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玄師係統

第399章 為徒討債

第三百九十九章 為徒討債

端木皇沒有回應他,有的隻是一聲冷笑,繼續默默地站在那裏。

“你”

那名青年有些惱怒,想要教訓一下對方,可是他的腳還沒有向前挪動一步,看到前方首座上那個相貌清秀的少年時,他的前腳明顯的一僵,臉上露出一抹忌憚的神色,不敢向前。

那名少年的實力,他可是親眼所見的,那些實力比他稍微一些的弟子衝都還沒有衝到他的麵前,便突然昏倒在地,這種詭異的手段,他可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像那些衝過去的弟子一樣。

“你該死的家夥,等家主大人來了,把這個臭小子給殺了,我看你還得意到哪去?”端木青暗恨道。

他好歹也是端木家族中,實力排名前十的高手,如今這麽被實力還不如他的端木皇看不起,這著實讓他惱怒。

在端木家族,有誰不給他端木青麵子,哪怕是端木藍,家族中實力排名第一的高手,也一樣會跟他打招呼。

“家主來了!”

突然,不知道弟子中是誰呦嗬了那麽一句,頓時整個弟子們都興奮起來。

坐在首座上的林楓兩眼微眯,嘴角上彎起一抹詭異的弧度,低聲自語道,“終於來了嗎?”

一行人氣勢洶洶地從大門外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名相貌堅毅的中年男子,跟在這名中年男子的後方,是端木家中的一幹長老。這些長老,有的很年輕,看起來大概隻有三十來歲。有的,則非常老,像是個遲暮老人。

乍看之下,這些長老大概有三十來位,每一位都最起碼有玄靈一級的修為,實力強悍一點的,都有玄靈七級的程度。比如,像走在最前方的那位端木家族的家主大人,便是一名玄靈七級的高手。

能夠成為家族長老的。最低的標準就是修為要突破到玄靈境界!

端木信越是往裏麵走,看到一地上躺著的弟子們,心中就越是憤怒,當來到外廳內。看到首座上坐著的一名少年時。兩眼一眯,眼中充斥著怒火,忍著心中的憤怒,沉聲說道,“就是你來我們端木家族搗亂的?”

看到林楓身邊的端木皇,眼中不由閃過一抹驚訝,出聲喝道,“端木皇。你怎麽會在這?難道你跟這家夥在一起?”

“家主,這家夥就是端木皇帶進來的。而且,還叫這家夥為師父!”一旁的端木青看到,立馬走了過來跟端木信說道。

“什麽!”

此話一出,端木信以及身後的一幹長老愕然!

“居然是端木皇把這家夥帶來的?這該死的叛徒!”

“哼,隻如此,我們就不應該把這個小兔崽子給留下來,應該把這家夥丟到外麵才對!”

“二十七長老,你看看你生的好兒子!”

“你說吧,這件事該怎麽處理?”

“就是,他可是你的兒子,你說你要怎麽處理這個家夥!”

在眾人之中,有一名看起來大約有三十來歲的,眉目之間看上去與端木皇有幾分相似的中年男子受到身旁一群長老的“圍攻”。

聽到這周圍長老咄咄逼人的氣勢,這名中年男子臉上露出尷尬之色,隨後看向前方的站在林楓一旁的端木皇,眼中充滿了怒火,冷哼一聲道,“哼,這畜生,你們愛怎麽處置就怎麽處置,與我無關!”

“哢哢!”

端木成這冷酷無情的落入到端木皇的耳中,鼻子不由一酸,視線變得有些模糊,緊緊咬著下唇,兩手握緊拳頭,手中尖銳的指甲刺入到肉掌之中,嘴唇上,指甲縫中,都流有鮮血。

雖然他跟端木成是父子,形同陌路,可是,當他聽到對方無情的說出這一句時,他的心中還是不由一痛,不是為了自己而心痛,而是為他的母親,那個苦命的女人而感到心痛,感到悲傷。

他實在是想不到,糟蹋了他母親的人竟然是這種冷血無情的人,更加想不到他的那個父親,竟然連一點血肉親情都不顧,要止他於死地!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溫暖的手掌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同時,他的耳邊響起了一個熟悉又溫和的聲音。

“他就是你的父親嗎?用不用師父幫你殺了他?”

“師父?”

端木皇回過頭來,看向林楓那溫和的臉龐,愣了愣,再次看向那人群之中的端木成,眼中閃過一道複雜的光芒,掙紮了一會,然後眼神一堅,搖了搖頭,說道,“師父,算了,雖然我跟他形同陌路,可是,他畢竟是我的父親,他能夠絕情,可我不能無義,如果我讓師父去殺了他,那麽我死去的母親,恐怕會死不瞑目的!”

