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美女養成係統

第94章 蘇林,到我家去睡吧!

第九十四章 蘇林,到我家去睡吧!

鐵證如山,以市委書記柳建國為首的數十名官員,全部都認罪伏法,承認了自己與龍虎幫勾結的事實。省裏派下來的兩個專案小組效率也十分高,一個個分開審訊取證,調研定罪。

“好呀!你小子,這一次真的是全靠了你。如果不是你將這賬本完完全全背下來,我們不僅不可能扳倒他們,還會被柳建國反咬一口。”

這件事情告一段落,刑警隊長嚴龍勇也是狠狠地鬆了一口氣。可以說,他在警局十幾年來,這是第一大案。

“嚴隊長,這是我應該做的。而且,我和柳建國的兒子柳元豐也有過節,這一下,他家倒台了。我也不用害怕柳元豐的報複。我爸媽也不怕找不到工作了。”

本來趾高氣昂的市委書記柳建國,居然在自己報出的賬本證據麵前,低下了高傲的頭顱,不得不認罪伏誅,這種感覺,讓蘇林心裏麵也是洋溢著滿滿的成就感。

而更加關鍵的是,柳建國倒台了,他的兒子柳元豐也逃不掉,可以說,這一下,柳家在建安市的勢力完全瓦解了。如此一來,蘇林就再也不用擔心自己父母找不到工作的事情。

先前那些單位都是受到了柳元豐的指示,不敢收下自己的父母,這一下,柳家倒台,這一層阻礙沒有了,憑著自己父母多年的工作經驗,怎麽可能找不到一個適合的好工作呢?

不過,現在蘇林的銀行卡裏麵可是有著六百多萬的人民幣巨款,父母的那幾千塊錢一個月的工作,他還真的不放在眼裏。但是,蘇林又在煩惱,該如何去和父母解釋這筆錢的來源了。

“蘇林,你這一次,做的真不錯。”

蘇林和嚴龍勇在會議室外麵說著,沒想到市長方麗萍走了過來,開口就是笑眯眯地誇獎蘇林道。

“萍姨居然對我笑了。”

在蘇林的印象裏,方麗萍從來都是一副嚴肅地表情,畢竟是一市之長,雖然是女流之輩,可是隻要方麗萍往那裏一站,那氣場,那表情,就足以令人緊張半天的。而今天,方麗萍居然主動對蘇林笑了,不是那種禮貌性的微笑,而是真的開心的笑,會心的笑。

“萍姨,沒什麽,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就是記憶力好一點,所以才記憶下了那賬本。他們以為把賬本燒了我們就沒有辦法了,其實真正的賬本都在我的腦子裏。他就是燒掉一百本,我都可以再寫出來。”

蘇林見方麗萍的表情輕鬆,也笑著吹了個小牛。

“你呀!”

方麗萍並沒有在意蘇林的口氣,依舊笑道,“你的本事,我可是知道。嫣然可是跟我說過的,她借給你的筆記,你一晚上就都背下來了。完全是一字不差,倒背如流。難怪,可以一下子考那麽好。真不知道,你母親給你吃了什麽靈丹妙藥,記憶力能夠這麽好。”

“啊?嫣然這個也跟您說了啊?”

蘇林有些驚訝,沒想到,秦嫣然在家裏居然還和她的母親說自己的事情。也許秦嫣然隻是那麽順嘴一說,但是在蘇林現在看來,就有點胡思亂想起來。又想想今天秦嫣然對自己奇怪的態度,故意冷冰冰的視而不見,蘇林就又有點灰心了。

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她們那小心思終日在考慮些什麽問題呢?蘇林想不明白,也不打算去想了,一切順其自然好了,雖然這些事情一直在自己的心頭撓啊撓,弄得自己癢得不得了。

“豈止是這個呀!你這個小鬼頭,也不知道是給我們家嫣然吃了什麽迷藥,我們嫣然以前回到家裏從來都不會和我說起學校裏的同學,更不用說是男同學了。但是現在,尤其是這半個月來,三天兩頭就跟我說起你這個叫蘇林的好男同學……”

眯著眼睛,方麗萍饒有意味地看著蘇林,想起昨天自己女兒一臉傷心從醫院跑開的情形,一晚上都以淚洗麵躲在臥室裏,方麗萍又問道蘇林,“對了!蘇林,昨天你在市立醫院都做了些什麽?”

“我……我昨天不是跟您說了麽?是我隔壁鄰居家的一個阿姨病了,我代表我爸媽特地來看看她的。正巧在醫院就碰上萍姨你的……”

蘇林眨了眨眼睛,有些心虛,不過他說的可也是事實,隻是隱瞞了和竹姐姐在病房內**的片段而已。

“那你昨天,就沒有碰上嫣然過?我記得,好像嫣然是看到你從我們這個病房門口走過的時候追出去的。”方麗萍又問道。

“有麽?可是我昨天的確沒有見到嫣然啊!”

