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硬盤

第一四九章 江湖規矩

黑天想了想,有了主意,道:“這個中間人,我不適合來當,我給你找個合適的中間人吧!”

“江湖上誰還有你黑老大的麵子大?”幺雞也知道這時候自己才來找黑天,確實是有點晚了,便道:“我們不會讓黑老大為難的,條件你讓Cobra隨便提,一切全憑黑老大做主就是!”

“這個事,我確實不合適,我會給你找個夠分量的中間人的,你等信吧!”黑天說完,不忘叮囑道:“可別再給你我惹什麽事了!”

掛了電話,黑天便去聯係石章魚,石章魚一直都想擴大自己在江湖上的影響,眼前多好一個機會,想來他不會推辭的,黑天調整一下情緒,樂嗬嗬道:“章魚老大,我是黑天,你剛才說的事,我已經問過了!”

“怎麽樣?”石章魚問到。

“你猜得沒錯,這裏麵確實是有內情啊!”黑天自己也不知道內情是什麽,便避重就輕道:“剛才聚眾的執行總監幺雞找到了我,他想請你當個中間人,幫聚眾跟微藍把這事調解一下,幺雞怕你拒絕,就讓我先來探探你的口風,你看這事……哈哈,也不知道這小子從哪裏打聽到的,說是你在東陽信息安全中心說話的分量足,你的麵子,Cobra肯定要給。”

能夠協調兩大安全機構之間的摩擦,解決好了,那就是一件長麵子的美事,極大地提高自己在江湖上的威望,但如果解決不好的話,就會成為笑話,石章魚非常想當這個中間人,但心裏又沒底,道:“黑老大,你給我交個底,他們這事嚴不嚴重?”

“意氣之爭罷了,你說它嚴重,它就嚴重,說它不嚴重,就不嚴重!”黑天笑著,“這事常有,不難解決的,聚眾現在找你來做中間人,不也是想大事化小嘛!”

有了這話,石章魚踏實了不少,道:“能夠讓他們兩家大事化小,是件好事!”

黑天這就明白石章魚的意思了,笑道:“那我就讓幺雞來找你,他會向你說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好吧,這個中間人,我可以來做!”石章魚在電話裏笑著,“不過,黑老大你可不能袖手旁觀!”

“章魚老大要是有什麽差遣,就盡管吩咐嘛!”黑天也不來虛的,這差事他隻是不好直接出麵罷了,但如果有石章魚這個不太熟悉江湖情況的人在前麵頂一下的話,他就好出來說話了,畢竟,他也不希望事情再鬧下去了。

石章魚喜滋滋地掛了電話,難得啊,難得,我老魚露麵的機會終於來了!

黑天也挺高興,通知了幺雞去找石章魚,便坐在椅子裏喝著水,東陽的事他終於是繞過去了,能推給石章魚,這是最好的結果,正是因為石章魚不熟悉江湖情況,所以才更容易出頭說話,憑著石章魚的影響和職務,想解決這件事,並不難!

助手湊過來,不解道:“以前真沒看出來,Cobra居然還有這個能耐,能讓聚眾的人跑過來主動求和!”

黑天放下杯子,“你又能看出什麽來!要說在國內這個圈子裏的影響力,Cobra不比任何人差,隻是他從不願意摻和江湖上的事罷了!”

“沒想到啊!”助手搖著頭,自己怎麽就看不出呢。

“Cobra比我入行都還要早,是國內圈裏一位不可多得的道德黑客典範,身上一絲汙點都沒有,口碑佳,人緣好,出了名的老好人,平時大家隻要有事能用得到Cobra,即便不開口,他也是不遺餘力地去幫人解決。你去圈裏打聽打聽,看看有多少人曾經受到過Cobra的提攜和幫助!”黑天說到這,似乎都還有點嫉妒Cobra的好人緣,“大家都知道Cobra是從不惹是生非的,那今天這事不管是因什麽糾紛而起,隻要牽扯到Cobra了,圈裏的人就會先天姓地選擇站在Cobra這一邊!”

