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人類事務所

第五章 街頭殺戮

“什麽?你有辦法?”蘇小穎顯然對自己腦袋上麵站著的東西很是在意,一聽到它居然有很好的策略對付學校內的重大危機,立刻張嘴問道,“快說說!”小紅撲扇撲扇翅膀飛到了葉世羽的肩膀上:“其實很簡單的,但凡天然的大凶之地,都會在每月的最後幾天裏釋放出強烈的凶氣,形成強大的冤念。

而我們隻要將這股冤念消滅掉,這個陣就會殘缺不全了,甚至有可能當場就破陣……隻要陣法殘缺不全了,那麽我們隻要將陣法的外部形態改變一下子,就可以很順利地將這個陣破掉。”

說到這裏,小紅很是意氣風發地揮了揮手……啊,不,揮了揮翅膀。

“這麽說的話,我們還要等?”趙風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我現在都快要無聊死了。”

小明淡淡地說道:“不要急嘛,現在已經是月末了,沒準現在就出來了,沒準明天呢。”

葉世羽站起身:“好了,現在我去事務所看看,你們誰一起去?”段老師有點不忿地甩甩手:“我就先不去了,一會我還要去備課……真是的!這該死的學校,把我的課都安排在下午!”葉世羽聳聳肩,很是幽默地說道:“呃……下午,上段老師的課,但願他們中能夠有幾個堅持著不睡著的。”

趙風也幸災樂禍地說道:“幸虧我們的物理課沒有安排在下午,不然的話……夏天的下午,還要上段老師的物理課……神呀!救救我吧!”段老師氣急敗壞地說道:“好了,你們趕緊滾吧!”劉老師站起來說道:“世羽,我陪你去事務所看看。”

蘇小穎張了張嘴,然後才可憐兮兮地看向劉老師:“劉老師,你能不能和我父親說一聲,就說我以後中午都留在這裏讓你幫我補課呀?我中午真不想回家了。”

蘇小穎有充足的理由生氣,因為一旦開學,她就再也不能像在假期裏那樣住在葉世羽家裏了。

而同居的那段時間因為事務所裏的事情實在是太多,所以他們兩個很少去葉世羽家,基本上一群人都整天住在事務所裏。

所以她和葉世羽之間除了那次咖啡表白之外就一直沒有什麽實質性的進展了。

對於這一點,她很是鬱悶。

劉老師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拒絕一個美麗的少女的請求,他恩了半天,才說道:“這個……我總是給他打電話……這樣不太好。

要不這樣吧,你今天就先回家吧。

回家後就可以告訴父母一聲,就說你每天中午都要留下來補課,就不回家了,然後讓他們給我打電話確認一下子,這樣好不好?”蘇小穎噘著嘴想了一下子,才極不情願地說道:“好吧,那就隻能這樣了。”

葉世羽知道蘇小穎現在心裏肯定有點不情願,於是他上前幾步,輕輕摟住蘇小穎:“好了,沒什麽的,又不是以後再也見不了了,今天先乖乖的聽話,好嗎?”蘇小穎乖巧地點點頭,然後大膽地在葉世羽的臉龐上輕輕啄了一下子:“那麽,阿羽,我先走了。”

葉世羽點點頭:“嗯,你先走吧……小紅,保護好你主人。”

隨著葉世羽的話,趴在他肩頭的小紅一下子跳到了蘇小穎的肩頭上。

目送蘇小穎走了之後,葉世羽才轉過身,理也不理會趙風一臉的賤笑,徑自走到小明身邊,問道:“怎麽樣?有沒有感覺到什麽?”小明點點頭:“一會兒就會發生很有趣的事情呢,大家注意看著吧。”

葉世羽那冰冷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微笑:“很有趣?嗬嗬嗬,好,那麽我們先去事務所看看吧。”

段老師無奈地做了個手勢,然後起身離開了,直奔物理教研室而去。

葉世羽四人則下樓梯,然後走出了校門。

出校門後,劉老師才發問道:“小明,剛才你說會發生很有趣的事情,是指的什麽?”小明的右嘴角微微揚起:“很有趣的事情呢……你們說,那個叫什麽什麽……名字我忘了。

就是那個姓杜的豬呀,你覺得他在受到了這麽劇烈的嘲笑後,還會安安靜靜地什麽也不做嗎?”劉老師有意無意地用右手碰了碰西服上衣裏的鷹式手槍,漫不經心地說道:“他們那種人,別人隻要不給他們麵子,他們就會認為是受到了奇恥大辱……唉!對於這種人,因為我是一個文化修養好,素質高的人,我都不對他們發表什麽評論了。”

葉世羽沒有參與到討論中,他在靜靜地計算著事務所以後的動向,國安局最近實在是太安靜了,很難說他們的背後又沒有什麽陰謀……一直到現在,兩個正副局長還沒有露麵呢,正局長更是連個名字都沒有。

