那是什麽東西,你怎麽找到它的?”我回憶了了一下整個過程,我怎麽會莫名其妙的把躍遷坐標輸錯了?我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我用這個猜測回答馬庫斯:“不是我找到它的,是它找到我們的!”“你說什麽?”我的話引起了弗拉圖勒爾的注意,他有些不相信的問我:“你是說是它找上我們的?”我看著弗拉圖勒爾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家夥,還能夠影響超空間。”

“這不可能,”弗拉圖勒爾否決我的意見:“它是這個空間的生物,怎麽能夠影響超空間那樣神秘的空間?”我說道:“你怎麽知道他就是這個空間的生物?既然人類能夠從超空間借道而過,為什麽超空間的生物不能夠從這裏借道?”我看著娜梅巨大無比的灰藍色蛋說道:“不過看樣子,它並不是來借道的。”

巨蛋一直沒有任何變化,我們被迫和它一起慢慢的離開已探索星域。

當最後一盞星際航標燈的光芒在我的眼中消失,我知道,我們距離跨出已探索星域已經不遠了。

我問弗拉圖勒爾:“你們血族的探索領域比人類大了多少?”弗拉圖勒爾說道:“這個說不定,有的方向遠一些,有的也沒多少。”

我連忙暗地裏祈禱:“千萬不要被這個東西拖到不知名得星域,到時候回不來了,可就麻煩了。”

一直站在太空窗旁邊望著那枚巨蛋的馬庫斯突然說道:“你們來看看,我怎麽覺得我們距離它越來越近了?”我們慌忙跑到太空窗旁邊,果然,巨蛋在我們的眼中越來越大,幾乎是一瞬間它已經到了我們的麵前,所有的人一起驚呼之中,巨蛋已經撞上了我們的飛船!沒有意料之中的粉身碎骨,我們的飛船完好無損,但是巨蛋卻不見了。

我們記憶之中的最後一次看見巨蛋,是它逼近我們的太空窗,那麽近的距離,我們甚至清楚地看到了它灰藍色的表麵上,細細的紋路。

我伸手在頭上摸了一把汗,有些後怕的說道:“還好,虛驚一場——他和我們大家開了一個玩笑。”

我幹笑兩聲,卻發現沒有人附和我——所有的人都盯著我直勾勾的看著,那神情,就好像看到了外星人。

我有些奇怪:“你們怎麽了?”馬庫斯伸手指指我:“你的胸口……”我低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一枚雞蛋大小的灰藍色蛋孵在我的胸口前麵,雖然體積上的差別太巨大了,但是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來,這就是那枚龐大的巨蛋!我嚇得向後一跳,沒想到巨蛋——現在已經不能叫巨蛋了,它也跟著我向後一退。

我大叫起來,繞著主控製室飛跑起來,狼人的速度快死閃電,眨眼之間我已經繞著主控製室跑了十幾圈,一低頭,灰藍色的神秘的蛋,還在我的胸前。

“算了,獵風,我們的飛船都擺脫不了它,你更不行的。”

弗拉圖勒爾說道。

他的話徹底打消了我的希望,我停了下來,隻見灰藍色的蛋慢慢的朝我看近,最終竟然沒,慢慢的沒進了我的胸口!我又是大驚,連忙伸手在胸口上摸來摸去:“它到哪去了,你們誰看見它到哪去了?”馬庫斯老老實實的說道:“它鑽進你的胸口了。”

我頓時哭喪著臉說道:“怎麽會這樣,怎麽可能……”弗拉圖勒爾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說:“這不一定是壞事情啊……”我可不這麽認為,上一次那一件靈器差一點要了我的小命,要不是因為最後鈴蘭舍身相助,我早就在地獄裏成為海盜之王了。

這一次,好家夥,這個東西更厲害,恐怕到時候十個鈴蘭也就不了我了。

因為這件石事情的打擊,我把飛船的駕駛權交出來,讓馬庫斯駕駛著飛船,自己回到房間裏窩著。

馬庫斯的憨厚很得弗拉圖勒爾的喜歡,還好我們還沒有飛出血族的探索領域,在弗拉圖勒爾的指導下,馬庫斯駕駛著飛船終於飛回了探索星域。

相處了幾天之後,弗拉圖勒爾更是覺得馬庫斯是一個可造之材,他專門來找我,想要把馬庫斯變成他的後輩。

我自然堅決反對,首先不知道馬庫斯願不願意,另外我還有一個私心:馬庫斯是我的兄弟,我現在和弗拉圖勒爾是朋友關係,要是馬庫斯成了他的後輩,他弗拉圖勒爾豈不是比我還要大一輩,這是堅決不能允許的!弗拉圖勒爾不知道我的私心,隻當是我為了朋友著想,他說道:“你放心,我會讓他自願的。”

