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星仙奇緣

民間故事之二(shang) 探親路shang

“救命啊!救命啊!快來人呀……”一雙雙求救的手,在江心中被浪濤衝打得時隱時現。

一艘滿載著旅客的渡船,被狂風巨浪xian入江底,情況十萬分火急……

岸上的旅客有人拿起紙卷,當做廣播,向附近的渡船呼救:“緊急呼叫!緊急呼叫!江心有人落水,請求過往船隻協助前往搭救……”

有的旅客奮不顧身逃到江中,頂著風浪,冒著生命危險前往救援。

望著那一幕幕驚人的場麵,一個個落水旅客與性命拚搏渴望生存的掙紮,束手無策。

他不會遊泳,落到水中必死無疑,多虧先生的交代,保住了這條性命。回想起後果,驚嚇出一身冷汗,先生真乃神人,要知此事的經過,還得從頭講起;

豫東平原的八月中秋,月出得很早,當夜幕完全降臨的時候,明鏡般的月亮已經懸在天穹上,如水的清輝瀑布般傾瀉在廣袤的後羅李村大地上。村莊的樹木、房屋、田野結為一體,仿佛變成了繈褓中的嬰兒,溫順地躺在這碩大無比的搖籃中。

忙了一天的李隱山,這時才和家人一起坐下來,在月光下,邊賞月邊吃晚飯,全家人圍到一起有說有笑,熱熱鬧鬧。

單就一人不lou聲色,悄悄地坐在一旁,麵朝門外,不說不笑也不cha話,好像有什麽嚴重的思想包袱似的,隱山先生看了一眼,喊叫一聲:“王二!”

“哎!”王二這才回過頭,即刻站起身來,喊叫一聲:“先生。”

他是隱山先生請來的,為自己雕刻木板印刷著作書籍的工匠師,四十多歲,中等偏高身材,一張瘦長的臉,黑黑的,那卷曲的頭發後麵拖著一根長長的辮子,又黑又濃的眉毛下,一對很大的凸起的眼睛,眼睛裏射出和善帶點好奇的目光。王二家住長江以南的福建地,一個偏僻的山溝。家裏有父母,妻子及子女。

他工作勤奮,手藝高超,雕刻木板精益求精,印刷技術能工巧匠,刊印著作書籍,簡介幹淨,使人看去一目了然,而且人也老實,很得隱山先生的信任。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覺王二已經來李先生家雕刻木板印刷三年有餘。眼見八月中秋節來臨,常言道:“人逢佳節倍思親。”不由得心中思念起年邁多病的父母,勤勞賢惠的妻子及一雙活波可愛的子女,即向主人隱山先生請假,回家探親。

李先生雖然知道雕刻印刷書籍工作量大,時間緊,任務重,念起王二思念家鄉親人迫切,人之常情,也不是不盡人意,本想即刻允許,但,還是沒有立即答應。

沒有答應是有原因的,不是先生不盡人情,純屬另有原因。李先生平時愛民如子,有著一顆對傭人關切慈善的心,特別是對自己的手下、幫工、家人等更為關心,無微不至,處處想得周到。

印刷匠王二提出回家探親一事,怎敢兒戲,即刻對王二做了麵相觀察測算吉凶,根據大運幹支,測算其途中吉凶,不好!觀年柱;王二此行必有凶煞,冒犯太歲有血光之災,不易回鄉,流年吉凶有句諺語,“太歲當年坐,冒犯必有禍。”故,對王二回去探親之事沒有當即答複。

可是,王二怎知吉凶,一直想不通,感到先生不夠仁義,晚飯坐在一旁悶悶不樂,李先生喊叫,這才不得已答應一聲。

人心裏一旦有了想家的念頭,如同烈火燃燒,萬馬奔騰,怎能壓製得住,於是,王二接二連三地多次提出回家探親,使隱山先生左右為難,無奈不得不同意他回家探親。

王二終於得到了隱山先生同意回家探親,心裏異常興奮,感激涕零,激動得熱淚盈眶而出,當即向先生叩頭謝恩,先生趕忙扶起道:“趕快回屋準備一下吧,明天趕早走吧?”