“怪不得會有那麽多人站出來聲援Cobra!”助手終於是明白了。

“聚眾自從合並之後,實力大漲,自覺國內除了綠盟,就再無對手了,這次絕對是讓豬油蒙了心,竟然跑去惹Cobra!”黑天往椅背一靠,“殊不知蔫人才出豹子,那Cobra,就是綠盟也不敢輕易去惹!希望這次吃了虧,能讓聚眾這幫家夥老實一點,他們這大半年為了搶奪市場,暗地裏的小動作是真不少!”

助手笑著,他算是明白了,Cobra是贏在了人格魅力上,這麽多年他不離不棄地守著微藍網安那個爛攤子,圈裏都叫他“黑客圈的巴蒂斯圖塔”,就是這份執著和堅韌,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你去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弄清楚,整理成個報告,然後給我送來!”黑天捏了捏額頭,又拿起了電話,歎道:“我還得給Cobra打個電話去,出了這麽大的事,不關心一下,也說不出去!”

黑天在電話裏簡單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經過,譴責了一番聚眾,最後給Cobra透了透口風,說石章魚會來做這個中間人,希望Cobra能考慮影響,跟聚眾和解算了。

這邊剛掛斷,石章魚的電話就追著過來了,他第一次當這種中間人,因此很是積極,隻是沒有什麽經驗,上來就希望Cobra能看在自己的麵子上,注意影響,顧全大局,跟聚眾把這事和和氣氣地解決了。

“章魚老大!”Cobra等石章魚說完,便道:“事情的經過你肯定也知道了,我就不再多說什麽!既然你開了口,這個麵子我必須給你,隻要聚眾的人向微藍正式道歉,那我這邊就算是沒事了!”

“道歉是必須的!”石章魚沒想到事情這麽順利,道:“你放心,我這就讓他們給你發一份道歉信過去!”

“不過,有句話我還得說在前麵。”Cobra頓了頓,“事情是因聚眾打壓feigege網站而起,雖說胡一飛以前是在微藍呆過,不過他早已經辭職了,我這邊隻能保證微藍,但不能保證胡一飛也接受這個條件!就是胡一飛能不能認這回事,我也不敢保證!”

石章魚愣在了電話跟前,自己高興得太早了,那個胡一飛根本就算不上是圈內人士,一看就是個外行,Cobra能知道自己是誰,可那二愣子認識自己是哪根蔥啊,要是擺不平那二愣子,這事情根本不能算是解決!退一步,如果胡一飛認了,那這事還能談,但萬一他根本就不認這回事,那還談個屁啊。

“媽的!”

石章魚回過味來,明白自己上了當,黑天肯定是覺得這事比較棘手,才推給了自己,自己之前還樂得屁顛顛,以為這不過就是手到擒來的一件小事呢,現在看來,這江湖上的事,並不像自己想得那麽簡單。

從表麵看,好像大家都握有對方入侵自己的證據,清楚對手是誰,但那隻能意會不能言明,真要是往明處講的話,那就變成了誰都沒有對方的把柄,這就是江湖的複雜之處。

就像是聚眾,他被人黑了,還被投毒了,損失慘重,他甚至都可以不需要證據,僅憑著自己的猜測就可以去反擊微藍,等捱不住了,還可以找個中間人來說和,但他絕不會去報警,更不會言明自己是被誰誰欺負了,因為他丟不起那個人。

再說了,你一個全國第二大的安全企業,吃的就是安全這碗飯,如果動不動就去網監哭天抹淚地尋求同情,那麽還有誰,敢把自己的安全交給你?

還有微藍,他被聚眾欺負了,立刻就像刺蝟一樣反咬,甚至把手裏的那點權力都用上了,圈裏的人不但不會覺得這有什麽不妥,反而還有人給微藍去站腳助威。

這就是江湖的規矩,你講規矩,才會有人給你麵子!