“絕對不會的!”我說道,弗拉圖勒爾以為我和他較勁,不再說什麽關上門走了。

我在心裏說,馬庫斯,你可一定要挺住,不能被這老混蛋誘惑!我知道血族的本事,他們若是想誘惑你,那是很難抗拒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求不得”的東西,血族恰恰是抓住了這一點,所以總能成功。

幾天之後我們回到了我的基地,對於大批而來的不速之客,留守基地的人並沒有表示出太大的驚訝,我沒有介紹弗拉圖勒爾他們,隻是說“朋友”。

我不明說,他們也沒有人問。

弗拉圖勒爾那天生的貴族派頭,多少也讓人覺得有些“趾高氣揚”,讓同為貴族的瘋子十分不滿,但是看到人家身邊這麽多的“保鏢”,瘋子還是知趣的閉嘴。

基地堤內的一切井然有序的運行著,我把半人馬和肖兵叫來,交待了以後的發展路線,半人馬已經為我製造好了一具變型巨型機甲,這一次就能帶走了。

最後,肖兵對我說:“船長,那個人醒了。”

“醒了?在哪裏,帶我去見他。”

肖兵領著我,來到了基地的一個房間,那名變異人就在房間裏。

我們去的時候,雷蛙也在,兩人的關係看來不錯,也隻有他這樣的人,雷蛙才會主動和他溝通。

看起來他和肖兵看起來很熟絡了,一進門肖兵就說道:“門卡,船長回來了,他來看看你。”

渾身綠色的門卡站起來迎接我,我微笑著說道:“很抱歉,這麽長時間一直在外麵,你醒來的時候沒有給你慶賀。”

門卡操著一口十分地道的宇宙標準語對我說道:“船長太客氣了,要不是你們救了我,我早就死了。”

我坐下來,雷蛙就讓到了一邊。

我說:“現在我們很缺人手,我馬上又要出去了,所以我就開門見山吧,你願不願意留下來,和我們一起戰鬥?”門卡說道:“既然船長看得起我,門卡自然和你們並肩戰鬥!”我笑道:“好,好!其他的事情由肖兵和你說。

我很好奇,你的飛船是用什麽製造的?怎麽會那麽堅固?”門卡說道:“那是我在一顆無名的星球上得到的合金,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材料,但是真的很堅固。”

我有些失望,但是還是微笑的說道:“好了,以後大家就是自己人了,肖兵,你好好照顧門卡,我要走了。”

在基地裏沒有呆多長時間,我們又離開了。

這一次,我本來想把馬庫斯和阿爾卑斯都留下,自己走的;可是弗拉圖勒爾不答應,一定要把馬庫斯戴上,我沒有辦法,隻好照辦。

少了一個人,但是我的底艙裏,多了一具這個宇宙裏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機甲。

馬庫斯沒事的時候就自己瀏覽無心互聯網,現在的無限互聯網上麵更是包羅萬象,隻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找不到的。

馬庫斯除了每天的訓練之外,生活單調,他不善於和人交流,雖然為人憨厚,但是沒有幾個朋友。

那些血族整天隻想著保護親王大人的安全,每人和他聊天。

我要駕駛飛船,也很少和他說話。

馬庫斯一個人看著看著,突然跳了起來,大叫著喊我:“獵風,獵風!你快過來看。”

“怎麽了,”我有些奇怪,什麽事情讓他這麽驚訝,“有什麽事情?”馬庫斯激動地說:“霍根,一定是霍根!”一聽到他說霍根,我連忙跑過去,原來他在海盜聯盟的網站,網站的首頁上,爆炸性的新聞:繼白魔之後,第二名海盜聯盟的長老被殺。

“是霍根,一定是霍根殺了小亞利斯!你記得上一次他說的,要自己幹的……”我沒有回答馬庫斯,直接撥通了霍根的電話。

我心中感慨,霍根終於要成為海盜之王了,他成功的覆滅了小亞利斯的團夥,已經證明了自己具備成為海盜之王的實力,不知道為什麽,在那一刹那,我竟然充滿了感慨。

“喂,獵風,你也知道了。”

霍根一接通電話,帶著一種痛苦的聲音和我說道。

我說:“是馬庫斯告訴我的,他先看到的。”

霍根哼哼了一聲:“雖然幹掉了小亞利斯,可我也不好受,損失不小:五艘戰艦,還有我的一隻胳膊。”

“什麽!”我大驚,難怪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痛苦。

“你們的消息還真靈通,戰鬥一結束我立即在網站上發布了消息——現在我已經控製了網站和黑市拳賽,整個海盜聯盟,賺錢的工具和造勢的工具都在我的手裏,拉爾伯拿什麽和我爭?”我勸他說道:“你還是小心一點,拉爾伯號稱傳奇海盜,實力深不可測!”他說:“你放心,我會的。

