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人類事務所

第一章 塵世來客

白衣男子一見到麵前居然無一人回答他的話,他有點震怒了:“你們現在有兩種選擇,那就是:一、乖乖地回答我的問題,然後在被我施下‘禁口咒’後,立刻滾開;二、你們全部去死吧!”蘇宇聽到這句話後,立刻反應了過來:“啊?你們這種語氣……喂!你們認不認識一個叫鄭和的人?”白衣男子冷笑道:“沒有!這裏沒有性鄭的……好了,時間到,既然你們不肯乖乖地配合的話,那麽你們就全部去死吧,但是我勸你們最好能夠自殺,這樣會為我和你們省下很多的時間!”剛才在聽到蘇宇猛然間問道鄭和的時候,葉世羽突然一愣,然後若有所思地看看自己自己麵前的蘇宇,接著抬起頭看看在自己上空的白衣男子,猛然間似乎領悟了什麽:“這個人的說話語氣……真得好像某人呢。”

白衣男子見他們都不再說話,於是他隻好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好了,再見了,低賤的塵世中人!”“低賤?”高緞愣了一下子,然後她感到一股強烈的怒火湧上了自己的心頭“你憑什麽說我們低賤?!”那個白衣男子出場的時候一向是冷著一張麵孔的,很像是一個超凡脫俗的神仙中人,但是一聽到高緞的這句話,他的臉色當場就變了,變得很是惱怒的樣子地說道:“憑什麽低賤?你問了一個蠢問題!切!算了,反正說什麽你也不會明白的,我就不對你講什麽了!”“你!”高緞恨恨地看看那個白衣男子,張了張嘴正要說什麽,一雙修長的手卻突然閃到她的身前,堅定地拉了拉她。

高緞有點疑惑地看了看葉世羽,卻發現他的表情很是奇怪,於是她不由地問道:“阿羽……你這是到底怎麽了?”葉世羽堅定地搖了搖頭:“放心吧,我沒什麽事……”然後他看了看身邊的蘇宇,淡淡地說道,“看來,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就是傳說中的玄盟中人了。”

蘇宇也感到比較震驚,畢竟在這個小鳥都不屑拉屎的地方遇上傳說中的玄盟中人,這給他的精神衝擊大到難以想象:“你的意思是說……這裏是……玄盟?”葉世羽很肯定地點點頭:“現在這裏是玄盟的地盤了,這樣的話……我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呀。”

正當這個時候,白衣男子突然光芒一斂,緩緩地降落在了地上,“好……再見!”白衣男子隨手一揮,一道白光突然自他的手指間閃出,迅捷地射向麵前的眾人,葉世羽當機立斷,迅速將右手向前揮去,一道半透明的猛然間出現在幾個人身前,將所有的人都保護了起來。

瞬間,所有人都隻聽到護罩的外圍發出“轟!”的一聲巨響,然後他們都感到自己麵前一片泛白,強烈的光芒已經讓所有的人都無法睜開自己的眼睛了。

“天呀!這到底是什麽樣的力量?!”蘇宇已經徹底無語了,以前在聯盟的時候,他一直都不能理解為什麽聯盟裏麵的很多老成員都對那個什麽什麽玄盟充滿了恐懼,甚至就連自己的皇在提到“他們”的時候臉上都出現了心有餘辜的表情。

現在的他總算是開始明白過來了,他終於漸漸地理解了!這個人,看樣子也不算是什麽特別厲害的角色,一點的高手風範都沒有,但是他隨手的一擊卻會有這麽強大的攻擊力。

這實在是恐怖的力道呀!蘇宇畢竟是蘇宇,即使他現在沒有辦法離開這個屏障,他的精神力卻不受任何的控製。

他眼中異芒一閃,目標就是那個白衣男子身後的那顆破碎的巨石!精神控物,這一般都被理解成是異能者的象征,一般人們都以為異能者們其實就是那種能夠用精神能力來控製物體的人。

其實不然,異能者的能力幾乎是沒有重複的,根據史料也不會發現有在200年之內重複的能力。

精神控物其實是一種最低等的能力,因為一般這種能力難以控製很多的東西,除了搞搞惡作劇沒有什麽大用處(蘇宇這樣的變態例外)。

隻不過很多的能力比如蘇小穎的水可以作出像是控製物體之類的樣子,所以外界都普遍認為異能者其實就是那些能夠精神控物的人。

隨著蘇宇強大的精神力,那塊巨石突然緩緩飄起來,對著白衣男子的腦袋就砸了過去。

白衣男子本來手中已經舉起了另一股能量對著葉世羽的防護罩就射了過去,而且他又沒有感到什麽能量的聚集,所以直到局勢碰到他的身體,他才感覺到了不對勁。

“轟!”一聲巨響,足足有半個籃球場那麽大的巨石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將白衣男子砸了個結結實實。

