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元傳說

第七十六章:地底大陣

大殿之中淡淡的輕煙漸漸散去,隻見那殿中坐著一位身材嬌小的美麗女子,女子冰冷的眼神如鋼針般紮進屈無邪身體裏,無形中散發的威壓令屈無邪雙腿一軟,直直跪了下去,在這女子麵前,他感覺他是多麽的渺小,女子就如一尊神般令他不敢直視,在女子那雙默然的眼睛下,就算他低下頭去,他也能感覺到這女子的眼神仿佛將他的身體都穿透了般,那名叫影琪的女子就站在這女子身後,正冷冷的看著他。

而這女子的下首端坐著一位美豔動人的女子,那嬌豔欲滴卻有些慘白的臉蛋令人心生遐想,但在屈無邪的眼裏,這張漂亮至極的臉蛋卻如惡鬼般恐怖,他不禁一楞,這女子駭然是妖槍花憐雨,她竟然和這些神秘的女子在一起,怎麽可能,她怎麽會在這裏的?高開天竟然沒將他們殺死,不知道高開天有沒有逃出去,他被抓到這裏心中很不甘心,他心中有點希望高開天是死在了這些人手裏了。

“怎麽?屈無邪,難道你不認識我了麽?”花憐雨咬牙切齒的道,眼中的怒火簡直可以將他活活燒死,傲挺的胸脯急速起伏著,霸刀城多半的武者都是死在了他手上,她的門下在這次戰鬥中死傷不少,現在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她本是在高開天手上受了重傷,多虧容香替她療傷才很快的好起來,隻是還沒有完全痊愈,便留在了這裏療傷,還沒有進空間裏去修煉,兩人都是女人,便東扯西扯的聊到了一塊,剛好影琪他們押著屈無邪趕了回來,兩人撞了個正著。

“咳。。。小的怎麽會不認識您老人家呢,既然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沒事的話就讓小的走吧。”屈無邪醒過神來,不敢看她的雙眼,幹笑了一聲,低著頭兩顆眼珠子滴溜溜亂轉,心中苦思著對策,不用看他也知道今天隻走不了了,想在高手如林的這個地方活著走出去的希望太過渺茫了,除非有奇跡出現,但他還是想找機會。

“哈哈哈。。。讓你走?你認為我會答應嗎?那些死在你手上的無辜武者會答應嗎?”花憐雨怒極而笑,雙眼中寒芒暴射而出,“好不要臉的東西,今天你休想活著走出去。”

“饒命啊,姐姐,不,是姑奶奶,以前都是小人的不對,還請姑奶奶高抬貴手饒過小的,小的一定為姑奶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屈無邪不得不耍起了無賴,哭喪著臉說得聲淚俱下,不停的對著花憐雨磕著頭,能保住性命,他做什麽都行,就這麽死去,他怎麽都不甘心的。

容香等人聽得全身泛起無數的雞皮疙瘩,不禁厭惡的皺了皺眉,想不到這個男人居然這麽厚顏無恥,簡直令人惡心,這種人絕對留他不得。

“哼,要赴湯蹈火就找你的主子去吧,你的主子高開天已經死了,我想他見到你這個忠實的奴才會很高興的。”花憐雨冷哼一聲,打斷了他那令人惡心的哭訴,冷豔的臉上那極度厭惡的神情卻也別有一番風味。

“死。。。死了?”屈無邪心中一震,全身像泄了氣的皮球,癱坐下去,想想也很正常,有這麽多的高手在,高開天怎麽可能逃得出去,雖然他很早就希望高開天死了,但現在他沒有絲毫的高興之意,反而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因為他知道在花憐雨那憤怒的眼神中,他也活不長久了。

“好了,花妹妹你也不必為這種人動氣。”容香看了看怒火中燒的花憐雨,輕身安慰道,“先把他關押起來吧,等小師妹回來再一起親手殺了他。”水依柔對他恨之入骨,現在把他抓回來了,也算是了卻了她的一樁心願。

“既然容姐姐發話了,那就這麽辦吧。”花憐雨強行壓製住心中的怒火,對著她點了點頭,兩人在療傷之後相談甚歡,已經姐妹相稱了。

“裝什麽死狗,給我爬起來。”影儀狠狠的對著如死狗般的屈無邪踢了兩腳道,對這種人她是不會存有什麽慈悲之心的,沒立刻殺了他已經是很不錯的了,兩腳踢過去自然不會留有餘地的。

