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鄉魂

第四卷——三十、狐族

(那我就按照原來的寫了,管他呢,起點買字數是有限製的,基本我從這個月初開始就是免費寫書了,所以我覺得自己是對得起大家的,恩,我這人不能算完全的大好人,應該也還湊合。)

在起床的時候,我在小腿肚上綁上了沙袋,天看著沙袋,顯得很是驚訝:“你一直都帶著這個?”眼裏帶出了他的心疼。

算他有良心。

我笑著:“這是最能提升腳力的方法。”說完,我還在他麵前跳了跳,“現在我綁著五斤的東西都不覺得重了呢。”我很是驕傲地看著他,就像一個小孩子在炫耀自己有多麽多麽厲害。

可奇怪的是,他的神情卻漸漸黯淡下去,還將我緊緊擁在懷中:“對不起,我一直不知道你這麽努力。”聽他這麽一說,我反而不好意思起來,便扭地掙脫他的懷抱,然後做了個鬼臉:“呃……我先走了,別讓別人發現你哦。”

仿佛是不可告人的地下情,我將他趕回自己的房間後,才安心離開。

不過在離開這裏前,我有幾件事要做,就是去跟三頭羅納威和白蛇告別。

其實相對於我來說,三頭更舍不得的自然是小妖,小妖早已將三頭玩弄於自己的手掌之間,不會再出現被三頭壓在身下的局麵,而是高高地站在三頭的頭頂,發號施令。

至於白蛇,就慘點。

當然,在這裏,大家都叫它白龍。

我去的時候。正好冥聖帶著一個白衣中年男子進入玄門,我躲在門外,探出腦袋往裏麵偷偷觀瞧。隻見白衣中年男子的肩上站著一隻湖綠色的狐狸。我覺得奇怪。這狐狸的毛怎麽是綠色地,難道是染上去的?

我下意識看了看小妖。心想狐狸染毛可能是這裏的時尚,要不也給它染染?

小妖似乎沒意識到我想把它染成七彩地邪惡念頭,兩隻黑豆的眼睛緊緊盯著那隻綠狐狸,一種挑戰地欲望在我的心裏油然而生,這欲望自然不是我的。應該是小妖的,看來它跟這隻綠狐狸似有瓜葛。

“白龍的狀況很讓人憂慮,它已經不會再蛻皮,之前地飲食也很正常,何以現在會變成這樣?”白衣的中年男子唉聲歎氣著,僅管他是為白龍看病,但靠近白龍的時候,卻是小心翼翼。.1 6K小說網,電腦站www,shushuw.cN更新最快.

“是啊,怎麽會變成這樣。”冥聖站在一米之外。奇怪地看著白龍,忽然他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難道是她?”

“他?誰?”

“天機。自從她來了,白龍就變成這樣。難道她給它吃了什麽?”

靠!居然懷疑我下毒!我才沒那麽無聊呢。心裏有點火。正巧冥聖回眸的時候,視線掃向門外。與我對了個正著,他立刻沉聲道:“天機,你到底對白龍做了什麽!”

他一聲質問,引起了邊上神醫的注意,他也朝我這邊望來,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我。

我不慌不忙地走了出來,小妖也緊緊跟在我的身後,而就在這時,我發現那個神醫的臉上帶出了驚訝,而且,他身上的那隻綠狐狸立刻露出了鄙夷地神情。

自從跟小妖在一起,對狐狸的表情了如指掌。

“你就是小妖的契約者?”神醫看著我,詢問著。

我點了點頭,大大咧咧走到白龍身邊,踢了踢它,這個我七天一直做地動作,卻讓一旁的神醫和冥聖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他們害怕地反映讓我覺得奇怪,我臭屁道:“你們在怕什麽?它不過是條膽小地蛇。”

“蛇?”冥聖幾乎是喊了出來,“你居然以為它是蛇?它可是異獸白龍!”

“龍!”我也嗓門大了起來,“你當我文盲啊,龍有腿的好伐,至少四腳蛇也比它更像龍!”我今天就像吃了火藥,不再啞忍冥聖連日地囂張,給以反擊。

一束點擊在我和冥聖之間爆裂,臭老頭,我忍不很久了!

“哈哈哈……”在我和冥聖大眼瞪小眼的時候,神醫居然笑了:“小妖的契約者果然與眾不同,那請你告訴我,它為何現在變得如此?”

