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

第一百七十三章 阿瑪狄斯(下)

正文第一百七十三章 阿瑪狄斯(下)我的眼前一片絢爛的光彩,平遙族戰士幾十四隻手一起舞動,幾十炳兵器閃耀著光芒在我的麵前部下了一層有一層兵器的阻隔。

任他萬般花巧,我隻是這簡簡單單的一拳。

拳頭挾著強大的力量轟進了那一件件兵器組成的防禦圈,兵器一件一件的折斷,每折斷一件兵器,我的力量便被削弱一分,一直折斷了十幾件兵器,我的力量終於用盡。

我收回自己的拳頭,千手丟掉手中已經受損的兵器,變戲法一樣又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來一些新兵器。

我的手中,雙頭龍槍出現,我一握龍槍,龍槍的兩頭吐出兩股粗大的黑色火焰,火焰之中,飛出來自地獄的惡魂鳥。

惡魂鳥鋪攤該地的撲向千手,親手的幾十隻手臂一起揮舞,幾十柄兵刃把他牢牢地包裹在裏麵,惡魂鳥,雖然不斷的損耗著千手的兵器,但是千手身上,好像總能找到新的兵器,我知道他的身上一定有類似於老師給我的那個儲物袋一樣的東西,所以兵器才能源源不斷。

我不得不使出殺手鐧,黑色的火焰飛快的在太空之中蔓延,無根之火根本不需要燃料,它的作用就是焚盡一切,地獄黑火燃燒著,很快包圍了千手,千手已經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他手中的兵器不斷的融化,他的兵器雖然很多,但是也正因為多,所以不可能每一把都是神兵利器,到了現在,他的兵器大量消耗之下,使用的都是一般的兵器。

惡魂鳥有了地獄黑火助陣,渾身上下也燃起了火焰,好像無數火流星圍繞著千手上下飛舞,不時地衝進他的防禦圈擾亂一下。

千手的兵器已經換了上千把,他的儲備已經略顯不足,他心中明白,再這樣下去,落敗的一定是他。

千手渾身突然騰起一股氣勢,他身上的衣服碎裂,他的身體慢慢的發生了變化,手臂合四為二,合二為一;最終全身上下幾十隻手臂隻剩下了六隻。

他的身體變得更加魁梧,全身上下都包裹在一件樣式古老的盔甲之中,頭上插著一根紅色的羽毛。

這是什麽東西?我一皺眉頭,千手的六隻手臂都已經握住了一件兵器,這些兵器看上去,都不是一般的貨色。

看來這是千手專門為了這個戰鬥狀態準備的。

他揮舞了一下手中的兵器衝了上來。

四周黑色的火焰並不能阻擋他,他的一隻手臂上,拿著一隻透明的瓶子,瓶子裏麵不知道裝的是什麽東西,流淌出來的**卻是綠色的,綠色的**不斷的流出,和周圍的地獄黑火不斷交鋒,黑火發出一陣滋滋的聲音,雖然綠色的**不斷的消耗,可是地獄黑火一時半會也燒不到他的身邊。

惡魂鳥不斷的突襲,可是他的一支手中,是一隻恨小巧的盾牌,這支盾牌雖然小,但是卻很厚,惡魂鳥的每一次撞擊都在上麵留下了一個凹槽,隻可惜盾牌太厚,一時半會卻也無法穿透。

千手的其餘四隻手臂上,握著各種的武器,其中一隻手臂上,舉著一隻巨大而厚重的塔盾,塔盾和他一起,飛快的撞在我的身上,我被撞出了十幾米,心頭十分不爽,隱藏在塔盾後麵的千手,突然衝了出來,三是手臂,一隻舉著長矛,一隻握著戰錘,一隻揮舞著開山刀,三柄兵器從不同的角度朝我擊來。

