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

第782章 逍玉子

第七百八十二章 逍玉子

失敗,再失敗,又失敗....一次一次的失敗,連辰夜自己都不知道失敗了多少次,到得現在,他已經是麻木的,將這個舉動習慣成了自然。

即便是身體的劇痛,已讓心神有所無法承受,這這個自然的舉動,讓辰夜依舊還在不斷的嚐試著,艸控那雷龍按照自己的功法運行軌跡前行著。

或許是長時間的艸控,加上有雷丹在一旁協助,還有本命魂魄的相幫,終於在某一刻,狂暴的雷龍,突然的頓了一頓,似乎安靜了一點點。

察覺到這一情況,辰夜精神為之一振,連忙小心翼翼的控製雷龍,以十分緩慢的速度,將之慢慢的帶進自己心法運行的軌跡中。

“嗡。”

一陣輕微的波動,在雷龍終於受到了牽引之後,悄然的浮現,這一刹那,一股狂暴的力量,瘋狂的暴湧了出來。

但是這力量,並沒有繼續給辰夜的身體帶來破壞,而是像一劑靈藥般,在修複著這殘破的身體。

所謂物極必反,果然是這個道理。

“成了。”

辰夜心神頓時輕鬆下來,若非此刻還不到完全放鬆的時候,隻怕他整個人都要倒下來了,實在是這雷龍的衝擊力道,太過強大。

這也就是辰夜,有著龍族頂尖功法,百戰決大成為底子,加上玉龍之骨的得到,不然,換成任何一個人,哪怕是尊玄,乃至初入聖玄的高手,下場都會極其的悲慘。

“本尊,讓我來。”

辰夜旋即收回所有玄氣,靈魂之力暴湧而出,包裹著雷龍,閃電般的回到意識空間,進入到本命魂魄虛幻的身體中。

便在這個時候,辰夜立即發現,本命魂魄的軀體,馬上凝實了許多,以至於雷龍在本命魂魄的軀體中,肉眼再也無法看見。

“登堂之境嗎。”

辰夜頓有所悟,便不在去理會本命魂魄的變化,這個時候已經算是成功,接下來,他該做別的事情了。

“轟。”

雷丹中,吸收過來的大量雷霆力量,如同是決堤的洪水湧出,辰夜身體中,墨綠色光芒若隱若現,在如此光芒的包裹下,辰夜的骨骼,都變的光彩奪目,晶瑩剔透。

當這些經由雷丹煉化過後,溫順之極的雷霆力量出現後,辰夜的骨骼,便是如同一方黑洞般,快若閃電的吸收著這些雷霆之力。

伴隨著越來越多的雷霆力量被吸收,肉眼可見,骨骼,肉體,都變得凝實了許多,那晶瑩剔透之感,也是像生機一樣,飛快的蔓延開去,逐漸的,全身上下,任何一處地方,都是如此的透亮。

隱約可見,辰夜的骨骼與肉體上,似乎有著一道道波紋浮現,而眾多的波紋相互交織相連,仿佛勾勒出了一條真龍的影子,而這真龍,便是那玉龍一般。

盤坐於地麵上,此時的辰夜,被無比璀璨的墨綠色光芒所包裹,形成一道光罩,將外麵所有的目光,都是隔絕了去,甚至連他的氣息,再也不被外人所感知到。

遙遠處山峰之上,紫萱靜靜站立著,在她的腳下附近,易重老魔如條死狗般的趴著,若是有人此刻靠近的話,就會發現,現在的後者,全身上下,再無半點強大的感覺,那赫然是修為被廢的緣故。

不但如此,他的雙手雙腿,以及全身,都軟弱無力,耷拉的攤在地麵上,那不是因為被重傷的緣故,而是,全身骨骼被捏碎的緣故。

看著附近的那道俏然無比的身影,易重老魔無神的雙眼中,湧動著極致的怨恨,可同時,也有著無法述說清楚的畏懼在閃爍著。

他怎麽也沒想到,以自己的實力,隻比對方低了一個層次,縱算不是她的對手,可要逃走,應該勉強能夠做到吧。

即便是逃走也做不到,自己自爆,應該不會落入到對方手中吧。

可都沒有想到,無論自己怎樣做,到最後,都是被乖乖的留在了這裏,並且落得個生不如死的下場。

除了恨和怕,易重老魔心中萬分後悔,早知今曰,何必當初。

看著遠處的辰夜,紫萱臉龐上,洋溢著那令無數眾生都要為之傾倒的笑容,她知道,當這一次過後,辰夜的實力,必然會有大幅度的提升。

無論是魂變,還是龍祖傳承....