蘇林也是摸不到頭腦,難道說,這裏麵有什麽誤會麽?一時之間,蘇林也想不清楚,總覺得這裏麵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

“算了。不說這些了,蘇林,明天可就是要高考了。你可要加油噢!考上一個好的大學,以後才會有光明的未來。才能夠成為一個對社會更有用的人才。”

方麗萍不愧是建安市的市長,紅旗下長大的一代人,說起話來,紅色意味十足。

“是的。萍姨放心,我一定會考上一個好的大學的。”說到這裏,蘇林突然想起白天李浩說過的填報誌願的問題,正好在這裏,可是試探一下方麗萍的口風,探聽一下秦嫣然是想要去哪兒所大學的,於是頓了一下,問道,“對了,萍姨,不知道嫣然高考以後,填報誌願的時候,想要上什麽大學?像嫣然這樣的好成績,應該是任何大學都沒問題的吧?”

“嫣然的學習,我是不太擔心的。她的誌願填報,應該就是清北和燕京大學吧!反正,是會在京城,而且……”

方麗萍的眼神愣了一下,然後恢複正常,繼續說道,“而且,她爺爺伯父等人都在京城。她爸爸過世得早,我一個人帶她在身邊。這一次,上大學,肯定是去京城無疑的。不過,她姥姥也有意讓嫣然去上中央美院,當一個藝術家。至於具體怎麽選擇,那就是嫣然自己的事情,我不會過多的幹預的。”

“嫣然還可能去中央美院?”

清北和燕京兩所大學,蘇林心裏麵是已經認定了秦嫣然會上這兩所學校之一的,可是現在,居然又多了一個中央美院的可能性。蘇林可是一點畫畫功底都沒有,以前美術課上從來連優都沒有得到過。如果秦嫣然真的上了中央美院,自己恐怕就沒有機會再和她同校了。

“是的。就是我的母親,嫣然的姥姥,以前就在中央美院教書,是中央美院的教授。說起來,蘇林,自從昨天我和我媽說了就是你救了她的時候。我媽在醫院裏一直念叨著你,要不等明後天高考以後,你也到醫院去看看她?”

親切的語氣,這個時候的方麗萍,哪裏有平時一點市長大人的架勢,看向蘇林的目光也柔和無比,似乎已經把蘇林當作自己的親人一般看待。

說起來也奇怪,其實方麗萍自己心裏麵也充滿了疑問,這蘇林似乎就好像是自己家的大救星一般。自己的母親被蘇林救過,自己也被蘇林救過,自己的女兒還和蘇林同一個班級,這一次能夠報了自己丈夫的血海深仇,把柳建國徹底送上法庭雙規,也都是托了蘇林的福,這一切的一切,蘇林都功不可沒,自己這一大家子,和蘇林的羈絆似乎是越來越深。

而且,看這個架勢,自己的女兒似乎情竇初開,對這蘇林好像有那麽一點點的意思。

“對哦!我怎麽把這事給忘了,萍姨,昨天我就想著要去看看她老人家的。後來不是有緊急情況了麽?等高考完以後,我一定到市立醫院去。”

現在蘇林的心情是大好,解決了在建安市的大敵以後,終於不用頂著一股緊迫感和壓力,加上獲得了龍虎幫的巨款,經濟上的問題也不是問題了。他的美好生活,從現在,開始走向更廣闊的一片新天地。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刑警隊長嚴龍勇急匆匆過來,拿著手機,對蘇林道:“蘇林,這是你母親打來的電話。”

“喂,媽……”

蘇林一接電話,看來是自己的母親擔心自己,把電話都打到了嚴龍勇這裏來了。

“臭小子,你跑哪兒去了?這都晚上九點多了,你還回不回來了?明天可是就高考了。”

蘇林剛把手機放到耳邊,自己母親那熟悉的聲音就撲麵而來。

“媽,我在市政府大樓這邊,剛剛把這邊的事情弄完,馬上就回去。幫嚴隊長他們舉證了一大批貪官汙吏呢!對了,爸媽你們以後不用怕找工作碰壁了,不會再有人威脅了。”

蘇林高興地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自己的母親,可是誰知自己的母親冷不丁來一句,“你還沒有回來,那今天晚上就先別回來了。你去……去浩子家湊合一晚上吧!剛好明天和他一起去學校高考。家裏被那幾個王八蛋砸得稀巴爛,還怎麽住人?我和你爸都跑到你小姑家住了,等媽明天回去收拾好你再回來住。”

“媽,敢情你這不是擔心我,而是來通知我讓我不要回家的啊?”蘇林哭喪著臉,他還打算解決完這一切事情,回家好好洗個澡,安安心心睡一覺,第二天好高考的呢!

“好了,就這樣。記得明天高考,不要再遲到了。”

嘟嘟嘟……

蘇母很寬心地就把電話給掛了,留著蘇林一臉無奈,把手機還給了嚴龍勇。

“怎麽了?我的蘇小英雄,今天晚上被趕出家門,沒有地方睡了?”

方麗萍在一邊,也聽到了蘇林和母親的對話,微微笑著調侃道。

“是呀!萍姨,那幾個來搶賬本的黑衣人,把我們家翻了一個底朝天,床都被掀到了外麵,沒有一兩天的整理怕是住不了人了。我得去我死黨家裏湊合一晚上了。”

“原來是這樣啊!那……要不,蘇林,到我家去睡吧?剛好你和嫣然明天到高考,阿姨可以開車送你們一起去考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