石章魚雖說有網絡監管的權力,但也不能輕易違背這圈裏的規矩,他現在心裏愁壞了,媽的,鬼知道這胡一飛能不能給自己麵子!

Cobra看石章魚電話裏半天沒有回應,便道:“解鈴還須係鈴人,這事怕是隻能讓聚眾自己去跟胡一飛聯係了!”

石章魚一聽就明白了,暗道Cobra真是善解人意,反正聚眾也隻是說讓自己來跟微藍調解,現在微藍已經答應和解,那自己對聚眾就有了交代,至於胡一飛那邊,自己隻需把Cobra的話轉達給聚眾就是了。想通此節,石章魚跟Cobra客氣兩句,便掛了電話,心裏發誓以後再也不接這種破事了一刻鍾過去,微藍就收到了聚眾發來的傳真,專門為之前的誤會道歉,但落款卻是幺雞、筒子。這就夠了,Cobra也不指望對方能用聚眾的名義來道歉,做人留一線,曰後好相見。

東陽市信息安全監測中心下班之前,發出新的通告,建議本市凡是采用了聚眾安全產品的網絡,要做好升級準備,及時更新安全補丁。

兩個小時後,聚眾針對自己旗下的一款產品發布了新補丁,但卻沒有解釋這個補丁是針對什麽漏洞的,這也是聚眾頭一次在晚上發布自己的補丁。

那些守在電腦前的內行人士,便知道事情落幕了,很明顯,雙方已經和解了。不過,那個惡心人的小網站也沒了,難道說那網站真有可能是微藍自己搞出來的?

胡一飛幫鄭強的服務器恢複好數據,已經是半夜了,兩人又餓又累,便摸到夜市上去吃東西。

“胡兄弟,我就納悶了,你說聚眾網安為什麽就非要和我的服務器過不去呢!”鄭強心裏還是有點擔憂,現在服務器數據是恢複了,但並沒有接入網絡,自己隻能穩住那些客戶一天半天的,也不知道這個事什麽時候能過去。

“他們這是衝著我來的!”胡一飛皺著眉,說實話,他也不是很清楚聚眾為什麽要針對自己,事情來得有點突然,“你放心吧,我爭取明天就把這事解決!”,胡一飛扒著飯,決定回去之後繼續收拾聚眾。

“唉……”鄭強歎了一聲氣,然後默不作聲地吃東西。

吃到一半,胡一飛的手機響了起來,接起來一看,是Cobra的,就道:“惠老師,這麽晚找我有事嗎?”

“你還沒睡嗎,我聽到你那邊有車的聲音!”Cobra問到。

“沒呢,幫一個師兄剛做完數據恢複,現在在外麵吃東西呢!”胡一飛撓撓頭,問道:“那……微藍的網站好了沒?”

“已經好了!”Cobra也不多作解釋,“你沒睡的話,那我就跟你說點事!”

“嗯,惠老師你說!”

“是這樣的,聚眾的人現在已經飛到東陽了,他們希望跟你談談!”

胡一飛有點意外,下午自己以為Cobra要為聚眾說和,結果不是,現在聚眾把微藍都給黑了,Cobra怎麽反倒幫對方說氣話了呢,“惠老師,這是我跟聚眾之間的事!”

“嗯,這個我知道,事情是聚眾挑起來的,他們做得也太霸道了一些,但是,你該撒的氣不是也已經撒了嗎?”Cobra在電話裏笑了兩聲,“你以後還準備在安全界裏吃飯呢,這件事弄大了,對你沒有一點好處,你聽我一句勸,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件事,就這麽算了吧。”

胡一飛沒作聲,他心裏還是有點不得勁!

鄭強模模糊糊聽到一點,低聲道:“胡師弟,這種事,你也不要太較真了!”

