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炮特種兵

8 完不成的試運行

第二天,索恩很早就起床了,並不是因為每天例行的早起晨跑,而是在**怎麽也睡不著,自己原本應該沒必要這麽興奮的吧?索恩自嘲的笑了笑,可是現在這種心神不寧的自己又算是什麽呢?難道說,我已經對這裏……產生了歸屬感?

“索恩,你也睡不著嗎?”瑪莉薩嘿嘿的笑著:“我還以為隻有我一個人睡不著了呢……”

“那我還真是榮幸呢……”索恩微笑著說道,同時退回了門內:“稍微等我一下,我換一下衣服。”

瑪莉薩輕輕的點了點頭,靠在了門口,而索恩則是輕輕的關上了門,躡手躡腳的穿上了自己的軍裝。可是,雖然索恩小心翼翼,不想吵醒還在睡著的柯特茲,但是柯特茲還是在索恩換衣服換到一半的時候醒了過來:“嗚……索恩……你也睡不著啊……”

“我可沒看出來你睡不著的樣子……總之你再睡一會兒吧,今天你和那個小公主一組,到時候肯定累的很呢。”索恩小聲地說道。柯特茲皺起了眉頭:“唔?是這樣啊……我剛剛好像聽到了瑪莉薩的聲音誒……你們兩個還真是……”

“行了你給我好好睡了吧!”索恩哭笑不得的扣好了袖口的扣子,推了柯特茲一把,柯特茲則是順勢倒在了自己的**,拉了拉被子:“雖然不知道啥情況……不過祝你們兩個——嗚啊~~~~~——約會愉快……”

“約你妹啊!睡吧你!”索恩又好氣又好笑的穿上了自己的跑步鞋,走出了門去。他一出門,迎上的便是瑪莉薩的笑臉:“誒……還真是微妙的相似咧……剛剛由香裏也說了差不多的話誒……”

“是麽……”那些家夥都在誤會些什麽東西啊!我和瑪莉薩——索恩忽然發現,自己的思維好像出現了不得了的問題,他仍然把瑪莉薩當做戰友,但是除了自己之外,幾乎每個人——包括瑪莉薩自己——都把瑪莉薩看作“索恩的女友”,是自己對這件事情渾然不覺,還是所有人都搞錯了呢?說到底,身邊這個努力的女孩子,我到底是怎麽看待的呢?可靠的夥伴沒錯,值得信任的助手也沒錯……那麽,可以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呢?索恩骨子裏是一個相當傳統的人,他希望他的感情可以從一而終。

“索恩,又在想什麽?”瑪莉薩看出了索恩的不對勁,小聲的問道。她的話語把索恩拉回了現實,兩人已經不知不覺的來到了操場。除了瑪莉薩放假的那幾天,每天早上,她和索恩都是第一個到達這裏,開始每天的晨跑的彗星部隊隊員。瑪莉薩看著麵前熟悉的塑膠跑道,不由得笑了起來:“哈哈哈……索恩,我們還真是心有靈犀嘛。”

“恩……”索恩下意識的回答道,而心中則是發出了感歎,這已經成為習慣了嗎?或者說,滿足了“早晨”,“和瑪莉薩在一起”的條件,自己就會本能的做出“來到操場”的反射嗎?索恩忽然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了生命中那一份空間被身邊的這個女孩占據,他不禁開始遐想,如果失去了她,他會變得如何。

“唔……既然到了這裏了,索恩,幹脆我們今天再把晨跑提前吧?”瑪莉薩沒有注意到索恩再次的分神,一副活力滿滿,精力充沛的樣子,一邊說著,少女已經脫去了厚重的外套,開始在跑道邊做起準備活動來。索恩微笑著看了看麵前的少女,輕輕的點了點頭,也開始做起了準備活動,同事笑著說道:“別跑得太累了,今天還有重要的事情呢。”

“我當然知道啦!走吧,索恩,不要落後了喲~”瑪莉薩率先做好了準備活動,開始慢跑起來,逐漸加速,索恩也微笑著跟上了瑪莉薩的步伐,臨起跑之前,他抬起頭來,看了看湛藍的天空,今天,會是一個好日子嗎?

