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德魯伊

第五卷 天空的回響 第十四章 赤火

一個身影排眾而出,冷冷道:“你找我有什麽事?” 男人看起來才三十歲左右,但看眾人對他的尊敬就知道這個人不簡單。

亞瑟微微一笑,將手中的少年擲出去說:“想和你談談!”既然敢出現,那至少證明不是聖奧蘭官方的人,否則會避而不見好將事情高大才是。 如果來自民間那就好談了。

赤火輕巧的將少年接住,少年看到赤火眼圈就是一紅,剛想說什麽,赤火拍拍他的腦袋,少年就乖巧的退到一邊。 “你走吧,我跟德意誌人沒什麽好談的。 ”

“赤火大哥殺了他“”殺了他!”人質被放回來,地下的人群情激奮,赤火不說話隻是舉起手,人群就安靜下來。

亞瑟微笑:“你不想殺我?”赤火冷冷的注視著他卻不回答,那是麵對侵略者的目光。

亞瑟繼續道:“你今天殺了我,這裏的人大概沒幾個能活的!所以你才不敢殺我,但是你想過沒有,早晚有一天,會有你死我活的爭鬥,那時候你還能做這樣的決定嗎?”

赤火一時也沉吟起來,他看得出亞瑟的軍銜不低,襲擊德意誌兵隊是一回事。 如果殺了德意誌高級軍官,恐怕立刻就會屠村進行報複。 所以他才選擇放過亞瑟,當然,亞瑟沒有殺人也是原因之一。

淡黃色的光芒突然在亞瑟手中升起,亞瑟望著手中升騰的鬥氣說:“我有把握殺了這裏所有地人。 ”

赤火毫不示弱瞪著眼睛說:“你可以試試!”

亞瑟散去手中的鬥氣說:“不過我覺得我們還是談談比較好!”

赤火想了想說:“那你就在這裏說吧。 沒有什麽事不能當著我的兄弟說的。 ”熙熙攘攘的人群立刻發出一些叫好聲。

“我想問問你,你現在為誰而戰?”亞瑟大聲質問道。

赤火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是為了我的國家!“

亞瑟皺眉道:“為了那個老地不行的昏庸國王。 ”

火傲然道:“為了聖奧蘭,為了金獅地榮耀,像你這種人是不會明白的。 ”

亞瑟想了想說:“但你似乎沒資格為聖奧蘭而戰,這裏沒什麽是屬於你的,貴族的土地,貴族的傳統。 貴族的榮耀。 你隻不過是為他們的奢侈生活提供資源地羔羊。 ”

赤火一愣神,竟然有些無法辯駁。 但他反映機敏,立刻反口道:“你又是為什麽而戰的呢?”

亞瑟道:“為了錢,為了權利,為了力量。 有了錢你的家人就不用吃黑麵包,有了權利就沒有人踩在你頭上,有了力量,命運也會青睞於你。 ”

赤火不屑的說:“果然是沒有榮耀的德意誌人。 好了。 我們沒什麽可說的了,你走吧!”

亞瑟認真的說:“你是為了身後這些人而戰的吧!而不是什麽虛偽地榮耀,什麽愛國情懷!”

赤火道:“是由怎麽樣?”

亞瑟又說:“你想讓他們過上平靜的日子,而非死在刀劍之下吧?”

“當然!”

“你的領主率先拋棄了你們,你的國家要用你們的生命換取最大的利益。 如果事情沒有改變地話,你身邊這些人都會死,死在無聊的利益之下。 ”

“我們寧願死也不願意做別人的奴隸,你想讓我們投降。 是不可能的。 ”赤火憤怒的說,他已經看出了亞瑟的用意。

“如果不做奴隸呢?隻是像以前那樣安安靜靜的生活,租賦會比以前更低,生活也會更好。 甚至可以加入德意誌的軍隊,你了解我們的體係吧!隻要能立下軍功,你也能成為貴族。 成為騎士。 沒有人會歧視你,沒有誰會成為奴隸。 我們的軍隊中連地精都有。 ”亞瑟認真地說。

人群中嗡嗡作響,想是在思考亞瑟地話,有的人高喊別相信他,但顯然大家地心意已經慢慢傾斜。 沒誰原因和正規軍打仗,誰都有妻子兒女。

赤火不由後悔不該讓亞瑟說這些話,他感到他的權利已經開始被削弱。 但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如果你肯答應的話,你會成為一個騎士。 如果你能帶著身邊這些人加入軍隊,或許沒過多久就是貴族了。 如果你不答應的話。 今天這裏就要死很多人。 ”

赤火驚訝的望向滿臉笑意的亞瑟。 那些話是他用法術傳遞給赤火的,除了他之外。 沒有人聽到。

亞瑟召喚出泥丸,泥丸七八米高的身材顯然非常有說服力,轟得一聲,包圍亞瑟的圈子擴大了許多。 赤火麵對巨大的土元素,終於低下頭。 至少在這個時代,民間力量是無法同官方力量對抗的,勉強對抗除了死人之外沒有什麽別的下場。

熊熊的篝火邊,亞瑟坐在一旁愜意的吃著烤肉,赤火在一邊心事重重。 亞瑟拍拍他的肩膀說:“不用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

赤火抬起頭,火焰的影子在他眼中熊熊燃燒“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嗎?”

