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愛上我

第二九九章 身世之謎

……

不止是慕茂遠,雲姨等三人。就連慕晚晴也是露出了既關切又緊張的表情,畢竟從小到達是個獨生子女。已經不止一次幻想過如果有個姐姐妹妹,生活或許會極大的不同,也是一件令她相當歡愉的事情。本來前些曰子,在知道了自己曾經有過個姐姐,但卻是在小時候就已經失蹤。在替雲姨難過心疼之餘,卻是帶給她更多的遺憾。然而此時此刻,卻是沒有想到,劉青卻是突然提到了這個。一下子,將她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口,呼吸難免有些急促而眼神期盼的望著劉青。

俞曼珊也是個聰明的女人,心下頓一咯噔。女人特有的敏銳細膩讓她心中生起一股隱隱約約的不妙感覺,不由得麵色有些蒼白。

重重的吸了幾口煙,似是想整理下語言和情緒。又是想給雲姨她們幾個關鍵人物,增加些心理準備的時間。過得會兒後,劉青才麵色嚴肅的說道:“我所托的朋友,現在在國安局工作,算是有些本事。而且這件事情追查起來,說起來也有許多運氣成分在內。前些時候我將一些線索提供給了他之後,他很快就追查到了當時的幾個隱藏起來的關鍵人物。並且隨著線索一路追查到了四川,通過積極追查。現在,已經幾乎可以有八成的幾率,可以確定雲姨當年那個失蹤女兒的下落。”

“什麽?”一時間,雲姨那風韻猶存的俏臉刹那蒼白而無血色,轉而又驟然略過一陣紅潤。眼眸之中,轉瞬充斥滿了不敢置信,激動,又是害怕的複雜神色。

慕茂遠也是激動的老淚縱橫,幾乎話也說不出來,兩隻手各自僅僅拽住了雲姨,隻懂得顫抖。林雅蓮一見,忙不迭湊上前去,將慕茂遠扶住,柔聲細語的寬慰著。

漸漸地,慕茂遠氣也順了過來,緊緊抱住了雲姨,兩人喜極而泣,哭成了一團。

本以為劉青今天這麽鄭重其事的提出來,至多就是追查到了些模糊的線索,給人增加希望而已。但是實在沒有人想到,劉青竟然已經能夠八成確定失蹤了二十好幾年家人的下落。

“爸,姆媽。這件事應該高興才是,您身體不好,別情緒激動傷了身體。”慕晚晴此時也是驚喜交加,但又擔憂著老父身體,隻好強壓下心下的狂喜。輕輕拍打著老爹的後背,同時對劉青惡目瞪去,頓腳嬌嗔:“劉青,你當這是在說書呐?還分著章回段落,吊人胃口啊?你說有了人下落,那還不快點說出來?在四川哪個城市,我立即就打電話訂機票過去。別說有八成機會了,就連半成機會,我們也要去確認一下。你要再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小心我真的和你翻臉。”

呃,劉青摸了摸鼻子,心中苦笑不迭。事實上,現在幾乎已經有了十成的把握。他的確是找了以前部隊中,如今正在國安部混的哥們調查了此事。但並不像自己說的,是那樣通過慕茂遠提供的那些模糊線索來追查的。如果事情那麽簡單的話,慕茂遠也是個有人脈錢財的人,早就找到了失蹤的女兒。他隻是按照自己的猜測,畢竟俞曼珊的年齡,已經體貌特征。已經足以支撐自己這種推斷了。隻是讓國安局的那哥們順著自己的猜測,來進行求證,倒敘調查而已。

但即便是對著已經很清楚自己和俞曼珊關係的慕晚晴麵前,要是直言不諱,理直氣壯的說自己親眼看到了珊珊屁股上的那粒明顯的黑痣,恐怕兩人的關係會遭到致命的打擊。

即使是這樣,劉青在敘述過程中,也需要謹慎措辭。

“好吧,我就長話短說了。”劉青將眼神投向已經有了些猜想,有些驚慌失措的俞曼珊身上。他的這個明顯舉動,立即引起了慕晚晴他們的注意,紛紛都看了俞曼珊,露出了不敢想象的神色。怎麽可能?這件事情,那也太湊巧了吧?

