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

第845章 將現

第八百四十五章 將現

“萬鬼深淵”

辰夜雙眼為之更加的森寒原來這些年來葉爍和自己一樣都陷到了絕地之中

萬鬼深淵是怎樣的存在辰夜盡管不清楚可同為絕地那深淵之中所存在著的危險絕對不會比喪魂山脈小

看葉爍之前對柳之一族的濃烈殺意辰夜便是清楚的知道自己這位兄弟的際遇必定是拜柳之一族所賜

今天若是不大開殺戒的話心中的那份恨難以清除幹淨

一念至此辰夜猛地抬頭看向了年輕人唯有他才能如神一般掌控著所有一切他若要阻止的話別說大開殺戒便是離開都不可能做到

迎著辰夜目光年輕人淡然道:“我說過今天這裏不會有任何一人會死”

“我也說過會不會死人不是你說了算的”

半空之上辰夜攬著紫萱便那樣平平的麵對著年輕人與此同時另外一處葉爍與柳如是亦是同樣動作

底下四大超級勢力之人以及其他的人均是可以想像到如果沒有天際上那年輕人的壓製夜盟之中會有更多的人將要與那倆對璧人一同去麵對那位年輕人

偏偏這一點是他們這些人不管是誰便是柳破風都做不到的實在是那年輕人太可怕他的地步已經到了讓所有人都隻能仰望的高度

差距太大就如同一個人站在山腳下而另外一個人則是在山峰之上前一個人除卻仰望外他做不了任何事情因為他心中明白即使他自己攀爬一生一世可能永生永世都爬不到那山峰頂上

故而對於山峰頂上的那個人隻能仰望

但那倆對璧人以及夜盟眾多之人均敢去直麵麵對山峰頂上的那個人....難怪短短時間夜盟聲威如此浩大難怪對手是四大超級勢力中的天、柳二族他們都絲毫的沒有畏懼與忌憚

這與實力已經無關是他們所擁有的勇氣太驚人

有著如此的無懼誰敢懷疑以他們的優秀他日會走不上那山頂

盡管山頂之路難行或許他們也做不到然而離山頂最近的地方他們一定可以攀爬上而這個地方將也會是其他人都要仰望的高度

這個高度也足以碾死他們的對手

“辰夜似乎你已經忘記了在喪魂山脈靈魂界中我與你說過的話了”年輕人聲音略略一沉道

僅是聲音微微一變這天地便仿佛遭遇到了雷霆轟擊毀滅之勢暴湧而現

辰夜神色絲毫不變依舊淡漠道:“可能我忘記了不過你似乎也忘記了我說過的話”

聞言年輕人神色微微一怔片刻後大笑:“很好知道堅持的人才能在武道路途上不斷的突破隻是辰夜我覺得現在的你精力應該放在別處多一些的好別到時候後悔”

“後悔”

辰夜眉頭一皺不由緊握了紫萱的柔荑他這話指的是什麽意思

年輕人淡然一笑繼續道:“邪帝殿隱藏多年如今元氣已經複原恐怕要不了多久時間他們就會再度重現這片天地之中到時候這天下所有的人包括你們在內都將是邪帝殿征服的目標”

“辰夜四大超級勢力的存在這麽多年來本就是牽製著邪帝殿如若不然邪帝殿複原的速度至少會提前許久這一點他們功不可沒盡管也做了很多讓人不可原諒之事但邪帝殿若大舉侵犯這世間毋庸置疑四大超級勢力將會是阻擋的主力”

年輕人說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辰夜你就算不為自己也得為你身邊的人著想你潛力固然驚人可沒有足夠的時間一切都隻是惘然他們這些人雖然不堪的很可總算也能夠為你贏取一些時間從這方麵說你得要感謝他們的”

“感謝”

辰夜冷然一笑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將希望和前路交到不相信人手中的一個人或許因為邪帝殿的出現天、柳二族會收斂許多甚至暫時同心同德應付艱難可辰夜也相信隻要一有機會對自己等人的打擊便會隨之而來

