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人類事務所

第二章 走私妖怪?

好不容易,晚上了,那個葛鈔的生意也完成了,看他晚上的樣子,似乎生意很不錯,估計賺了幾萬塊呢。

所以葛鈔很牛氣地對張小西說:“我遵守承諾,今晚我請客。”

便將事務所裏的人們都拉了出去,美美地吃了一頓大餐之後才回到事務所。

由於事務所晚上不營業,所以幾個人都要立刻回家,葛鈔也有自己的住處,所以他就先走了。

而葉世羽自然開車帶著蘇小穎回到他們的家。

在車上,蘇小穎一邊拍著自己膝蓋上的幼夫諸毛茸茸的腦袋一邊很是好奇地問:“阿羽,我總覺得這個叫葛鈔的人進來的有點太唐突了。”

正好前方紅燈,葉世羽很沉穩地將車子停了下來,聽到蘇小穎這句話,他不由地笑了笑:“人,總是很奇怪地動物呢,太困難的事情不喜歡去做,但是若一件事情太順利太簡單呢……又會感到相當的不對……這叫什麽?”正乖乖地趴在蘇小穎的肩頭的必方很是不屑地說道:“切!這就叫犯賤,人類總是這樣的無聊。”

“小紅,乖~你剛才說什麽?”蘇小穎笑得很是開朗地用柔滑的右手輕輕撫摸了一下子寄生在自己肩膀上的必方,讓那隻小小的紅鳥感到了讓自己聞風而喪其膽的大海的氣息,小紅不由地打了個冷戰,連忙澄清道:“哈哈哈,我哪裏有說什麽呢?我什麽都沒有說,對不對?”蘇小穎不再理會小紅,繼續問葉世羽:“阿羽……你真地確定這隻是一個巧合?”葉世羽淡淡地說道:“這個無聊的人生中多少也要允許一點點巧合,在這件事情上,我沒有看到一點點人工的痕跡……而且……”說到這裏,綠燈亮了,葉世羽慢慢地將車子開動,他看著外麵的風景,很是平靜地說道,“而且……就算這個人是有一定預謀的……我也會很順利地將他……消除掉。”

一時間,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氣在這個狹窄的車廂內展開了,小必方還有幼夫諸這種靈感力很出名的東西都在瞬間感覺到了一股恐怖到可以瞬間毀滅地球的氣勢。

不過蘇小穎這個遲鈍的可愛的女孩子卻似乎根本沒有感到有什麽不妥,她低下頭仔仔細細地想了一下子:“這樣的話,你心裏麵有個數也好,省得到時候追悔莫及,其實多一個人也不錯。”

趴在車座上的小白懶懶地抬起頭來:“行啦,這個人就算他反了也就是有點麻煩罷了……倒是……那個叫什麽什麽酒的,能不能夠在給我來點?”說到這裏,這個生物中的癮君子渾然不顧蘇小穎已經越來越有花的臉色,紅色的小舌頭在嘴唇邊上舔了舔,很是意猶未盡地說道,“想當年,我還在江湖裏麵混的時候,偶爾就喝到過這種美妙的味道,那個時候還很奇怪怎麽這一段的水就這麽有滋味呢……現在好好想想的話,那時候應該是有人把酒扔到河裏了吧,而我又正好經過了,恩,很美妙的味道!”蘇小穎的一支玉手緩慢地放在了小白的毛茸茸的腦袋上,她的語氣也很是溫柔:“這麽說……那個酒,還真的是好東西呢~是不是呀,小白?”小白很是乖巧地點頭:“好呀,好呀,真的很好呢,我還想再喝!”神態很是乖巧可愛,簡直就是人見人愛,花見了……哦夫諸似乎還吃花是不是?但是正在開車的葉世羽已經在心底為可憐的小白暗暗地祈禱了,就連他也不知道,這個恨酒恨到死的女孩子對待喜歡喝酒的東西……會是一種什麽樣的結果。

“啊!!!”一輛高貴的雜種車中傳出了一聲又像小狗又像人的慘叫……第二天上午,葉世羽帶著蘇小穎還有兩個上古的生物慢慢地走進事務所裏,可是……奇怪的是,事務所的接客大廳裏麵竟然連一個人都沒有!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小紅扇了扇翅膀,飛了起來,很快地閃過客廳內的大大小小地方:“到處都沒有人呢……”葉世羽低著頭若有所思地說道:“奇怪了,按理說……這個點……九點多一點,他們現在應該是在一樓大廳裏麵討論問題的呀,可是為什麽?為什麽他們現在會都沒影了呢?”蘇小穎感到很奇怪地上前了一步:“是不是他們全部都上去了?”上去了?難道……想到這裏,葉世羽突然有點小感動:“莫非他們……他們現在都跑到訓練室了?是不是他們都感到了壓力,開始集體自覺地跑到訓練室裏麵去鍛煉了?”於是兩人兩獸飛快地跑進了電梯,衝向十樓,在電梯裏麵,葉世羽又若有所思地突然搖了搖頭:“不會……這麽好的,他們現在似乎應該不在訓練室。”