聽到端木皇這麽有情有義的話,林楓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好徒兒,你果然沒讓師父我失望啊!好,既然你這麽說了,那麽師父就放過他!不過”

林楓眼中寒芒一閃,袖袍一揮,一道無形的能量迅速地朝著端木成所在的方向打了過去。

“啪!”

一個響亮的巴掌聲響起。

端木成慘叫一聲,整個人瞬間飛出外廳,砸落到外廳之外,一路上,那些擋在路上的長老也被端木成這股巨力所帶動,跟著端木成一同飛出了外廳。

震驚!

場中所有的人都是一片震驚的神色!

兩眼呆呆地望著端木成飛出去的方向,良久不語!

回轉過頭來,所有人望向林楓的眼中再也不想剛才那般凶狠,而是恐懼!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

尤其是那些不明所以的弟子們,眼中望向林楓。更是恐懼的無以複加!

端木成的實力他們這些弟子也是知道的,雖然在場中絕大多數長老,可是也有玄靈二級的修為。可這玄靈二級修為的實力,在那個少年麵前,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毫無反抗能力的被打了出去。

更加讓他們震撼的是,被打飛出去的並不僅僅隻是端木成而已,連同端木成在內的,還有許多玄靈級別的長老。粗略的數了下,最起碼有四位玄靈級別的長老一同被端木成給“帶”了出去。

這究竟要有多強的實力才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啊!

玄靈八級?玄靈九級?亦或是

眾人已經完全不該在繼續想象下去,他們怕自己再想下去。恐怕會想到自己奔潰!

“不過,我也不想再看到這個人,省得他玷汙了我的眼球!”

林楓繼續把玩著手中的花瓶,仿佛剛才隻不過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謝謝師父!”

端木皇有些感動的說道。他知道。林楓剛才之所以這樣做,多半是為了自己,不然的話,林楓又豈會將連麵都沒見過陌生人給扇出去?

“閣下是什麽人?為何要跟我們端木家族過不去?”

雖然端木信心中很是忌憚林楓那神秘莫測的實力,可是,在這個時候,全族人的命運都掌握在他的手上,他不得不站出來開口說話。

聽到端木成的話。林楓將手中的花瓶放到一邊,斜著眼睛看向對方。反問道,“你又是什麽人?”

“我是端木家族的家主,端木成!”

“家主?”

林楓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我找的人不是你。你們家族的三長老在哪?讓他出來吧!”

“三長老?”

“怎麽這個人要找三長老?難不成是三長老惹惱了他,所以才招來這個禍患的?”

“有很大的可能,不然,為何他連家主大人都不找,偏偏要找三長老呢?”

“天啊!原來居然是三長老帶來的禍患啊!”

眾弟子聽到林楓與端木信的對話,頓時在一旁的竊竊私語道。

“老三?”

端木信愕然的把頭看向身後的一名中年男子。

所有的長老也是把目光投射了過去,疑惑的有,憤怒的有,記恨的有,一時之間,那名中年男子如同之前的端木成一般,成為了眾矢之的!

“找我?”

那名中年男子同樣是感到十分的愕然!

他怎麽也沒想到,對方這是來找自己的,當即心中的情緒有些緊繃起來,慢慢地從人群之中走出,兩眼仔細地在前方那個清秀的少年,他實在是不曾記得自己有什麽地方得罪過對方。

“不知道這位朋友找我有什麽事嗎?”三長老端木瓊對著前方的林楓,疑問說道。

沒有理會對方,而是把目光看向一旁的端木皇,說道,“徒兒,當初還有哪些人殺害過你,將他們的長輩給我找出來!小輩們做錯了事,是需要長輩們來負責的!”

“什麽!”

眾人震驚!

這是怎麽回事?

眾長老一片茫然!

“是,師父!”

端木皇手中虛空指著那邊長老點了點,不多時,端木皇便是指出了兩位長老,不過,這兩位長老的身份無疑要比端木瓊低多了,排名遠在二十開外。

“師父,我隻認出了這兩位,其餘的幾個,他們父母都是個普通人,並不在這。”端木皇對著林楓說道。

林楓點了點頭,“嗯,既然如此,那幾個就算了!”

從椅子上站起來,緩緩地走在這幾人的前方,目光來回地在那三人身上掃視,眼中寒光閃爍,平淡的說道,“每個人交出一萬顆下品玄元石,繞你們不死!”

“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