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魂弑天

第1676章 收服聖靈宮的想法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收服聖靈宮的想法

小心是要小心,可此番進入神跡,更加需要注意的卻是炎族的人,以及居住在神跡裏麵的魔獸,他們才是易辰最大的敵人。

特別是神跡裏麵的魔獸,通過剛才跟遠古血冥獸王的對話中可以知道,神跡當中有一頭在實力上可以跟遠古血冥獸王叫板的獸王!

遠古血冥獸王擁有神王境,那頭能夠跟他叫板的魔獸,實力方麵肯定跟他差不多,這點易辰就需要特別注意。

人族修者進入裏麵的時候,魂力修為會受到特殊天地法則的限製,可那些魔獸卻是不會,也就是說,若是遇到那頭獸王的話,易辰將會麵臨一位非常恐怖的對手。

進入神跡的事情,易辰並未想太多,現在需要做的,還是爭取進入神跡的機會,將場麵弄得越亂越好。

“張清他們的氣息在附近。”便在這個時候,星無憾轉頭朝前方看去,道。

“不單隻有張清他們的氣息,我還感應到了聖靈宮成員的氣息!”小魔獸也說道。

“難道張清他們遇到聖靈宮的人?”易辰倒是沒有想到,張清他們也在這附近,揮手道:“過去那邊看看再說!”

一眾人同時化為一道殘影衝了過去,隻是片刻功夫,便來到了他們氣息所在的位置。

遠遠看去,正有幾十道身影將張清和逸楓兩人團團圍住,那些都是聖靈宮的人,領頭的是一位老者,正是聖靈宮主。

“聖靈前輩,我師尊生前與你關係匪淺,這個時候非但不肯幫忙,反而還將我們攔下,這是什麽意思?”張清他滿臉怒意道。

聖靈宮主笑了笑,道:“鬼穀生前跟我的關係確實不錯,若是他來找我幫忙,我定然會傾盡全力相幫,隻是你這個與我毫無相幹的小鬼,想要說服我,可不容易。”

“既然是這樣,那將我們攔下來又是什麽意思?”張清心中鄙夷,隻有在陷入困境的時候,才知道什麽叫世態炎涼。

“鬼穀是我的至交,他的仇,我自然會幫忙。”聖靈宮主捋了捋胡須,道:“你又是鬼穀的弟子,外麵修者的世界太混亂,以你的修為,怕是會遇到一些圖謀不軌的人,還是由我來保護你們吧。”

“呸,不要在那裏虛情假意!”逸楓的脾氣倒是非常的火爆,喝道:“我看你是看重張清是鬼穀前輩徒弟的身份,想要借此來提高自己在五大域的威望!”

對於這一點,聖靈宮主一點都不否認,當初他曾經親自去找過鬼穀,便是想要跟他合作,可惜鬼穀並未答應。如今遇到了張清,他怎麽能錯過這麽好的機會。

“話不能這麽說,我聖靈宮向來都是重感情的地方,讓你們去那裏居住,也是為了你們好。”那些心裏的打算,自然不能直接說出口,聖靈宮主笑道。

逸楓和張清兩人的臉色都很難看,聖靈宮主的修為,不是他們能夠比擬,若是衝突起來的話,沒有絲毫的好處。

可年少輕狂,兩人都非常的有血性,怎麽可能乖乖束手就擒,道:“那就讓我看看你要用什麽手段將我們留下。”

“兩位小侄不要這麽衝動,若是動起手來,受了傷那可就不好了。”聖靈宮主依舊淡淡的笑著。

“明明做著無恥的事,卻能坦蕩的說出那些無恥的話,這算不算是一種本事?”便在這個時候,一道帶著漠然的笑聲從聖靈宮主身後響起。

突如其來的聲音,吸引了張清他們的注意力,聖靈宮主的臉色一沉,前方那群人給他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易辰兄?”張清和逸楓兩人都有些疑惑,從身穿的衣服判斷出易辰他們的身份,隻是他們改變了容貌,不敢百分百確認。

易辰笑了笑,自然沒有繼續偽裝下去,使用變幻之術,又變回自己原來的模樣。

“是你!”這一刻,聖靈宮主的臉色立刻陰沉起來,他對易辰可一點都不陌生,甚至天天都在想著如何將易辰幹掉。

當初在一處神王遺跡裏麵,如果不是因為易辰的話,神王鍾早就已經落入他們聖靈宮的手中,那一宗神器被易辰奪走,聖靈宮主至今都耿耿於懷。

“身為聖靈宮的宮主,還是一位享有盛名的人物,竟然做出這種讓人不齒的事,若是傳出去的話,你猜那些修者會有什麽樣的反應?”易辰麵帶笑容道。

“恐怕你走不了!”聖靈宮主一揮手,在場的聖靈宮成員同時朝易辰飛了過來,將他們幾個人牢牢圍住。

“就憑這些小嘍囉,你是不是活在夢裏?”易辰環顧了下四周,擺手道:“無憾前輩,看你了。”

