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人類事務所

第九章 一天到晚遊泳的狼

虎哥衝上去的那些手下這個時候卻發現了一件很是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對方的一個人很是奇怪地不見了,而自己這方麵的人們……卻時不時地有人倒下。

啊……這已經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情了,這已經是一件讓人極度恐懼的事情了!陳強很是得意地慢慢靠近其他的人,然後輕輕地將手中的大十字軍刀在他們的脖子上很是麻利地一劃而過,看著他們帶著一臉驚恐的表情緩緩倒下,無奈地死亡。

感到這真的是太有趣了,他不由地念叨著:“我輕輕地劃過你的頸,當你發現我的時候,就是死神來臨的時候,沒有人可以逃脫這無奈的宿命……”“咦?”陳強脫口而出後,突然就愣住了,就連早就已經鎖定好的一個目標都扔下了,他站在原地,喃喃自語道,“我突然發現我似乎是一個詩人,恩,將來離家出走了的話就去當詩人吧,一定會大有作為的~”說完後,他的軍刀很是優雅地將最後站立的一個準備逃跑的人的脖子輕輕劃開,切開了他的頸部大動脈和氣管,然後他才麵帶微笑地後退了一步,現出了自己的身形。

而此時,遠處的尹乍虎很是欣慰地點點頭:“恩,不愧是和羽哥在一起的人,實力就是強大呀。”

段山也目瞪口呆地說道:“哇!老板,這些人,啊不!這個人是誰?”陳強微笑著,走向了腰已經被葉世羽踢斷的色狼,而這個時候,那隻狼卻突然開始了變身……欣賞完那隻狼的變身過程後,葉世羽問道:“你……你一隻南方的東西,跑到北方來幹什麽?這裏不是你能夠待的地方……回去吧。”

漁狼狂笑道:“回去?你竟然是讓我回去?我可是一天到晚遊泳的狼?!你們這些弱小而又該死的人類將我的遊泳池給毀了,我還能夠回去嗎?!人類汙染了我的遊泳池!霸占了我的遊泳池!”陳強感到有點奇怪地問道:“你的遊泳池?在哪裏?我們怎麽可能知道嘛!你一天到晚遊泳又怎麽了?”漁狼不屑地說道:“我的遊泳池你竟然不知道?!告訴你!我的遊泳池就是長江!”陳強愣了一下子,然後很鄭重地歎道:“……好大的遊泳池……”漁狼怒道:“哼!既然這樣,我為什麽不能夠報複!你又有什麽資格來阻撓我的報複?”說著,漁狼便撲了上來,蘇小穎大叫道:“小紅!小白!準備!”在她肩頭的小紅和她懷中的小白立刻顯出了自己的原型。

漁狼立刻就愣住了:“哦?夫諸……必方?你們是珍稀動物收集專家嗎?”葉世羽卻淡淡地說道:“漁狼之所以可以遇到水就隱身,完全是因為它的皮毛上的物質很是特殊……換句話說,你們覺得漁狼的皮毛做成的大衣,會值多少錢呢?”蘇小穎的眼睛中出現了貪婪的精光:“草!那絕對是天價!!”而這個時候,在蘇小穎身邊的小紅還有小白都感到全身上下一陣膽寒——幸虧自己的毛沒有什麽大用!然後,蘇小穎看漁狼的眼神都變了,就像這不是一隻狼,而是一個大金庫一樣,看的漁狼直打哆嗦:“你們……不要欺人太甚!”說著,漁狼輕輕擺頭,然後便撲向了陳強,速度很快!陳強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這隻漁狼竟然知道挑軟柿子!於是很是手忙,但是萬幸的是他的腳沒有亂,於是他還是來得及將軍刀在身前擺了一個標準的中段隔防架勢,同時,就在漁狼狠狠地撲向軟柿子先生時,蘇小穎也動了!“隱身是嗎?那我就將你凍住!看看你還能怎麽隱身!”說著,蘇小穎指揮著路邊水池中的水圍向正生龍活虎的漁狼,而漁狼本一爪子撓向陳強,想要在瞬間就將陳強置於死地呢。

但是誰能料到陳強的隔防動作實在是太標準了,漁狼立刻感到自己的爪子就像是故意向陳強的刀尖口上送一樣!而在他遲疑的一瞬間,陳強消失了。

漁狼氣憤異常:“靠!隱身的不是好漢,有本事別隱身!”剛說到這裏,蘇小穎的水就已經到了,將它淋了一個落湯!漁狼賊賊地一笑,隱身!但是幾乎是他隱身的同時,蘇小穎卻已經耗盡了精神將水快速地壓縮(這樣水就會變成冰。

),於是,我們可愛的漁狼先生剛剛隱身完畢,卻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動不了了!葉世羽看到蘇小穎已經製服了漁狼,於是他就麵帶微笑地走到尹乍虎身前:“虎子,怎麽樣?沒有別的遺漏了吧?”尹乍虎點點頭:“這樣就好了,那麽我們回去吧。”