我正在重生手臂,好疼啊!”我微笑的安慰他:“堅持一下,很快就會好的。

等你好了,我和馬庫斯還要試試你新長出來的胳膊,和以前比到底怎麽樣呢。”

霍根連忙說道:“別,不用試了,我自己好使就行,讓你們一試,我又要重新接一次。”

馬庫斯也和他聊了好一陣,掛上電話,馬庫斯突然問我:“霍根變了,是吧?”我看著他,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有些喟然的說:“是呀,我們都已經不再是當年訓練營的我們了。”

馬庫斯看著我說道:“但是我們還是訓練營的我們!”時間在流逝,我們都在慢慢的變化、慢慢的老去;但是我們的情誼永遠都沒有變。

霍根距離成為海盜之王隻有一步之遙,他的麵前隻有一塊絆腳石,那就是獨狼拉爾伯。

這個號稱傳奇的海盜,應該不隻是表麵上看起來那麽簡單。

我有些擔憂的對馬庫斯說:“我們要不要幫幫霍根?”馬庫斯搖頭:“還是不要了,要是他知道了,會不高興的——他選擇的路,他的理想都要有他自己實現。”

我想想,聽說的也有道理,不再說什麽。

弗拉圖勒爾的眼睛之中一片黑霧,無盡的深邃,之中是一個俏麗的人影。

他看著馬庫斯,這麽長時間以來,他也沒有找到,馬庫斯究竟想要什麽。

這個人似乎別無所求,隻要能夠活著,已經很開心了。

沒有了弱點,他也不知道怎麽才能夠誘惑馬庫斯成為血族。

今天被迫隻好使出了血族的魔法“夜寐之眼”,想要看穿他內心最深處的渴求。

他看到了,是的,那是一個女孩子。

在馬庫斯心裏的最深處。

雖然那個女孩子背叛了他,但是他還是一直忘不了那個女子。

隻是,他現在也不知道那個女孩子現在在哪裏。

弗拉圖勒爾心總有了計劃,他默默地走開,沒有招呼馬庫斯。

親王的手掌按在一塊金屬板上,神經信號輸出,超腦自動把那女孩子的肖像,還有他從馬庫斯那裏窺到的女孩子的信息全部打印了出來。

弗拉圖勒爾拿起打印紙,遞給自己的一名衛士:“傳回去,讓他們馬上找到這個人!”“遵命,大人!”說實話,弗拉圖勒爾也沒有信心,這個女孩子能不能夠幫助他完成願望。

每一名血族都會有自己的後代,尤其是親王,更要為自己的繼承人著想。

要是自己沒有後代,那麽爵位就會落到別人的手裏,很不劃算。

弗拉圖勒爾希望為卡帕多西亞家族找到一個合適的繼承人,馬庫斯或許心計方麵並不是特別擅長,但這也正是他的優點。

我們正在趕往悍美星係聯邦的路上,弗拉圖勒爾決定先去悍美星係聯邦看看,找到究竟是誰指使的襲擊,然後再進行報複。

得罪了弗拉圖勒爾,即便是悍美這樣強悍的國家,也會很頭疼的。

這一艘豪華飛船裏麵,沒有任何的威脅性武裝,隻有防搶劫用的一些輕武器,但是現在底艙內有了一具變形巨型機甲,不過隻靠這樣的武裝,想要找悍美的麻煩,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弗拉圖勒爾安慰我:“沒關係,如果需要,我們很快就會有一整隻裝備精良的艦隊出現的。”

來到悍美境內,我們並不知道,我的入境,對於悍美的軍方來說,是個多麽大的震撼!在那個微弱的信號靠近悍美的邦界的時候,查爾斯就像上麵報告了。

所有的首腦全部集中到了監視儀器前麵,這些平日裏難得一間的巨頭們,一個個緊張的盯著監視屏幕,親眼見證了我的入境。

查爾斯見識過獵風的利害,自然明白這些大佬們害怕的是什麽。

他心裏竟然有些幸災樂禍:不聽我的意見,現在捅到了一個大馬蜂窩了吧,看你們怎麽收場。

悍美軍方的首腦們心中都在擔心,老巫師北濟那邊沒有一點消息,也不知道事情進展得怎麽樣了。

他們並不是傻瓜,很明白國內現在醫療界的動蕩是怎麽回事,一定是北濟在搗鬼;但是現在,他們甚至顧不了這些了,催命符已經貼在家門口了,就等著北濟這一貼救命藥了,可是這個老巫師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怎麽能讓他們不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