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人類事務所

第十章 諷刺的報告

相信身為一個比較正常一點的人類,當他看到葉世羽還有鄭和這樣一對可怕的父子的時候,都會感到強烈的不可思議吧。

再怎麽說,看到年齡相差無幾的葉世羽還有鄭和,幾乎沒有人會想到父子這樣的關係。

“哦,看來你對羽哥他們家的情況比較震驚一些就是了。”

趙風淡然地笑道,“是不是覺得羽哥比較年輕一些,或者說你覺得鄭和不應該這麽老?”徐文月看著下麵那關係複雜透了的父子,呐呐地說不出話來了,但是她的心已經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沒有想到這個人……他看上去也不是多大呀。

當然了,比起再次見麵的父子兩個,黎明王並沒有多麽的特別的感觸,他很不客氣地便打斷了兩個人的父子之情:“我說,你是他們的外援嗎?切!外援也沒有用!今天的事務所……”然後隻聽到“啪”的一聲脆響,黎明王那龐大的身軀像是閃電一般,重重地飛了出去,砸進了事務所的樓梯口,震得事務所的牆壁都簌簌作響。

鄭和一臉懶散地站在剛才黎明王站立的位置,左手吊兒郎當地踹在褲兜裏麵,右手放在自己的身前,手心朝下,滿臉的不屑。

傻眼了,所有的人都傻眼了,看著剛才還大發雄偉的黎明王就這樣被輕描淡寫地擊飛出去,對很多人的視覺衝擊實在不是鬧著玩的。

尤其是什麽都不知道的徐文月……感覺像是在看一部玄幻電影,她的腦海中也不由地出現了一句話:“這山更比那山高……”葉世羽冷笑了起來,他很隨意地回過頭看看在樓梯口艱難地準備爬起來的黎明王,然後用平淡的語氣對鄭和說道:“有意思嗎?用絕對強大的力量,以雷霆之勢將對手一下子就擊倒,這件事情本身有意思嗎?”鄭和切了一聲,然後怒罵道:“沒意思!沒意思好了吧!草!好像我做什麽你都是看不順眼的把?!”葉世羽依然是一副古井無波的樣子,聽到兒子的怒罵後他沒有生氣,隻是淡淡地說道:“雲形?恩,這是流雲宗的一種比較高等的技能……你學會這個,應該花了不少的時間吧,應該也花費了很多很多的精力吧?”鄭和愣了一下子,然後冷然道:“多嘴。”

葉世羽點了點頭:“的確,葉家的東西不是單單有天賦就可以學會的……”鄭和愣了一下子,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混賬父親居然會說這樣的話……他好像是在隱隱地誇獎自己呢,這怎麽可能,難道是自己的幻覺嗎?自己的父親是在誇獎自己嗎?這真讓人感到格外的不可思議。

鄭和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雖然說一個孩子被自己的父親誇獎是最正常的事情,但是對於鄭和來說,這是一種奢侈。

王溫吉有點鄭重地看看麵前的這對奇怪的父子,想要說點什麽,但是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麽,隻有長長地歎息了一聲:“真是一對無情的父子呀。”

黎明王艱難地站起來,感到自己的胸口快要炸開了,心想這他媽都是一些什麽變態呀?自己還沒有察覺到什麽呢,就被一下子擊倒了,這實在是有點不可思議。

我可是聯盟三巨頭之一呀!我……居然就這樣被擊倒了,甚至連對方到底是如何將自己擊倒的他都不知道呀擊倒的都不知道!一想到這裏,黎明王感到自己快要瘋狂了。

鄭和突然一個閃身出現在黎明王的身邊,右腳高高揚起,然後重重地就對著黎明王的腦袋砸了下去,幹淨利落的攻擊方式一瞬間就將黎明王擊倒在地。

然後鄭和冷哼一聲,左腳向下插上,輕鬆地將黎明王挑了起來,右腳再度閃電般地揚起,依然是一個幹淨利落的下劈,再次狠狠地砸了下去。

“碰!”整個事務所的大地都在呻吟著,王溫吉甚至感到事務所得牆壁都在深度地震撼著,簡直就像是遇到了地震一般。

現在的鄭和心裏麵比較亂,所以說他下手就不直覺地沒有收手,而他這沒有收手所帶來的後果就是他差點把這個事務所給拆了。

王明道閉著眼睛將一塊叉燒肉塊塞進自己的嘴裏麵,然後淡淡地說道:“他們實在拆建築物嗎?”葉世羽冷眼旁觀著這一切,鄭和輕鬆將黎明王撂倒之後也若有所感地轉過頭來看著自己這個亂七八糟的父親,正要說什麽呢,突然樓梯口上麵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後王彬和陳強兩個人風風火火地跑了下來。

