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魂弑天

第233章 天蠱靈石,殘忍

第兩百三十三章 天蠱靈石,殘忍

時間飛快流逝,兩天時間眨眼即逝。

暗閣城正中央位置,有一處占地麵積極大的武鬥場,那正是在幾十年前,專門為陰陽會而建立。

但陰陽會每五年才舉行一次,因此,在陰陽會之後,這裏便是一塊閑置的武鬥場。

可修者的世界,經常會因一些小事摩擦,而發生戰鬥,但暗閣城卻有明確規定,不能在城中打鬥。

於是那些修者便會申請,來到這座武鬥場解決個人恩怨,久而久之,這裏便成為修者們比鬥的地方,當然也是賭博的好地方。一些修者專門在這裏聚賭,買比鬥雙方誰輸誰贏。

而在今天,並沒有任何的修者在武鬥場中打鬥,在武鬥場的四周,坐滿了修者,他們臉上盡是激動之色。

“五年一屆的陰陽會終於要開始了,不知道今年會是哪一個勢力勝出。”前來的修者都是為陰陽會而來,他們相互間議論起來。

“這麽熱鬧?”易辰站在武鬥場的外圍,看著人山人海的情形,霎時間有些頭皮發麻。

“比賽用不了就要開始了,跟我到這邊來,去跟長老他們會合。”在易辰身旁,還有一道倩影,正是香蝶。

“走吧。”易辰聳了聳肩,他隻知道比賽開始的日子,但卻不知道具體時間,最後還是香蝶來催,他才及時趕了過來。

在香蝶的帶領下,易辰繞過這些人群,來到一座寬敞的房間。

這裏偌大的房間,隻有三位老者一位中年人,和一位少年,其中一位老者是半藏,另外一位則是易辰見過的青冥。

那位中年人則是孔寧,隻是不過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他頭上也帶著鬥笠。

至於那位少年,他是鍾毅,至於剩下的那位老者,易辰並沒有見到過,他負著雙手,渾濁的雙眼好似能看透人心,當他轉頭向易辰看來的那一刹那,後者感覺好像被雷電擊中一般,身軀猛的一顫。

“準地魂境強者。”易辰眼神中閃過駭然,雖然老者並沒有釋放出半點氣勢,但還是能夠感覺到的可怕。

“太上長老。”香蝶在看到那位老者時,臉上露出敬意,行了一禮。眼前這人是暗閣唯一一位太上長老——冷堂。

“原來是暗閣的太上長老。”見到香蝶的舉動,易辰看向老者的目光閃過異色,太上長老的地位,可僅次於閣主。

“還有半個時辰,比賽就要開始了,你們可做好了準備?”冷堂隻是點點頭,道。

“放心吧太長老,往屆我們能夠打得風影帝國抬不起頭,這一屆一樣能。”鍾毅率先回答,而香蝶也點頭讚同,顯得信心滿滿。

“有信心是好事,但千萬不能大意,這可關係到陰陽鏡的歸屬。”冷堂非常認真的告誡,隨後轉頭看向易辰,眸間閃過犀利之色,道:“這位就是元天小兄弟吧?”

“晚輩元天,見過前輩。”對方是位準地魂境強者,易辰不敢有所怠慢,道。

“年紀輕輕,就擁有黃魂境的修為,前途不可限量。”冷堂捋了捋胡須,道:“等會比賽開始,若是能夠挫敗風影帝國的人,我暗閣日後不會虧待與你。”

前一句話,明顯是客套的話,後麵一句才是重點。當然了,兩世為人的易辰,可不是初出茅廬的少年,自然沒有那麽容易被糊弄到。

“前輩放心,等會晚輩定會全力以赴。 ”臉色非常的平靜,易辰聳了聳肩,道。

“不驕不躁,倒也是個非常不錯的人才。”見到易辰那番鎮定自若的表情,冷堂心中響起一道這樣的聲音。

“太上長老,風影帝國的人已經入場,咱們該出場了。”便在這時,一位暗閣的修者走入屋中,恭敬的道。

“既然這樣,那咱們也出場吧,可別讓咱們的老對手久等。”冷堂顯得信心十足,揮了揮手,隨後帶隊離開屋子。

“暗閣的人終於出場了!”剛一走出屋子,易辰這群人便被認了出來,那些修者們俱是投來炙熱的目光,同時讓出道路給他們經過。

“那位是暗閣香蝶小姐,那位是暗閣的小少爺,可那位戴著鬥笠的少年又是誰?”在場的修者目光從隊伍掃過,隨後將目光停放在易辰的身上。

香蝶跟鍾毅,這兩人是暗閣的少爺小姐,認識他們的人自然不少,而易辰卻沒有人認識,看到他跟暗閣的人在一起,自然感到奇怪。

“他看起來好生眼熟,難道他就是當日在易物場,開出碧綠仙靈液,以及八星魂靈石的少年?”不過,還是有修者認出了他。

“他就是那位開出寶物的少年?”暗閣的地方並不大,消息流傳得倒也快,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有人在易物場開出了好東西,隻是沒有見到過易辰本人。此時經過這麽一提醒,所有人看向易辰的目光明顯不同。

