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魂弑天

第1033章 造謠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造謠

“憑你你們這些小嘍囉也能攔得住我?”目光從那些太虛門成員的身上掃過,易辰說出一道充滿了輕視的話。

“敢在我們太虛門的地盤撒野,殺了他!”被人這麽看輕,那些太虛門的成員臉色猙獰起來,而後四十多人紛紛調動魂力,快速朝易辰衝了上來。

“滾!”他們都是太虛門裏麵的精英,但易辰一點都不放在眼中,當他們來到身前的時候,當即便怒喝一聲,一股恐怖的能量在周圍狠狠的顫抖了下。

“轟”一道沉悶的聲響傳出,周圍的空間此時都扭曲起來,那些衝上來的成員在這一瞬間感受到前方傳來了一股霸道的力量,直接將他們都震飛出去。

“噗”所謂的精英在易辰麵前簡直就是不堪一擊,他們狠狠的摔倒在遠處的地麵上,同時吐出一口猩紅的鮮血。

“不堪一擊。”似乎嫌這樣的打擊還不夠,易辰漫不經心的說出這幾個字,當即讓他們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一群人掙紮著想要站起身來,但不管他們如何努力都沒有辦法站起來。

“太囂張了。”四位宇魂境此時也快速衝了上來,他們都易辰的行為感到非常的憤怒,此時準備動手。

“住手。”可便在這個時候,他們的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四人都轉頭看去,製止他們的正是鄭鬆。

從剛才易辰釋放出氣息的時候,鄭鬆就知道自己跟易辰有一些差距,要是真的開戰的話,他討不到多大的好處。

並且這件事情也涉及到了墨家和太虛門之間的關係,他現在唯一要做的,便是快速將這個消息帶回到太虛門去。

“算你們識相。”見到鄭鬆他們並未動手,易辰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一揮手,和二怪他們大搖大擺的朝門外走去。

“長老,難道就這樣放他們離開?”見到易辰他們離去,四位太虛門的成員們臉上都浮現出不甘之色。

不過就在他們詢問的時候,易辰他突然間停了下來,身軀一顫,恐怖的魂力在他的身體周圍彌漫開來,在他的雙手見凝聚。

“殺!”一道喝聲突然間想起,易辰猛然一個轉身,雙手快速合十,當即魂力瘋狂的洶湧起來,快速凝聚出一把巨劍,而後易辰雙手猛然用力,那把魂力凝聚出來的巨劍,直接朝莊園左側轟擊而去。

“轟隆”沒有能夠攔截易辰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恐怖的能量直接將那一片的建築全部都摧毀,一股肉眼可見的能量波動朝四周擴散開來,勁風將漫天的塵沙都帶動起來。

這動靜非常的大,當即吸引了很多修者的目光,他們紛紛朝這邊走來,用好奇的目光看行莊園。

太虛門可是四大隱藏勢力之一,擁有著非常高的威望,他們沒有想要竟然還有人敢在他們的地盤鬧事,當即都非常的好奇,鬧事的到底是什麽人。

“若是兩天之後,你們太虛門沒有做出回應,將會和這莊園一樣,頃刻間覆滅。”當他們剛來到這裏的時候,便聽到裏麵響起了一道充滿霸道的聲音,隨後他們便見到三位墨家的人從裏麵走了出來,大搖大擺的朝城市外行去。

“那是墨家的人,這是怎麽回事,難道墨家和太虛門的人翻臉了嗎?”見到易辰三個人一起離開的時候,那些過來圍觀的修者此時都議論起來。

易辰臨走時的那句話,信息量可以說非常的大,他們雖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麽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墨家和太虛門之間的關係,在此時緊張起來了。

“長老,墨家簡直就是欺人太盛。”四位太虛門的成員在易辰離開之後,臉色都極度難看,沉聲道。

“現在反悔太虛門,現在他們在我們這裏撒野,肯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開,要是不討個說法,對我們太虛門的名聲肯定會有影響。”那位長老說出這句話,而後便一同離開。

圍觀的修者見到他們氣勢洶洶的離開之後,再看了看被打傷的太虛門成員,還有那被摧毀的房屋,當即更加大膽的猜測起來,一時間墨家找太虛門麻煩,太虛門和墨家撕破臉的傳聞便快速傳開來。

“少主最後那一招恐怕是故意的吧?”當離開了那座城市後,易辰他們便快速朝遠處飛去,來到一座山峰上,而後三人換回原來的模樣,其中四怪詢問道。

“大勢力之間並不缺乏寶物,但很多時候他們都會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大打出手,這是為什麽?”易辰輕聲笑道。

