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第九十四章 遭遇群蜂(二)

上回去我和三元說了一下。

讓三元和他的哥們說:上去玩了。

就我自己上去玩。”

那哥們一聽就不樂意了。

因為前期我們來的時候說好了:他給出的本錢。

他也是奔著我們來了肯定能贏錢的想法。

可是竟然被我們搞輸了。

換誰誰都不樂意。

最後沒法。

好一個勸。

我讓步說前期我輸出去的4元算我自己的。

輸了的錢也都我自己掏。

他這樣才答應明天不上來玩。

最後三元和他那個哥們吵了起來。

我也懶得去聽。

回自己房間睡覺去了。

隨便吵。

反正我知道他倆打不起來。

第2我和小海還有三元的那個哥們早早的去了。

輸了嘛去早點趕場子是所有賭徒都能理解的事情。

今天還是昨天那些人。

隻是坐得不是昨天的順序。

真正上去玩少了三元的那個朋友。

這樣數起來帶我正好是10個人。

今天我想看看到底是怎樣一個事情。

有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我想。

那個時候主要是自己對自己太有信心了。

但是我還是很小心的去懷疑一切我認為不正常的東西。

可能是我多年賭博生涯養成的習慣吧,反正我也說不清楚。

或許我本身就是個多疑的家夥。

誰知道呢。

我今天上場就是想爭取動一下撲克。

前麵我說了。

撲克誰都可以洗牌和切牌。

所以這個不是很好去把握。

如果我洗完了別人又拿去洗,又亂切一通。

那我就是神仙也枉然。

所以我要把握最好的時機。

最後就算我把握不到最好的時機。

我也帶了一種東西,可以達到出千的目的來贏錢。

大家走坐好了以後。

攤主就在辦公桌子上的一條撲克裏隨手抽出來倆副撲克丟到了我們大家圍坐的桌子上。

那個麻子臉在開封。

每副撲克去掉了大小王。

然後在桌子上大把的劃拉洗。

今天大家的座次和昨天不一樣.有人還問三元那個朋友怎麽不玩.他有點尷尬.說暫時沒錢了.正在籌借.我的全部精神都在牌上.心裏估摸著那個可能是最後一個去洗牌的人我隨意的看著每個人的表情.想從他們每個人的表情上看出誰對洗牌有興趣.大家有的在清點自己的本錢.有的在互相討論自己最近輸了多少還是贏了多少.有的在談論為了來玩把工作都耽誤了.好像每人對洗牌感興趣.麻子洗完牌以後.把牌理整齊了.放在桌子中間.問:有切的沒有.那個壯實的中年人說:“老板.你切一刀.大家跟你沾沾手氣.最近你錢.||:贏.還賣什麽大理石老板懶洋洋的伸手出來搬了一下牌..說:“來.誰還繼續|歲的小個子男人也伸手去搬了一下:“笑嗬嗬的說:都幹.”大家都在笑.我也裝成一個傻子一樣跟著笑.核計場上的形式我再去洗牌就有點過分了.因為大家都有點著急等著開局.一個個很不耐煩的樣子.但是我還是伸手也去搬了一下牌.說:“我叫你們手氣你們.”大家聽我說都樂了.那個頭發上有發蠟的年輕人對我說說:“大哥.你這樣的大老板.輸那幾個錢叫錢啊.有人接他的話問他:“怎麽慘了?”開玩笑說是不是老婆不讓他進被窩大家繼續哄笑.在一片哄笑中開局了.但是我沒有得到洗牌的機會.拿過來洗幾下是允許的.但是我不想那麽明顯的去做.時間一大把不是大家依次每人下了500的底錢.照例從坐最正東的人開始摸牌.我也跟著大家下底錢.等著輪到自己摸牌.但是我很仔細的觀察著場上所有人.到底那裏不對勁呢.倆副牌10個人玩.是很快的.沒有人輸大的進去.底錢一直在萬八左右.總沒有人陷進去.大家你200000的要著.有了就鑽.沒有就放棄.小時.倆副牌就摸完了.我楞是沒看出來那裏不妥.難道我多疑了摸了個8-[=.|裏有我出千的道具.一個小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