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劍修

第581章 門派大戰 血衣人蹤跡

第五百八十一章 門派大戰 血衣人蹤跡

????“宗主,門派弟子被血魔宗修士欺壓,這要是不作出回應,門派威嚴何在?

“宗主,血魔門太過分了!

一群弟子義憤填膺的說道,甚至低階修士都有些聲淚俱下了,說的是十分淒慘,隻不過夏炎與周炎和古之奇並未說什麽。

門派有什麽大動作,低階弟子是沒有決定權的。

現在的決定權,就在這三人手中,事實上,短短的兩千餘年,大道宗除了這三人之外,就隻有另外七名初次祭煉祭煉神通的後輩弟子。

隻是這七人實力都還很差,也隻是有些地位罷了,根本說不上什麽。

“你們說的我都知道,”夏炎環視一圈,語氣嚴肅的說道,夏炎一開口,其餘弟子都不再說話了,看著宗主說話。

“你們說的都很有道理,隻是門派暫時還不適合與血魔門鬧翻,特別是現在頂級修士的數量遠遠落後於血魔門,若是開戰,門派就要大大的損失了。”

夏炎剛說完,周炎便是開口說話了:

“不錯,宗主說的對,門派現在占有的資源已經遠遠大於門派應該所得到的了,隻是有師傅的存在,因此,才沒有其他事情發生。”

“大家要知足,現在大道宗的資源已經夠多了。”

夏炎補充了一句,所有修士也沉默不語,確實,大道宗占據的資源確實是很多了,甚至,可一說算起每個修士的平均資源。沒有任何門派能比得上。

一方麵。大道宗占據的資源確實是可怕。靈州大道宗附近百萬裏內大部分資源都占據了,稍微遠一點的,才有其他門派修士搶奪。

另一方麵,大道宗的弟子數量太少了。

兩千年的時間,大道宗隻有兩千多名修士,這數量少的可憐,即便是隨便一個州的小門派,弟子也比大道宗要多的多。

因此。平均下來,大道宗的資源多的確實可怕。

甚至,用這些資源,大道宗換取了很多的靈脈,使得大道宗山門之中的靈氣濃度越發的濃鬱。

從這點上來講,大道宗確實沒有必要再為了資源與血魔門爭鬥。

隻是,所有的大道宗弟子都不甘心,因為每一個天才都不甘心,大道宗選弟子,講究寧缺勿爛。可以說,選進來的大道宗弟子。都有不凡之處。

大道宗傳說中的創派祖師,便是縱橫天元大陸的絕世人傑,王辰。

不知道什麽時候,王辰的名聲便是傳了出去。

與劍瘋子,風無忌和黎明一樣聲名遠播。

不過,劍瘋子與風無忌的名氣是靠著一場有一場的挑戰,從靈州開始,死在兩人手中大神通修士都有幾十名,傷在他們手中的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甚至就連萬魔門,古魔門,太玄門等等門派的弟子在兩人的手中都有死傷,甚至都不敢報複。

正是如此,兩人的名聲才如此強大。

黎明,則是傳聞修煉佛門九經之一的大日光明經,門下弟子一個個都是妖孽,在靈州開創一個新的門派。

王辰,在普通修士眼中,則是靠著幾人的名氣。

因為無論是劍瘋子還是風無忌,都是坦言與王辰是好友,實力不相伯仲,甚至黎明還說,曾經被王辰救過。

隻是,王辰的實力到底有多強,根本無人知曉。

畢竟,王辰斬殺小雷音寺的信息已經被封鎖,除非是大門派修士,無從知曉,而更為驚人的戰績,從仙人分身手中逃生,更是無人知道了。

話說的遠了,說回來,大道宗能有如今的規模,眾多修士心中的創派祖師王辰,確實有很大的貢獻。

正是有王辰的存在,很多大神通修士才不敢招惹。

畢竟就算王辰實力不強,那些好友的實力已經是絕對夠恐怖了,這點已經不用多說什麽了。

綜合起來,夏炎說的話是一點兒沒有錯的。

不過,夏炎與其餘弟子一樣,心中都有些不甘,不過即便是不甘,夏炎也知道輕重,實在不是對手,還不知道隱忍,那就是傻了。

正在門下弟子準備退去的時候,卻是看到宗主的夏炎的神色一變,神色恭敬的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幾息之後,夏炎的神色才恢複正常,而後沉吟了一下,說道:

“傳祖師命令,抹除血魔門!”

這一句話一處,在場的幾十名弟子便是臉色一變,先是難以置信的神色,而後是狂喜,最後才漸漸恢複正常。

“師傅,咱們門派的實力比不上血魔門,是不是這次師祖會出手?”