“打鬧得那麽厲害,不就是為了一個名聲嘛。”四怪他們混跡了這麽多年,自然知道大勢力之間的脾性。

聞言,易辰輕聲一笑,這就是他為什麽要製造出那麽大動靜的原因,現在所有的修者都知道,他們便會對這件事情非常的重視,太虛門在這件事情上也會強硬起來。

“一怪,事情完成,都回來吧。”而在此時,易辰也使用傳音。

半個時辰後,一怪和二怪他們的身影出現在遠處,兩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容。

“怎麽樣,沒有什麽事吧?”易辰關切的詢問道。

“多謝少主關心,隻是對付一些小嘍囉,對我們構不成什麽威脅。”一怪和二怪他們的臉上帶著輕鬆的笑容,同時也詢問道:“少主你們那邊進展如何?”

“非常成功,現在就看事情怎麽發展了。”易辰輕聲一笑,道:“不過現在還缺一把火,你們將墨家想要吞並杜家和太虛門的消息都散布出去。”

“是。”得到易辰的吩咐之後,當即四怪他們都行動起來。

第二天,一個重磅的消息在幾大域中流傳開來,墨家竟然要吞並杜家和太虛門,並且昨天還在太虛門使用了強硬的手段威脅,而太虛門的長老竟然被震懾得不敢出手。

“這個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墨家的野心這麽大?”很多修者都感到難以置信,同時也都感到懷疑。

“不可能有假,昨天我就在萬象城看到了墨家的長老,而且還親眼看到他們咄咄逼人的模樣,直接就將太虛門的分部房屋給毀了。”其中一些修者用煞有其事的模樣證實道。

結合那天發生的事情,當那些修者們聽到這個消息後,便開始相信起來,一時間引起一片嘩然。

太虛門的高層們此時都非常的憤怒,紛紛站出來譴責墨家的人,並表示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而墨家那邊卻集體沉默,不知道實情的人還以為他們不屑出來解釋,唯有知道實情的人才知道,此時墨家家主墨淩非常的憤怒。

本來隻是派人前去送出印巍沒有死的消息,沒想到最終卻鬧成這樣,他表示非常的惱怒。

“哼,墨白,這是怎麽回事。”一座宏偉的建築當中,在一張使用純金製成的椅子上,正坐著一位老者,他怒發衝冠道,仔細一看,那個人正是墨淩。

“家主我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就在我們剛剛離開墨家,前往太虛門的時候,便被兩位準宙魂境攔住,等到他們離開的時候,事情已經發生了。”墨白臉色極度難看,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墨淩的臉色當即一沉,道:“看來是有人想要陷害我們,挑撥我們墨家和太虛門他們的關係。”

此時就算是再笨的人都猜得出怎麽一回事,隻是讓墨淩疑惑的是,這件事情到底是何人所為。

“家主,不好了,昨晚太虛門的人襲擊了我們墨家的分部。”便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快速從外麵衝了出來,道。

“什麽。”得到這個消息,墨淩在此時站起身來。

“這件事情折了太虛門的麵子,他們這樣做,恐怕也是為了挽回自己的麵子罷了,不過咱們要是不回擊的話,對咱們的名譽恐怕會有影響。”墨白冷聲道。

“家主咱們現在怎麽辦?要不要打回去?”進來的那位成員道。

“印巍他還在閉關,相信不久後就會成功,咱們不能跟太虛門拖下去,明日我親自去太虛門,找他們詳談。”墨淩冷冷的聲音響徹開來。

。。。。

墨家的分部遭到了太虛門的襲擊,很顯然是太虛門為了找回場子,當即引起了那些修者的高度關注,他們都想要知道墨家究竟會怎麽處理這件事情。

“太虛門這樣做,可真是出乎意料,看來咱們又省了不少功夫。”站在一座山峰上,易辰的臉上盡是笑意,他已經知道了太虛門襲擊墨家分部的事情。

“少主接下來咱們怎麽做?”四怪他們詢問道。

“接下來的事情咱們就不用出手了,就等殺手少年的好消息吧,如果他沒有失手的話,墨家想要撇開關係都難,這太虛門襲擊墨家分部來得太及時了。”

易辰嘴角微微一勾,抬頭朝墨家所在的位置望去,沉聲道:“這僅僅隻是一個開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