看著辰夜,紫萱輕聲道:“每一天過去,你離你所渴望的目標,都會走近一點點,我知道,終有一天,你會做到你心中所渴望的事情,到那個時候,如果沒有我在身邊,你千萬不要放棄已在的幸福而來追尋著我,知道嗎。”

這句輕聲的自語聲音,似乎被辰夜聽到了,那靜止了許多的身影,仿佛不經意的輕輕顫抖了一下。

旋即,辰夜的身體,依舊還在璀璨的墨綠色光罩的包裹之中,可是,有著一道幽芒,自他頭頂處,緩緩的湧現。

這一刹,天際之上,那一直在徘徊著的,巴掌般大小的雷雲,突然的散去,整方虛空,終於在這個時候恢複了原樣,所有的壓抑與沉悶,頓時一消而空。

唯有這方大地的慘不忍睹,叫人知道,之前這裏,曾經發生了怎樣的慘烈。

意識空間中,再沒有所謂的虛幻身影,本命魂魄猶若真實之人一般,渾身上下,盡顯凝實之感,一切,都是真實的。

身體上,散發著勃勃生機,從而給人凝固之感,但有所不同的是,本命魂魄所散發出來的生機,與生靈的生機,有著很根本姓的不同。

不管如何的變換,本命魂魄始終是魂魄,即便因為魂變狀態,而發生如此之大的轉變,但畢竟是魂魄,無法做為單獨的個體。

因此,沒有所謂的血肉之軀體,自然,那生機也就與常人有著很大的不同,可這個,的的確確,是登堂之境。

當本命魂魄那緊閉許久的雙眼睜開時,辰夜也是第一時間清醒了過來,心神一動,感受著踏入登堂之境後,本命魂魄的變化,一抹喜色,飛快的在心頭上蔓延出來。

登堂境界後的種種好處,自然是不言而喻,但讓辰夜高興的不是這個,而是,魂變的層次,在接下來的曰子中,將真正的向著大成之境靠近,這才辰夜內心深處,所無比渴望著的。

“本....”

還不待辰夜去召喚著本命魂魄,突然,自本命魂魄中,出現一道十分陌生,卻又有點熟悉的波動緩緩的湧出。

當這波動出現的刹那,辰夜頓感覺到,似乎空間在轉換,一瞬之後,這種奇特的感官消失,但辰夜也是看見,在他眼中所出現的,並非是自己身處的世界,而是,另外一方世界。

重重山峰消失不見,辰夜現在所在之地,乃是一方陌生的空間當中,這裏,湧動著無比磅礴的天地靈氣,生機濃鬱無比,宛如仙境一般。

“年輕人。”

正當辰夜在打量著周圍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在這天地間緩緩的響徹起來,旋即,在這空間的一處,無數流雲匯聚而來,最終,化成一道身影。

“前輩,是您。”

辰夜真正大驚,這道身影,對他而言,非但不陌生,這麽多年來,還一直在辰夜的記憶之中,極為的清晰。

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當年,辰夜初離大華燕京,前往皇朝各地曆練的時候,在鷹見愁峽穀中,感應到倆道意誌殘留。

那倆道殘留的意誌,即使萬千載後,被辰夜觸碰而出,依然展開了一場大戰,在大戰之後,以天刀之力,生生的擊潰了那道邪惡的意誌,最終另外一道意誌化形而出,正是此時所出現的這道身影。

也正是他的成全,才讓辰夜擁有了魂變狀態,這個人,辰夜怎能忘記。

“年輕人,我們終於有機會再度相見了,既然再度相見,你的魂變層次,一定是達到了登堂之境,恭喜啊。”

此時的身影,沒有了辰夜第一次所見到時的萎靡與不振,飄逸的他,盡顯一代絕頂高手的風範,隻不過辰夜知曉,現在的身影,消失在即。

之所有會再度出現,隻怕也是當年所留的一點遺憾,讓他始終未曾散去。

辰夜立即抱拳道:“一切,都多謝前輩成全,還望前輩告知姓名,讓辰夜終生惦念。”

“嗬嗬。”

聞言,那蒼老身影淡然一笑:“老夫逍玉子,難道你還有這份心思,也不枉老夫當年的成全。”

“前輩大恩,辰夜永生不會忘。”辰夜再度恭敬道。

逍玉子揮了揮手,道:“一切莫過緣法二字,你擁有天刀,除去了那道意誌,使老夫獲得新生,所以這些,是你應得的,當然,在應得之前,老夫也不得不承認,你需要這一次的成全,否則,你的路,將更加的難走,若走不下去,你的下場,會比老夫更加的淒涼。”

“但不管怎麽樣,都得多謝前輩成全。”

逍玉子話中意思,到了今天,辰夜已經很清楚了,所謂邪惡意誌,乃是邪帝殿的高手,他們要取天刀,為的是什麽,不用過多去猜想。

但有一點,辰夜心中無比的堅定,就算沒有魂變狀態,他辰夜,也一定會站在最巔峰處,去麵對邪帝殿。

隻是現在因為紫萱之故,魂變狀態就顯得尤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