綠黨,唉!和綠黨是徹底鬧翻了,他們下一步到底會怎麽報複還不一定呢……想想都頭疼,正常人類的潘多拉情緒一旦爆發了,其後果是相當嚴重的。

正當一行人各懷心思地走到一個胡同口的時候,小明突然很唐突地笑道:“來了。”

隨著他的話,胡同裏麵突然閃出來了幾十個小混混,有很多人的拿著鋼管,就這樣大大咧咧地攔在了幾個人的麵前。

為首的一個很懂禮貌地上前,對著明顯是成年人的劉老師說道:“你就是那個什麽破老師吧……”劉老師已經明白過來了是怎麽回事,他淡淡地說道:“我就是,怎麽了,各位混蛋找我來有什麽事情嗎?”領頭的那個人一聽到這個居然敢長得比我帥的中年人在罵自己?他居然罵我?!他居然罵我們混蛋?他快步上前,右手一伸想要拉住劉老師的衣領,但是……但是他隻是剛剛伸出手,便不知道怎麽回事,狠狠地摔倒在地上!草!疼死了!他好不容易緩過起來,立刻氣憤地大聲叫道:“給我拉進去打!打!抄家夥!操了!這都能摔倒,還有沒有王法!真他媽倒黴!”身後的幾個小混混都準備抄家夥上前了,葉世羽立刻回頭看了看周圍的情況……不錯,沒有人,說得倒也是,大中午頭裏,誰閑得沒事幹出來到處跑呀?看著衝上來的那些小混混那純潔,單純的表情。

葉世羽感到分外的親切,他直接連藏刀都不拿了,赤手空拳就迎了上去。

狠狠地一腳就將一個小混混的頸骨踹碎了,那個小混混連遺言都沒有留就轟轟烈烈地倒在了一邊,腦袋以一個非常詭異的角度歪在了一邊,一看就是脖子斷掉了。

趙風大叫道:“羽哥,你別搶怪……啊,別搶人!”說著,趙風也向前衝去,不過看到前方葉世羽活躍的身影,他突然有一種想要將SP拿出來射的衝動。

可是考慮到這裏再怎麽說也是市裏,所以他還是強行忍住了這個衝動,隻身衝了上去,小明對著劉老師聳了聳肩膀,然後說道:“那我也去了。”

接著就見小明以不似瞎子的動作撲了上去。

隻是在半路上,銀騎士已經出鞘了。

劉老師看看左麵,再看看右麵,都上去了?!於是他隻好高聲叫道:“這樣不公平!你們這是欺負人!”趙風沒有加速,隻是用正常的速度向前跑著,他一聽到劉老師的話,便回頭嘲笑道:“先來的吃肉,晚來的沒湯!想要你就快點來呀!”然而,他才剛剛回頭便看到王明道已經將刀拿出來了,他鬱悶地叫道:“小明!不是不能用武器嗎?!”小明嘿嘿笑道:“你們的槍在市裏肯定不能用!我的刀可沒這個限製!”趙風隻好恨恨地想著當初在選武器的時候為什麽沒有選擇一把刀呢?所以他在一陣鬱悶之後隻好無可奈何地使用了能力,立刻衝到了混混群中。

那幾十個混混則已經傻眼了,剛才的那個人居然把大鳥一腳給踹死了!一腳……將頸部踹斷!這是怎樣恐怖的力道呀?!而隨後上前的趙風則是選擇了加速直拳這樣一種很有殺傷力的招數,當一隻被加速了幾倍的拳頭狠狠地轟在一個正常人類的太陽穴的時候,沒有人可以活下去,而趙風則是早就作過相關的訓練了,他右手臂上還有右肩膀上的肌肉已經可以承受五倍的加速了。

而小明手中的銀騎士更是不時輕輕地劃過他們的脖子,將安詳的死亡帶給他們……一時間,這條街上慘叫聲四起。

“什麽?”杜螃孜將車停在十字路口,一聽電話,他當場就傻眼了,“全部死了?!怎麽可能?英子,怎麽回事?你們的人不會連一個教師都搞不定吧?”杜螃孜緩緩地將電話放下,心裏麵卻已經在翻江倒海了,那到底是一個什麽人?怎麽可以隨便殺人呢?嗯……他的學生是局長的兒子,而且死的人也不是什麽有名的角色,應該是沒問題,但是……他到底是怎麽做到的?想著想著,杜螃孜越來越感到有點不對勁,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但是心中的怒火已經將他的理智漸漸地驅趕開來,猛然間,他突然想到了一個最近在黑道上很流行的廣告……於是他立刻掉轉車頭,開著自己的轎車,全速駛向夕陽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