————————————

出乎意料的是,今天薩莉艾爾不但沒有早起,反而起的有點遲,這不禁讓蘭蒂爾有些驚訝,她輕輕的推了推抱著一個大枕頭睡得正香的薩莉艾爾,總算把她弄醒了。龍族的小公主剛剛起床的時候還差點以為自己要遲到了,慌慌張張的大喊著“哎呀哎呀來不及啦”之類的話,一邊胡亂的抓起散落在沙發上的衣服就往自己頭上套,直到蘭蒂爾笑著安慰她時間還在,薩莉艾爾才稍微的安靜下來。

吃完了早餐,蘭蒂爾和薩莉艾爾走到了別墅旁的車庫裏,薩莉艾爾好奇的看著麵前的保時捷911,圍著它轉了好幾個圈,蘭蒂爾笑著問:“啊啦,薩莉好像很喜歡這輛車呢,你也喜歡跑車嗎?”

“誒……這個就是跑車嗎……好像很酷的樣子……”薩莉艾爾抬起了頭:“貴族姐姐今天用這輛車載我去嗎?”

“恩,沒錯呢,”蘭蒂爾用自己的電子鑰匙打開了靠駕駛座的車門,將電子門鎖設定成了“開”的模式,薩莉艾爾卻並沒有選擇正常的上車方式,她用雙臂支撐著沒有打開的車門用力一撐,直接跳進了副駕駛座。蘭蒂爾露出了有些無奈的笑容,用遙控器打開了車庫的門。踩動了自己愛車的油門。

蘭蒂爾並沒有選擇自己熟悉的路線,而是選擇了一條繞遠但是不怎麽會堵車的路線,當然,這是為了防止幻龍的小公主發現了此行的目的地而作的準備,稍微有些出乎蘭蒂爾意料的是,這一路上居然順利無比,比平時走正常路徑上班花費的時間都要少上一些。

“嗚……貴族姐姐再快一點吧……反正路上都已經沒有車子了嘛……”薩莉艾爾忽然這麽說道,聽著薩莉艾爾的口氣,蘭蒂爾疑惑的問道:“誒……難道是你讓……”

“恩,稍微用了一點點的龍威,清開了周圍的道路啦,不要說是其他的車子了,就連警察都不會走近我們的說……所以貴族姐姐你就放心了開吧,我已經等不及啦!”薩莉艾爾開心的說道,這讓蘭蒂爾不禁皺起了眉頭,她保持著五十邁的速度,嚴肅的對薩莉艾爾說道:“薩莉,這樣做是不對的,你知道嗎?不能為了自己的方便而給別人製造不方便,而你的能力,也不應該用在這種會給別人造成困擾的方麵,明白嗎?”

“有什麽關係嘛,反正隻要能達到目的怎麽樣都好啦。”薩莉艾爾靠在座位上毫不在意的說道,蘭蒂爾輕輕的搖了搖頭,想要開口繼續說教,但是卻最終收住了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自己對著孩子的欺騙是否也是這樣思維的產物呢?自己現在正在做的,是不是真正正確的呢?蘭蒂爾這樣想著,減慢了車速。

“貴族姐姐,怎麽了?”薩莉艾爾察覺出了蘭蒂爾的不對勁,疑惑的問麵色憂鬱的蘭蒂爾:“那,那個如果姐姐真的不喜歡的話,我,我就收掉龍威就是啦……”一邊說著,薩莉艾爾一邊收起了自己的龍威,但是蘭蒂爾的麵色卻越來越陰沉,薩莉艾爾徹底被弄糊塗了,她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如何是好。

連這孩子都能認識到自己的確有錯……那我呢?提出了這個根本就是欺騙的計劃的我呢?從成為一名談判專家到現在,一直都在欺騙著自己的敵人的我呢?是我做錯了嗎?薩莉艾爾不經意之間觸動到了蘭蒂爾的軟肋,她的心思越來越亂,車速也越來越慢。

但是薩莉艾爾卻以為這都是自己的錯,她感到了些許的害怕,戰戰兢兢的問:“那,那個,貴族姐姐,你,你,你討厭了我吧,我,我知道錯了,我——”

