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戰略(上)

正文第一百六十三章 戰略(上)路上,門卡為我們製定好了這一次行動的戰略。

“特拉達人最看重的,不是道理而是實力。

像這樣一個侵略成性的種族,任何道理在他們這裏是行不通的,他們崇尚的,隻有一樣,那就是實力。

強大的實力給特拉達人帶來了太多的東西,特拉達人已經迷信於強大的實力;如果你們想和他們談判,必須要拿出自己的實力,沒有實力,你們就是再有道理,也沒用,白搭。”

弗拉圖勒爾閱曆豐富,畢竟是活了很久的老怪物,見過的經曆過的事情很多,他很容易就能理解了門卡的意思,他讚同門卡的意見:“不錯,根據我的經驗,這樣的種族在其擴展的過程中,是盲目相信力量的,我們要相讓他們接受我們的條件,就必須向他們展示我們的實力,這次我看我們見了他們,二話不說,先動手教訓他們一下,然後再談其他的。”

門卡點頭表示同意:“親王大人說的很有道理,我也是這個意思,我們四個人之中,船長和親王大人的力量最強大,不如就你們兩個首先出動,給他們來一個下馬威。”

我並不是很讚同這個意見,我覺得有些不保險。

“這一次敵人的實力還不清楚,要是突然這樣衝過去,沒準還被別人來一個下馬威呢。”

我的顧慮大家也覺得不是沒有可能,一群人合計了半天,也沒有什麽兩全其美的辦法,最後我說:“這樣吧,我們還是按照老辦法,先禮後兵,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麽意思,然後找個機會翻臉,和他們較量一下,最後再跟他們談。”

弗拉圖勒爾說道:“也隻能這樣了,不過恐怕事情不像我們想得那麽簡單,我總覺得特拉達人不會這麽簡單。”

門卡說道:“其實我們隻要能進入那顆星球,就已經是給了他們一個下馬威了。”

我說:“他們的飛船出了問題,基因獸卵沒有辦法釋放,所以整個星球還沒有處於特拉達人的控製之下。”

門卡說道:“船長真的很厲害,竟然連基因獸你都知道,還知道的這麽清楚。

不過您還不清楚一點:特拉達人在這樣的狀況下,一定會派重病防禦自己的基地星球,在星球的外太空,恐怕會有大量的特拉到戰士,到時候我們隻要一靠近就會馬上被發現,立即受到攻擊。”

那顆星球也在探索星域的邊緣地帶,甚至連編號都找不到,不過它距離我們的基地真的很近,為了趕時間,我們還是進行了一次空間躍遷,析出超空間的時候,我們已經能夠用肉眼看到那顆行星了。

我們繼續向那顆行星靠近,門卡一路上不斷的提醒我們小心,我想了一下,叫來馬庫斯:“你呆在飛船裏麵,飛船可以自動控製,我們出去護航。”

馬庫斯一點頭,我和弗拉圖勒爾穿上戰甲從船尾悄悄地溜出了飛船,門卡和馬庫斯還有阿爾卑斯,留在船裏麵,負責聯係和控製飛船。

特拉達人的這種合金裝甲還有隱形的功能,在我們的雷達上,根本探測不到任何可疑的飛行物。

我相信,現在人類的任何一艘飛船在這裏也沒有辦法探測到我們兩個。

又航行了半個小時,我們已經接近星球的外太空,我估計著特拉達人的戰士應該出現了,可是一直沒有動靜,眼看著就要進入那顆星球的外太空了,我問門卡:“有什麽發現沒有?”門卡回答:“沒有,你們呢?”“我們也一樣。

馬上要進入外太空了,小心!”“我明白。”

飛船輕盈的躍進了星球的外太空,這裏已經是行星的衛星軌道了,這顆星球有一個並不大的衛星,不知道為什麽現在已看到這種衛星,我就會聯想到那一顆巨蛋,他在我的身體內,究竟怎麽樣了,為什麽他進入我的身體之後,隻要我進入超空間,就會有很奇怪的感覺呢?我們在衛星軌道上航行了一會,這完全是處於謹慎起見;沒有任何動靜,我們調轉船頭,切進了行星的外太空。

這裏是這顆行星自己的地盤,在這裏麵,任何天體都會受到行星引力的影響,而飛向它。

我們剛剛進入這個區域,突然一道光芒射了過來,門卡大喊:“是他們!”我和弗拉圖勒爾不等他說完已經射了出去,我半路上停了下來,因為我看到隻有一個敵人,弗拉圖勒爾應該能夠搞定,我還是留下來,以防萬一。

不要被敵人聲東擊西了。

弗拉圖勒爾的速度比那道光影還要快,一閃之下已經和那道光影撞上了,因為要立威,弗拉圖勒爾身上寒光一現冰神之劍已經出鞘,兩道光芒撞在一起,弗拉圖勒爾**,特拉達戰士連連敗退,飛快的撤了回去,弗拉圖勒爾卻毫不留情,揮劍劈出一道森冷的劍芒,劍芒瞬間貫穿了幾千米的太空,特拉達戰士躲閃不及,身上猛的一亮,一柄模樣古怪的兵器從光芒之中射出來迎上弗拉圖勒爾的劍芒,劍芒如同斬斷一根草根一般的斬斷了那一並奇怪的兵刃,然後毫不停頓,直射那名特拉達戰士。

