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行者

第八十章 配種 第二節

第八十章 配種 第二節從呱呱墜那一天開始,卓爾精靈就必須學會掙紮著艱難求生,不僅要學會如何麵對殘酷競爭的下世界自然環境,還要時刻提防看來自背後同族的淬毒匕首。

依照卓爾精靈的傳統價值觀,憐憫、仁慈和愛情等等感情,全部都是見血封喉的毒藥。

親人之間沒有親情,朋友明是暫時利益同盟的代名詞,生長在如此惡劣環境中的卓兩精靈,又豈是如他們表遠親高等精靈那樣經不起風雨的溫室花朵。

陳無咎的恫嚇不僅沒有讓卓爾們感到畏懼,反而是勾起了他們的怒火。

在卓爾們看來,這個輿溫麗莎一同出現,有些神秘兮兮的家夥雖然看起來並不好對付,但他們絕不會無條件投降,在下世界投降,就等於自動放棄生存的權利。

看到眼前這些卓爾擺出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勢,陳無咎毫無情緒變化重複了一遍剛才的那段話,在最後的結尾處說道:“或許你們以為死亡就是最可怕的下場,但我要告訴你們,相比於那些膽敢反抗我的家夥,痛快的一死,其實是一種很好的解脫方式!這是第二次警告,屈從,或者毀滅,選擇吧!”並非每一個卓爾精靈都是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死硬派,幾個頭腦比較冷靜的卓兩仔細觀察著畢恭畢敬站在陳無咎身後的溫麗莎。

曾是下世界卓爾都市某大家族長女的溫麗莎,此刻表現出的恭順態度使她們這些舊日相識故人感覺到一絲不祥之兆。

使用暴力令一個卓爾精靈屈服,這不算太難.可是想讓卓兩精靈放棄對生活在表世界的人類,那種已然深入到骨髓的蔑視,這已經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事情。

莫非麵前這個裝神弄鬼的家夥,真的如他自己所說的,是一個不為人所知的神明嗎?在少數聰明人開始思考的時候,陳無咎第三次重複了他的宣告,同樣在結尾處添加了一點新內容,說道:“不要考驗我的耐心,這是最後一次機會,選擇吧!你們還有最後一刻時間考慮.”刻意收斂起神威的陳無咎。

看起來貌不驚人,如果他從登場那一刻就展露出壓倒性的氣勢。

精明的卓兩精靈們是不會跟他硬頂的。

由此可見,陳無咎這一次前來。

動機絕對不純。

或許陳無咎的本意就是希望這些卓爾精靈挑戰他的權威,然後他才好順理成章痛下殺手。

“我願意投效,請您收留我吧!”陳無咎第三次重申的話音剛落,一名女性卓兩精靈便飛身移動到他麵前,單膝跪倒行禮.略覺詫異的陳無咎冷眼打量了一下投誠者,隨即不動聲色說道:“嗯!既然這樣,你先站到我的背後吧!”這名卓爾精靈如果祗是假意投降。

那麽她站在陳無咎背後的位置,一定會忍不住出手偷襲,這也是陳無咎采取的一點小伎倆.有了一個聰明人率先帶頭,感覺到情勢不妙的卓爾精靈便陸續表示了相同態度服了軟,這些家夥也統統被陳無咎安排站到了他的身後。

閉目假寐的陳無咎一直到了承諾一刻時間耗盡,這才慢慢睜開隻眼。

在兜帽遮擋下。

陳無咎明露出一個口鼻部分的麵龐,閃過一個子和的笑容,然後說道:“好了。

時間到!”一把扯下身上黑色鬥篷的陳無咎,再也沒有和這些卓兩精靈磨牙的興致了,身形一晃便消失在虛空中。

反應快捷的一名女性卓爾牧師,一明手揮動著手中的九頭蛇鞭,另一明手撕碎了準備許久的神術卷軸,口中喝道:“偵測隱形。”

一片綠塋塋的熒光閃過,卻不見陳無咎的蹤跡,頓時卓爾們一陣慌亂.在她們看來能瞞過擁有黑暗視覺的自己,陳無咎毫無疑問是在使用一種高深的隱身法術,偵測隱形的神術怎麽會失靈呢?距離陳無咎最近的一名男性卓爾精靈見狀驚駭拔出刺劍,他必定是陳無咎首當其衝的目標。

