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愛上我

第八十九章 雨婷(二)

第八十九章雨婷(二)

……

“恩。”李雨婷輕輕點了點頭,又是怕弄髒了新買的衣服,吃起來小心翼翼的。

等的兩人都吃個半飽後,劉青才品著茶,緩緩道:“婷婷。等過了十一,我給你找家好點的學校,重新把高三複讀一年。一定要考個好點的大學。這樣,你二哥在天之靈,也會心裏安慰的。”

“恩,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一提到她二哥,李雨婷的眼神有些黯淡,但十分堅定的點了點頭:“青哥哥,我不會辜負你和二哥期望的。”

“好孩子。”劉青嗬嗬笑道:“像我家婷婷這麽漂亮,又聰明的女孩兒,將來一定會有許多好小夥子追你。”

李雨婷貝齒輕輕咬著嘴唇,緩緩搖頭道:“青哥哥,我才不要別人來追我呢。”

“不要人追你?”劉青哈哈笑著揉了揉她頭發:“那你豈不是要嫁不出去?到時候不要把我的頭發都給愁白了。不過不怕,隻要你到時候看中了哪個。青哥哥給你去逮了來做壓寨丈夫。”

“青哥哥~”李雨婷紅著臉嬌嗔道:“你怎麽能這麽說人家?好像婷婷是個為非作歹的女強盜似的。再說,婷婷一點也不想嫁人。”

“胡說,哪有女孩子不想嫁人的?”劉青臉一唬,但隨即又笑道:“現在還不急,等過些年你就會明白了。到時候,怕是墜入了甜蜜愛河,連我不準你嫁都不行。”

“青哥哥,我真的不想嫁人。”李雨婷臉頰酡紅,邊喝著茶,“眼神有些憂鬱的輕聲道:“青哥哥,婷婷是不是很招惹你討厭?”

“小小丫頭,胡思亂想些什麽?”劉青臉色微沉,但很快又露出了寬容而柔和的眼神:“像婷婷你這麽乖巧的妹妹,青哥哥疼你還來不及呢。怎麽會討厭?”

“那,婷婷願意一輩子待在青哥哥身旁,讓青哥哥永遠疼我,嗬護我。”李雨婷眼眸中,露出了濃濃的依戀和暖意。

劉青心下愕然,剛想開口。卻被李雨婷柔聲開口搶了先,聲音柔柔道:“我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每次被人欺負,二哥總是會拉著我衝到人家家裏去算賬。好多次好多次,哥哥都和人打得頭破血流。婷婷很心疼二哥,每次幫二哥包紮傷口的時候,他都笑著說一點也不疼。那時候開始,二哥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英雄。隻要和他在一起,婷婷的心就會很安穩,很舒服。”

劉青也是沉默不語,啪得點上支煙,靜靜地抽了起來。非常同意李雨婷的話,自己那個兄弟,雖然平常沉默寡言了些。但是和他在一起,真是非常的安心,舒服。

“二哥因為成績不好,所以早早輟了學打工為家裏掙錢。那時候,他總是會偷偷積攢些錢,給婷婷買好看的衣服,買好吃的零食。可是他自己從來不吃,也從來沒見他幫自己買新衣服。有一次半夜,婷婷發燒了。晚上也借不到自行車,他就一個人背著婷婷,跑了二十來裏路到鄉醫院。陪著婷婷一天一夜,等燒退了後,才肯睡覺。”說著說著,李雨婷的眼淚不知不覺的掉了下來:“再後來,二哥就去部隊當了兵。那時候婷婷還很小,但是婷婷好想好想二哥。每天放學後,都會站在村口等哥哥的信。雖然我知道二哥要半個月才會寄一封信回來。但是婷婷不甘心,還是每天要到天擦黑了,才會被大哥給押回家裏。那時候婷婷就會躲在被窩裏,一遍又一遍的看著二哥的舊信。”

見得李雨婷滿臉淚水,劉青的眼睛也是紅紅的。然而,這個時候,卻是強壓抑住心中的悲傷。強顏露出了個難看的笑容,拿起紙巾在她眼角輕輕擦拭著:“婷婷不哭了,你二哥雖然不在了。不還有我麽?”

“嗯。”李雨婷雖然柔順的點了點頭,但還是禁不住心酸,止不住眼淚:“後來,我哥哥的信中總是會提到一個人。他說,那個人和他脾氣最是相投。而且,他還十分佩服那個人。他說,那個人是他唯一服氣的人。”

劉青自然知道她說的是誰,自己和李二楞子可謂是打架打出來的交情。在一個特種連隊裏,兩人都是其中佼佼者,誰都不服誰。最後,相約半夜偷跑出來幹了一架。最後的結果是,兩人在同一個病房中躺了三天,又被關在同一個禁閉室裏一個禮拜……根據指導員的意思是,把兩人關在一起,繼續打去吧,等哪天打舒坦了,再歸隊。誰知道兩人不僅沒有再打,反而成了最好的兄弟。

“那時候我總是在想,這天底下還有能讓二哥這麽推崇的人啊?”李雨婷邊是落著淚,邊是怔怔的看著劉青:“但是哥哥卻是個從來不說謊的人,我就在想,如果有機會一定要見見那個人。再後來,哥哥寫回來的信中,每次都會提到那個人。所占的篇幅也是越來越多。我開始越來越討厭那個人,因為他分走了我哥哥的心。”

饒是以劉青現在的心情,也忍不住汗然。什麽叫他分走了我哥哥的心?說得好像兩人有什麽不可告人的關係似的。

“後來,又過了一年的時間,哥哥終於回家了一次。”李雨婷神色又是悲傷,又是歡樂:“婷婷很開心,到了哥哥回來的那天,我從早上三點多就偷偷的跑到了鎮上汽車站。”

“你還敢提那件事情啊?”劉青忍不住苦笑了起來:“那天可把我和你二哥都給急死了。我們兩個一到你家裏,就發現小妹不見了。急得我們到處找你。誰知道,到了天黑的時候,才發現你一個人可憐巴巴的蹲在汽車站門口角落裏在哭。那可是零下十幾度的大冬天啊,你還真了不得,那時候你才十一歲吧?”劉青當然想起了那次的事情,自己和老爹的關係不好,唯一一次過年的機會都沒肯回去,直接去了二愣子家過年。

“我這不是想二哥了麽?”李雨婷噙著淚水,紅著臉輕輕垂下了頭:“還有,我也想見見二哥一直讚不絕口的人到底是什麽模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