我伸手握住了刺過來的長矛,另外一隻手上的拴頭龍槍挑開了開山刀,還和戰錘狠狠地撞了一下。

這一次交鋒,雙方誰也沒有占到便宜。

千手抽走自己的長矛飛退,我也撤身後退。

他後推的過程之中卻也不忘了進攻,手中長矛當作投槍朝我射了過來,這一記攻擊,凝結了他巨大的力量,投槍閃耀著燦爛的光芒好像一條巨龍朝我射來。

他人隨其後,手中塔盾把護著自己的要害部位,其餘的兩柄兵器已經展開,他好像一艘滑翔機一樣朝我富衝過來,兩柄兵器就是他的兩翼。

我的手臂上,亮起了一道白色的光芒,那是拳套之中玉岩拳龍的結構的力量,我的腦海之中,阿瑪狄斯突然開口說話,他念出了一段咒語,我莫名其妙的就跟著他一起用龍族的語言念出了這一段咒語,咒語之中,我的手臂突然變得無比巨大,我一掌拍出,好像拍蒼蠅一樣把那隻威勢驚人的投槍輕而易舉的拍掉了。

阿瑪狄斯又念出了一句咒語,我也學著念了出來,當然還是用龍族的語言,我的身上突然騰起了兩隻光芒萬丈的翅膀,翅膀揮舞,宛如萬丈的彩錦,纏綿的裹住了氣勢洶洶的衝過來的千手。

千手萬萬沒有想到,迎接他的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他揮舞著手中的武器,來回衝撞,無奈那散發著光彩的雙翼實在是太“纏綿”,好像是橡皮糖一樣,任憑他怎麽發力,也沒辦法衝破束縛。

他一次次的發力想要衝出去,可是卻一次次的無功而返。

千手的汗水一滴滴的落下,到了我們這個級別的戰士,除非體能已經嚴重消耗,否則絕對不會流汗的。

就在他精疲力盡的時候,我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千手大驚,戰錘攔腰一擺朝我砸來,我一拳砸在戰錘柄上,錘柄無聲無息的彎成了九十度。

千手飛退,無奈身後的雙翼卻又把他推了回來。

我的龍槍一展,一枚槍頭已經次中了他的身體,他身上的盔甲發揮了作用,我的龍槍頓了一下,他趁這這個機會身體一滑留了開去。

我微微一訝,沒有想到這一件看起來不起眼的盔甲,還這麽有用。

我心神一動,光芒雙翼收攏,剛剛逃跑的千手又被卷了回來。

突的開山刀亂舞希望能夠斬斷雙翼,脫困而出。

可是事實總是和他的願望相背,任憑他的刀鋒如何鋒利,力量如何強大,也沒有辦法脫困。

千手大怒,看來他是要出絕招了。

他的手臂上一陣黑光流淌,開山到突然縮小了一半,緊接著他的其他五隻手臂一起萎縮,唯獨那隻握著開山刀的手臂突然變得粗大無比,他一刀斬向光芒雙翼,萬丈的能量射出,轟向光芒雙翼,但是他的眼前一花,我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攻擊方向上。

雙頭龍槍射出,火焰巨龍出世!那並雙頭龍槍在空中扭動著,不斷的變化著自己的造型,火焰飛舞,巨龍張口突出幾十米長的火舌,火舌舔食著開山刀,每舔一下開山刀的力量就被削弱一份。

幾十下之後開山刀上的力量已經所剩無幾,巨龍突然衝過去,狠狠地撞碎了開山刀。

開山刀的碎片徹底的擊垮了千手的希望,他飛快的向上竄去,希望找到一個出口。

我尾隨而上,手中龍槍突然射出,這一次我已經有了準備,龍槍鋒利的槍頭斬斷了千手握著那隻瓶子的手。

平遙族戰士渾身巨震,可以看出他的痛苦。

我伸手一抄。

穩穩的接住了那隻瓶子。

既然已經斷了人家的手臂,又搶了人家的東西,也就足夠了,我撤開了光彩雙翼,千手倏忽一下就消失在了宇宙之中。

我把玩著那隻瓶子,腦海之中另一個聲音響起:“婦人之仁!”我笑了一下,不去和這個叛逆的法師計較。

殺敗了平遙族戰士,我回到了特拉達人的星球上,看到我安然回來,尤裏卡很高興,之前他一直在賭博,賭我能夠戰勝他們控製者派來的戰士。

現在這場賭局已經開了一半,至少我能夠應付一些。

他的心裏自然很高興,所有的特拉達人也都很高興。

我們告別了特拉達人,乘坐飛船返回自己的星球。

有時漫漫的星際旅程,我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回到了人類星域,一來一去就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

