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第一百四十二章 色子的打點

也想起看電視節目裏那個所謂的搖色子高手。

可以色子搖得壘成一疊。

記得以前有人問我是什麽原理。

簡單說就是力學原理。

就是他是以自己肘部為中心。

手臂前後均勻的做一個固定的動作。

來讓色子達到離心力。

才能達到搖到一起的效果。

好像是這麽回事。

我也不敢去說定了。

因為我壓根就沒多大的興趣。

隻是看個熱鬧而已。

真正老千丟色子可不是象他這樣的,都是隨意的丟。

但是肯定能丟出自己想要的點出來。

這裏講究技巧,和他的搖色子的技巧絕對是倆個概念。

咱不說在賭桌上他那樣去搖色子大家讓不讓。

換誰和他賭錢搖色子,他那樣搖都能挨一頓揍。

就是搖色子的規矩,幾乎走到全國任何地方都一樣。

色子壘起來了,或者這個色子搭邊另一個色子歪了,這局肯定不算事,就得重新來。

老千練丟色子都是講究旋轉的丟。

打個簡單的比方去說:一個沒有毛病的色子。

我想要把這個色子丟出一個5。

5朝上。

橫向旋轉去丟。

這樣它無論如何轉。

5都是在上麵的,隻是轉你看不清楚而已。

轉也是為了迷惑你而已。

其實丟下去。

色子在轉的時候,那個5還是一直在上麵的。

這裏也講究一個力學的原理。

啥原理我也說不出來。

但是就是這樣練的。

咱們一般丟色子都是隨手不講究方式的丟出去,是幾就是幾。

老千丟色子。

都是象咱們打響指的那樣的動作去丟。

就是為了叫他旋轉。

而保持一個麵朝上。

所以在這裏我給大家一個忠告。

永遠不要和老千玩色子。

哪怕這個色子沒毛病。

當然了,這個說的是丟一個色子的。

倆個一起丟也是可以的。

但是必須在手裏提前給它倆分出間隔,保證丟出去的倆個色子在轉動的時候不發生碰撞。

各自轉自己的圈。

我雖然練了個半吊子的水平。

但是我能打出自己想要的點是一點問題也沒有的。

這樣的情形最早就是為了打麻將和推牌九玩28杠子去練的。

因為這些玩法都是在桌子上直接打的色子。

我也見過一個哥們用色子出千,很有意思。

他們玩的是三個色子打點推牌九。

我沒玩,隻是當時去找一個朋友走到了那裏。

看到有局,就看了一會熱鬧。

那個小子是和他一些哥們一起玩的。

玩2000底的局。

每當有人想叫他的底的時候我都能保贏,誰也叫不走他的底錢。

他出千的方式再簡單不過了。

就是碼一手大牌在第一手開門。

色子啥毛病也沒有。

牌九也啥毛病也沒有。

他也不是什麽練過的老千。

但是他就能保證把三個色子丟出去後打的點數。

肯定是自己抓第一手。

因為他是和自己朋友玩,所以玩的比較隨意。

也沒有正規賭的那些規矩,沒事他喜歡加點。

比方說。

在打色子之前他就喊:加倆個點。

如果色子打出來是9點,那麽加倆個點就在天門發牌。

也有時候喊減幾個點再丟色子。

喊的很隨意。

不一定加幾個還是減幾個。

喊完了大家沒意見就把色子丟出去。

是幾就按照他剛才喊的加幾減幾去計算。

然後按照計算完了的結果去發牌。

誰也不會去在意這些東西。

隻能理解為他想改變手氣的一種方式。

這樣的情景在那個牌九局上都不少見。

你要是玩過牌九,我想你也遇到這樣的情形過。

但是有人叫他的底的時候,他就故意把大牌碼在最前邊第一手。

而他也不是說會洗牌。

他認大牌是那張的手段很低劣。

就是用口水把食指打濕了,然後在倆個一樣的對牌的背麵蹭一下。

這樣配對的牌後麵就是濕一塊。

他任意的亂洗。

但是最後碼牌的時候。

肯定認得那個是可以配成一對的牌。

然後在碼牌的時候把這一對牌碼到第一手就可以了,大家的注意力都是在那倆張天牌上。

所以對他用口水打濕了別的牌根本不去在意。

這樣前麵第一手牌裏就有了個對。

然後把這個第一手開門開門後。

在丟色子前他就喊:倆麵都要。

所謂倆麵都要。

就是色子打出去以後。

正麵和反麵的點數相加。

得到的結果就是決定從那家發牌。

就是這麽簡單的一個問題。

在場那麽多人竟然誰都沒明白。

都傻乎乎的等他把色子丟出來以後都傻乎乎的去數正麵是多少點。

反麵是多少點。

然後一個個去加等於多少點,然後根據最後加的結果去決定從那裏發牌。

看著在場那些凱子一個個彪忽忽的樣子。

我都想笑。

要說象這個哥們這樣搞也不是不可以,生死一把牌這樣做一下就夠了,但是這個哥們很憨。

隻要有人來叫底錢,他就這樣來一下。

看了簡單的不到一個小時。

這個哥們這樣搞了4。

.己手裏分的牌的時候.開始還能忍住不笑,後來實在忍不住了,自己跑外麵房間裏好一頓的笑。

把我的朋友笑得莫名其妙。

直罵我神經病。

寫到這裏故意打住一下。

大家說我笑什麽?看看在場的凱子多不多。

也算給大家留個小謎。

大家自己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