對於白蛇,我也頗感內疚,看著奄奄一息的它,我輕輕地走到它的身邊,在它的“耳朵”邊上溫柔地低語:“小白,我今天就走了,其實我不是真的要嚇唬你,我是因為喜歡你,才想跟你鬧著玩。”小白的眼中漸漸有了光彩,琥珀的眸子裏漸漸出現了那條黑黑的細線。

“我不知道你會這麽膽小,下次我不會再嚇你了,也沒下次了,再見,我會想你的。”小白漸漸蜷起了身體,看地邊上的冥聖和神醫都大吃一驚。

“你跟它說了什麽?”神醫疑惑地問道,我笑了笑:“秘密。”其實我也沒想到,自己不過是跟小白誠心道歉,就喚回了它往日的風采。

小妖也得意洋洋地站在立起的白蛇上,看地那隻綠色的狐狸驚訝無比。如此看來,小妖在狐族裏,可能處於下流,是不被看好的狐狸,否則也不會在綠狐狸一開始看見它時,露出輕蔑的神態。

與此同時,冥聖看我的眼神也變得漸漸深沉。他終於正視我了嗎?

神醫的好奇心很重,直到我離開他都一直跟著我,他是個俊雅的男子,也就三十五左右,不過相對於這個十六歲就成熟的年代,說他是中年男子也不為過。

但在我們那個世界,這個年紀正是男人味道最吸引人的時候,可是搶手貨。

我下山,他也跟著下山,我奇怪地看著他,他對著我微笑。小妖昂首挺胸走在我們的身後,那隻綠色的狐狸恭恭敬敬地跟在它的身後。

終於,我忍不住停下腳步,歪著腦袋看他:“大叔,你為何要跟著我?”

那男子愣了一下,似乎對我稱呼他為大叔有點不開心,他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姑娘走的是與我同一條路,我並未跟著姑娘。”

“是嗎?”根據我的記憶,去幽夢穀隻有一條路,他跟著我,難道也去幽夢穀?我於是問道:“大叔也去幽夢穀?”

這回,大叔的臉上變得疑惑:“幽夢穀?這是去狐族聖地的路啊。”

“啊!”我大吃一驚,看了看,貌似……好像……可能……走錯了門。

剛才從玄池出來的時候,我就憑著上來的映象找到了下山的門,沒想到走錯了門,也就走錯了路。

黑線畫滿臉,想著回去,但一想既然走錯了,就不如去狐族看看。

於是我幹脆笑了:“那我就去看看狐族,大叔,不如你帶路啊。”

帥帥的大叔笑了笑,走在了前麵。

剛出門的時候,尚未發現路的不對,現在越走就越發覺和去幽夢穀的路不同。

幽夢穀在地平線以下,上下的溫差導致了水汽的形成,但這裏,隻有一段下山的路,之後,便是平坦的草地,廣闊的天際是清晰可見的白雲,兩旁是常青的鬆林,滿地的綠草已經變得枯黃,上麵沾著殘雪,斑斑駁駁倒也有種荒蕪的美麗。

不知為何,越走,越有種熟悉的感覺,草坪的路也越來越窄,形成了一條夾在兩邊樹林之間的草路。

當麵前出現一座巍峨的大山時,神醫停下了,他指著自己左邊的一片樹林道:“那裏就是狐族聖地了。”我看了看,此處有不少衣著鮮豔但卻是一色的人走來走去,身邊都跟隨著一隻狐狸。

狐狸的顏色也是繽紛奪目,越來越覺得小妖的銀白很是單調。

此刻,正有狐族人不斷地從樹林裏湧出,走向對麵,神醫奇怪地嘟囔道:“怎麽今天這麽奇怪?”

正說著,有人看見了神醫,上來連忙打招呼:“你可回來了,出事了!”

“出事?”

“哎!又是那個幽幽唄,這小丫頭今天居然闖進禁林了。”說著,他就指向對麵,我也順著他的手望去,在看見他所說的禁林那一刻,我瞬即怔住。

隻見那樹林陰暗晦澀,薄薄的詭異的霧氣繚繞在樹林之間,陰森的氣息不斷湧入我的脖頸,讓我渾身戰栗。

突然,一切變得寂靜,整個世界仿佛隻剩下我一個人,獨自地,站在那片神秘的樹林之前。

“啊----”一聲尖銳的女人的尖叫劃破了我的耳膜,帶出了耳鳴。

我慌忙捂住了耳朵,冷汗從額頭冒出。周圍再次恢複喧鬧,身邊是神醫漸漸清晰的呼喊:“天機!天機!天機你沒事吧!”

胸口猛然收緊,緊地無法呼吸,沉悶的心跳震破了我的心肺,我晃了晃腦袋,努力保持自己的清醒:“我沒事……”

這種感覺很強烈,強烈地讓我情不自禁地想進去探個究竟,那塊神秘的禁地,到底隱藏了什麽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