殺豬般的嚎叫從大殿中傳到了殿外,屈無邪被踢得飛出了大殿,他緊緊捂住了肚子,全身扭曲得跟麻花一樣,向著地麵落去,一道淡淡的輕煙在空中急速飄過,將他卷了起來,又向著另一間大殿中甩垃圾般扔去,那大殿之門“吱呀”一聲自動打開了,“砰”的一聲傳來,屈無邪重重的摔在大殿的地板上,大門又緊緊的閉合上。

赤丹山脈中,數萬綠衣女子將火山所在的地方圍了起來,一個個神情肅穆,雙眼中的寒芒冰冷刺骨,火山底所彌漫出來的黑霧全被那翠綠的輕煙籠罩著,輕煙與山野的翠綠渾然一體,清煙的幽香與樹木散發出來的清香融合在一起,令人心曠神怡。

輕煙之中,劍傲天與水依柔並肩立在一起,臉色凝重的看著火山底,離霜下去已經很久了,到現在都還沒有上來,不知道封印到底有沒有出問題,以他們的神視也探不進大陣中,隻能在一邊靜靜的等著,那個曾經將他迫退的神秘人已經不再這裏了,想必感覺翠煙島武者的到來,他早已經躲藏起來了。

“弟弟,我們下去看看吧,這樣等著太無聊了。”水依柔不耐煩的道,雖然她清楚離霜的修為,但這麽久都沒什麽反應,她心中擔心起離霜來,伸手扯了扯劍傲天的衣袖,就欲往地底鑽去。

“小師妹,那大陣之中有什麽凶險還不好說,畢竟那是封印殺戮之尊這個神尊境高手的大陣,沒有三護法的命令,我們還是別下去吧。”一名女子看了看她沉聲道。

這女子叫容琴,是翠煙島容字輩的高手,翠煙島一代弟子就是容字輩,而二代弟子便是影字輩了,當然水依柔是個例外,她的姓名是島主取的。連她的神視都探不進大陣之中,裏麵凶險難料,水依柔連天尊修為都沒達到,進到裏麵萬一出了什麽意外,就很難向三護法交代了。

“可這麽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啊,也不知道三師姐在裏麵怎麽樣了,不管了,你們不下去,我可下去了。”水依柔皺了皺鼻子,看著劍傲天嘟著嘴道:“弟弟,你去還是不去?”

“去看看也好,隻要殺戮之尊還被封印在裏麵,應該是沒什麽危險的,容琴姐姐也不必太過擔心了。”劍傲天輕輕握住了水依柔的手,對著容琴微微一笑。

“好吧,我陪你們下去好了,你們不要離開我半丈範圍,隻是讓三護法看到,怕是要責怪我了。”容琴見拗不過水依柔,對著兩人苦笑一聲,小師妹的性子她是知道的,她要下去那是攔都攔不住的。

“我就知道容琴姐姐對我最好了,不會的啦,三師姐沒那麽凶的,要是她真責怪你,我就說是我強拉著你下來的不就成了。”水依柔麵上一喜,拉住了容琴的手,容琴淡然一笑,看著她輕輕搖了搖頭,三人便往地底飛去。

一入到地底深處,隻見炙熱的熔漿在周圍沸騰著,將地底印得一片火紅,一股股黑色的霧氣在火紅中升騰,黑霧中傳來一陣陣無比炙熱的氣息,隻是這種炙熱與熔漿的炙熱不同,它是帶著一股陰森的炙熱,令人感覺心中有些煩躁,容琴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柔和氣息,那些翻滾的溶漿便自動退向一邊,連那股炙熱也跟著退開,一條寬敞的通道顯現出來。

這裏不再有那火紅炙熱的熔漿,入眼是那寬廣如海的如煙白霧,白霧如浪濤般洶湧著,白霧之下是一片無比寬廣的平地,那四方形的圖案便是在這片平地的中央,一條條優美的線條在白霧之中如蛇遊走,身上流螢散發出淡淡的光輝,想必這就是誅神四元大陣了,隻見一道俏麗的身影靜靜的立在那四方形邊緣,兩道秀眉緊緊的皺在了一起,連三人進來都惶若未覺,此人正是三護法離霜。