我想著自己應該回龍神共和國去看看自己的老婆了,剛剛結婚就離家這麽長時間,怎麽也有些說不過去。

我讓船員們先回基地,我自己肉身飛行去龍神共和國。

和以往一樣,來到龍神的時候,來到水家的時候,通常水輕盈都是不在的,隻有水泊為在。

可是這一次,水泊為也不在了。

我想了一下就明白了,老嶽父大人現在可是龍神的頭兒,一定很忙了。

我來到了國政大廈。

想了一下,水輕盈好像是在哪一樓哪一個部門。

我抬頭看看國政大廈,自己搖了搖頭,還是決定從正門進去,畢竟咱現在已經是水家的女婿了,可不能給水家丟人。

我帶著墨鏡,自己來到了國政大廈的門口。

守衛毫不客氣的攔住了我。

“對不起,請進行身份驗證。”

保安措施還很嚴密,我暗自讚許,可是咱哪裏有什麽身份驗證?我有些為難。

我對守衛說:“兄弟,不好意思,我找一下民政部的水輕盈。”

守衛已經把手按在了槍上:“請您進行身份驗證。”

我點點頭:“好,好。”

我來到身份驗證的拿到金屬門下,紅燈亮了起來:身份驗證無法通過。

“對不起先生,請您靠後,您不能進入大廈。”

守衛推著我朝後走去。

“喂喂,拜托。”

我說道:“我是來找人的,請您通知民政部水輕盈小姐,就說一個姓獵的要找她……”守衛看著我的目光之中,明顯帶著懷疑:“水輕盈小姐下在已經是內閣議員,早已經不在民政部了,你還想靠這個渾進去,消息也太不靈通了。”

我呆了一下,自言自語地說:“升官了,怎麽也不和我說一聲。”

我還要往前走,守衛舉著槍對著我。

我無可奈何:“好,好,我走。”

我離開大門,自我解嘲的一笑:“看來海盜天生就不能走正門。”

我閉上眼睛,力量無邊無際的散發出去,瞬間覆蓋了整個大樓,找到了兩股我熟悉的氣息:水輕盈和水泊為;兩個人靠的還挺近。

我很容易就分辨出,哪一個是我新婚闊別的愛妻,我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了水輕盈的身邊,一把抱住她:“輕盈,想死我了。”

水輕盈用力的推開我,我一驚,四下裏掃視一下,所有的人都看著我們,好多的人哪,我的嶽父老大人在最上麵坐著——好大的一間會議室!“你怎麽搞得,這個時候跑過來。”

水輕盈小聲地抱怨我,我尷尬的衝所有的人笑笑:“對不起。”

然後灰溜溜的逃走了。

我出門的時候,門後麵傳來一陣哄笑,媽的,這一次丟人丟大發了。

我在大廈裏麵轉了半天,這裏還真是好大,我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電梯在哪裏。

倒是找到了樓梯,我看了看,樓梯上標注著,這裏是七十九樓,我搖搖頭放棄了自己步行下去的打算。

繼續尋找電梯。

我在大廈裏麵遊蕩著,漫無目的。

樓下麵,那一位盡職盡責的守衛輪休了,他把自己的位置交給了接班的戰友,自己回到了休息室,路過守衛的主調度室時候,不經意之間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這不是那小子嗎?”他好奇地問,坐在監視屏幕前麵的值班人員問他:“是誰?”守衛指著屏幕上的一個人:“這家夥剛才在樓下和我糾纏了半天,他沒有辦法通過身份驗證,卻想見水輕盈小姐,我看是個很危險的人物!”“快,通知應急小組!”身著便衣的應急小組悄悄地出動了,為了不驚動大廈裏的人員,他們的行動很秘密,由那一個守衛帶著,悄悄地靠近我。