一切實地見到鄭和,王彬哭叫一聲:“少帥!”然後就撲了上來,“國安局!完了!完蛋了!”現在的王彬情緒估計比鄭和還要不穩定,所以說他一時間激動得不得了,就像是一個找不到家的孩子重新找到了依靠一般。

但是誰料到,鄭和居然淡淡地說道:“恩,我知道了,然後呢?”“然後呢?”王彬愣了一下,然後大聲說道,“少帥!你怎麽會這麽無動於衷?!”鄭和懶懶散散地說道:“無所謂了,反正又不是我的組織。”

王彬楞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少帥聽到國安局滅亡的消息之後居然是這樣的反應,這讓他從心底處感到一種強烈的不可思議。

鄭和的聲音很是懶散,就好像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的事情能夠讓他上心了似的,這種感覺讓身為人父的王溫吉感到心頭一戰。

這個時候,電梯的門也開了,然後蘇小穎和高緞紛紛跑了出來,剛才他們就意識到好像有敵來犯了,所以就快速地下來了。

但是當電梯的門打開的一瞬間,他們發覺好像大廳內部的世界混亂的要死。

鄭和愣了一下子,看著這兩個上次就已經注意到的美女,一臉的超然。

葉世羽則是微微一愣,然後快步走到電梯門口,右手輕輕攬著蘇小穎的腰身:“你們怎麽下來了呢?我不是說了不要下來嗎?”看到這一幕,鄭和感到一股熱血湧上心頭,剛才的超然和冷漠消失的無影無蹤,他不由地怒吼一聲:“爸!你究竟在幹什麽?!”他這一嗓子吼出來,全場的人都震驚了,所有的人都傻傻地看著這個少年,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就連葉世羽還有鄭和都楞住了。

鄭和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如此自然地就叫喚出了這個稱呼,居然就這樣自然地叫出了爸爸,但是他馬上內心一硬,冷笑道:“你倒是如此風流倜儻呀,在這裏左擁右抱的……怕是早就忘記媽媽了吧。”

“沒有……”葉世羽淡淡地說道,聲音中沒有一點點的情緒。

鄭和突然感覺葉世羽可笑的要死,所以他很冷淡地說道:“你沒有忘記?別說笑話了,你沒有忘記你怎麽會讓她一個人孤苦伶仃地生活?!你還好意思說這樣的話?!”“沒有忘記,我真的沒有忘記……我可是將她銘刻到我的心裏了呢。”

葉世羽的聲音散發著絲絲的寒意,那帶有特殊韻味的冷笑讓在場的人都感到一陣發寒。

蘇小穎知道一聽到鄭萍羽的話,葉世羽就會微微發狂,所以她很善解人意地輕輕趴在葉世羽的懷裏麵撫慰著他受傷的心靈:“沒事的,阿羽,一切都已經過去了……”葉世羽看了看自己的妻子,一時間萬般感覺湧上心頭,難以名狀,鄭和卻冷笑道:“是呀!一切都過去了!媽媽也死了!哼!你現在真是逍遙呀!”葉世羽看著有點發狂的兒子,心裏麵的火氣也越來越大……正當兩個極其恐怖的男子馬上要打起來的時候,葉世羽的手機響了。

葉世羽有點詫異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機:“是虎子。”

然後他就那接起了手機,“虎子?怎麽了……恩,哦……好,我知道了……謝謝。”

當葉世羽掛下電話的時候,在場所有的人都能夠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殺氣,就當在場的人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的時候,葉世羽淡淡地說道:“鄭和?你以後的名字就是鄭和……現在給我滾出去!”“啊?阿羽?怎麽了?”蘇小穎很詫異地看著葉世羽,不知道為什麽一向比較安靜的丈夫會變成這個樣子。

鄭和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明白發生了什麽事情,但是他知道恐怕今天是不會有什麽實質性的收獲了,所以他二話不說,丟下一聲冷哼,轉身就走。

而王彬還有陳強因為受到了極大的震撼,所以一時間竟然忘記跟上去了。

葉世羽淡淡地對蘇小穎說道:“剛才尹乍虎打來電話,說報告結果出來了……”蘇小穎感到自己的心頭一戰,她似乎已經想到了什麽了,但是她還是問了一句:“結果是……”葉世羽雙眼微微收縮,像是在冷笑一般:“鄭和……他不是我的兒子……”已經走到門口的鄭和身形一顫,然後就繼續邁開腳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