王二點了點頭,這顆激動的心早已飛往家鄉。

一說要回家,他哪裏睡得著,天還沒亮就起床了,他走出房屋抬頭看了看,此時此刻萬物仍是混沌、潮潤的、隱隱約約藍色中沉睡。

他背著行裝踏著滿是沙子的院子裏的小路,這個時候的他,意識到自己存在的價值,意識到與家人相聚後一種不可言喻的幸福,意識到與早起的晨風、鳥兒、以及橢圓形的剛剛出現的太陽之間的默契。

他愉快地走向大門,剛剛邁出大門,抬頭見先生攜同夫人已經在此等候。

他驚訝地喊叫一聲:“先生早!”

心想;先生那麽客氣,對一個外來打工人員,特地起早歡送。

“不是起早相送,而是對你負責。”李先生語重心長地,喊叫一聲:“王二!知不知道多次請假不允的原因?”

王二搖了搖頭,怎知其中原因,一直站著,沒作回答。

“不是先生不懂人之常情,也不是印刷書籍忙碌。”隱山先生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完全為了你的安全。”

“為了我的安全。”王二不解其意地重複了一句,心想,小人還以為先生有什麽大事呢,耽誤我的趕路,趕緊回句客氣話:“謝謝先生的關心,小人會照顧自己的。”說完,背起包袱繼續趕路。

“慢著,等會兒再走,老夫有話交代。”隱山先生喊叫一聲道:“此時實屬不易回家探親,老夫做為主人對工人負責,臨行前特做一番交代。”

王二隻好停止腳步,因心裏著急於趕路,有些不耐煩地回頭道:“先生還有什麽交代,快講吧,小人要抓緊時間趕路呢。”

“老夫觀你此行有血光之災,殺身之禍。”隱山先生見王二著急,開門見山,直接了當地講道:“可是,你歸心似箭,心裏著急回家,老夫也阻攔不住。”

“血光之災,殺身之禍!”王二聞聽所言,嚇得臉色蠟黃,心跳加快,可事已至此,又不能不回,此刻,他的心早已跑回家鄉,怎麽辦呢?正在著急,忽然想起,先生能掐會算,既然知道吉凶,一定有破解之法,即央求道:“還請先生賜予破解之法,指教一二。”

“老夫本來就是為了你的事情,特早早起床,大門前等待。”隱山先生捋了捋胡須道;“破解之法沒有,不過,老夫送你四句話,希望你銘記在心,遵照而行,千萬不可麻癖大意。”

“有什麽安排?先生直講,王二一定銘記在心。”他十分懇切地表決心道。

“一定要牢記,必須尊照執行,決不可疏忽,以避凶免災。”隱山先生臉色變得陰沉,很嚴肅而認真地講了四句話:

“叫你上,你莫上。

叫你下,你莫下。

頭上流油你別擦。

答案,鬥穀三升米。”

王二聞聽所言,即問道:“什麽意思?請先生直講。”

“天機不可泄lou,要自己理解吧!但,必須遵照執行,方免你殺身之禍。”

雖然不解其意,王二還是點了點頭,即刻把先生的囑咐銘記在心。

隱山先生出於對工人負責,又讓他背誦一遍,而後才放行。

王二感到先生對手下傭人十分關心,叩頭致謝,激動的眼淚奪眶而出,辭別先生,由於回家心切,當即背起行李急速趕路要緊。

一路上,他默默地念著四句話,可是,怎麽也不解其意,不由得他自言自語地道:“這是什麽意思?既不押韻,又不順口,既不像詩,又不像詞。到底是什麽?”

