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人類事務所

第九章 無恥呀無恥

“我說老段,你覺得世羽這樣子好嗎?”劉老師問道,“他這樣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段老師隻有苦笑:“其實我覺得應該沒有那麽嚴重吧,畢竟他算得上是去為我們尋找援軍,而且你也應該看出來了,單單靠我們的力量是很難對抗那麽多的強人的,看過伏雨王那種力量後,我現在很懷疑我們的力量能不能夠對抗一個王者?”“所以你就很懷疑了?”劉老師歎了口氣說道,“所以你就默許了世羽去尋找他所謂的援軍?”段老師微微一愣,但是他很快地說道:“沒有錯,即使將世羽留下又怎麽樣呢?我們將來還不是要死?與其這樣,我們還不如……”“等一下,老段,你是不是秀逗了?”劉老師感到萬分的好笑,“他們說什麽就是什麽嗎?你也太會相信別人了吧?沒準這就是敵人的一個圈套,他們故意讓我們四處去尋找援軍,分散我們的力量,然後趁機將我們各個……啊?”劉老師突然停住了,他本來隻是無心地說出來的,但是突然間他卻想到了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對呀!這是多麽好的一個機會呀!高深莫測的所長大人不在了,擁有兩隻戰寵和強大的能力的蘇小穎,也沒有在,雖然她把小紅還有小白都留下了,這樣看看的話,現在的事務所確實是有點弱了。

劉老師連忙說道:“你們說會不會有敵人趁著所長不在的時候,對我們實行突襲?”段老師猛然間聽到這句話也愣了一下子,但是他仔仔細細地聽了之後,也感到似乎有點麻煩了。

趙風沒精打采地趴在沙發上,聽到這句話後他隨手將手中的通緝令扔到茶幾上,然後說道:“我想劉老師是不是搞錯了什麽?”劉老師愣了一下子:“搞錯了什麽?”趙風點點頭說道:“那個聯盟怎麽可能會知道我們的事務所哪裏會有援軍?”劉老師愣了一下子:“這個……”說真的,其實就連他都不是很清楚葉世羽到底有什麽背景,所以他就不知道該從哪裏說起了。

“哈哈哈!我果然是個天才!”囂張的叫聲從樓梯口傳了過來,然後葛鈔就大跨步走出了樓梯口,張小西則是像是一個小跟班一般跟在他後麵。

現在葛鈔越來越喜歡張小西作他的助手了,因為這小子隻要是看到的東西就絕對不會忘記,所以帶上他,真得很像是帶著一個無限的資料庫。

葛鈔這個瘋子一進大廳就很是洋洋得意地大叫道:“大家歡呼吧,興奮吧!我現在終於能夠將外圍的守衛係統搞定了!哈哈,我的智商果然不是蓋的!”段老師轉過頭看著快步走過來的葛鈔和張小西,敷衍地說道:“是呀,你真不愧是有250的智商的呀。”

葛鈔沒有理會段老師的話,隻是徑自地坐在沙發上:“哦,對了,你們剛才在聊什麽?”“沒什麽大事,隻是劉老師覺得我們現在掉進了一個大大的圈套罷了。”

趙風懶洋洋地躺在另一個沙發上,像是一條狗一般地趴在軟軟地墊子上,然後說道,“他覺得那個什麽什麽聯盟是在故意地誇大他們的力量,這樣能夠讓羽哥跑到一些鳥都不屑拉屎的地方去找那些所謂的救兵。

然後他們就趁著這個時候將我們的事務所給端掉……”“去***!”葛鈔毫不客氣地說道:“端掉個屁!他們要是真那麽強大的話壓根就沒有必要動這些腦筋,直接靠他們的優勢兵力將我們踏平就可以了。”

說到這裏,葛鈔突然愣了一下:“等一下,國安局呢?雖然我們剛剛將他們的人擊退,但是現在就放鬆警惕這豈不是太可笑了?我調查過事務所的短暫的曆史,隻發現了我們和這個國家性的機構有很多次的接觸,而這個組織也將國家的特性表現得淋漓盡致——反複無常,飄浮不定,對外立場極度不堅定。”

“恩,所以?”段老師似乎感受到了什麽,於是他淡淡地說道,“所以我們應該怎麽做?”葛鈔冷笑道:“事實證明,不管最後結局如何,最先被收拾的永遠是那些牆頭草,而這個聽命於國家的組織……顯然很有這種潛質。”