我茫然不知,因為我的注意力全在電梯上。

找了很久始終沒有找到,我決定找個人問問。

我拉住一個人:“請問這位大哥,電梯在哪裏?”我仔細一看,這個人怎麽這麽眼熟?竟然是守衛大哥!我嘻嘻一笑,他一把抓空我已經消失了。

最後沒有辦法,我隻好再一次的施展空間轉移離開了大廈。

我走之後,守衛門商量很久,最終還是決定把這條“危險”的信息,告訴水輕盈小姐,請她自己務必多加小心。

水輕盈看到了那個“危險人物”的影像之後,哭笑不得。

我回到了自己的家裏,房間的紀錄顯示,自從我離開之後,水輕盈隻回來了一次,我不禁有些傷感,看來水家還是更像她的家。

我不能苛求她,讓她一個人在這裏獨守空房等著我回來吧?我笑了一下,趕走了自己的奇怪想法,打開電視看看今天有什麽新聞。

水輕盈回來的時候,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翹著自己腿搭的老高。

水輕盈插著腰站在門口,臉上帶著七分喜色三分薄怒的看著我:“獵風先生,您知不知道您已經成為威脅我人身安全的危險分子了?”我嗬嗬的笑了:“水輕盈小姐,您擁有一位盡職盡責的守衛,這是一件好事。”

“獵風先生,您知不知道我現在已經成了整個眾議院的笑柄!”我滿不在乎的說道:“水輕盈小姐,生活索然無味,大家需要調劑……”水輕盈嬌叱一聲跳進我的懷裏又撓又抓,我身上一陣癢癢,大叫著從沙發上彈了起來:“啊!”胡鬧了一陣子,水輕盈安靜了下來,有些傷心地問我:“你怎麽去那麽久,剛結婚內就把我一個人丟下,將來還怎麽得了!”她的一句將來讓我愁腸滿肚:一旦進入黑暗皇朝,就不得擅自離開,否則不說別人,巴巴洛夫第一個就饒不了我,將來長久的分別是在所難免,我怎麽和她解釋?我歎了一口氣:“我也沒有辦法,是那些特拉達人,真該死,他們住的那麽遠。”

我拿出一個盒子,是尤裏卡給我的阿一個盒子,裏麵的芯片山的資料,已經都拷貝進了我的飛船超腦之中,我已經備份了。

“這個給你。”

我說。

“這是什麽?”她問我。

“是特拉達人發達的生物科技,你們好好研究。”

水輕盈興奮地說:“哈,這太好了,我們以後再也不用害怕他們了。”

我搖搖頭說道:“他們再也不會來騷擾我們了。

然你們好好研究這些科技,隻是為了人類的幸福著想。”

水輕盈驚訝地問我:“為什麽不用擔心他們了?他們怎麽了?”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麽解釋我和特拉達人之間的協議,如果實話實說,隻怕她會擔心一輩子。

我勉強的笑了一下說道:“我和他們最強大的戰士比武,打賭誰輸了就答應對方一個條件,結果我贏了,他答應我的條件就是特拉達人撤出人類得星域。”

“真的?”她畢竟不是沒有大腦的小女孩,這樣的謊言很難欺騙她。

我硬著頭皮說道:“真的。”

水輕盈沒有追問,我也慌忙脫身:“這個你明天拿去給你父親,他應該會很高興地,雖然戰爭結束了,但是龍神共和國依舊是人類文明最強大的國家。”

水輕盈收好盒子,看著我說道:“你沒有什麽藥和我說的嗎?”我想了一下,現在還不是說的時候:“什麽,我要和你說什麽?”撒謊並不是一件愉快地事情;對自己所愛的人撒謊,更是痛苦。

我在心中向她道歉:對不起了我的愛人,我也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