說著,電梯門打開,葉世羽一人當先,推開了訓練室的門,果然……很是寬敞很是清靜,連一隻螞蟻都沒有。

蘇小穎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什麽,但是這個時候,他們似乎聽到樓上有動靜。

十一號樓是休息娛樂間,難道他們……想到這裏,葉世羽感到有點恨鐵不成鋼,估計他現在的心理活動比當時劉老師上課的時候看到他睡覺時的心理活動都要劇烈,所以他二話不說便跑到了樓上。

十一樓,葉世羽一上來便傻了眼,葛鈔很是大刀闊斧地坐在一張桌子上,手裏拿著一個什麽東西,在不停地說著:“這個……真的是有很大的市場,很大的發展空間的,這樣說的話,這個行業還是蠻賺錢的嘛。

對不對,我們這樣的話,不但可以盡早地達成所長對我們的期望,還會有大大的作為呢……恩,換句話說,就是大家都希望自己的錢袋被錢撐破不是嗎?對不對?”而事務所裏的其他的成員們則是坐在他的身邊,很是讚同地點頭,讓葉世羽想到了號稱民主公平的美國總統競選,於是葉世羽很自然地問道:“你們……在這裏幹什麽?”這個時候,討論的熱火朝天的人們才注意到他們的頭來了,頓時都紛紛起身問好,葉世羽問完好後直接地問葛鈔:“你剛才在說什麽呢?”葛鈔說:“這個……首先,感謝你對我的信任,讓我成為了一個你們事務所的總參謀,所以我現在要做的自然就是準備好好地策劃一下子我們事務所將來做什麽,恩,做什麽才能夠快速地賺錢,快速地升級,啊,也就是提升自身實力。”

“將來做什麽?”葉世羽感到有點頭疼地說道,“這個,或許你有什麽很好的很穩妥的長期建議……可是,很遺憾地說,我們馬上就要上課了!”“這不是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嘛,所以,我決定在這個星期內將我們的業務展開,然後這樣我們在以後的日子裏麵就可以好好地做我們的業務了。

再說了,你們去上課,我和小西沒事呀,我們可以留下來幫你們打點生意。”

葉世羽也覺得是這麽個事,雖然自己這些主力隊員們馬上就要去上課,但是自己可以將張小西還有葛鈔留下來,留守家裏……嗯!不錯!一個強奸犯,一個殺人犯……不知道他們能夠做出什麽驚天動地的勾當來?於是,年輕地所長輕聲問道:“那就說吧,你剛才在和他們策劃著做什麽業務?又想起什麽行業來了?”葛鈔神秘兮兮地說道:“所長就是聰明,一下子就知道我又創造了一個新興的產業……這個……我想的是這樣,所長,你看看,這個……它還有它……是不是很稀奇呢?”葉世羽看了看葛鈔指著的幼夫諸和小必方:“這個……到也是。”

而蘇小穎一見葛鈔那雙賊亮賊亮的眼睛,立刻很敏感地說道:“幹什麽?!我告訴你,別打我小紅還有小白的注意,不然小心我淹了你!”而小紅和小白也立刻裝成可憐兮兮的樣子縮在蘇小穎身邊,大大的眼睛水汪汪地看著麵前的人類們。

淹了你!這……這句話由蘇小穎說出來實在是太經典了……葛鈔知道蘇小穎並沒有讓自己失去男人終生性功能的迫切願望,但是他還是一陣膽寒,立刻說道:“不會不會,當然不會……我是想要說……那個……你看看,這兩個東西這麽稀奇。

那麽這就說明,上古的那些生物都是很稀奇的很少見的。

稀有,少見,怪異……啊,讚美偉大的商業之神(雖然這個該死的神可能根本沒有。

),隱藏在這些詞下麵的東西本身就意味著他們有難以比擬的商機,這樣我們不就正好可以靠這些東西賺錢嗎?”沒等葉世羽反應過來,張小西已經很興奮地說道:“所長,雖然說走私毒品、人還有槍支是違法的,但是,法律上似乎沒有規定走私妖怪是違法的呀。”

葛鈔微笑著說道:“對呀,法律上是有這個漏洞的。”

葉世羽差點一口氣沒上來靠!走私妖怪?這些人有沒有搞錯?!但是他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立刻鎮定地開口了。

“誰說的不違法?!”說著,葉世羽拿出來了一本書,上麵的標題赫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常人類保護法-補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