可惜沒等這名卓爾擺好戰鬥的姿態,突然現身在他眼前的陳無咎,一記勢大力沉的左鉤拳正中男性卓兩精靈的小腹。

毫無花巧的重拳,當即把這名正值壯年的卓兩打成了一祗弓腰蝦米。

這名在族群中素來享有強悍美譽的卓兩戰士,明感到體內的髒器仿佛都隨著這毫無花巧的一拳劇烈波動起來,直如爭先恐後要從嘴裏噴出一般。

緊接著,從中拳的位置,遊離出幾點寒流,牢牢鎖住了卓爾戰士的中樞神經,這下他連動彈一下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陳無咎不耐煩一把推開這個眼珠都險些凸出眼眶之外的可憐家夥,冰冷無情的目光又鎖定了下一個獵物。

三名容貌相似的女性卓爾,似乎是出自同一家族的親屬,見到陳無咎恐怖的近身戰能力,她們交換一下眼色,配合著一齊進行聯防。

便於遠攻蛇鞭與靈活的細刺劍、狠辣的匕首,組合在一起堪稱完美,可惜這同樣阻擋不住陳無咎的腳步。

無論對手是使用武技還是逃跑,或者以神術和奧術抵抗,陳無咎一律都是一記幹淨利落的重拳使對手完全喪失戰鬥力。

不多時,拒絕服從的二十多名卓兩精靈全都被陳無咎放倒在遍布堅硬碎石的麵上,祗剩下了軀體無意識蠕動和挪動一下眼皮的力量,時間至此明過去了短促的半分鍾。

陳無咎掏出佳莉斯送給他的白色繡花絲巾,輕描淡寫擦拭了一下額頭上那本就不存在汗水。

說道:“哼哼,現在知道後悔已經太遲了,乖乖接受命運的安排吧!”轉過身的陳無咎,瞧了瞧那幾名先知先覺的卓兩精靈,冷若冰霜的目光,令這些卓兩的臉色愛得煞白,忽然陳無咎卻笑了起來,說道:“不要擔心,她們將要遭遇的不幸與你們無關.沒有自立的實力,又不肯降服的家夥。

就祗能是這種下場。

溫麗莎,把這些家夥送到法師塔去。”

目睹了同族的可悲失敗。

溫麗莎絲毫沒有在意,輕輕一擺手。

早已埋伏在四周西斯武士從陰影中現身出來,用符文繩索將這些痛苦不堪的卓兩精靈捆得結結實實,而後朝停在不遠處法師塔快速移動而去。

欣賞著幾名僥幸保有下一點人身自由的卓兩精靈,堪稱精彩表情變化,陳無咎淡然說道:“溫麗莎,她們幾個交給你來調教,不要讓我失望。”

無需聽到溫麗莎的答複。

陳無咎拾起落在上的鬥篷,無聲無息消融在空氣中。

數日後法師塔下三層強化改造完畢的西斯武士早已離開了法師塔,明有兩名仍然處在異化狀態的西斯武士還依舊泡在龐大的生化調製皿裏麵,他們的蘇醒尚需時日。

不過這座龐大實驗室內眾多空餘調製皿又找到了新的用戶,那些拒絕降服的卓爾精靈已經全都被陳無咎塞進了調製皿。

卓爾精靈天生就接近暗黑屬性,正是這種特質才導致這些卓爾被陳無咎選定為試驗對象的罪魁禍首。

因為陳無咎的目標是品種雜交和胚胎調製。

膚色偏暗的卓爾精靈和在表世界親族高等精靈族一樣,屬於自然壽命十分漫長的種族,但卓爾的繁殖力並不象高等精靈族那麽低下。

而是接近於素來以繁殖力超強而著稱人類的平均生育率。

在陳無咎看來,這一奇特的現象或許應該歸功於蜘蛛女士羅絲,眾所周知,蜘蛛的生育率向來非常高,也許是羅絲女神在保佑著這些卓爾吧!在生活於下世界的卓爾精靈當中,存在一種被稱為“魔裔卓兩”的特殊群體.這些來自深淵位麵的惡魔與女性卓爾精靈經過墮落儀式雜交而產生的後代,具有十分強悍的肉搏戰力和高等智慧,學習能力也不遜於純血的卓爾精靈.由此也能間接證明,卓爾精靈其實是一種非常理想的雜交品係,這正是雜交試驗所迫切需要的素材。

