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美女養成係統

第689章 我的畫還沒有畫出來

第六百八十九章 我的畫還沒有畫出來

“對噢!蘇林,我怎麽給忘了,以你的作畫水平。現場作畫的話,畫出來的油畫,肯定不會比秦立他們拿出來的差。”

本來還有點緊張的秦嫣然,這一下完全就放鬆下來了。因為她可是親眼看到蘇林在兩個小時之內就畫出了他的成名作《她她她》,那種能夠震撼人心的畫作,整個地球上都沒有幾個大師能夠做到。

之前秦嫣然還在擔心蘇林的送禮問題,反倒是將蘇林本來就是油畫天才的事情給忘了。現在聽到蘇林也要送畫,當然就安心了。而且,她也想要看看,今天這種場合,蘇林到底會畫出一幅如何震撼人心的畫呢?

秦嫣然是知道蘇林的作畫本事,但是其他人卻是一點也不知道。尤其是秦立父子倆,他們兩個也聽到了蘇林的畫,聽到蘇林也要送畫,登時就大笑了起來。

“蘇林,嗬嗬!你說什麽?你說你也要送畫給爺爺?就憑你這個年齡,畫出來的畫能看麽?”秦立對著蘇林一陣嘲諷,然後道,“就連我這個從央美出來的油畫家,也不敢將自己的拙作拿出來,因為我知道自己的水平不配作畫送給爺爺。”

秦立的這一句話,當然是自謙了。其實本來他的想法就是自己作畫送給老爺子的,不過最後還是選擇了購買名畫做賀禮,而買到了《八仙過海》這一幅畫,秦立就更加意氣奮發了,還有他的父親秦澤生。也是指著燕前麵還沒有打開的油畫道:“大家知道這幅畫是什麽嗎?這可是這一次巴黎油畫世界展覽會上,天才畫家sunny的現場作畫。你們是沒有見過。sunny大師隻花了短短的兩個小時時間,就將我們傳統神話當中的八仙過海典故,用油畫的藝術手法表現了出來。而且,這每一個仙人,都是栩栩如生,好像活過來就在你麵前一樣。隻要見到這幅畫的人,看一眼都有一種超然世外的感覺。不是我說大話,這幅畫隻有看上一眼。就能夠神清氣爽,甚至我覺得看一眼都可以長壽呢!我送這一幅畫給我敬愛的父親,就是希望我父長命百歲,壽與仙齊……”

畫作都還沒有打開,秦澤生就已經先說了一大堆,將這一幅畫吹捧到了一個遙不可及的高度。現場的眾人,甚至是在外麵的賓客們。也都注意了過來,對這一幅畫十分好奇起來了。

雖然也有人看過巴黎的報道,知道有這麽一幅世界名畫和這麽一個華夏的天才畫家sunny。但是畢竟這些人裏麵,都沒有油畫領域的大家,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深入了解過。不知道這一幅畫在整個世界油畫引起了多麽轟動的效應,隻是覺得被秦澤生這麽說來有些太誇張了。

一幅畫。就算是再精美漂亮,也不至於有這麽神奇的效果吧?看一眼就能讓人精神變好,而且還能夠長壽的話?這不是無厘頭的笑話是什麽啊?

不過,因為秦澤生在秦家的地位僅次於家主秦澤源,所以大家也並沒有當麵質疑出來。隻是一個個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這一幅被秦澤生描述得如此了不得的畫作。到底是怎麽樣的呢?

就連秦老爺子也好奇了起來,他從總理位置上退下來以後,就專門修生養性,愛好藝術文化,品鑒的名畫也不少了。還是頭一次聽說有這樣神奇的話,而且因為畫作的作者是華夏人,主題更是華夏神話中的《八仙過海》,所以秦老爺子就更是感興趣了,咳嗽了一聲,道:“澤生,你就不要跟大家賣關子了,趕緊將畫作展開,讓大家都看看。”

“爸!這個不著急,隻是我剛剛聽到蘇林賢侄好像也要給爸送畫的,就是不知道,他送的是什麽畫。我想,剛好我也是送畫的,就不如讓蘇林賢侄在我這幅畫展開以後,將他要送的畫也拿出來吧?這樣兩相對比,兩幅畫也能夠相得益彰呀!”

原來,秦澤生還想著借這個機會,狠狠地嘲諷一下蘇林。按照他的想法,蘇林這匆匆的過來,身邊什麽東西都沒有帶,不可能將大型的畫作藏在身上,看著蘇林寬鬆的外衣,秦澤生在想,即便蘇林有帶賀禮過來,也不過是小幅的水墨畫吧!

和他這花了2.7億歐元拍來的天價油畫比起來,蘇林不管是什麽樣的畫作,肯定放在一起對比,都會是米粒之珠,豈能和皓月爭光?

“這個好!嗬嗬!蘇林,不知道你帶來的畫作是什麽名家的啊?是我們華夏的古畫呢?還是歐洲油畫大師的新作呢?亦或者,隻是街邊隨便買來的路邊貨呢?哈哈……”

秦明也不失時機地給蘇林來了一個落井下石,秦家的其他人,似乎也因為秦家兩兄弟對蘇林的態度,都紛紛抱著鄙夷的眼神,盯著蘇林和秦嫣然了。很顯然,他們現在還沒有完全接受蘇林是秦嫣然男朋友的身份,在秦家這樣的大家族,即便不是結婚,而隻是男女朋友,也必須要接受家族成員的考驗。

而現在,秦老爺子的大壽賀禮,就很明顯的成為了這麽一道對蘇林的考驗了。

“秦立,你倒是知道你的畫配不上這種場合。我還是比較欣賞你這種有自知之明的好孩子的。不過,我的畫,是不會比你手上那一幅差的。先展開你那個再說吧!嗬嗬……”