因為天、柳二族的人心中很清楚的知道所發生的事隻能暫時忘記卻不能永遠被忘記即使辰夜和夜盟眾人可以放下恩怨他們也不會把恩怨放下

高高在上這麽多年天、柳二族絕對不想看到一個更加強大的勢力猶若大山般橫立在他們的頭頂之上

帝、沐倆族若非與夜盟如今有著良好的關係相信他們也是不願意看到夜盟坐大的

所以相信這些人辰夜寧願相信自己

邪帝殿又如何他辰夜並非迂腐之人若勢不可為天地之廣之深他就不相信找一個隱居的地方都不會有

即便沒有這樣的地方如今的古帝殿和天刀也足夠給自己開辟出一方無人知道的空間來有沒有天、柳二族為自己拖延時間一點兒都不重要

不過年輕人這樣一番話倒似乎證明了他與邪帝殿沒有太大的關係

年輕人搖了搖頭目光中閃現出一絲的無奈顯然他對辰夜心中所想的非常清楚沉默片刻後道:“辰夜既然你如此堅持我也不好多說什麽不過我想提個條件希望你答應”

話音傳出包括紫萱等人都是有所動容這年輕人如此強大他想做什麽相信這天地之中還沒有人能夠將他阻攔住竟然對辰夜態度這麽客氣

在柳破風等人心中擔驚之意越加濃烈起來

年輕人一出現便是阻擋住了玄帝威嚴原以為他縱然不是朋友也不會是敵人隨後事情的發展更是一度讓柳破風他們心有欣喜之意

他們無比渴望那葉爍和紫萱乃至最後出現的辰夜能冒犯那年輕人而這些個人所展現出來的不客氣也叫柳破風他們很是樂意見到

隻要雙方動手夜盟眾人將無一幸免那麽這天下固然有年輕人惟我獨尊他們二族不大可能如以往那般橫行霸道但年輕人絕對不會像夜盟眾人這些時刻猶若一把利劍懸在他們頭頂上

沒有諸多威脅天、柳二族依舊可以很好的發展下去

然而現在年輕人對辰夜近乎是一種商量的語氣這讓柳破風等人瞬間跌入了冰窖中原來在那年輕人眼中可以誰都是螻蟻但辰夜一定不是

盡管不清楚這年輕人為什麽要對辰夜這麽客氣可這一點卻是毋庸置疑的

以年輕人強大的實力不需要對任何人有所忌憚甚至是客氣

“什麽條件”辰夜眉頭一皺默然片刻後問道並未逼的太緊雖然心中隱約知道年輕人為什麽要對他客氣可知道歸知道卻不能把這個當成是平等談話的籌碼

實力才決定一切其他的東西都無法代表實力

年輕人淡淡道:“先開啟帝皇宮你們從帝皇宮出來後我會告訴你一件事若到時候你仍然要不顧一切殺戮我也隻能由你”

柳破風等人心神無以複加的顫抖起來有柳破風在夜盟無足為懼可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這夜盟中居然有一人是玄帝的傳承者並且還擁有著玄帝的能量威壓

沒有了柳破風即便倆大超級勢力聯手足是十位天玄高手但說實話當帝皇宮之行過後他們真的沒有足夠自信可以阻擋的住敖天

天玄七重巔峰一步之遠便可跨入天玄八重而這一步柳破風他們都相信隻要讓敖天在帝皇宮中修煉一次必定能夠晉入

辰夜不由再問:“為什麽要先開啟帝皇宮還有你有什麽事為什麽不現在告訴我”

“嗬嗬若現在說了你的心思將不會放在帝皇宮上麵”

年輕人笑道:“這帝皇宮我雖然沒有進去過不過對現在的你們來講卻有著極大的好處所以不管什麽事都押後在說”

這一次年輕人不給辰夜半點反駁的機會手一揮壓製底下所有人的那股氣勢瞬間消失不見而後說道:“帝釋天你們可以開啟帝皇宮了”

帝皇宮很多人都很稀罕在夜盟眾人這裏一點吸引力都沒有他們快速的衝上半空將辰夜與葉爍四人團團圍住尤其鐵奕天將葉爍和辰夜二人更是緊緊的抱住

這幾年中他差點就失去倆位兄弟了

“你們沒事太好了”鐵奕天說話的同時那股壓製不住的滔天殺意轟得一下暴湧在天際之中

“別急”

辰夜輕輕拍了下鐵奕天肩膀雖然他不清楚這些年中發生了什麽事卻也明白所發生過的一定與柳之一族有關

“就等帝皇宮之事過後便好好的與他們算一算賬吧”

目光遠射去那極端冷冽之意叫得柳破風等人都忍不住的為之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