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豬成陛

第一章 一頭豬和一個軍事基地

第一章一頭豬和一個軍事基地

王海濱站在老虎山的入口,手持一個特大號的糞勺,對著警戒線內的兩個持槍核彈的哨兵破口大罵:“小子,趕快把老子的豬送出來,否則老子就把這一拖拉機的大糞卸在這裏,臭死你們!”

在王海濱身後的拖拉機上,站著他的四個損友江浩,陳平,胡達開和董瑞。這四個人手裏也各自端著一個特大號的糞勺,裏麵盛滿了綠油油,黑乎乎,臭氣熏天的大糞。大糞湯子四溢,裏麵偶爾會冒出幾個白花花的蛆蟲來。無論是誰看上一眼,都會惡心的恨不得把昨天的飯菜都吐出來。

可是王海濱等五個人卻不感覺到惡心,相反他們心中還有一種酣暢淋漓的快感。特別是當他們看到那兩個哨兵難受的表情的時候,他們心中別提多開心了。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終於讓他們得到機會來戲弄一下這些平日裏趾高氣昂的軍人們了。

所謂窮山惡水出刁民,老虎山絕對算得上一座窮山,王海濱也絕對算得上一個十足的刁民。

王海濱今年二十六歲,是老虎山後麵山村裏的一個普通農民,當過七年兵,是軍隊中待遇最好的空軍,而且是空軍中最牛叉的戰鬥機駕駛員。

一個山裏的泥腿子能夠成為一名戰鬥機駕駛員不得不說是一件十分幸運的事情,如果王海濱能夠安分守己的當兵,光宗耀祖或許有點難度,但是一輩子滋潤的活著卻不是難事。然而王海濱卻不是一個安分守己的人,他是一個火爆脾氣兼酒鬼,在一次喝醉酒打架鬥毆事件中,失去理智的王海濱打斷了空軍某領導小舅子的大腿。因為這一次的衝動,王海濱付出了慘重代價,他光榮地成為了一個退役軍人,回到了生他養他的小山村。

回到家中的王海濱,生活質量可謂一落千丈,再也沒有了舒適的空軍宿舍,取而代之的是破舊的茅草屋;再也沒有了每日六七十元的副食補貼,取而代之的是玉米餑餑鹹菜條。更讓王海濱難以忍受的是,他再也不能在藍天上馳騁了。

回想自己以前駕駛著國內最先進的戰鬥機在藍天上翱翔,再大的山峰都能呼嘯而過,那是一種多麽愜意的事情啊!再想想現在的自己,翻越一座幾百米高的老虎山都需要耗費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而且還要累得半死不活的,王海濱的心中就如同打翻了五味瓶,特別不是滋味。

+++++++++++

此處刪節四百字!

+++++++++++++++

這樣的機會很快就來了,在王海濱被軍隊開除,回到家裏的第七天,他家裏養的一隻小豬仔失蹤了。如果是在以往,一隻小豬仔根本不放在王海濱的心上,他是空軍飛行員,一天的夥食費就可以買一頭小豬仔了。可是現在不同了,王海濱是一個窮山僻壤中的農民,一頭小豬仔就相當於他三個月的油鹽醬醋錢,重要性何止提高了幾十倍。

王海濱在尋找了一個小時未果之後,把懷疑的目光盯在了老虎山後麵的駐軍身上——莫不是他們把小豬仔抓走做了烤乳豬?

人就是這樣奇怪,一旦對某個人產生了不好的印象,就會把所有壞事往對方身上推。王海濱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是他卻從骨子裏認定是當地駐軍一時嘴饞,偷了他的小豬仔打牙祭。因此義憤填膺的王海濱糾集了自己的四個中學同學,收集了一拖拉機的大糞,準備依靠臭彈發威,脅迫駐軍交出小豬仔。

++++++++++++

此處刪節一千字!

++++++++++++

王海濱從小在這一帶長大,自然也知道這個規矩。因此王海濱雖然叫囂得很厲害,但是他卻不敢跨越雷池一步。王海濱手持大糞勺,站在警戒線以外指手畫腳,比大糞還要汙穢不堪的詞匯一串緊接一串的罵出去,僅僅是為了出口心中的惡氣而已。

開始的時候,哨兵們還和顏悅色地解釋,可是後來他們發現王海濱不可理喻,幹脆閉口不語了。當王海濱裝作不小心,“失手”打翻了一勺大糞,惡心的糞汁順著柏油路向哨兵所在的位置洶湧澎湃的時候,那兩個哨兵被徹底激怒了。

“嘩啦”一聲,子彈上膛,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王海濱等人。

這種虛張聲勢的恐嚇動作對於曾經得王牌飛行員王海濱來說根本不起任何作用。現在不是戰爭年代,國家承平已久,人的生命也越來越被重視,任何合格的軍人都不敢因為一勺大糞開槍殺人的。

“怎麽,想嚇唬老子,沒門。”王海濱從拖拉機上又舀了一勺大糞,端過來潑在警戒線以內:“老子是空軍上尉,你這個滿地爬的看門狗敢把我怎麽地?”

“就是。我們老大的軍銜比你高多了,你應該敬禮放行才對。”小個子董瑞個子雖然不大,但卻是五個人當中醉陰損的一個。董瑞站在拖拉機上,大糞勺劃出一個完美的弧形,一勺大糞成扇麵狀潑灑在哨兵麵前:“有本事你開槍啊,我們在警戒線以外,你們要是傷了我們,就等著上軍事法庭吧。”

兩個哨兵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了,他們活這麽大還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刁民,竟然用大糞來侮辱神聖的哨兵。不過憤怒歸憤怒,他們兩個卻毫無辦法,因為這幾個刁民的確站在警戒線以外,他們不敢開槍,也不能離開警戒線去和他們打鬥。

正當兩個哨兵不知所措,打算請示上級的時候,一道雪白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崗樓後麵的草叢中。

“老大,那不就是八戒嗎?”陳平眼睛最尖,大聲喊叫道:“好啊,果然讓他們給逮走了。”

八戒就是他們要找的那隻小豬仔,今天剛剛滿月,通體雪白,大耳朵,大眼睛,特別招人喜愛。八戒是一隻小香豬,是王海濱退伍的時候從城裏帶回來的。王海濱原本打算再飼養幾個月,待到自己嘴饞難耐的時候,把八戒當作一盤下酒小菜的,卻沒想到一個不留神,讓這個小家夥逃進了軍事禁區。

八戒看到主人,高興得嘶鳴一聲,肥胖的小屁股一扭,向王海濱跑過來。

++++++++++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