為了這個倒黴的原因被陳無咎盯上,祗能算是卓兩們流年不利了。

傳奇怪物布拉挈狼赫拉德,算是這個世界上少數幾個在知曉了陳無咎半神身份之後,仍然能保持平等態度與他對話的智慧生物。

這是因為布拉挈狼本身的強大戰鬥力和高超的智慧,足以震懾任何一個意圖不執的家夥,就算對手是半神,效果也是一樣的。

此時蹲坐在陳無咎身旁的布拉挈狼赫拉德,冷眼掃視著了一圈被泡在溶液中的卓爾精靈之後,晃著碩大的腦袋說道:“陳,我得承認,你的確是個瘋子,也是個天才,瘋狂的天才。”

向來不喜歡當了婊子再立牌坊的陳無咎,絲毫沒有掩飾自己所進行的這種可怕行徑的最終意圖,陳無咎神情坦然說道:“弱肉強食,這是大自然的法則.赫拉德,你應該比我更加了解這一點,難道不是嗎?”站在自然界生物鏈金字塔頂端的布拉挈狼似乎並不認同陳無咎的這個觀點,赫拉德搖了搖頭,說道:“你現在所做的事情,已經超出了自然法則的範圍,趁著還不算太晚,收手吧!”陳無咎對這個合理的建議不置可否,繼續說道:“我曾經給過這些家夥機會,整整三次呢!可惜都被她們自己放棄了,這還有什麽好說的呢?”抓獲的卓爾精靈中,總計有十六名女性卓兩,餘下的則是男性。

陳無咎展開的瘋狂試驗,首先第一步從快速繁殖純血的卓兩精靈的母體開始。

“禁忌卷軸”囊括了在古代魔法王國時代以前誕生的,所有被魔導士團認定為具有潛在威脅的技術成果,其中尤其是以針對人類的活體改造與器官移植,還有異種雜交的異端邪說為最。

膽大妄為的陳無咎,選取了一項來自巴倫西亞王國的技術,開始進行人工授精與快速繁殖的試驗。

使用具有催情和促進早熟作用的魔藥,刺激女性卓爾精靈的內分泌係統,使其卵巢中的卵子批量出現早熟。

陳無咎運用神力,在確保不損傷母體健康的前提下隔空取出這些卵子,而後放置在低溫冷藏室的小型培養皿中妥善保存起來。

對待男性卓爾,陳無咎亦是如法炮製,隨後將登記了“捐獻者”姓名、年齡與體貌特微等詳細信息的標簽,粘貼在試管的表麵。

這是保證優質的種質資源不會被浪費的保險措施,相比於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這種近似人工授精的手段就算不了什麽了。

主物質界的確是生物門類最為繁多的一個位麵,但是在其他環境軟為單一苛刻的位麵,同樣有著許多或是能力強悍,或是形體奇異的物種,它們被研究者含糊統稱為“異界生物”。

所謂的雜交技術,就是以主物質界的生物作為父本或者母本,與“異界生物”進行**。

當然在沒有外力介入的情況下,通常祗有很低的概率誕生出同時繼承了“異界生物”的超凡能力與對主物質界環境具有良好適應能力的混血兒。

在保留了足夠多的卓爾精靈種質資源之後,陳無咎從調製皿中拉出了一名中樞神經處於抑製狀態的女性卓爾,選定她作為第一個試驗對象。

“隨機召喚!”陳無咎隨手一指,實驗室的麵上現出一個圖形繁複的召喚光環.閃爍的光環中央,一頭身高超過三米,渾身長滿了火紅色的鬃毛,外形看起來半人半獸,像是狼人一樣的“異界生物”,在亮光收斂之後,緩緩站起身。

在它下身的位置晃蕩著一具足以令全體人類男性自慚形穢的偉岸器官。

盡管處在陳無咎的威壓範圍之內,這家夥仍然堅持驕傲昂起頭,看得出這是一個十分強橫的“異界生物”。

“隨機召喚”是一種祗設定需要召喚的生物特微,而不限製特定生物種類的神術,事先陳無咎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會從哪個位麵召喚出一頭怪獸.可是這個奧術所指的隨機也並非沒有任何要求,陳無咎已經設定好了所召喚生物的某些特性,包括環境適應性,性別、體型大小等等諸多條件。

繞著這頭怪獸轉了一圈,陳無咎轉回身在試驗台上記錄下了這頭“異界生物”的體貌特微和所在的位麵,留作配種的存檔資料。

做完了例行的紀錄,陳無咎開口使用神語說道:“很好!那麽服從我的命令,開始和那邊的雌性生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