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丹神

第3761章 亙古秘聞

第3761章 亙古秘聞

創元神域裏麵聚集著個大創族修煉出傲世神源或者神源之氣的強者,這批人當初差點把九棵神樹弄死,為了增強,他們差點把九棵神樹給吸幹。所以他們才能突破,而之後創元神域也被保護起來,這顯然也是創道神主弄的。

現在創道神主已經不在了,整個亙古紀元之中的秩序變得十分混亂,特別是忽然冒出來的創獸族。

“在創獸族族皇的眼中,創元神域裏麵儲存著大量的能量,所以他一定在創藥神州之內變得更強。”楚錦豐說道:“當初前往創元神域的家夥,用了一些殘忍的手段通過創獸吸收九樹的力量。”

沈翔也知道這件事,不過在那之後,創獸族就被封印了,而其他創族受益的人則是在創元神域裏麵享樂,這確實讓創獸族皇非常的不算。

“盟主,那族皇的實力如此強大,若是他闖進來,那就麻煩了。”沈翔很擔心這件事,此時創獸族的族皇肯定非常的憤怒。

“暫時不用擔心,因為創藥神州有九棵神樹,這九棵神樹蘊藏很多能量,可以說是整個亙古紀元的根基,隻要九神樹不倒,創藥神州的結界就能阻擋修煉出傲世神源之人。”楚錦豐說道:“就算是創獸族想要大批量的進來都不容易!”

“為什麽?我之前可是看見有不少創獸族。”沈翔說道。

“我師傅當初就在這裏布下無形的結界,若是擁有創獸血脈的人過多,超過一定的時候,就會開啟結界,能滅殺那些創獸族,所以他們不敢進來太多。”楚錦豐說道。

沈翔總算明白,為什麽創獸族能進來,但卻不是太多,原來他們有這個顧忌。

“若是這裏麵的結界被破壞,那就麻煩了。”楚錦豐苦笑道:“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沈翔覺得這應該不用太擔心,因為樹魂已經被解救出來,肯定能阻止這樣的事情,現在就是擔心會有少部分的創獸混進來吃神樹的枝葉增強,或者是盜取這些枝葉出去。

後來沈翔把楚錦豐托付給左星風。楚錦豐本來就是煉丹的,而且他還是創道神主的徒弟,這也讓左星風非常的歡喜。

沈翔在一間密室裏麵,把之前那個金衣男子放出來,這金衣男子是從創元神域來的。沈翔在救創獸始祖的時候這家夥總是出來阻擋,現在終於落入在他手中。

“我們……我們創元神域不會放過你的。”金衣男子充滿怨恨,因為他的傲世神源被廢掉了,沒有了雄渾的修為,他正在一點點變老。

“你們創元神域就要死到臨頭了,還不放過我?”沈翔哈哈一笑。

“哼,我們創元神域可有不少修煉出傲世神源,若不是亙古紀元承受不了那麽多修煉出傲世神源的家夥,我們過來這裏,隻要一天就能把亙古紀元踏平。”金衣男子語音之中充滿威脅:“你若是把我帶回祭壇,或許能讓你少點麻煩。”

“你們還記得創獸族的族皇嗎?這個家夥是創邪聖體,而且已經修煉出傲世神源了。”沈翔微微一笑:“現在他就在創藥神州的結界外麵,我隻要把你丟出去,你肯定會生不如死的。”

金衣男子聽見沈翔的話,不由得一哆嗦,一看就知道他清楚這件事。

“你要幹什麽!”金衣男子希望沈翔一刀把他幹掉,也不想落入創獸族的手中。

“我問,你答!”沈翔說道:“我可以答應你,不會讓你死掉,而是讓你被關在這裏。”

“好!”金衣男子立即答應了,可見他是真的懼怕現在的創獸族。

“你們當初是怎麽通過創獸族吸收神樹的力量?”沈翔問道,創獸始祖之前說過是非常殘忍的手段。

“吃創獸體內凝出來的晶核……需要生挖出來,然後再讓創獸去吸收神樹的力量,然後我再吃創獸的獸核。”金衣男子說道:“一頭創獸若是老化,就會被我們殺掉。”

沈翔皺了皺眉,他現在分不清當年那些創族到底是人還是獸。

“創獸始祖他為什麽會永遠那種快速的自我恢複之力,那可是不滅之體!”沈翔又問道,創獸始祖這種恢複之力一直是個迷。

“因為他吃下了九神樹凝出來的傲世神源,這傲世神源非常的特殊,不會讓他變得很強,但卻能讓他擁有不滅之軀,再加上他本身是創邪聖體,有著濃濃的創邪血脈和創獸血脈,所以他身上的肉喂養出來的獸類都是殺伐邪獸。”

“我們把他封印在祭壇上喂養獸類,然後再吃獸類的晶核,就是為了讓我們凝出不滅之軀。”

沈翔還以為那些邪獸是為了守護祭壇的,原來是養來吃的,沈翔越發覺得這些家夥更像獸類。

“那創獸族皇又是什麽來頭?他竟然能修煉出傲世神源來!又是創邪聖體。”沈翔覺得這金衣男子肯定知道點什麽。

“我不清楚,我知道這家夥是創獸始祖的後人,所以才能族皇,創獸族本來就是創獸始祖繁衍出來的。”金衣男子說道:“創獸族非常痛恨我們,一旦我們落入他們的手中,一定會生不如死的。”

“嘿嘿,你們也知道怕呀!”沈翔譏笑道。

“哼,當初我們創造這些獸類,就是為了讓我們提升的,那時候創道神主雖然反對,不過他自己的實力不夠……隻是後來他不知道怎麽借用到樹魂的力量,才把阻止我們,並且逼迫我們進入創元神域,後來把創藥神州保護起來……最後,樹魂也被我們暗中封印起來。”金衣男子說道。

沈翔就知道那些樹魂不是創獸族封印的,原來是這群人幹的,他們肯定是擔心創道神主再借用樹魂的力量。

“看來我得去見見創獸始祖才行了,這族皇很不好對付。”沈翔說道:“創獸始祖肯定有辦法對付這個族皇的。”

“不見得。”金衣男子冷笑道。

沈翔把金衣男子關押在六道神鏡裏麵,然後和左星風他們說了一聲,便再次前往封印創獸始祖的祭壇。

“創獸始祖這個家夥肯定隱藏著許多秘密。”沈翔每次想到要去那個祭壇,就會有些頭疼,他實在不想去看創獸始祖的身體被那群獸類咬下一塊塊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