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

第775章 堵截

第七百七十五章 堵截

在意識空間中,當本命魂魄,完全的將心蓮養魂涎的精華全都吸收了煉化之後,突然的張開了雙眼....

那雙眼睛,已經不在虛幻,眼瞳之中,有著實質性的目光,猶若電芒一般的射出。

隻是瞬間中,辰夜便是感應到,橫戈在本命魂魄麵前的那條天塹,在這個時候突然消失不見了,而今,隻需向前跨上一步,便是能夠到達一個新的天地中。

這一刹,整個空間,因為那雙眼睛的張開,而變得劇烈震蕩了起來,虛幻的空間之上,無數的黑色雲層,快速的匯聚而來,無數電弧,仿若銀蛇一樣,在那匯聚起來的龐大黑色雲層中,若隱若現著。

這叫人非常清楚的明白,這最後的一步跨出去,沒有想像中的那麽容易。

“本命魂魄!”

“本尊,什麽事?”

辰夜突然森冷的笑了一聲,而後,便是退出了意識空間。

本命魂魄也明白了辰夜的所想,再度的盤腿坐好,閉上了雙已經與常人一般無二的眼睛,便在這個時候,遙遠的天際之上,一切的出現,都似乎被大神通所禁錮了似的,現在停留在天際中,變得無比安靜了下來。

“辰夜,你成功了。”

正在抵禦著那股來自辰夜本命魂魄所散發出來的威壓,突然消失不見了,紫萱馬上高興的問道。

心蓮養魂涎,辰夜得到要做什麽,紫萱心中很清楚。

“還差最後一步就可以了。”辰夜笑著說道。

紫萱黛眉一挑,問道:“那為什麽不把最後一步補全了?”

“嗬嗬,這一步,要留在最佳時機的時候去走,現在時辰未到,所以先留著。耽誤了好幾天時間了,我們該離開這裏了。”

辰夜縱身躍起,衝著紫萱笑了笑後,大步的向著密室之外走去。

外麵,天莫行見到倆人走出,也是馬上迎了上去,說道:“公子,姑娘,柳寒雙的護衛高手,武無淩,一直在監控著這裏,他的意思很明白了,公子,你是否可以考慮一下?”

“考慮什麽?”辰夜淡笑著問道。

“不要與柳之一族為敵!”天莫行正色說道。

“是現在不要,還是永遠都不要與柳之一族為敵?”

“永遠!”

“如果我非要與之為敵呢?”辰夜眉梢一挑,笑問。

天莫行也是正容的說道:“可能後果,會出乎公子的意料之外,而且老夫可以預斷,吃虧的,吃大虧的,必定會是你們。公子,不要因為一時意氣,而斷送了大好的前程啊!”

辰夜擺了擺手,淡淡道:“天前輩,你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我非要與柳之一族為敵,你,或者說,你天之一族是什麽態度?”

聞言,天莫行老眉猛地一皺,這時,他才明白辰夜的意思,可明白了之後,卻是讓的天莫行神色中,不由掠出一陣苦澀出來。

辰夜與柳之一族為敵,會吃虧,吃大虧,這是是天莫行說的,也就是代表了天之一族的意思。

意思是什麽,很明顯了,在辰夜與柳之一族的為敵中,天之一族,根本不會插手。

現在辰夜還問天之一族是什麽態度,那是在告訴天莫行,他原本願意和天之一族交朋友,畢竟,不管是什麽原因,雙方之間,都有一個比較好的開頭,雖然有著利用的嫌疑,可是天之一族,同樣也看重辰夜他們的天賦和潛力。

所以這是相互的,並不存在誰算計了誰!

可是,天之一族,並沒有將辰夜當成是朋友。

固然,辰夜的問話,是有著太深的深意,讓人一時無法領會,這沒有天莫行的錯,但是,如果天之一族已經把辰夜當成是朋友,那麽,勸辰夜不要與柳之一族為敵是對的,樹立大敵,過早的樹立大敵,不是明智之舉。

但吃虧這倆個字說出....“公子....”

辰夜一揮手,一瓶丹藥飄掠而出,隨即說道:“這些,是情報和我這些天居住的費用,告辭!”

說完,帶著紫萱,快速的離開了。

“公子,姑娘....”

“莫行,算了!”

虛空微微扭曲,一道蒼老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天莫行的麵前,望著辰夜二人離去的方向,這個老人淡淡道:“年輕人有衝勁,是件好事,但不識大局,就顯得莽撞了,正好,借這個機會,讓他清醒一下也是不錯的。”

“五長老!”

天莫行有幾分著急的說道:“這倆個人,潛力可怕,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對象,而此子顯然重情重義,我們正可以利用他與柳之一族的矛盾,將之拉攏過來,如今這樣做,豈不是太可惜了?”