電話裏繼續傳來Cobra的聲音,“他們的總監專程飛來東陽,我看挺有誠意的,你如果方便的話,就見一麵,大家好好談一談,如果不方便的話,那就明天見,你看如何?”

鄭強眼巴巴地看著胡一飛,他是希望這事能早點了結的,胡一飛能折騰起,他可是折騰不起。

胡一飛看著鄭強那樣子,咬了咬牙,道:“好吧,那就談一談!”

“這就對了!”Cobra笑了笑,“那半個小時後,在體育館旁邊的德祥茶館見麵!”

掛了電話,胡一飛對鄭強道:“聚眾網安要求和解,一會你也去,有什麽條件你就盡管提,服務器絕不能白讓他們黑了三遍!”

“好!好……”鄭強雞動地都有些哆嗦了,他心想可算是完事了,倒是沒指望聚眾能對自己有什麽補償,隻要不再找自己麻煩,讓自己老老實實把生意做下去就行了。

德祥茶館那邊,幺雞看著Cobra,有些尷尬,還有些局促不安,“Cobra大哥,今天的事,是我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你能不計前嫌,還來幫我們來做這個中間人,我很感激!”

Cobra擺了擺手,淡然道:“無妨,偶爾切磋一下,交流交流技術,那也不錯!”,Cobra這話就是在告訴聚眾,自己能夠答應和解,也能來做這個中間人,卻不代表自己已經原諒了聚眾今天的行為。事實上,他來做這個中間人,一是因為石章魚,二是為了胡一飛好。

幺雞尷尬地笑了笑,不再說話,他是被筒子和孔方用二比一的表決方式,給派到東陽來的,心裏本來就鬱悶呢。聚眾這次必須要見到胡一飛,就算不為和解的事,也得弄清楚胡一飛究竟是如何侵入聚眾的服務器的,聚眾的技術部,到現在也沒分析個子醜寅卯來。

大概等了半個多小時,胡一飛跟鄭強來了,進門跟Cobra打過招呼,就斜眼瞥著幺雞,一副氣不順的樣子。

Cobra既然是中間人,至少也得像個樣子,就為幺雞和胡一飛做了個介紹,完了道:“冤家宜解不宜結,現在你們雙方都在這裏坐著,之前有什麽恩怨誤會,就當麵講清楚吧。”

胡一飛學著Cobra的樣子,道:“我也介紹一下吧,我身邊的這位,是我們理工大的一位師兄,你們總共入侵了三次他的服務器,認識認識吧!”

幺雞一副羞赧之色,紅著臉跟鄭強握了手,“鄭先生,多有得罪,對不起!”

“誤會,那都是誤會,嗬嗬!”鄭強笑了笑,然後坐在一邊隻管喝茶了,他也清楚自己不是主角。

幺雞知道胡一飛隻是個學生,現在看到真人,更是感慨,偌大的一個安全公司,全國排第二,卻是一個剛出道的後輩逼到如此地步,真是丟人啊,調整一下情緒,幺雞道:“胡先生,我這次來,一是代表公司,向你道歉,二是希望咱們雙方之間能夠化幹戈為玉帛,你有什麽條件,就盡管提!”

“既然是惠老師來說和,我也不難為你,還是以前的條件,我的網站在你們的服務器上開三天,然後遷回鄭師兄的服務器上,咱們之間的事就算完了!”

幺雞心裏也明白,聚眾現在要是再讓胡一飛關掉網站,根本不現實,他此刻也不關心那網站還開不開,就算是開了,那在安全機構方麵,聚眾的前麵還有綠盟呢,在黑客團體方麵,狼窩不也被壓著嗎,反正被惡心的又不是自己一家,沒必要再強出頭了。

隻是現在事情已經鬧大了,如果再讓胡一飛把網站開到聚眾的服務器上,而且一開就是三天,這就成了**裸的羞辱,真要是那麽做了,聚眾今後在圈裏頭,都永遠不可能再抬起頭了,所以這個要求,他無論如何,也是不能答應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