周圍的空間之中突然冒出來三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光芒之中射出來三柄各式各樣的兵刃,兵刃一起擋在劍芒前麵,劍芒速度稍緩,又有一道光芒閃現,一把把第一名特拉達戰士從死神的鐮刀下麵拉了出來。

弗拉圖勒爾收回了自己的劍芒,最後出現的那名特拉達戰士大約是級別比較高的,他身上拖著長長的如同彗星一般的芒尾,氣勢洶洶的朝弗拉圖勒爾衝了過來,還未來到弗拉圖勒爾的身邊,他身上已經連續射出了三道光芒,粗大的光芒如同炮彈一樣射向弗拉圖勒爾,弗拉圖勒爾身前出現了一麵黑色的盾牌,這是黑暗能量形成的盾牌,三道光芒射中了盾牌,爆出了一蓬蓬的光芒,好像焰火一般。

光芒還沒有熄滅,那名特拉達戰士已經趕到,雙手一舉,一柄長刀一樣的兵器淩空斬下,在太空之中劃出了一道細長的光芒,和消滅北歐星盟已經悍美星係聯邦的艦隊的那種細長的光芒十分相似。

弗拉圖勒爾橫劍一擋,光芒乍滅,冰神之劍森冷的寒氣順著兩柄兵器相交的地方侵上了那名特拉達戰士的雙手,他渾身一陣麻痹,靈魂深處傳來一陣寒意!驚慌之下,那名特拉達戰士飛快的後退,企圖躲避這樣的寒冷,但是冰神之劍的寒氣,已經侵入了他的身體,並不是那麽簡單就能清除的。

剩餘的三名特拉達戰士朝我衝過來,三人分不同的方向合圍而來,看來戰術安排的還是很到位的。

三道不同樣色的光芒射來,我身體微微一躬,緊接著身體突然放鬆,隨著彈射的身體,一起射出體外的,還有數不清的惡魂鳥。

速度比子彈還要快的惡魂鳥就好像爆炸的彈片一樣四散紛飛,眨眼之間射中了那三道光芒,光芒好像被子彈打碎的瓶子一樣,四散隕落,隱藏在光芒之中的特拉達戰士也失去了知覺,我微微一笑,飛過去準備抓住這些家夥。

我剛剛靠近一名特拉達戰士,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我的麵前,他一拳揮來,我倉促應戰也是一拳揮出去。

兩拳相交,巨大的力量湧來,我不由自己的後退了十幾米,抬頭看去,那人也身體連翻,飛退了幾十米。

我的身邊人影連閃,加上剛才的那個人,又是三個人圍住了我。

這三個人身上沒有光芒掩蓋,我一眼看清楚了他們的戰甲,是那種銀白色的,樣式和巴巴洛夫給我找來的一模一樣,看來這是特拉達人最高級別的隕星級戰士了。

我斜眼瞄了一下弗拉圖勒爾那邊,他也被兩名隕星級戰士擋住了。

巴巴洛夫說過,我能對付三名隕星級戰士,不知道他說的是否正確,他所了解的我,也不是我的全部實力,我想我應該能夠同時應付更多的敵人,這一次正好試驗一下。

我不宣而戰,體內的惡魂鳥一窩蜂的衝向正麵的那個敵人,惡魂鳥身上騰起了藍色的火焰,隻要惡魂鳥穿透了戰甲,煉獄藍焰的威力,足以讓任何人痛不欲生!正麵的敵人顯然剛才已經看到了惡魂鳥的威力,他們引以為奧的戰甲並不能阻擋這種怪物一樣的小鳥,他不得不急急忙忙的避讓,數量龐大的惡魂鳥讓他有些狼狽,左閃右避。

在放出惡魂鳥的同時,我的左手上,已經戴上了那一隻我自己煉製的拳套,揮起一拳砸向我右邊的敵人,那人毫不示弱,拳頭上亮起了一道光芒一拳迎了上來。

我飛拳而出的同時,右手上雙頭龍槍已經出現,體內藍色的能量泉水一般的湧出,龍槍上突然騰起了一陣火焰,我左拳飛出猛攻右麵的時候,左邊的敵人已經衝了過來,我身體一轉,手臂一振龍槍飛出!火焰洶洶的龍槍在太空之中突然爆發,帶起一道藍色的火焰巨龍咆哮著衝向左邊的敵人,那名特拉達的隕星級戰士大驚,飛快的閃身躲到一邊,可是火焰巨龍似乎有了靈通一般,繞著他的身體盤旋了起來。

我的拳頭和右邊的特拉達戰士那閃著光芒的拳頭撞在了一起,我的力量飛傾而出,龐大的力量衝擊之下,那名特拉達戰士拳頭上的光芒如同投入湖中的火把,煙都沒冒出來就熄滅了。

我揮拳連擊,那名隕星級戰士連中三拳,他的戰甲已經凹了下去。

我一腳把他踢得飛出老遠,轉過身來一道拳勁射出,那名被火龍困住的特拉達戰士猝不及防一拳命中肩頭,提身形一絆,已經不是那麽靈活,龍槍狠狠地刺中了他的腿部,他拖著一條殘腿慌忙後撤。

