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豬成陛

第九十八章 皇帝的決定

第九十八章皇帝的決定遞交抗議書的人是馬吉利商會駐黃金獅城辦事處副總經理——擁有男爵頭銜的魯德,在內政部,魯德充分發揮自己商人的特點,義憤填膺的羅列出俄勒芬比蒙的十大罪狀,並且將馬吉利商會的損失擴大了好幾倍,強烈要求錫蘭比蒙對俄勒芬比蒙宣戰,為遵紀守法的納稅模範戶馬吉利商會報仇伸冤。

本來,馬吉利商會再牛逼,也不可能左右一個國家的決策機構。

內政部的官員們雖然看在魯德主人的麵子上,熱情接待了魯德,但是他們隻是和魯德打哈哈,並不相信魯德所說的事情是真的。

開玩笑,事情才發生七個多小時,怎麽可能傳到一千六百公裏以外的黃金獅城呢?要知道,黃金獅城和石頭城之間是沒有空間傳送裝置的啊!可是,又過了八個小時,當石頭城城主森馬伯爵的加急文書進入內政部的時候,內政部的官員們才不得不相信,這一切的確是真的。

因為在森馬伯爵的公文中,明確無誤的敘述了發生在十七個多小時之前的搶劫事件,和魯德說的一般無二。

魯德的抗議書和森馬的公文被立刻傳遞到魏奇曼的手裏,魏奇曼敏銳的感覺到,要出大事了。

於是,趕往黃金聖殿,和皇帝陛下以及軍方的幾大將領商量對策。

萊昂納加看完魏奇曼手中的公文,苦笑一聲,將王海濱的兩封信拿了出來:“父親,叔叔,諸位大人,事情比你們想象的還要嚴重,因為沃爾夫大公爵也得到了同樣的消息,他要對俄勒芬比蒙宣戰!”“宣戰?”這個名詞將在場的所有人都震撼了。

宣戰是國家與國家之間才能進行的事情,在錫蘭比蒙,隻有萊昂普頓皇帝擁有宣戰的權利。

王海濱作為錫蘭比蒙的一個公爵,怎麽可以行使國家的權利,對另外一個強大的國家宣戰呢?王海濱太膽大妄為,太藐視錫蘭比蒙的尊嚴了吧?“簡直是豈有此理!”第三戰區統帥迦南德普拍案而起:“陛下,這個王海濱簡直是太狂妄了,竟然威脅錫蘭比蒙,竟然敢以一個要塞的兵力和一個強大的國家抗衡。

我看,我們不要再縱容他了,給我一支人馬,我替陛下鏟除這個禍害!”“對,不能再讓他如此猖狂下去了!”第一戰區統帥邁克爾隨聲附和:“拿下馬吉利要塞,我們就可以牧馬沃爾夫大草原,可以統一整個神諭大陸東南區域了!”“兩位將軍大人少安毋躁。”

魏奇曼擺擺手,示意大家先不要表態:“納加,你從馬吉利而來,對那裏的情況比較了解,你說說看,王海濱為什麽要這樣做?”“父親,叔叔,我猜不出王海濱為什麽要這樣做。”

萊昂納加環視了一下所有的人,嚴肅的說道:“不過我卻可以肯定一點,兩位將軍大人無論是誰,也無論是帶領多少戰士,都不可能打下馬吉利要塞。”

“什麽?”邁克爾的自尊心受到極大傷害,一下子跳了起來:“第一戰區四十萬鐵騎縱橫大陸三十多年,大小戰鬥數百次,怎麽可能連區區八千人的匹格都打不過?”第一戰區的主要軍種是卡沃族牛頭人戰士,他們體積龐大,力大無窮,而且具有一種可以和匹格狂化相媲美的蠻化狀態。

處於蠻化狀態的牛頭人,雙眼會放射出一種名叫死亡之瞳的淡黃色凶狠的目光,凡是和這種目光正麵接觸的人,內心會升騰起一股巨大的恐慌感,有可能出現三五分鍾的僵硬狀態,從而喪失作戰能力。

因此在正常狀態下,蠻化的牛頭人並不懼怕狂化的匹格,所以第三戰區統帥邁克爾才敢誇下海口,蕩平馬吉利。

“邁克爾將軍,你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目前馬吉利要塞不僅僅有八千名匹格戰士,而且還有三千名精靈戰士。”

萊昂納加認為邁克爾狂妄,因此冷冷的說道:“曆史上我們比蒙的祖先曾經多次進攻過馬吉利要塞,每一次都有牛頭人武士參加,但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我們從來沒有攻克馬吉利,而王海濱卻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將數萬沃爾夫趕出馬吉利。

