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武尊

第655章 膽大包天(三)

第六百五十五章 膽大包天(三)

陸凡麵帶警惕的看著這位少女陛下,剛剛發生的事情,讓他不得不懷疑靈國的所有人。

緩緩的,陸凡道:“陛下。我也不知道,我們是如何來到這裏的。我們遭人算計,走進了一處陣法之中,然後又受到了一夥人的襲擊。接著就在這裏了。”

少女歪著腦袋,一臉不理解的模樣。

她似乎是還想問什麽,就聽得下方,一聲聲的叫喊響起。

“陛下,您沒事吧,陛下!”

聲音聽得耳熟,人還未至,陸凡便認了出來。正是接他們進入靈國的林翎麟,林首輔!

少女大聲道:“我沒事。”

林首輔滿頭大汗的飛了上來,當他看到陸凡幾人時,立即眉頭緊蹙,道:“你們在此作甚。此處是陛下寢宮,沒有召見,外人不得入內。”

陸凡翻了個白眼,無奈隻好把剛剛發生的事情又說了一遍。

這一次,陸凡說的仔細,連帶著他們是如何被人叫去,又如何被人襲擊的,和盤托出。

聽完陸凡的敘述,林首輔驚愕道:“你是說,是聖樹王把你們叫去的?然後,又隻讓了聖女進了霧殿?”

陸凡點頭道:“不錯,是這樣。說起來,陛下不應該是在霧殿等我們嗎?為何會在這裏。”

陸凡也是眉頭緊蹙,心中多少已經猜到了一點什麽。

林首輔轉身對那些藤甲衛大喝道:“快,你們立即去霧殿,倘若看到聖女被抓,或是被擒,立即回來報我!”

“是!”

一群藤甲衛高飛而去。

林首輔滿臉焦急的道:“希望聖女沒事吧。那可是北神國的聖女啊!”

陸凡問道:“到底是怎麽回事?”

一直站在一旁的靈國陛下,似乎想到了什麽,一臉憤恨道:“聖樹王又開始使壞了。”

林首輔一臉淒然的看著陸凡等人道:“諸位,此事容我慢慢道來。陛下,可否請他們到您的寢宮一敘。”

少女連連點頭道:“可以啊。”

轉身,林首輔跟著少女緩緩飛下。

陸凡三人對視一眼,也跟著飛了過去。

靈國陛下的寢宮,說是宮殿,但其實就是一顆漂浮在半空中的樹。

枝椏舒展,百花齊放枝頭。樹洞便是門房,眾人進入,看到的,便是一番氣派的木質建築。

頂高百丈,花紋密布。

木質桌椅皆不是人工形成,顯然都是樹木自行凝聚,渾然天成。

一方百花椅立在當中,少女飄身坐下。

陸凡等人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之中,木頭竟然還會隨著人體的動作舒展,倒是神奇且舒適。

林首輔剛剛落座,便歎息一聲道:“陸伯爵,此次你們的聖女殿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那聖樹王,素來貪財好色。以聖女那般絕色容顏,他定是不會放過的。恐怕是從第一次見麵開始,就生了覬覦之心。不過你放心,我與陛下,會盡量幫你們周旋,一定將聖女救出。”

陸凡問道:“聖女可是北神國使者,代表的是整個北神國。聖樹王敢冒北神國怒火染指聖女?他難道不怕死嗎?”

林首輔輕笑道:“他根本不知道外麵的世界有多大,也根本不曉得北神國意味著什麽,他如何會怕。在他看來,世界的中心便是靈國。而他是靈國最強的親王,連陛下他都沒放在眼裏,自然天下就是他最大了。”

陸凡輕哼道:“膽大包天。那也就是說,剛剛與我們交手的那些金翼武者,銀翼武者,也都是他的人了?”

林首輔出聲道:“那些都是都城城衛,而城衛首領林穆公,也是他手下的人。”

靈瑤這次都聽不懂了,出聲問道:“城衛跑到宮中來行凶?刺殺的還是別國使臣?這太匪夷所思了吧。”

林首輔雙拳緊握,道:“聽起來確實是不可思議。但事實就是如此,幾位也不要多問了,等下有了聖女的消息,我便立即去救她。然後帶你們出靈國。看來此處,已經留不下你們了。你們還是早走為妙吧!”

陸凡與靈瑤對視一眼,靈瑤小聲道:“陸凡啊,看來靈國的陛下似乎是受製於那個聖樹王啊!”

陸凡微微點頭。

此時,靈國陛下道:“你們剛剛是怎麽打敗那些城衛的。那個金翼衛,可是邁入地罡境的強者啊。那是我們靈國高手中的高手。”

少女一臉好奇,林首輔也用狐疑的目光看著陸凡等人。

陸凡淡然道:“區區地罡境,也算高手嗎?”

林首輔冷哼一聲道:“好大的口氣。這位陸凡伯爵,你剛剛可能是仗著身下巨獸,僥幸逃過一劫。但我要告訴你,地罡境的金翼衛,那是來無影,去無蹤,狂風呼嘯過,性命鬼神收。日後你若是再遇到,還是逃命為好。這次可沒有青藤衛,去救你了。”

陸凡麵色詭異,有些想笑。

他真的想告訴林首輔,別說區區地罡勁,天罡境的武者,他也搞死過兩個了。

靈瑤小聲傳音道:“陸凡啊,看來靈國的武者水平不高啊!”

陸凡深以為然的點頭,堂堂帝國首輔,居然還認為地罡境武者多麽的了不起。可想而知,這個國度,有多少高手。

陸凡想了想,問道:“我想問一下,那聖樹王修為如何?他手下有多少地罡境以上的高手。”

林首輔道:“你其實是想問你們的聖女有多少可能生還是嗎?我這麽告訴你吧,聖樹王麾下有都城接近九成的衛兵,麾下外罡武者過萬,元罡武者過千,地罡勁武者更是足足有百人之多。就連天罡武者,也有三人追隨於他,坐鎮靈國三方。他本人更是半步天罡的武者。實力之強,勢力之大,遠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聖女凶多吉少啊!”

陸凡點了點頭,忽的笑道:“勢力是不小。但以我看來,聖女應該是安然無恙了!”

陸凡靠在椅子上,笑容滿麵。

林首輔皺眉道:“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陸凡含笑不語。

而此時,一名藤甲衛的聲音在外麵響起。

“稟陛下,聖女安然回房,並無異樣。”

林首輔驚愕的看著陸凡。

陸凡此時才笑著道:“就是這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