劉青,心中輕輕歎了一口氣,緩緩道:“相信大家已經隱約猜測到了,有些時候,命運女神那個心理變態的娘們。總是會幹些無聊惡趣味的事情。我哥們追查到的四川那戶人家,正是姓俞。而他家的那個女兒,就叫俞曼珊。”

除了劉青外,在場四個人,在真真切切的聽到了這個確切消息後,一下子就懵然在了當場,腦子中一片空白。俞曼珊更像是有些承受不住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天消息,整個人無力的跌坐在了沙發上。早已經習慣於劉青帶給她驚詫的慕晚晴,率先從震驚中醒悟了過來,眼神依舊有些呆呆的望著劉青:“劉青,你,你真的能確定?這,這是真的?”

“我那哥們和他的屬下,調查這種事情並不陌生。幾乎是可以已經確定了,雲姨,你當時不是還記得女兒屁股上有粒黑痣麽?”劉青見得他們幾個似乎都為了這個驚人的消息而有些呆滯了,不得不低聲提醒了一句。尤其是見的俞曼珊臉色慘然,心靈被恐懼和柔弱占據時,心中也是略過一陣心疼和難受。若非顧及到茲事體大,早就上前先將她摟在懷中好好安慰一番了。

一句話,將處在失神狀態中的雲姨和慕茂遠驚醒,兩人齊齊顫巍巍的向俞曼珊走去。熾熱而緊張的眼神緊緊盯著她。而俞曼珊也是緩緩抬頭,茫然而怔怔的望著慕茂遠與雲姨。

隻是默默的瞧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流了一臉淚的雲姨才輕輕擦了擦眼角,濕潤的眼眶之中盡是憐意,低聲顫道:“閨女,能,能不能……”

“不用問了,我,我那裏的確有一粒黑痣。”俞曼珊也是眼淚兒一直未曾停過,然而在說罷這句話的時候。卻是猛然站起身來,眼神之中一片惱怒的瞪了劉青一眼。轉而又對雲姨冷聲道:“但是,我想有一點你們搞錯了。我並不是你們失蹤了的女兒,再見。”

轉身即走,直往大門外衝去。

“閨女,閨女。”雲姨還沒從心底油然生起的震撼與喜悅中清醒過來時,就見到她想突然離開。忙不迭花容失色,腳步踉蹌的想追上。但腳下一虛,往地上倒去。早已經伺在一旁的劉青,伸手將她扶住,緩緩放在了沙發上。對著準備追去的慕晚晴喊了一句讓他來處理。

隨後便飛快追出門去,沒隔得多久。就攆上了掩麵哭泣而走的俞曼珊。從她身後攔腰一把將她抱住,低聲沉喝道:“珊珊,你胡來些什麽?那是你真正的父母,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做DNA檢測。”

“劉青,我恨你。你讓竟然讓人徹底的調查我?”俞曼珊驀然回首,也沒有再多掙紮。緊緊咬著牙關,一片死寂之色,淒然而淚下,呻吟道:“你都知道了,你一切都知道了。”

“好了,珊珊。”劉青將她緊緊擁住,俯身輕輕吻著她那如天鵝般修長美麗的脖子,低聲安慰道:“乖,珊珊。這不是你的錯,一切都不是你的錯。”

“你混蛋。”俞曼珊歇斯底裏的一聲叫罵,猛然一掙紮甩脫了劉青的手。但旋即卻又被劉青掰住香肩,正麵擁在懷中,用吻封住了嘴唇。

嘶!還沒等劉青怎麽著,兩人的嘴唇驟然分開。可憐的劉青,倒吸了一口冷氣,嘴唇上傳來的劇痛感,以及一股鹹鹹的血腥味道。自是讓他知曉了她咬的這一口絕對不輕。

劉青眉頭一挑,剛想發作之時。卻見得俞曼珊沒有說話與掙紮,隻是冷冷的盯著他的眼睛。

心中苦笑不迭,本來是讓人幫著去調查下俞曼珊倒底是不是自家老嶽父當時失蹤了的女兒。卻是沒想到,竟然牽扯出了另外一件事情。那件事情,直讓劉青用了好長的時間,才在董欣菲身上發泄出了憋在心中的滔天憤怒。

深深的呼吸了兩口,劉青也是深深地望著俞曼珊,攬住了她的螓首。將手指插入了她那烏黑的長發之中,沉著聲音道:“珊珊,我已經說過了。那並不是你的錯。忘掉過去的一切,重新投入到嶄新的生活中來吧。”

“我已經忘記了。”俞曼珊冷漠的注視著劉青,牙齒咬得嘴唇出血,麵無人色而花容慘淡,聲音空洞的呢喃道:“但是,是你親手將我愈合的傷口血淋淋的剝離了出來。劉青,你現在滿意了?我最醜陋的一麵,徹底暴露在了你麵前。”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