另外,我這段時間一直在馬吉利,那個令人心靈震顫的數字一比一萬三千並非空穴來風,而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請問將軍大人,不要說隻給你八千戰士,就是讓第一戰區的四十萬戰士一起上陣,麵對十萬沃爾夫精銳部隊,你能創造如此懸殊的傷亡數字嗎?”一比一萬三千這個數字一直有人持懷疑態度,現在被萊昂納加當麵證實,每個人的心靈再一次被深深震撼了。

要知道當時王海濱並沒有精靈戰士,僅僅依靠八千匹格就擊潰了強大的沃爾夫。

現在,三千精靈戰士的加盟,至少可以讓王海濱的實力增加一倍以上。

除了恐懼,還能有什麽詞匯可以形容王海濱呢?“他這是在示威啊!”一直沉默不語的萊昂普頓開口說道:“當一隻猛獸感覺到威脅的時候,他就會露出自己的爪子和牙齒,發出憤怒的咆哮,向潛在的敵人展示自己的力量,讓敵人對他敬而遠之。

王海濱就是這樣,他擁有了馬吉利,擁有了沃爾夫,但是他內心是恐慌的,他害怕我隨時把賜予他的東西拿回來,因此他渴望一場戰爭來證明他的強大。”

“陛下英明,我也是這樣想的。”

魏奇曼點點頭說道:“事實上即便是沒有流動電影院遭遇強盜搶劫,他也會主動挑起爭端。

以前我一直很奇怪,他為什麽不惜花費巨資修建一條表麵上看沒有多少價值的南北走向的道路。

現在我找到答案了,他早就在預謀和俄勒芬比蒙開戰。”

迦南德普若有所思的說道:“也就是說,這個膽大妄為的芒克打算從石頭城出兵,襲擊俄勒芬比蒙的東北地區?”“父親,我們怎麽辦?”萊昂納加佩服萊昂普頓和魏奇曼的判斷能力,但是他依然心存疑惑:“難道,就讓王海濱為所欲為,我們聽之任之嗎?”萊昂普頓問道:“納加,根據你在馬吉利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你做一個判斷,如果王海濱出兵俄勒芬,他獲勝的幾率有多大?”“如果是局部戰爭,王海濱一定會獲得勝利。

但是如果擴大到整個俄勒芬比蒙,馬吉利還不具備這樣強大的戰爭儲備。”

萊昂納加分析道:“王海濱在給您的信件中說道,如果不能取勝,他就自殺以謝罪。

我估計,他的確有必勝的決心。”

“我看中的就是這一點啊!”萊昂普頓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的笑容:“他獲勝了,我們錫蘭就可以得到一支強大的軍隊,就可以打破目前我們和俄勒芬之間的戰略僵持。

如果他敗了,我們就會得到馬吉利,得到沃爾夫。

這個王海濱,的確夠狡猾,這麽大的利益麵前,我怎能拒絕他的好意呢?”“陛下的意思是……”邁克爾問道:“我們按照王海濱的意思,向俄勒芬比蒙發出照會?”“不,根本不需要照會!”萊昂普頓突然站立起來,一股王者之氣迅速在大廳內蔓延。

在這一刻,萊昂普頓不再是一個老態龍鍾的比蒙,而是一個威風凜凜的獅王。

“既然戰爭不可避免,那我們也不能閑著。

也許,這是一個機會,我們和俄勒芬比蒙之間幾十年來的恩恩怨怨,可以一次性解決了!”“對,就這麽辦!”魏奇曼也站立起來,他似乎重新找回當年征戰四方時候的感覺,頭頂的黃金毛發無風自動:“陛下,我建議讓邁克爾和迦南德普率領所屬部隊火速南下,陳兵於南方重鎮皮克頓,一旦王海濱的軍隊獲得勝利,我們就跨越邊境,直逼俄勒芬的心髒象牙城。”

比蒙的血液中流淌著暴虐的火種,一旦被戰爭的欲望點燃,就會迅速變成熊熊大火。

接下來的討論已經不再是猜測王海濱的真實意圖,而是怎樣調兵遣將,準備一場規模宏大的戰役了。

錫蘭比蒙大帝國有史以來最快捷的戰爭動員開始了,一隻隻龐大的奇美拉巨鳥騰空而起,將信使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全國各地的參戰軍隊。

軍隊們開始調動,大量戰爭物資開始起運,戰爭的陰雲籠罩了整個神諭大陸。

然而,七八十萬軍隊的調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光是後勤準備就需要至少一個月的時間。

錫蘭比蒙的高層自認為自己的戰爭機器運轉的速度很快了,但是有一個人比他們更快,而且快的令他們簡直不敢相信。

在戰爭動員令發出的第三天下午,一隻累得奄奄一息的奇美拉來到黃金獅城,帶來了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王海濱的軍隊越過邊境,以零傷亡的代價,隻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就攻下了俄勒芬比蒙的三座重兵把守的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