討厭你?怎麽會呢,我的小公主……蘭蒂爾露出了苦笑,這麽天真可愛的你,這麽直率的你,我怎麽可能討厭呢?把欺騙別人的心靈作為工作,姓氏卻意味著“誠實”的我,不是更加值得我討厭嗎?蘭蒂爾?格裏芬這樣想到,把車停在了一家便利店前,想下車買點飲料,她露出了有些疲憊的笑容——雖然本人未能察覺——對薩莉艾爾說道:“我真的沒有討厭你的意思啦……在車上稍微等一等好嗎?我去買點喝的。”

薩莉艾爾輕輕的點了點頭,臉上明顯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蘭蒂爾將車用電子鑰匙鎖好,打開車門,走進了路邊的這家小超市裏,這是一家典型的,專門服務在偏遠路段想要買零食的司機的小便利店,裏麵隻有一個年輕的女店員正趴在收銀台上打著瞌睡。蘭蒂爾走到了放置熱飲的大櫃子前麵,尋找其自己鍾愛的某個品牌的罐裝咖啡。

但是透過玻璃的反光,她看見了一個可疑的身影走進了商店,那是個胡子拉碴的男人,年齡大概三十幾歲,男人穿著一身頗舊的羽絨服,帶著一頂帽子,似乎由於羽絨服太舊而保暖能力已經變得不良,男人的行動似乎有些瑟縮,他走到了放置各種酒類的貨架前,張望了一會兒,不過並沒有透過層層的貨架看到蘭蒂爾。

接著,那個男人仿佛下定了什麽決心一般做出了決定,什麽都沒有拿就走向了商店裏唯一的店員——接著,他掏出了一把槍!

“別動!把收銀機打開!把裏麵的錢都拿出來!快點!”男人粗聲粗氣的怒吼道,同時掏出了一把左輪手槍指著驚慌失措的醒來的女店員,臉上分布著少許雀斑的女店員被嚇得不知所措,小聲的哭泣起來,而男人則是把手中的槍對準了女孩身邊的電視,砰的開了一槍,女店員被嚇得渾身顫抖,接著終於冷靜了下來。

搶劫!蘭蒂爾終於明白麵前的狀況是什麽了,她想都沒想就掏出了自己的配槍——她習慣隨身帶上自己的Gl和快拔槍套,這讓她覺得她自己依然沒有丟失掉身為斯比基克貴族應有的勇氣和責任,感受著槍柄上細密的菱形防滑紋,蘭蒂爾稍微的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持槍姿勢,悄悄的靠近了那個男人的身後。雖然自己一直都是文職,但是不論是之前在皇室青年近衛隊還是被調入彗星部隊之後,蘭蒂爾都沒有放棄對自己的手槍使用和戰術素養進行訓練,現在,她想等到那個男人精神最分散的時候再行動。

店員很快的隨便的抓住了一把紙幣,撞進了一個購物用的塑料袋裏,那女孩恐怕是被嚇的不輕,雙手不停的顫抖著,這引來了那個男人的不快,他罵罵咧咧的走上前去,想要自己搶過裝錢的袋子,蘭蒂爾覺得自己應該出手了,便猛地從貨架後麵跳了出來:“別動!放下你的武器!舉手投降!”

那男人明顯吃了一驚,慌忙一把拉住了女店員,將她抱在懷裏,用左輪手槍頂著女店員的太陽穴:“別過來!不然我就——我就殺了她!”

“放開人質,你跑不掉的,別做傻事好嗎?搶劫——而且隻有不到一千塊的現金,並不足以讓你被判死刑,但是你如果殺了人質,那事情就完全不同了,明白嗎?”蘭蒂爾握著槍,冷靜的玩起了自己熟悉的“欺騙把戲”——讓挾持人質者放鬆警惕,決心動搖,這時的她已經完全進入了一個談判專家的狀態,腦子裏隻想著如何說服嫌犯——不過很顯然,一個由衝動指引,毫無準備,而且手中隻有一個人質的劫匪比十來個擁有重裝備,而且掌握著數量眾多的人質的恐怖分子要好勸服很多。

“沒有什麽不一樣的!反正都是死!我還不如拚了!走開!不然我就殺了這個婊子!”男人繼續咆哮道,同時扳開了手槍上的擊鐵:“我的工作丟了,我的妹子跑了——我需要錢!不然我就活不下去!你這個穿著時髦的家夥怎麽會了解我的感受!後退!後退!”