一名弟子說道,其餘的弟子也是緊盯著夏炎,等待著回答,夏炎一笑,道:“這是自然,這次師祖會出手,不過,師祖隻會出手一次,其餘的還要靠門中弟子,當然,幾位師祖的異修峰幫手也會出手的。”

弟子們聞言沒有回答,臉上的喜色已經盡顯無疑。

異修峰,乃是大道宗獨有的一峰,乃是為王辰的靈寵小鼷鼠,小金鼠所創,顧名思意,乃不是人類修士,是謂異修。

當然,這隻是對外的說法。

其實門中大部分弟子也知道,這異修峰的幾個妖族地位很高,甚至比宗主的地位還要高一些。

宗主要見師祖,幾千年來都沒有辦法。

但是,那鼷鼠前輩卻能隨時見到師祖,甚至,據說有一條真龍一直陪著師祖閉關,據說這真龍還是雌的,不應該說是女的。

對此,大道宗的弟子暗地裏沒少八卦。

門派之間的戰爭沒有那麽簡單,戰爭一旦開啟,就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解決的。特別是大門派之間的戰爭。

光是戰爭之前的準備就要耗費很長時間。

好在大道宗與商會的關係比較好。特別是大道商會。基本上都是大道宗的了,隻是主事的是一直與大道宗合作的那名修士。

門派戰爭,首先要準備充足的丹藥,特別是恢複法力和治療傷勢的。

其次是大型的戰艦。

隻是戰艦建造昂貴,而且對大神通修士沒什麽作用,因此,實用價值並不是很大,還是以修士為主。

最後。便是各種各樣的陣法了。

陣法,在門派戰爭之中,可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有陣法的防禦和組織攻擊,修士的實力會高出來不止一籌。

大道宗準備戰爭,就足足有一年的時間。

緊接著,便是開戰了。

大門派之間的開戰,罕見有偷襲很多次之後才開戰的,因為這樣讓別的修士以為勝之不武。

而且,偷襲完全沒有必要。

一場戰爭,開戰之後。沒有準備的一方定然是倉促應戰,本身就是劣勢。沒必要偷偷摸摸的掩飾。

而且,想要隱瞞,這麽大的事情也隱瞞不了。

開戰的理由,夏炎也沒有選擇是血魔門修士與大道宗弟子的仇怨為接口,而是以血魔門高等級修士欺壓大道宗低階弟子為理由。

以夏炎的說法,同等級之下,大道宗弟子敗了就是敗了,實力不濟,還要門派爭什麽場麵。

可若是別的門派,以高等級的修士來欺壓門派弟子,這可是無法容忍的。

看起來,這說法很傻,修士之間,那管修為高低,難道別的修士還等到你修為高了才與你爭鬥,這不是開玩笑嗎?

不過,大道宗這樣說,卻是把血魔門放入了不善的境地,潛意識裏覺得大道宗是一個好門派。

而且,即便是同級弟子與大道宗產生爭鬥,別的門派高階修士也不會再出手。

再出手,那就名聲徹底壞了,還會被大道宗追究到底。

除非是殺戮極多,性情特別的狠辣修士,不然絕不會對低階弟子出手。

決定開戰後一年,大戰才正式開啟。

與之前所料的不差,倉促開戰,血魔門幾乎沒什麽準備,損失慘重,連連有門下弟子被斬殺。

甚至,有很多別的門派修士和散修也趁機下手,想要從血魔門身上分一杯羹。

隻是,漸漸的血魔門緩過來氣,也漸漸的抵抗起來,甚至許多地方,讓大道宗也損失頗為嚴重。

畢竟,大道宗弟子實在是太少了,總共隻有兩千多名,死一名弟子就是極大的損失。

死一名弟子,就相當於百萬眾修士的門派死了一千名弟子,而且普通的門派,弟子補充的速度也很快,可不像道宗,收徒很嚴格,收入的弟子極少,補充起來也是很緩慢的。

總體說來,戰爭的形式在經過開始時候的倉促之後,很快便穩定下來。

接下來,便是看門派真正底蘊與實力的時候了。

首先是血魔門來人和解。

戰爭進行到這時侯,低階弟子死傷到一定地步,特別是血魔門損失的比大道宗多的多,按道理說,也算是找得回場子了,麵子找回來了,沒必要再把戰爭進行下去了。

再往下去,就是大神通修士之間的戰爭了。

不過,夏炎再第一時間內,便是拒絕,然後繼續開戰。

“你說戰便戰,現在想停,哪有那麽簡單,這次不滅了血魔門,大道宗誓不止步,想停止戰爭,那就解散血魔門吧!”

夏炎的話一出,整個靈州都沸騰了。

靈州被開發這麽就,小打小鬧不斷,可是真的上算是大門派之間的生死大戰,這還是第一個。

甚至在天元大陸,這種程度的戰爭都不多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