以前被易辰做掉的聖靈宮成員不少,現在都懶得動手,當即星無憾一揮手,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體內滲透出來,飛速朝四周席卷而去,將那些聖靈宮的成員籠罩住。

這一刻,一眾聖靈宮成員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艱難道:“好可怕的氣息,我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全身的骨頭都快要被碾碎了。”

“準神!”聖靈宮主的臉色也是一變,他同樣也是一位準神強者,能夠從那股氣息判斷出星無憾的修為,道:“難怪你有恃無恐,原來身邊有這麽一位高手。”

“讓我來對付他!”

星無憾說出這句話,而後雙拳緊握,他釋放出來的氣息狠狠的顫抖了下,一股肉眼可見的能量波動朝四周震蕩開來。

被他氣息控製住的聖靈宮成員,同時被一股霸道的力量震飛出去,狼狽的摔倒在遠處的地麵上,修為較低的成員,更是直接就被真暈過去。

以前都是易辰出手,那是因為沒有真正遇到強者,聖靈宮宮主卻是擁有準神的修為,如此強勁的對手,還是得星無憾來才行。

易辰其實更願意自己動手,能夠跟強者戰鬥,一直都是他渴望的,隻是現在的情況並不適合他出手。

火域這邊的修者非常多,他出手的話,肯定會是一場持久戰,到時候便會吸引很多修者前來這裏,自己的身份也會暴露。

“哼,我倒也很久沒有遇到可以一戰的對手了。”聖靈宮主冷笑一聲,散發出非常強烈的戰意。

“來戰!”凜冽的勁風在星無憾身體周圍攪動起來,瘋狂的氣息從他的體內滲透出來,相互間凝聚在一起朝聖靈宮主衝了過去。

麵對同境界的準神,聖靈宮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同樣釋放出自己的氣息,飛速迎了上來。

兩股勢均力敵的氣息相互間撞擊在一起,那一片空間都扭曲起來,肉眼可見的能量波動潮水四周震蕩開來,漫天的塵沙在虛空中攪動,威勢看起來非常的可怕。

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稍有不慎,都會被對方逼入死境,因此兩人都非常的小心,同樣都使用了全力。

“無憾前輩,盡量的將他拖住。”易辰沒有參與到戰鬥當中,同樣也沒有閑著,朝遠處飛去。

聞言,星無憾的麵上閃過疑惑的神色,不知道易辰想要做什麽,這個時候也沒有時間詢問,專心跟聖靈宮主對抗著。

雖然隻是氣息之間的對抗,但這也是一種非常慘烈的對抗方式,若是有一方稍微的不注意,便會被對方的氣息震得粉身碎骨。

“主人你想要做什麽?”來到遠處的時候,小魔獸不解的聲音傳入耳中。

“小魔獸,你說,要是將聖靈宮主收入天府的話,好處大不大?”易辰笑著道。

“當然了!聖靈宮主可是一位準神,再加上聖靈宮本身就不弱,要是能收了他們,天府的實力肯定能提升好幾倍!”小魔獸很吃驚,道:“難道主人是想要收了天府?”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易辰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道:“炎族現在越來越強勢,陰位麵也開始有了動作,留給咱們的時間不多了。”

從天巫火神那邊知道了陰位麵的消息後,易辰便有一種壓迫感和危機感,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壯大天府的實力。

“這個計劃非常的不錯,但卻非常的冒險,聖靈宮主可是一塊硬骨頭,難啃,可能還會磕碎自己的牙!”小魔獸皺眉道。

“不管怎麽樣,都得試一試!”易辰並未多說,一揮手,紋器和紋盤從儲物戒當中飛出,調動魂力便開始刻畫陣紋。

易辰布陣的地方,就在星無憾他們兩人戰場的不遠處,並且他所刻畫的陣法,並不是攻擊法陣,而是通天困神陣!

“那是困陣的氣息,莫非那個姓易的小鬼想要將我困在這裏?”

聖靈宮主的感知能力非常強,立刻便發現了易辰這邊的動作,臉色凝重起來,易辰在魔鑒方麵的造詣他早有耳聞,不敢輕視。

“和我戰鬥還敢分心,這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星無憾的笑聲響起,而後釋放出來的氣息更加的強烈。

“哼!”聖靈宮主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留下來戰鬥的欲望也都消失了,當即身軀一顫,氣息在他的控製下凝聚成一頭魔龍,飛速撞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