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鄉魂

八十八、公主

上官抱住我的身體嗚嗚哭泣,全亭子的人都看著我們,心酸地抹眼淚,我也配合地皺緊眉頭,心底實在想笑地緊,對於我來說更像是在看戲,哪有哭的心情。

“夠了!”老太後要發飆了,所有人都看向太後,她神情肅穆,似乎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哀家決定收雲非雪作義女,賜封為雪兒公主,皇上,你不是連你皇妹也要砍吧。”

意外!太意外了!我情不自禁地挑了挑眉毛,這下可玩大了,還好沒取什麽“白雪公主”。

不過頂著這個封號,以後喝解藥到是方便不少。

呸呸呸,不會有以後了!“罷了……”拓羽無力地長歎一聲,“這件事就全由母後做主,不過朕希望母後對瑞妃也能枉開一麵。”

哈,拓羽到最後還做了一個好人,以我假作要挾,要求太後寬赦瑞妃,讓瑞家安心,更讓天下以為他是一個重女色的皇帝,讓對方輕敵。

凡是後宮女人的事都由太後管,太後沉著臉點頭,顯示著自己的不滿。

“柔兒。”

拓羽將上官從我身上帶開,上官的手還緊緊抓著我不放,我拍著她的手,本來想露出一個讓她放心的笑容,可是心底實在太欣喜了,怕這一笑就收不住,於是隻有繼續麵無表情:“妹妹此番可以放心了,還是回宮歇息吧。”

上官終於放開我的手,在拓羽的攙扶下遠去,她的眼神中帶著疑惑和愧疚,似乎在想自己利用了我,而我卻依舊配合她演戲。

“太好了,非雪哥哥沒事了。”

水無痕蹦到我的身邊,蹲下身體笑著。

“無恨啊,怎麽還叫人家哥哥呢?”老太後和藹的笑著,眼裏是對晚輩的寵愛。

水讚也立刻笑道:“是啊,人家現在可是女娃兒哦。”

“對呀對呀。”

水嫣然披著外袍也跑到我的身邊,“要叫非雪妹妹。”

“妹妹?”水無恨嘟起嘴,“什麽女娃兒不女娃兒的,非雪還是原來的非雪啊,難道穿了女孩子的衣服就是女娃兒了嗎?”“哈哈……”水無恨天真的話語引來太後和水?的輕笑。

“非雪,沒事了,起來吧。”

嫣然上來扶我,太後也笑道:“是啊,丫頭,起來吧,別跪著了,現在你可是哀家的義女哦。”

太後的話提醒了我,我趕緊拜謝:“義女雲非雪拜見母後,祝母後壽與天齊,仙福永享!”(壽與天齊,仙福永享出自《鹿鼎記》的神龍教)“乖,還不起來?”“兒臣……腳麻了……”不是我不想起來,我現在連腿在哪都不知道。

“喲!快來人……”太後正準備叫人,水?笑道:“無恨,還不幫幫你‘非雪哥哥’。”

水?的眼裏賊意無限,老狐狸不知在打什麽壞主意。

“哦。”

水無恨聽話地扶住了我的腰。

“我也來。”

嫣然也要來扶我,出人意料的事發生了,水無恨居然將我往他懷裏一帶:“不要,妹妹會搶走非雪的。”

霸道的神情仿佛是在保護自己喜愛的玩具。

水嫣然咯咯直笑,跑到水?身邊撒嬌道:“爹爹你看呀~~哥哥又要霸著非雪了~~”“哈哈哈哈……”水?朗聲大笑起來。

太後在一邊似乎看出了眉目:“看來無恨很喜歡非雪啊。”

“是啊……”水?立刻接口,“太後有所不知哪,我這孩子可聽以前那個非雪哥哥的話了。”

此刻水無恨已經將我扶起,就像上次在他的“森羅殿”,和那次一樣腿腳無力,和那次一樣隻有攀附在他的身上,原來世間的事真的可以巧合。

“總是非雪哥哥長非雪哥哥短的……”水?依舊在那裏和太後閑聊,一旁的嫣然看著我壞笑連連,小臉因為興奮而變地紅撲撲。

“喲,王爺你看,他們兩人站在一起多麽般配,簡直就是一對壁人。”