原來如此,一個窮困潦倒的人,被貧窮逼上了絕路嗎?蘭蒂爾不由的露出了微笑,她已經找到了下手的地方:“不,完全不一樣,貧窮並非不能改變,隻要你還會去努力,你就還有重新找回自信,找回你失去的一切的機會,但是想想吧,如果你開了這一槍,你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殺人償命,你應該知道不是嗎?死人是沒有未來可言的,你也是,你懷裏的那個女孩也是,所以放開她,不要做傻事好嗎?”

“放開她?飯後我就被警察帶走,關在牢房裏?”男人臉上露出了嗤笑的表情:“你這婊子當我是傻瓜嗎!後退!不然我就——”

“好的,我把槍收起來,這樣可以了嗎?”蘭蒂爾知道什麽時候該進什麽時候該退,她收起了自己的槍:“你看,我沒有任何武器,而且我也不認為我的力氣會比你的大,可以了嗎?現在你可以放了那位女士嗎?”

“我——我為什麽要這麽做!沒有人質我怎麽逃跑?別過來!後退!”男人已經徹底混亂了,她不知道下麵該怎麽做,甚至連奪路而逃都已經不知道了,他的手不停的顫抖,仿佛隨時都會不小心扣動扳機一樣。

“請你先放了那位女士好嗎?你隻是要錢,而你現在已經拿到了,我也可以把我身上的現金給你,還有這串項鏈——”蘭蒂爾解開了自己脖子上的一串鉑金項鏈:“所以放了人質好嗎?”

男人猶豫了,他的眼裏露出了絕望的貪念光芒,直勾勾的盯著蘭蒂爾手中的項鏈,他不知道是否應該去掠取更多的錢財,從而釋放人質。而蘭蒂爾有意的自己誤解了男人的意思:“是我們之間距離太遠了嗎?那我走過去把東西給你,行嗎?”

於是男人徹底的蒙了,他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蘭蒂爾左手握著項鏈,一步一步的走近了那個男人——

接著,在男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一霎那,蘭蒂爾從腋下的快拔槍套裏掏出了手槍,準確的打中了男人的肩膀,男人手中的手槍由於受傷失去了力量而掉在了地上,恐怕是因為槍支太過老舊的緣故,落地的一瞬間手槍居然走火了,子彈幹幹淨淨的打穿了女店員的小腿,兩人全都失去重心跌倒在地,蘭蒂爾迅速的把手槍踢到一邊,抽過櫃台上的一卷塑料繩將倒地的男人雙手捆綁了起來,這時候,門外正好想起了警笛聲,兩名警察走進了便利店,用手中的自動手槍指著蘭蒂爾,蘭蒂爾放下了自己的槍:“警官先生,我不是犯人,地上這位才是,我是第601聯合步兵突擊連隊的文職軍官,這是我的軍官證。”

“唔……蘭蒂爾?格裏芬中尉是嗎?感謝您的見義勇為。”一名年長的警察——他說話的聲音出乎意料的大——看過了蘭蒂爾的軍官證之後點了點頭,這樣說道,另外一名年輕的警察則是蹲下身子,給地上的男嫌犯扣上了手銬,蘭蒂爾則蹲下身子查看女店員的傷勢,傷口很幹淨,沒有傷到骨頭也沒有傷到神經,用商店裏的繃帶為女孩做了包紮之後,她終於鬆了一口氣。

“抱歉,格裏芬中尉,我想你可能需要和我們一起回警局做一下筆錄。”年輕的警察——蘭蒂爾發現他的階級反而比老警察的要高——扣好了手銬,站起身來彬彬有禮的對蘭蒂爾說道。蘭蒂爾點了點頭:“好的,不過我可以給我的部隊打個電話嗎?今天——呃,是我們部隊傭兵服務公司開張的日子,我不想大家因為我而耽誤。”

“可以,格裏芬小姐。”年輕的男警員點了點頭,轉身粗暴的拉起了男嫌犯向外走去,而蘭蒂爾也走出了便利店——

“原來你是當兵的啊。”

她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