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山

第八章 佛女(二)

第八章佛女(二)

當辰塵走後,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敲響了蒙麵少女的房門。

“緔椰姐,你既然來了怎麽不向我打個招呼?我來到這南篙城,第一個聯係的人可是你哦!看到你的傳送券沒有了,我特意給你送過來兩個。”

說話間,一個額點紅砂的美麗少女走入蒙麵少女的房間。這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與辰塵分開的天佛宗佛女允竹。

緔椰揭開麵紗,lou出一張如花似玉的麵容,看到佛女熱洛的樣子,她笑道:“你這丫頭,沒有事情那會來見我,說吧,這次又想要什麽靈丹?”

佛女微嗔道:“緔椰太勢利了吧,人家這次可是要告訴你一件好事,既然你都這樣想了,那就隨便給我幾顆碧玉丹作為補償吧。”

緔椰白了她一眼,嗔怪道:“你以為碧玉丹有那麽好得呀。上次給你們天佛宗的三顆,可是我花費了好大的心力才製作的。幻水門和雲墨宗爭著搶著要其中一顆丹藥,但既然你開口了,我就把三顆都留下來了。死丫頭,還不知足嗎?”

聽到緔椰的話,佛女卻是神色一黯,道:“緔椰姐,是我連累你了。下次幻水門、雲墨宗再有所求的話,你還是為他們辦了吧。畢竟你的材料來源主要就是我們三大門派,你可不能因為我把其他的兩個都得罪了。”

緔椰微笑道:“傻丫頭,我們兩個是從一個地方出來的修士,姐姐當然要照顧你。隻是我這個小練丹師,對你這位天佛宗的佛女實在沒有讀毆打照顧。別看你在外麵多麽的風光,可隻有姐姐才知道,這個佛女的稱號,以及她所附帶的種種能力和責任,究竟給你多大的負擔。就好比這次來說,全宗的興盛,不都壓在你身上了嗎?道場能找到自然是最好的,若是萬一這個方法不管用。那……”

………

辰塵重新開了一件客房,在房間之中,他迫不及待的進入入定之中。與此同時,辰塵終於聽到言一那久違的聲音:“哎呦。我的小老弟呀,你還是趕快離開那麽魔女吧。千萬不要被她的外表所欺騙了。佛女不僅是天佛宗的象征,更是天佛宗的實際掌權者,估計上一任的佛女已經進入了天佛閣,這個佛女是剛選上的傳人,所以暫時還沒有達到結丹期的最低修為限製。但一旦她的修為達到丹液期,就將完全變成一個佛一樣安詳毫無任何情緒的女人,到那時候,所有人在她眼中注定是被利用的對象!”

辰塵一皺眉頭,他對佛女的好感並不是言一一兩句話所能撼動的,反而因為言一的言語,不悅地問道:“佛女究竟是怎麽的存在?自從遇到她開始,你的氣息就完全消失不見了,這究竟是怎麽回事?還有,你說的話究竟是什麽意思?我還要煉丹,你就簡要說一遍吧!”

言一點點頭,道:“天佛宗是東土大陸的第一宗派,它擁有一個神奇的寶物,那就是傳說中的天佛場,也就是我們修仙之人所說的元神道場。天佛場是整個天佛宗的基礎,天佛宗的一切,都是在天佛場上麵建立起來的。而天佛場是類似於法寶的存在,它的主人,就是天佛宗的榮譽象征:佛女!”

“哦?天佛宗的道場不是丟失了嗎?而且,佛女既然是榮譽象征,那和她的修為是否達到丹液期有什麽關係呢?”

辰塵一愣,好奇的問道。

“天佛宗的道場是否失蹤,這隻不過是穀仙子在幾年前得到的情報而已。但天佛宗的傳統是絕對不會改變的。每一代佛女,都會修練一種名為《通佛心經》的功法,這功法的恐怖之處就在於,它可以把前輩們的一些經驗、知識存儲下來一些,傳遞給後輩。有了這些修練的心得,下一代的佛女通常要比上一代出色不少。相傳創造此功法的第一代佛女是位真正的‘佛’,民間傳言她為大慈大悲菩薩,她無憂無喜,淡然處事,也正是這種風格,對後世的佛女影響最大,幾乎每一個接受了《通佛心經》的佛女,都會受到這種影響,從而成為一個沒有感情,完全為天佛宗服務的傀儡!是的,就是傀儡!而《通佛心經》也並不是想接受就可以接受的,它對受法人的資質要求極高,而且還必須從小培養,一直到受法人的修為達到丹液期,才具有修練《通佛心經》的資格。”

