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第一百四十八章 為朋友出頭

說我趕的另外一個賭局吧。

玩得很簡單。

2張牌比法有點和最早我說的瞪眼有點象似。

一副撲克玩,一家莊對3閑門。

這裏玩的稍微和瞪眼局有點不一樣的是。

最大的點是一對顏色的對牌為大。

比如倆個鬼在一起是最大的牌。

再下一點是倆個紅K的對。

黑K對。

Q對。

黑O.下來。

如果沒有對。

則9點為大。

花牌代表1點。

一個8和花牌配在一起為9。

81配在一起。

9點,則要比手裏最大那張牌的花色。

依次為紅桃片。

黑桃。

花。

.則說一下。

然後專心說局。

和這個局上的千。

那是在家閑得沒事。

整天到處去晃。

一次小艾請我們吃飯。

在飯桌上一個小艾的一個哥們說起了這個局,那個小子最近總去玩。

輸了不少錢。

小艾這個人別看他有點二愣子。

但是他知道凡是賭就肯定有搗鬼的。

他當時就說他那個哥們。

你叫人給騙了。

那個哥們嘴巴一撇說:“騙我?騙我的人還沒生出來呢。

再說了,擺這個局的哥們是我的鐵子。

騙誰也不會騙我。”

小艾問了一下那個人的名字,那哥們一說,好像小艾有點知道。

小艾說那個人都多少年的不講究了。

你還和他混在一起?當時隻是在酒桌上有一搭沒一打的閑聊。

後來倆人不知道咋說地爭執了起來。

小艾非要說他被人騙了。

那哥們非要起咒發誓說不可能。

倆個人一時間搞得有點僵。

大家紛紛打圓場。

倆個人才停止了爭執。

於是大家紛紛議論起那個擺局的人。

以前也是個混子。

經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

靠大家周濟。

因為沒有工作嘛。

有一段時間專門幫著夜總會看場子。

後來自己不知道怎麽開竅了。

不跟別人幹了。

自己在賓館裏租了個房間。

開起公司來了。

他開的這個公司可不是做什麽正經的生意。

專門騙人。

他們開的是中介公司。

專門幫人家找工作。

借口要押金啊,中介費啊。

要服裝費啊。

要提前交餐費啊。

要公證錢啊,反正借口很多。

他們竟招一些要求不高的工作。

什麽押運啊,司機啊。

卸貨工人啊。

忽悠完了。

錢到手了,就想盡各種辦法要人家自動放棄。

每天到處張貼小廣告招工。

待遇好得不得了,誰看了都心動。

等人家自己放棄了,或者去了他們互相配合的地方麵試沒成。

回來要押金要服裝費的時候,就召集一幫人連推帶搡。

把人嚇唬完了,或多或少也退一點出去。

自己再留點,一般都選擇外地人來騙。

完了那些外地人都吃啞巴虧。

自己認為惹不起,就那麽地了,而他們自己覺得事不好了就立刻換個賓館繼續做。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擺地一個賭局。

小艾的這個朋友叫二牛。

人呢和名字差不多。

拿什麽人說話叫腦大脖子粗。

一個憨人。

他是幫那個混子專門嚇唬人的。

負責擺平那些回來要錢的人。

拿他地話說:那個哥們對他不錯。

搞來的錢分給他很多。

每天大酒大肉。

很是瀟灑過的。

但是自己收不住手。

先後輸進去7多元。

固定工作。

7萬元錢還是她姐姐拿出來資助他搞點小買賣用的錢。

吃飯地時候小艾故意說:“我有好手。

你給帶上場去拿錢咱們大家分好不好?”那個二牛把腦袋搖得想撥浪鼓一樣說:“不好。”

按照他的說法他不想那樣做。

有點不太仗義。

說著話小艾就遞眼色給我,那意思叫我答應。

我搖頭。

用嘴角點了一下那個二牛。

那意思是告訴小艾:這個二牛不願帶。

這樣想上這個局很難。

我不可能自己走那裏敲門進去就坐下來和人家賭吧。

那意思是把二牛的工作做通了再說。

其實我心裏是很拒絕的。

因為當時主要以看局為主。

或者以抓老千為主。

就是有很多地賭局我都懶得去搞了。

因為在這個城市裏大賭的人太多都知道我的。

但是那個時候在酒桌上那個環境,也說不出啥。

讓他鼓搗去,回頭找個理由推辭不去就完了。

後來小艾對著二牛好一頓鼓動。

可能那個二牛也想把輸地錢找回來。

所以他也就同意了。

但是提出一個條件:場上別人錢都可以拿,但是他跟地那個哥們地錢最好是別拿。

因為他也在上麵偶爾的玩。

拿了他地錢他覺得不好。

有點不上講的感覺。

人家對他這麽好。

還去搞他。

這樣的事情他不想做。

既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了。

也職能這樣。

吃完飯大家非要去唱歌。

於是大家找了個歌房去瞎唱。

小艾當時沒說我。

隻是說明天給他介紹那個去局上拿錢的哥們給他。

那個哥們在唱歌的時候和小艾倆湊在一起好個說,因為歌房很吵,說啥我也沒聽清楚。

估計還是在做二牛的思想工作。

晚上分手的時候,小艾問我:“怎麽樣?”我說:“你都做了。

我還能說什麽?隻能先去看看再說。”

但是我就擔心那個二牛會和那個開局的混子說起這個事情。

在賭桌上我不信任任何一個人。

小艾說沒事。

已經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了。

他也答應不和那個混子說。

但是盡量別去贏那個混子。

既然二牛答應了。

就肯定能做到。

他是個實在人。

這一點按照小艾的說法是可以信任他的。

回去的路上和小艾一說起。

才知道小艾的用意。

並不是想叫我去贏錢。

按照小艾的邏輯,想贏錢,自己組織局。

有的是凱子來送錢。

或者組織局看局。

每天抽頭就夠花了。

沒必要跑人家的局上搶食吃。

主要是小艾想到二牛可能被人騙了。

要說帶我直接去看。

二牛肯定不讓。

也不信。

所以就想了這麽個辦法,讓我去看看。

是不是被人家騙了。

按照小艾的說法:能去騙二牛的人就是一個混蛋。

象二牛這樣的人現在很稀少了。

誰和他做了朋友都不應該去騙他。

而二牛跟著他也沒少出力。

他一直拿二牛當自己的鐵子。

他知道二牛耿直沒有心眼。

所以想出了這麽個方式讓我去看看。

哪怕牽強一點。

小艾也想出麵把這個錢給要回來。

這個也是小艾為朋友著想的地方。

所以他身邊能聚攏很多哥們。

我開始還納悶。

竟然叫我去出千贏錢?自己有局看呢。

跑人家局上折騰啥?原來是這樣。

這樣的朋友這樣的事。

誰會去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