仆一接觸,特拉達人就全線潰敗,我收回了惡魂鳥,那名被惡魂鳥纏得快要瘋掉的特拉達戰士立在太空之中,半天沒緩過勁來,看來剛才為了閃避那些可怕的惡魂鳥可是費老勁了。

弗拉圖勒爾那邊,勝負也已經見了分曉,他手握冰神之劍傲然而立,對麵的兩名特拉達戰士,相互攙扶著才能站穩。

所有的特拉達戰士湊在了一起,我們兩個人也站在一塊。

“你們是什麽人?”生硬的人類語言通過一個公用頻道傳過來,我說道:“我們是人類。”

“你們不是人類,人類不可能有這麽厲害!”對方不相信。

“人類的潛力不是你們所能夠了解的。”

我說。

“不,我們很了解人類,人類沒有人達到你們這個層次。”

我不想和他在這個問題上計較的太多,況且他說的也沒錯,我們都已經不是人類了。

“你們來這裏做什麽?”對方問。

我說:“我們來者是客,難倒這裏就是你們招待客人的地方?”對方有些不滿的說道:“惡客。”

雖然這樣說,但是他們還是架起自己受傷的同伴,轉身飛回行星,我們也跟在他們的後麵,來到了行星上。

行星上還沒有被特拉達人的基因獸所占據,這裏還是那種典型的無人星球的狀況,不過在這樣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上,卻有一點銀白。

那是特拉達人的飛船,幾個特拉達戰士正在那裏緊張的維修著,不過看來他們並不是真正的技師,做起這樣的工作來,有些縮手縮腳,而且效果很不好。

“怎麽樣?”特拉達戰士用他們的語言向自己的同伴詢問修理工作的進展,他的同伴也用特拉達人的語言回答:“不行,損壞很嚴重,看來隻有等到技師來修理了,這一段時間我們還是不要出去作戰的好。”

雖然我們聽不懂,但是門卡都能聽明白,他通過加密的頻道翻譯給我們。

我突然覺得挺好玩的,就對前麵帶路的特拉達戰士說道:“怎麽,你們的飛船還沒有修好?基因獸還不能出來?”特拉達人大驚,轉頭問我:“你怎麽知道?”我高深莫測的笑了:“這個嘛,我不告訴你!”特拉達人大怒,他身邊的同伴連忙拉住他。

我說道:“你們之中誰做主,我有事情要和他談。”

一名特拉達戰士說道:“是我。”

我看了看他,是被我的惡魂鳥折騰得夠嗆的那名隕星級戰士。

“你有什麽事情說吧。”

我說道:“我知道你們來這裏的目的,也知道你們的實力,我來這裏是要和你們談一個協議:我要保護一些人,你們不能傷害他們,我就放過你們。”

特拉達人都有些不滿,顯然我這話說得有些托大,那名首領攔住他的部下:“你真的知道我們的實力就不會這麽說——我們這幾個人,隻是我們力量之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我搖搖頭說道:“不用和我捉迷藏,我既然說知道,那就是真的知道:你們這些人差不多也占了特拉達人五分之一的力量了。

當然如果沒有我們,占領這個文明,並不是沒有可能,但是有我們在這裏,你們要麻煩很多,而且一定不會成功!”特拉達人不相信,我說道:“你們總不可能十幾個隕星級戰士每天都在一起吧,總會有分開的一天。

那就是我們的機會。”

特拉達人考慮了一下說道:“好吧,你要保護哪些人?”我的麵前投射出一幅星域圖:“這個區域內的人,你們不要傷害他們。”

“這麽大的區域!”特拉達人不答應:“差不多全部的人類都可以住進去,我們不能答應。”

馬上有人站出來反對,我並不發表意見,隻是看著他們的首領,特拉達人七嘴八舌的說著,一旦急了就開始說特拉達語言,不過沒關係,他們說得大概什麽意思,門卡都在後麵悄悄地翻譯給我了。

特拉達人的頭領並不說話,一一聽完了大家夥的話,才對我說:“你的條件我們很難接受,麵積太大,幾乎可以容納整個人類。”

我笑了:“這個你隨便,隻要你們的人進入這個區域,必死無疑!”我說道很肯定:“如果你不信,可以來試試。

或者你現在不敢,等你們的人到齊了,你再來試試也可以。”

我說完就準備走了,特拉達人的首領攔住我:“您先不要著急。

我們再商量一下。”

“您的條件太苛刻,能不能妥協一下?”他問我,我搖搖頭:“這沒什麽可商量的,整個國家內的人,我必須保護,至於其他人,你隨便。”

特拉達人又商量一陣子,他們的首領過來和我說:“這樣吧,在那是我們也不會有什麽舉動,所以您大可放心,等到我們的上司來了,再讓他和您協商,您看怎麽樣?”我明白這是緩兵之計,但是我也估計到了,這些家夥做不了主。

我一點頭,爽快地答應了:“好,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