“他就是開出寶物的少年,這樣看來,當日砸了風影帝國場子的人也是他?”風影帝國場子被砸的事情,早就傳遍了整個暗閣,他們看向易辰的目光閃過異彩。

“難怪敢咂風影帝國的場子,原來是有暗閣在背後撐腰。”不少略帶酸意的聲音,在嘈雜的武鬥場響起。

“沒想到你小子現在也挺出名的嘛。”聽到周圍的議論聲,孔寧走上前來,對著易辰道。

“前輩,你太八卦了。”易辰感到有些無語,聳了聳肩,並不理會。

“等會對決的可是風影帝國的人,而你卻砸過人家的場子,等會可有好戲看咯。”見易辰不理會自己,孔寧略微有些戲謔的道。

這個倒是實話,但易辰並沒有多想,反正等會比賽,對決的也隻是同境界的修者,他並沒有半點畏懼。

見到易辰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孔寧顯得有些失望,朝他豎起一個中指,道:“這小子,永遠都是欠扁的鎮定表情,叔叔我鄙視你。”

當然了,對於孔寧的話,易辰直接選擇無視,跟著隊伍進入武鬥場,登時便發現,武鬥場中已經有幾位修者在等待。

其中一位自然是風影帝國的國師——劉君,在他身旁還有一位老者,隻是易辰感應不出他的修為,但從他的姿態看來,是與劉君同境界的修者。

但易辰的目光,並沒有停放在他們兩人的身上,而是直接看向他們身後。

在他們的後方,站著三位年紀與易辰相仿的少年,他們散發出來的氣息都非常不弱,都擁有黃魂境的修為。

“風影帝國不愧是三大帝國之一,居然培養出三位黃魂境的天才。”感應到他們釋放出來的氣息,易辰感到十分的震驚。

“他們並沒有黃魂境的修為。不,應該說,他們的修為並沒有真正的達到黃魂境。”見到易辰一副驚訝的模樣,孔寧沉聲道。

“真正的修為沒有黃魂境,這是怎麽回事?”易辰感到非常的不解,對方散發出來的氣息的確是黃魂境,怎麽說他們沒有黃魂境的修為?

“聽過天蠱靈石嗎?”並沒有直接回答易辰的問題,孔寧反問道。

“天蠱靈石?你說的是那種可以短時間提升修為的天蠱靈石?” 易辰顯得非常震驚,道。

天蠱靈石他並不陌生,這是一種比非常邪異的靈石,在吸收蘊含在裏麵的能量後,能夠將自身的修為提升一個境界。

修者的修為都是一步一腳印修煉而來,這種強行提升的方法,簡直就是逆天而行。

不過,天蠱靈石功效雖然可怕,但卻隻能維持三個時辰,也就是說,三個時辰後,修為便會恢複到原來境界。

並且,還會留下可怕的後遺症,修為終生提升不了,隻能停留在吸收前的那一個境界。就好比準黃魂境時吸收,那他以後的修為就隻能停留在準黃魂境。

“對,他們就是吸收了天蠱靈石的能量。”孔寧非常肯定的道。

“你怎麽知道?”易辰感到非常的疑惑,非常震驚的詢問道。

“首先,風影帝國沒有陰陽鏡,肯定培養不出這樣的天才,再者,你隻要感應他們的修為,就會發現他們的氣息中,那帶著一股邪異的氣息。”孔寧道。

聞言,易辰調動魂力,仔細的感應那三位少年的氣息,發現真的如孔寧所說一般,他們的氣息中,有一股極是邪異的能量。

“太殘忍了,為了奪得比賽,居然犧牲他人的前途。”易辰隱隱感到有些憤怒。

“對於大勢力來說,培養出來的天才,不過是利用的工具,比起他們,陰陽鏡才更有價值。”孔寧淡淡一笑,道。

聞言,易辰默默的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麽,這本來就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弱者隻能淪為強者的工具,或是,踏腳石。

“使用了天蠱靈石,他們的戰力非常的可怕,比一般的黃魂境還要強大許多,你們可要小心點。”孔寧告誡道。

點了點頭,易辰眼神中浮現出凝重之色,看來這場比賽,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麽簡單,必要時候,還得全力以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