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兒子囂張媽咪

第1410章 不怪你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不怪你

為了安全起見,昕昕先送藍銳去了醫院。

她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麽沒用,連個車都不會開,藍銳都傷成這個樣子了,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醫生說,他身上的傷並不致命,隻是肋骨斷了一根,需要住院療養一段時間。

“藍老師,我去找小辰哥哥來為你治療!”昕昕一臉認真地說著,然後轉身。

隻是,手腕卻被藍銳抓住了,“能不能在這裏陪我?”

“……”昕昕不明白,轉頭,一臉無辜地看著他。

藍銳輕笑,“一個人住院很無聊,所以多一個人說話的話,哪怕是無聊的廢話也會覺得安心一點。”

昕昕走回來,坐在他的床邊,“你還是會繼續做我的老師的,對麽?”

“為什麽這麽問?”

“因為我的關係,讓你受了傷,但是你應該不會這麽快就放棄的吧?”昕昕眨著清亮的眼睛,一臉無辜地看著他,“你是男人,如果因為這點傷就放棄我的話,我會鄙視你的!”

聽到這句話,藍銳無聲地笑了笑,“我什麽時候說過要放棄了?”

“但是跟我們歐家扯上關係的話,總是會有很多災難的啊?”昕昕看著他的臉,“你今天的傷,也許還是比較輕的。”

“那麽作為歐家的一份子,你害怕麽?”

“我害怕什麽?”昕昕笑得一臉坦然,“我有兩個全能的哥哥,又有一個無所不能的老爹。”

藍銳轉過頭,笑容有些虛無,“萬一有一天,他們都不在保護你了呢?”

“怎麽可能?”他們肯定會保護她一輩子的。

“昕昕,難道你就沒有想過要自己保護自己麽?”藍銳直接將話說出口,“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萬一他們都離開了你,你要怎麽生活?”

“他們不會離開我的!”

“萬一呢?”藍銳糾結在這個問題上不放,“我教你的目的,就是讓你以後就算沒有任何的保護,也可以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你懂麽?”

昕昕明白了,他是在嫌棄她麽?覺得她的身上欠缺很多東西,是這樣的意思麽?

“你覺得我應該學會做什麽?”昕昕認真地問。

“至少,你應該有自己的朋友,做你這個年紀該做事情,”藍銳淡然地說著,“不要總是以為,不管你發生了什麽事,你的家人都會來幫你!”

昕昕低頭,然後點了點頭,這樣被否定的感覺……很不好。

而同樣心情不好的,還有孟小粒。

看到眼前的戴瑞,她不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情來彌補。

他沒有死,卻也很難再睜開眼睛!

蘇辰搶救了兩天,而結果,不過是僅僅保住了他的性命而已,至於他何時能醒過來,依舊是一個未知數。

斷掉的腿,已經被蘇辰接上了,但是他的全身都被灼傷了,肌膚想要恢複,也不是不可能,可是至少,在他醒過來之前,都無法完成這件事。

他是為了救蘇辰而把自己傷成這樣的,而讓他去幫蘇辰的,正是孟小粒。

如果她不去找戴瑞,如果她不是想要惡毒的讓戴瑞殺了暗眸,也許戴瑞就不會……

她,無法原諒自己。

孟小粒站在病房外麵,通過重症監護室門外的玻璃往裏麵看,病**的戴瑞全身都被纏著紗布,即便有肌膚露出來,上麵也都全部都是灼傷的痕跡。

後退一步,頹然地坐在椅子上。

戴瑞臨走前對她說,如果我幫了你,你能能不能答應我,不管蘇辰再怎麽反對,你也會去培訓?

而她的回答是,她不想讓蘇辰傷心。

是的,她不想讓蘇辰傷心,但是現在,卻是她最傷他的心吧?

戴瑞對蘇辰來說有多重要,沒有人比她更加清楚了,而現在,她居然害死了戴瑞,讓蘇辰一輩子活在自責中。

她為什麽這麽笨?為什麽隻會做讓他難過的事情?

“不怪你。”溫柔的聲音,因為過分的勞累而變得沙啞。

孟小粒不敢抬頭,不敢去看那張溫暖的臉,她,根本不配享受這樣的溫柔吧?

“不要難過了,戴瑞……也不一定會有事的,”蘇辰安慰著他,“我的醫術也是在不停的進步啊,我相信他一定會醒過來的。”

孟小粒沒有說話,然而大顆的眼淚卻落在了地麵上。

“……對不起……”孟小粒伸手,拉著蘇辰的手,“對不起,辰,對不起……對不起……”

“我都說了,不怪你!”蘇辰將她的身體往前拉,繼而將她抱在懷裏,“傻丫頭,不許再責怪自己了,這件事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

“有關係!”孟小粒忍住嗚咽聲,“是我讓他去的,辰,是我說讓他去的,我讓他去殺了暗眸,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這種想法的話,戴瑞也不會有這種危險!”

“如果不是你,或許,今天躺在這裏的,就是我或者是小逸哥。”蘇辰靜靜地說著。

孟小粒哭著搖頭,“是我太笨了,是我疏忽了,都是我的錯,一切都是我的錯!”

“我都說了不怪你,”蘇辰不知道該怎麽勸她了,“你還小,這件事又不是你能掌握的,不過,如果不是因為你,恐怕我已經死了吧?”蘇辰笑了笑,“小丫頭,是你保護了我!”

他現在心裏一定很難過吧,但是卻還在盡量的哄著她。

孟小粒越來越愧疚了,伸手,抱住他的身體,讓自己的臉貼在他的身上,“蘇辰,我們……”

“閉嘴!”蘇辰抱緊她,“如果你說的話,是我不想聽的就不要說出口!”

“可是……”

“打消掉這個念頭!”蘇辰緊緊地抱住她,“小丫頭,以前,不管做什麽事情,我都是一個人,那份孤獨感你能體會麽?”

蘇辰輕聲地說著,“對麵生離死別,我以為我已經習慣了,以前也有很多好兄弟為了任務而死在我的麵前,也有很多我在乎的人,我卻對他們的傷無能為力,當開始,會很難過,但是總是會過去的,可是……”

“可是小丫頭,你是例外,你是我無論如何都要留在身邊的人,我不想失去你,不想再一個人了,所以不要那麽殘忍,不要讓我再回到一個人,好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