“阿——嚏!”我在水無恨懷裏打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噴嚏,水無恨環抱住我的雙手更緊了一分,臉上立刻掛上擔憂的表情:“爹爹爹爹,非雪是不是生病了?以前無恨的小狗狗病了也是這樣打噴嚏的。”

小王八蛋,拿我比小狗。

“哎喲,你看哀家這糊塗的。”

老太後拍著自己的手,“嫣然和非雪還都穿著濕衣服呢,來人,快帶嫣然郡主和雪兒公主更衣。”

“是!”後麵進來一隊宮女,嫣然跑到我的身邊,關切道:“還能走嗎?”從剛才到現在我一直靠水無恨站這,確切地說是他托住了我的腰,我剛想說還行,整個人就被人攔腰抱起,自己還沒驚訝,身邊的嫣然和那些宮女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對於水無恨舉動我已經見怪不怪,上次他也這樣。

“無恨。”

水?威嚴的聲音從前麵傳來,“放下非雪,這樣成何體統!”“可是非雪不能走路啊。”

水無恨無辜地眨著眼睛,他的一舉一動都讓人無法用體統來局限他。

“無恨。”

我叫他,他低下頭看我,“放我下來。”

“可是……”他的俊臉皺成了包子。

“背我。”

“恩。”

水無恨開心地笑了,改為背我,離開的時候,還聽見水?的歎氣聲:“太後您看看,我就說他隻聽非雪丫頭的話吧,哎……”“王爺何故歎氣呢,難道你還看不出無恨這孩子的心思?”“心思?”水王爺故作不知,“這孩子成天隻知道玩,哪有什麽心思,我才心思大著呢,到現在都抱不上孫子……”“嗬嗬嗬,想抱孫子又有何難?……”隨宮女們越走越遠,我對他們接下去的談話絲毫不感興趣,剛才那噴嚏也是我故意打的,我真怕老太後一個性急就當場賜婚,讓我愧對水無恨。

無恨……我忍不住收緊環住他脖子的雙手,將臉埋入他溫暖的頸項。

對不起,無恨……“哈哈,非雪雖然做不成我的夫婿,看來要成為我的嫂嫂。”

水嫣然背著手在我們麵前倒走著,咧著的嘴是止不住的燦爛笑容。

“嫂嫂是什麽?”水無恨慢悠悠地走著。

我揚起臉,自己的濕發和濕衣在烈日下已慢慢變幹。

“嘻嘻……”水嫣然和小宮女們笑成一片,宮女們還停下腳步道福:“恭喜小王爺,賀喜雪兒公主……”我側過臉靠在水無恨的肩上,大家還以為我是害羞,其實我是鬱悶,如此一來,我將來走的時候定然放不下水無恨了。

※※※※※※看著鏡前的自己,有點發愣,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宮女給我拿了套輕便的女裝,也就是現在穿在我身上的鵝黃羅裙。

用藍色錦線繡製的白雲漂浮在白底的抹胸上,這樣穿,好怪。

對於這個身體,這套衣服無疑是合適的,恰到好處地體現出了少女的靈氣和柔美,可對於我這個年齡來說……我摸著自己的下巴開始考慮,是不是要裝嫩呢?正巧嫣然也換好了衣服,自然是正裝。

於是我將手背在身後,眼睛眯著,嘴抿著,笑成兩條平行線:“嫣然,我女裝是不是還行?”學著少女那樣不好意思地晃著身體,曾幾何時,我也少女懷春哪。

過了好一會,嫣然才將因為驚訝的小嘴閉上,跑過來就捏我的臉:“沒想到你居然可以這麽可愛。”

徹底反倒,我雲非雪居然跑到異世界來裝可愛,偶吐……收起笑容,變回正經:“我們該出去了,無恨還等著我們呢。”

“好啊好啊。”

嫣然說著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哥哥一定會驚訝死的。”

驚訝個屁,他在我身上可卡了不少油。

我不是什麽花季少女,所以在水無恨盯著我傻眼的時候,我心平氣和,正準備叫醒他,曹公公頂著他的五環頭,在一片竊笑中遠遠而來。

“小曹子拜見雪兒公主,恭喜公主……”“得了得了。”

我打斷他,免得後麵馬屁連連,“有何事?”“柔妃娘娘有請,對了,也請小王爺和郡主一起。”

上官找我……意欲何為?(明天出宮和斐崳等人團聚並解毒,第一卷也即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