亞瑟微微一笑道:“殺你又有什麽好處呢?隻會激化矛盾而已,德意誌軍方並不想屠殺,你們也不想被屠殺。 很合邏輯,隻是你們的軍隊撤退的時候灑下了太多的種子,想給我們造成一點麻煩呢!你們隻是犧牲品而已。 ”

赤火苦笑:“隻是犧牲品嗎?被煽動的傻瓜。 ”

亞瑟安慰似的拍拍他得肩膀:“軍隊隻追求利益,你可以試著去理解權力者。 說不定他們下這個決定的時候痛心疾首,猶豫不決,最後為了偉大的聖奧蘭,為了更多民眾的幸福,不得不如此。 ”說到最後亞瑟也哈哈大笑。

赤火緊緊地皺著眉頭,對亞瑟的話有所不滿,但一時之間又不知如何反駁。

獅子吃兔子是天經地義,因為餓嘛!但是如果獅子講一番生態平衡的大道理,說自己是為了整個自然界的有序發展而吃兔子。 而兔子竟然覺得很有道理,就心甘情願的讓獅子吃了,被吃的時候還充滿了一種崇高的犧牲精神。 那就可笑了。

隻是這樣的兔子永遠也不會少吧!被以各種各樣好聽的名頭吃下去。 力量軟弱也就算了,偏偏精神上也一樣的軟弱,身為兔子偏偏要為獅子著想,站在獅子的角度考慮問題,似乎這樣自己的就可以kao近獅子,這樣的兔子不是愚蠢又是什麽呢?

赤火歎口氣說:“你知道我在做什麽?我這是叛國!”

亞瑟說:“我隻忠於自己,所以從不背叛別人。 ”

而後的時間裏,亞瑟帶著赤火奔走在開司米爾地區的各個地方,平息將要燃起的戰火。 就算是麵對那些邊防軍留下的種子,亞瑟也采取刺殺的方式,而非大規模的殺人。 德意誌的軍隊也盡量予以配合,即使被襲擊也很克製自己的行為。 再加上赤火這個本地住民的幫助,騷亂竟然漸漸被平息了。

赤火的心情也明顯好了起來,他救了很多人,無數該被剿滅的小組織因為他而隻是驅散。 他對自己說,就算是背叛也並非沒有價值。

而亞瑟的行為顯然也受到了德意誌軍方的高度關注。 在上層的眼中,民眾就是一種資源,招募士兵、收取租賦的重要資源。 能為他們爭取到這些資源的亞瑟,無疑會受到嘉獎。

而赤火在德意誌則成了英雄式的人物,上層有心將他樹立成一個典型,好聚攏民心。 他的騎士冊封儀式非常順利,當拿到那一副閃亮的盔甲的時候,他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動。 那不隻是一副盔甲而已,那象征著權利,榮耀和力量。 是任何男人都夢寐以求的東西。

與此同時,聖奧蘭也將他當成最大的叛國者,開出了高額的懸賞。

亞瑟穿著一身閃亮的銀色鎧甲,kao在一旁。 他是和赤火一同授勳的騎士,這一次授勳儀式足足有二十個士兵被授勳為騎士。 但加上亞瑟和赤火,來的也隻有七個,其他的永遠的陷入沉眠之中。 對死者來說,任何榮耀都毫無價值,但對生者來說則不用。 他們的光輝將有他們的兒子來傳承,穿上他們父親的盔甲,踏上戰場,走過父親的屍體,或是和他們的父親一樣倒下。 這就是德意誌代代相傳的軍事傳統,所有人都習以為常了,這也意味著,戰爭的車輪將不會停止,就像人的欲望永遠不會被滿足。

殺戮,征服,如是而已。

這時候凱勒走過來,對著亞瑟說:“你馬上就要去王都了,據說國王要親自召見你!”

亞瑟微笑道:“看在我的身份的麵子上嗎?”亞瑟知道他的身份算不上什麽秘密,如果作為一國之主的凱撒五世不知道那才叫奇怪呢!

除了這次戰鬥的功勳外,自己的加入,更多的是表明了血棘的一種態度,甚至是所有德魯伊的一種態度,那就是支持他的戰爭。

亞瑟也暗自奇怪,雖然血棘算是德魯伊激進組織。 但這和德魯伊的原則也實在相去甚遠。 不惜拋棄傳統也要支持戰爭,那必然意味著很大的利益。 很大得到利益就意味著很大的陰謀。 隻是這個陰謀是什麽,他還沒搞清楚。 相信這次王都之行,會有一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