“嗯,所以說對於這種組織,我和葛鈔就一種看法,那就是在充分利用之後……就將他徹底地滅亡掉。”

經曆過很多的張小西已經越來越冷血了,不過說真的,現在的事務所,除了劉老師,蘇小穎還有趙風,其他的人幾乎都很有作屠夫的潛質了。

這其實一點都不難理解,看看張小西,他本來就是做醫生的,後來才淪落成了會計。

要知道,在這個國度,醫生和屠夫,真的隻有一念之差。

而王明道,他則是對未來已經很清楚了,所以很少會發生驚慌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已經在他的掌握之中了,這樣的人,我想是不會慌張的吧。

而葉世羽這個神秘的人不知道從哪裏蹦出來的,人命對他來說,真的就和一捆草芥沒有區別。

段老師這個人走過了四十多年的風風雨雨,穿越了十幾年的血雨腥風,什麽東西他沒有見過?!愛德華原本是教廷的審判者,心狠手辣,斬草除根本來就是他的老本行。

至於葛鈔……算了,當我什麽也沒說,殺戮對他來說實在就是和吃飯差不多了。

“不過,我覺得那個國安局已經沒有辦法再讓我們信任了。”

葛鈔淡淡地說道,“按照羽哥的計劃,我們本來是應該盡量地拉攏人類的力量的,但是現在的國安局簡直就是一個反複無常的小人。”

葛鈔歎了口氣說道:“可惜了,本來是一個很強大的組織呢,但是現在不得不……”“不行!”段老師突然叫了一聲,“先不要急著下結論,葛鈔,這種有深遠影響的決定應該是由所長親自下決定的吧?”葛鈔點點頭說道:“是這樣,可是,我們也不能夠對眼前的這種困境置之不理吧?現在我就覺得國安局實在是一個很大的危險,你要知道,他們才剛剛進攻了我們的事務所,現在他們的立場很模糊,也很危險!國安局那個局長的強大我們都見識過了,那個叫鄭和的到底有多強大,可能就連我們的所長大人都不是很清楚,我自己可絕絕對對不是他的對手,甚至我可以很明白地說……我們現在滿屋子的人都不夠他一個人玩的!所長不在的話,沒有人能夠遏製住他,你們好好想想吧,萬一他們再來報複我們,我們拿什麽抵擋他們?難道要我們將準備對付聯盟高層的核武來對付他?而且能不能見效還不一定呢!”“那你說該怎麽辦?”段老師感到有點無聊地坐在椅子上,“難道照你的意思,我們除了去死沒有別的選擇了?”葛鈔想了一下子,然後就突然露出一幅奸笑,這種卑鄙無恥的笑臉,當場就把正注意著他的段老師給嚇了一跳:“葛鈔?你怎麽突然露出這種表情?”葛鈔愣了一下子,然後笑容一斂:“哦,其實沒有什麽特別有趣的事,隻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耶。”

“什麽事情?”段老師問道,他實在是有點疑惑。

“其實我們也是可以主動進攻的……”葛鈔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劉老師打斷了,“主動進攻?!你開什麽玩笑?!我們現在其實並沒有我們想象得那麽強大!”葛鈔搖了搖頭:“什麽意思?難道你認知中的戰鬥就是真刀加上真槍在拚搏嗎?我們這一次戰鬥的目的不過是為了撐過最近的這段低潮期,其實這也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打鬥……這隻是一次情報戰罷了。”

“情報戰?”劉老師微微一愣,然後似乎明白了一點什麽。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間諜?”葛鈔笑得很**賤,“你說說,要是我現在進入到他們的內部,將他們的各種重要情報拿過來用一下子,那會有什麽樣的後果呢?”“啊?”段老師微微愣了一下子,然後張了張嘴,想說什麽卻發現自己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因為現在的他實在是太激動了。

畢竟葛鈔他的能力再加上他的智商若是想要來做間諜的話,實在是沒有辦法來好好預防,因為他的一切的綜合素質簡直就像是為了做間諜才出現的。

對呀!以前怎麽沒有想到呢?葛鈔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王牌間諜呀!段老師如是想著,然後他有點激動地說道:“那樣可就太好了,葛鈔,你要是打入了敵人的內部的話那可就為我們解決了大麻煩。”

“嘿嘿嘿,什麽叫作打入了內部就是大功一件呢?”葛鈔冷笑道,“老段,你也太小看在下了吧。

……看著吧,我要將這個國安局攪得天翻地覆!雞犬不寧!”說到這裏,葛鈔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恥的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