蘇宇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然後說道:“總算是把他給壓成碎片了!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守護者?”葉世羽搖了搖頭:“這個……應該是吧,但是你覺得出來看大門的人再厲害能厲害到哪裏去呢?!”蘇宇長長地歎了口氣:“這樣呀……倒是有一件事情你應該了解一下子……”蘇宇的話沒有說完,隻聽到一聲巨響,地上的那塊龐大的巨石突然炸裂成無數份,無數像冰箱一樣大的碎石以可怕的速度四處飛散。

幸好葉世羽反應很快,他迅速地單膝跪在所有人的麵前,雙手用盡全力向前張去,一層深黃色的守護膜立刻出現。

那些可怕的碎石撞上護罩之後就成為了更碎的碎片,而有些也直接劃了過去,將幾個人身後的森林砸了個亂七八糟。

在漫天的飛石中,白衣男子挺身而立,無視於漫天不斷砸下來的巨石,無數塊的冰箱大小的石頭紛紛砸在了他的身上,但是他卻好像什麽都沒有似的緩緩看向葉世羽,他的眼中充斥著怒火,那是足以將理性徹底蒸發掉的火焰呀!蘇宇徹底傻了,他現在的表情簡直就像是看到了一隻青蛙在天上飛,所以他現在簡直就失去了站立的力量,隻是嘴裏麵還在喃喃自語:“這個……他還是人嗎?”葉世羽沒有閑工夫理會理會蘇宇的無力,他支撐這個無形護罩已經用盡了自己的力道,他感到自己的精神簡直就要崩潰了。

終於,所有的碎石都已經漸漸地消失,葉世羽的身後是一片狼藉的森林,他的身前則是一堆堆的碎石。

葉世羽長長地吸了口氣,他雙手間的無形護罩已經消失,他立刻無力地坐在地上,用盡全力地喘著粗氣,他感到自己的意誌快要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了。

蘇宇畢竟見過了很多離奇的事情,所以現在他隻是驚訝了一下子,然後立刻反應過來了,他花費了半秒鍾的時間快速地回頭看看身後的情況。

隻見葉世羽已經緩緩地癱倒在了地上,蘇小穎還有高緞則是都驚訝地張大了可愛的小嘴看看麵前明顯已經超出自己的理解範圍的情況,她們的兩個小腦子已經很難理解麵前發生的一切了。

一個人,一個純粹的人,被一個足足有幾十噸重的巨石砸下去,居然還沒有死……這,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這實在不是一個正常的人能夠達到的程度!蘇宇咬了咬牙,他知道現在能夠指望得上的人其實隻有他自己了,於是他義無反顧地衝了上去。

他其實也打算要逃跑,但是他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麽樣離開,聽那個人的語氣,整個昆侖都是他們的地盤,像要逃跑實在是不現實的……最起碼,也要將這個不似人類的人幹掉,這樣自己才會有足夠的時間逃跑。

所以說,異能王大人衝得很是義無反顧,半路上,他的能力已經迅速發動——精神控物!在蘇宇這個怪胎那可怕的精神力下,周圍的樹木漸漸地開始上升。

隨著樹木的上升,無數的樹木的根部開始露出了地麵。

“啊啊啊啊啊!!!”蘇宇的精神已經漸漸近於崩潰,但是他還是堅持著將全部的壓抑都釋放了出來,無數的樹木緩緩地飄浮起來,在這個山路的上空環繞了起來。

“給我去死吧!”蘇宇感到自己的腦袋直接要裂掉了,他狠狠地瞪了麵前的人一眼,可是立刻,他感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麽。

白衣男子站起來後,就開始慢條斯理地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他的衣服已經被弄得到處都是皺紋了,但是在這個人的手下,很快就漸漸地整理好了。

白衣男子看看衝上來的蘇宇和天上的無數顆樹,冷哼一聲:“下賤的人種,居然膽敢冒犯仙境中人……死刑!”隨著他的話語,他的身體快速地向前接近,半息之間他就已經衝到了蘇宇的身前,右手宛若穿越了時空的歎息,對著蘇宇的眉心就壓了下去,速度迅捷似雷!蘇宇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感到自己的腦袋上多了一個什麽東西,然後他就趕到眼前一黑,接著就什麽都不知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