言一對佛女的了解非常多,他被佛女外泄的靈氣壓抑了一天,現在好不容易出來透一口氣,說的話頗有一些長江之水滔滔不絕的趨勢,看到辰塵臉上僵硬的表情,言一再次出言說道:“其實曆代的佛女不乏驚才絕豔之輩,她們都通過各種方法抗爭多那位菩薩對後來之人的元神影響,雖然都沒有取得勝利,但還是有不小成就的。比如說他心神通,入微神通,等等,都是曆代佛女所創造的,有了這種種的異能,佛女雖然還是那副淡然冰冷的樣子,其實還是可以有些感情的。隻是我要勸你,佛女是絕對不能有男女感情的。第一代慈悲菩薩認為佛女就應該把自己獻給所有受苦受難的民眾,而不應該為自己做任何打算。其中最嚴厲的就是對結婚雙修的限製。這條金科玉律一直被天佛宗所供奉,從古至今,也不知釀成了多少慘劇!辰兄弟,雖然你有寶山這等神奇的東西,雖然天佛宗貌似丟失了立宗的根本,但我還是要勸你,還是少去招惹那個絕對無敵的宗派。剛才我提到過天佛閣,曆代佛女無不是元嬰期以上的修為,依照她們的修為,是很難死亡的,她們在找到傳人之後,唯一去的地方就是天佛閣,沒有人知道天佛閣的實力究竟有多麽地雄厚,凡是敢於天戰天佛閣尊嚴的人,雖然都是些千年、萬年難遇的奇材,但在那無窮無盡的元嬰期修士麵前,已經注定了失敗的命運。”

說到最後,言一語重心長的對辰塵說道:“所以說,千萬不要對佛女有什麽不應該有的感情。因為那是注定要悲劇的事情。或許你現在感覺到那個佛女很好,很美麗,很漂亮,又善解人意,正是你心目中的理想人選,但一切都是會變的。現在的佛女,和接受了《通佛心經》以後的佛女,絕對是兩個不同的人。你能遇到接受《通佛心經》以前的佛女,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言一說這麽多,但辰塵卻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他極力解釋道:“言道兄,你真的誤會了。我和那位佛女之間真的是很平淡的感覺,即使有什麽感情,也是知己一般的朋友之情,自從有了血兒之後,我對男女之事看的已經很淡了。我不會去招惹那麽多麻煩。對了,您還沒有給我解釋,今天到底是怎麽回事呢?怎麽從我遇到佛女開始,你就失去氣息了?”

“不是就好!”

言一長歎一口氣說道:“我現在是噬魂獸之身,當然不方便出現在佛女麵前。逍遙大陸其實是個很純粹的地方,那裏全部都是修仙問道之人,即使有四大魔窟之類的邪道存在,他們的目的其實還是修仙!但東土大陸卻不一樣,東土大陸靈氣飽滿,各處靈地眾多,雖然修仙者占據了其中很大一部分資源,但其他地方還是容易滋生出許多魑魅魍魎。傳說那位慈悲菩薩建立天佛宗以前,東土大陸是妖精和鬼怪做惡的樂園,後來慈悲菩薩創立《通佛心經》,練出天佛場,這才有了今日的天佛宗。因為慈悲菩薩建立天佛宗的根本目的就在於此,所以天佛宗的功法,天生就對我們這些邪道的東西有很強烈的克製作用。”

“煉製天佛場?難道天佛場並非是天然存在之物,竟然是煉製的不成?那這需要多大的工夫?又需要什麽材料呢?”

辰塵一愣,言一說的大部分話他都沒聽進去,對煉製天佛場卻是上了心,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煉製出來的東西,對於一個宗派竟然起到那麽重大的作用。如果天佛場真的那麽好煉製的話,以後的宗派豈不是人手一件這東西嗎?想到這裏,連辰塵都覺得自己的想法殊為可笑。

-------

哎,今天又是事多,伯父從外地今天才回來,到著家人過來,堂兄堂弟來了好大一幫人,現在才把今日的第一更趕出來。今日第二更又懸了,莫非今日又要欠帳?那明天可就要更三章了。二兩鬱悶和糾結當中!希望書友們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