他搖了搖頭,心想,先生臨行前反複交代,一定有他的道理,還是小心為妙。於是,他晝行夜宿,腳不停步,一連走了數日。

一日,天氣晴朗,淡淡的白雲輕輕地漂浮在空中,他趁著天氣晴朗低頭快步趕路,突然一條大江攔住了去路。

啊!原來是宏偉壯觀的萬裏長江,他走到江邊觀看;江水蕩漾著右岸湛清的山巒和城垣似的綠蔭倒影,抖動著長綢似的朝霞,浪濤一個跟一個,雪崩似的重疊起來,卷起了巨大的漩渦,狂怒地衝擊著堤岸,發出嘩嘩的響聲。

這時,江岸上站滿了黑壓壓地等待過渡的客旅,他們一個個眼望江中的渡船,心急如焚,這些旅客大部分都是趕在中秋節與家人團聚的,唯恐耽誤時間,急於渡江,爭先恐後,都想早一步登上渡船,早日與家人團聚。

船家老遠望見江岸上站滿了等待渡江的人群,心中暗自高興,這下可以給自己帶來了空前未有的好生意。

船家加快速度,爭取多拉快擺,趕在其它船隻的前麵,好給自己多創利潤。

渡船很快到了岸邊,船家放下跳板,站在跳板一邊,喊叫著:“先下後上,不要擁擠。”

誰知,岸上的旅客哪裏肯聽,心裏著急,未等船上的旅客下完,就潮水般地往上擁擠。

船家見狀,發起火來,“怎能這樣,統統下去,否則渡船不走了。”把擠上來的人員統統趕下,等船上的旅客下完了,最後一名也下了渡船。

船家這才喊叫一聲;“快上!”

岸上的旅客聞聽快上,如同開了閘的洪水,勢不可擋,王二也被擠上了渡船,由於人多,他差點被擠掉水裏,好歹船家在旁邊幫忙,拉起他的胳膊,喊叫一聲:“快上”

“快上!為何船家喊叫我快上?”王二犯起嘀咕,先生臨行前曾經交代,“叫你上,你莫上。”

於是,他即刻回頭往下擠去。

“快上!為何又要下去?快上!馬上要開船了。”船家站在跳板的邊沿,向王二喊道:“快上!不要猶豫。”

王二即刻回絕道:“嘴巴太臭了,叫我上,我偏下。”

“怪人,不知好歹的家夥,讓你上,你不上。”船家氣得搖了搖頭,把跳板即刻拉起,喊叫一聲;“開船!”

船上的旅客太多了,壓得渡船直搖晃,王二看了看,心想,是嚴重超載。

他回過頭來,向岸上走去,江岸上還有眾多旅客沒有登上渡船,一個個眼巴巴地看著渡船向江心駛去。

這時,王二回想起先生的話,“叫你上,你莫上。”尊照先生的話王二沒上,可也沒見什麽動靜啊?先生的測算到底靈不靈?

他產生了疑問。先生畢竟是人,不是神,並不像人們傳說的那樣,能掐會算,前知千年,後曉八百,那是謠傳,全是假的。

唉,既然下來了,還後悔什麽!隻好耐心的等待下一趟吧!

王二無聊地再次向江心望去,長江,一望無際,沒有湖水的清流,缺乏大海的神奇,但它獨特的風格深深地吸引著他,特別是晴空下的長江,更有一種令人說不出的風韻。

突然,一陣狂風刮起,長江xian起洶湧波濤,拍打得岸堤啪啪地直響,一個浪濤打去,江心那艘正在前進的渡船,向上起伏又向下栽去……

王二瞪大眼睛觀看,再沒看到那隻渡船浮起的身影。

緊接著傳來船家的呼救聲,“救命啊!快來人呀……”

渡船被浪濤卷入江底,會遊泳的旅客,即刻lou出頭來,被浪濤衝打得一起一浮,不會遊泳的沉入江底再也沒有浮起。

即出現了開頭的一幕。

欲知後事

請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