“三師姐,你沒事吧?殺戮之尊還在裏麵嗎?”水依柔一見離霜便焦急的道,人也向著她飛奔過去,容琴兩人怕她有所閃失,連忙跟在後麵趕了過來。

“小師妹?你們怎麽進來了,容琴,我怎麽交代的,難道你忘了?傲天,你也太魯莽了,萬一小師妹有個閃失,你我怎麽向島主交代?”離霜聽得水依柔呼喚,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出來之前,島主就交代過,要照看好這個小師妹的,畢竟她的修為在翠煙島來說是最低的了。

“三師姐,不關他們倆的事,是我硬拉著他們兩個進來的,師姐就不要責怪他們了。”水依柔搖著離霜的手臂撒嬌的道,劍傲天和容琴兩人隻得苦笑一聲,對著離霜微微點了點頭,在她身前站定。

“你這死丫頭,盡給我找麻煩,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許了哦。”離霜故作生氣的拍了拍水依柔的頭,眼神中卻露出一絲愛憐,她自然知道小師妹是什麽性子了,容琴兩人能拗的過她才怪。

“三護法,這裏可有什麽不妥之處?”劍傲天在一旁沉聲道,離霜在這裏這麽久了,應該是發現了什麽的,隻是他完全看不出大陣有什麽異常。

“我在這裏觀察了很久,心裏老感覺大陣有些不對勁,隻是到現在都沒發現到底是哪裏不對勁了,殺戮之尊應該還被封印在裏麵的,島主當初也沒教我們這陣法的奧妙,一時間我也無從查起。”離霜眉頭微微一皺,對著他苦笑一聲。

“哦,既然姐姐說不對勁,那肯定是有些不對勁了,這誅神四元陣我倒是略知一二,看來我下來還是明智的選擇,就讓我來看看到底是哪裏不對勁。”水依柔微微一笑,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嬌美的臉上露出一絲俏皮的神情。

“好吧,算你沒錯,你這丫頭曆來對修煉不感興趣,對陣法倒是頗有研究,要找出這其中有什麽不對勁應該不難,那你就將功贖罪好了。”離霜看著她淡淡的笑道,或許她真能看出一些端倪也不一定的,在還沒到最關鍵的時刻離霜不會去找島主的,畢竟島主的修為已經達到神尊境,所以一般情況下島主都會呆在翠煙幻境中的,如果貿然出現在武元引起天界巡界使的注意就很麻煩了,不然島主親來的話,這點小問題根本就不在話下的。

島主沒有將能躲過天界規則的密法傳給她們,她們並不介意,她們當然明白島主心中所想,雖然那密法能讓她們躲過天界的的規則而成神,但並不能保證每個成神後的武者都不使用神尊之力,隻要其中有一個人不小心使用了神尊之力,那整個武元都將麵臨著不可想象的災難,為了武元的大局,島主也隻能這麽做。

水依柔對著她噘了下嘴,收起了那嬉鬧的神情,仔細的打量著這個大陣來,隻見四方形大陣的四個角分別豎著由真元凝成劍,刀,槍,手四把兵刃,當然可別小看那隻手,它可是殺人利器來的,是四大聖尊之一血燒宮宮主留下的,四把兵刃散發出淡淡的柔和白光,一條條優美的線條在四方形中穿梭,那濃濃的白霧便是從這些絲線中散發出來的。

繞著大陣緩緩走了一圈,水依柔皺起了眉頭,四把兵刃沒有絲毫的異常,那問題會是出在哪裏呢?她又將目光掃向那些白色線條,這些線條以一種奇特的方式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張巨大的網將整個大陣都罩了下來,凝神看去,這些絲線便是從四把兵刃中散射出來的,四把兵刃雖然顏色各異,但散發出的線條交織在一起便變成了白色,師傅曾經說過,誅神四元大陣需由修煉四種不同真元的武者配合起來才能將陣法的威力發揮到最大,而這四種顏色不同的兵刃散出的絲線合成了同一個顏色,顯然已經將大陣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至了。

在翠煙島時,水依柔不喜歡枯燥的修煉,酷愛稀奇古怪的陣法,所以島主將陣法對她傾囊相授,她已經熟知了各種陣法,不過這誅神四元大陣雖然她也熟悉,曾經也研究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但她還沒有完全的了解透徹,畢竟這陣法所發出的威力已經超過了武元所有武者的想象,能封印神的陣法,自然不是那麽容易了解透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