正當這個時候,突然本來還算晴朗的天烏雲密布!“要下雨了嗎?”小紅喃喃自語,“真的不是一個好天氣……”夫諸突然叫到:“不對!那隻狼不對勁!”所有的人都看向被冰塊封住的那隻狼,但是所有人卻都隻看到了一塊大大的碎冰和它下麵的一灘水漬!蘇小穎突然臉色蒼白,然後無力地倒了下去,葉世羽立刻上前一步,將她軟軟的身體抱住。

隱身中的陳強卻是直接愣住了:“這種情形……”葉世羽接下去:“恩,這種情形說明,我們這一次又遇上變異體了……變異體!”空氣中傳來了漁狼的聲音:“沒錯!我碰到水之後,能力不單單是隱身喲……”這個時候,天邊傳來了“轟隆”一聲,雨,下雨了……必方小紅眉毛微微一皺:“我討厭雨天!”而夫諸則是一臉歡喜:“嗬嗬嗬,好多的水呀,可惜對那個漁狼用處不大!真是的!”空氣中傳來了漁狼的聲音:“好了,在殺光你們之前,我可不可以問一個問題?”葉世羽點點頭:“說吧,有什麽疑惑我們都可以為你解答的。”

漁狼笑得很是張狂:“若是我說求饒的話你們就可以活……你們會不會求饒呢?”葉世羽想了想:“若是我說我會像你求饒呢?”漁狼繼續狂笑道:“申請不通過……去死吧!”然後,本來好好地站在地上的夫諸慘叫一聲,它的頭蓋骨被掀去了一塊,這讓它感到劇痛難忍!“小白!”小紅尖叫一聲,雖然小白受到的不是什麽致命的傷,但是這種被人拽著打的局麵實在是讓人感到心寒,小紅不由地罵道:“該死的漁狼!有本事來打我!欺負人算什麽本事!”小紅這話一說,全場皆暈……拜托!你一天上飛的竟然讓地上跑得來打你,你這人,啊不,你這鳥也太虛為了吧!但是誰都沒有料到,空氣傳來了一聲淡淡的“好呀。”

然後,小紅就莫名奇妙地慘叫一聲,雙翼盡斷,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再也沒有爬起來的力氣了……立刻,陳強的聲音也在空氣中出現:“這個該死的狼……他竟然會飛!”接著一個嘉許聲音在陳強發出聲音的地方出現:“哎呀!你真聰明!”隨著空氣中傳來小強的一聲慘叫,隻見背上血肉模糊的陳強突然出現在了葉世羽的身前,無力地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葉世羽懷裏抱著睡得很香甜的蘇小穎,緩緩地站起來:“哦,很厲害呀,國安局的A級戰士都可以搞定?隻是,你為什麽手下留情了呢?”空氣中傳來漁狼的聲音,聲音很小,但是卻讓人毛骨悚然:“是嗎?我手下留情?哈哈哈,我不過是想要收一個寵物罷了,明白了嗎?”葉世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麽說,你用了自己的印記?”“你真聰明!”葉世羽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唉!本來其實我真的不想要殺你的,但是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沒有辦法了!畢竟若是我不殺你的話,陳強就會成為你的奴隸……”“哈哈哈!!殺我?你竟然想要殺我?”驚人的殺氣衝天而起,葉世羽左手慢慢地攬住蘇小穎的腰,然後向前走去,但是每走一步,他身上那種恐怖的氣勢就開始逐步加深!每走一步,這片下雨的大地就似乎麵臨著死亡!突然,似乎是漁狼也受不了葉世羽的壓迫了,它突然出現,狠狠地抓向葉世羽,速度相當的快,甚至漁狼才剛剛現形就覺得自己的爪子已經抓到了葉世羽的背,漁狼的嘴角慢慢地劃過一道弧線……而就在這一瞬間,站在一邊的尹乍虎還有段山卻看到了夢幻般的一擊,簡直可以被稱為神之一擊!很普通的一腳,架勢很一般,隻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回旋踢,但是在那一瞬間,卻沒有人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

隻是傳出了“砰!”的一聲巨響,然後就隻見到漁狼的身體重重地飛了出去,更讓人恐怖的是,它的腦袋在剛才地獄般的一擊中,不見了。

沒有慘叫,沒有呻吟,隻是在剛才傳來了“砰!”一聲巨響,然後一切歸於平靜……一時間,即使是知道葉世羽一點底細的尹乍虎都愣住了。

而漁狼卻還剩下最後一口氣(強!頭都被踹沒了還活著!),它也知道自己稀裏糊塗地就要掛了,但是它卻努力掙紮著用自己的皮膚震動空氣(一般的妖怪都會這一招)說道:“你……你等……著……聯盟……會……會為……”然後便頹然倒下,一動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