“世間之中,天才多的如同這天上的繁星,但是,能夠真正成長起來,卻是屈指可數,所以,需要太多的曆練。那個小子,脾氣太盛太衝,好好的讓他磨練一下吧!”

“玉不琢,不成器!那小子,如今還沒有資格,讓我天之一族化費心思來栽培!”

話音一落,那道蒼老的身影,徐徐的憑空消失不見了。

“五長老,五長老!”

天莫行不由連連的苦笑,磨練是必須的,可是,不管怎樣的磨練,都不能以他人的意誌來強加於身上。

如果在這個時候,能夠對辰夜二人稍稍的有所示好,那麽,這倆個朋友,天之一族交定了。

隻可惜....離開了天城,辰夜二人直接是朝向葬天穀的方麵而去。

既然柳寒雙一直在監控著,那就給他們一個機會,免得將這個大麻煩帶到了葬天穀中。

城外數十裏處,一座高山的山峰之上,辰夜負手站立於一塊巨石上麵,遙望著天城所在的方向,片刻後,笑道:“柳寒雙他們的速度,未免也太慢了一些。”

紫萱看了他一眼,輕聲道:“辰夜,你想過沒有,到底需要怎樣的實力,我們才能進入邪帝殿?”

辰夜神情不由楞住了,紫萱也見過敖天,知道邪帝殿的強大,她會很清楚的明白,闖進邪帝殿,不提失蹤的邪帝,單是邪帝殿的其他高手,若要應付,修為至少要在天玄七重境界之上,否則,那就是找死。

“不管會怎樣,我一定會親入邪帝殿,將娘親救回來的。”辰夜神情一肅,沉聲道。

紫萱輕輕的抹平了辰夜緊皺著的眉頭,道:“我就喜歡你這樣,無論發生了什麽事情,心中的堅持與那份自信,從來都沒有減弱過。所以,我都會陪著你的!”

“當然要你陪著我,你若不在,我會發瘋的。”辰夜攬緊了紫萱,柔聲道。

紫萱嫣然的一笑,道:“辰夜,你知道嗎,有的時候,我甚至懷念與零兒相依為命的日子。”

“雖然那段歲月中,我要時刻擔心零兒會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可是至少,我的心很充實,我知道,我有自己想要付出的人和事,而今也是一樣,所以我不希望,你給自己太多的壓力,那樣的話,我會很心疼的。”

“都死到臨頭了,居然還有閑情逸致在這裏談情說愛,真不知所謂!”

虛空突然一陣扭曲,十幾道身影,自那裏麵踏足而出,居中者,正是柳寒雙。

見到下方,那親昵的依偎在一起的倆個人,柳寒雙眼中對辰夜的殺意,突然的暴漲。

“柳公子,等你多時了,現在才過來,還真是慢啊!”仰頭,辰夜淡淡笑道。

柳寒雙左邊,那渾身在一襲黑袍籠罩下的中年人,眉頭一皺,猛地踏前了一步,將柳寒雙護在了身後。

明知會有麻煩,卻仍在等待....“武叔叔,別擔心,就憑這小子,還奈何不了我們。”柳寒雙不屑的一笑,便是站在了中年人的身旁。

“對啊,武大人,有你和老夫相隨,就這個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公子你放心,今天,你定然可以抱得美人歸。”柳寒雙右側,一個陌生的老者,閃爍著陰冷的目光,凜然的笑道。

聞言,柳寒雙拍了拍老者的肩膀,歡暢的笑道:“易重,難怪我三叔對你刮目相看,你確實很會說話,深得他人意啊。”

“那都是柳嶽大人抬愛!”老者連忙恭敬的說道。

“易重,葬天穀的易重老魔?”辰夜嘴角邊上,頓時揚起一抹凜然的弧度,看來,葬天穀與柳之一族的關係,真的非常不錯。

“嘿,正是老夫!”

易重指著辰夜,獰然喝道:“小子,乖乖的把你身邊的女人獻給我家公子,這樣,或許還能讓你如狗一樣的活著,不然的話,明天早上的太陽,你見不到了。”

“像狗一樣的活著?哈哈,易重,你太會說話了,很好啊,本公子正想不到,要怎樣來處決這小子,不錯!”

柳寒雙大笑:“小子,你自覺一點,是你自己動手,還是要讓本公子,親自打斷你的手腳?”

沒有理會這半空上的一唱一和,辰夜偏過頭,問道:“紫萱,那中年人和易重,你一個人能夠對付的吧?”

“尊玄巔峰的高手,加上一個尊玄七重境界的家夥,放心,一點問題都沒有。”紫萱輕輕點著頭,一雙美眸中透露出來的目光,宛如死神一樣,籠罩著易重。

辰夜嘿嘿一笑:“那就好,記得,這易重別讓他死了,我很想知道,像狗一樣的活著,究竟是幅怎樣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