蘇林一聲嘲諷的笑聲,卻是直接衝著秦立去的。那秦立氣得臉上發青,他剛剛隻是客氣的自謙一聲,沒想到,就被蘇林抓住痛腳,在滿桌的親戚朋友麵前如此奚落一番,可是他卻片片嗎沒辦法反駁,隻能夠氣呼呼地指著蘇林道:“蘇林,你的大話可是不小。牛皮想必都已經吹到天上去了吧?還說什麽不比我手上的畫差。剛剛我爸已經說了,這幅畫是我們用了2.7億歐元拍來的。你知道這是多少錢麽?換成人民幣都接近三十億了。就是你家十八代祖宗加起來賺的錢都不夠買這一幅畫的。還敢說大話。”

說著,秦立就對著旁邊的父親秦澤生道,“爸!將畫打開,讓蘇林這個臭小子看看,人家sunny大師的畫,到底值不值這些錢。讓這小子長長見識,以後出去就不會這麽囂張,說大話也不怕風閃著舌頭。”

“好!大家看好了。下麵就是sunny大師的作品,油畫《八仙過海》。”

秦澤生也是激動地去掀開油畫前麵的遮布,說實在話,雖然他們秦家有錢,資產加起來上千億都不止,但是大部分都是不動產,現金也就是二三百億。而這一幅畫就花了將近三十億人民幣,也算是秦澤生這輩子買過的最貴的東西了。

但是,這絕對是物有所值的。像這種天才的作品,整個世界都是稀缺的,尤其還是如此被世界認同的天才,就更是物以稀為貴。這幅畫的價值,絕對之後漲不會跌,在秦澤生的眼裏,花多少錢買都不會虧的。

看著秦家父子倆揭開畫作都要小心翼翼的樣子,秦嫣然卻是突然撲哧一下笑了出來。不為什麽。就是覺得真的是太可笑了。

這秦家的父子倆,竟然用蘇林自己做的畫來奚落蘇林。難道他們不知道,蘇林就是那個天才畫家sunny的麽?在此之前,秦嫣然雖然知道蘇林去了法國巴黎,還畫了一幅《八仙過海》,但是她是真的不知道,這幅畫最後竟然是被秦立父子倆高價拍下來,還用來送給自己的爺爺八十大壽。

而在旁邊的方麗萍,在聽到女兒秦嫣然的笑聲以後,也是瞬間明白了過來。秦立父子倆口中的sunny難怪聽起來那麽耳熟,這不就是蘇林為了掩蓋身份取的英文名麽?

“大家看好了,嗯!這就是sunny大師的《八仙過海》。”

畫布展開以後,一整幅的《八仙過海》浮現在了眾人的眼前。真的是浮現出來的,躍然於畫板上的,在眾人的眼前,一瞬間好像就陷入了那神仙眷侶的畫麵當中。

呂洞賓、張果老、藍采和、曹國舅、何仙姑、韓湘子、鐵拐李、鍾漢離……

八個神采奕奕的仙人,或者泯然一笑,或者哈哈大笑,或者談笑風生,眼前無數的大海風浪,根本就不在他們的眼裏。

同時,在場的所有人,在盯住這幅畫的一瞬間,也迷失了自己。就好像自己並不是在秦老的壽宴上,而是化身成為了八仙當中的一員,縱橫天地,飛天遁地,過著神仙一般的生活。

“好畫!好畫啊……”

眾人都還在癡迷當中,秦老爺子卻是最先恍過神來,嘖嘖地讚不絕口,“澤生啊!這幅畫,就算是一百億買來也不虧啊!沒想到我老秦一把老骨頭了,在死之前,還能夠看到這麽超凡入聖的畫作。我敢說,能夠畫出這幅畫的人,絕對是天底下最天才的天才了……”

就在這一幅畫展開以後,在場的所有人,不管是內廳的秦家人,還是院子裏的賓客,沒有一個人敢再質疑這幅畫的價值了。天底下怎麽會有這樣的畫作?這還是畫作麽?緊緊隻是從一個畫板上的圖案,就能夠如此地衝擊人的心靈,好像真的有一股玄乎的仙靈之氣在淨化著所有人的身體和心靈。

“爸!所以我當時不計一切代價的將畫給拍賣下來了,就是為了送給您的,希望您看了畫以後,身體更加地康健。”

漂亮的話一把一把的,秦澤生見到自己的父親也是如此鍾愛這幅畫,心裏麵就更加得意了,也對自己當時花了天價拍下這幅畫而感到慶幸和明智。

“爺爺!您的身體近來有些不佳了,所以這幅畫以後掛到您的起居室去,您老天天看,肯定身體會越來越好的。”秦立也知道秦老最近的身體狀況大不如從前了,所以乖巧地說道。

“好好好……澤生、立兒,你們都是孝順的子孫啊!這幅畫,真的是我這把老骨頭這輩子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了!好好好……”

一連說了好幾個“好”,秦老爺子也難以抑製自己內心的喜悅,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幅好畫了,這是曠世之作呀!

“爸!今天真是個好日子,您不僅能得到這幅《八仙過海》,而且呀!還能夠得到另一幅根本不下於這幅畫的畫作呢!”

乘著這個機會,秦澤生就笑嗬嗬地對秦老說道。

“哦?還有一幅曠世奇作?”秦老疑惑地道,“在哪裏?還不快快拿出來我們欣賞一下?”

“爸!還有一幅畫不在我這裏,而是在蘇林賢侄那裏呀!”秦澤生壞笑了一聲,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反倒是他的兒子秦立很配合地接下去說道,“就是呀!爺爺!剛剛蘇林說他今天要送的畫,是不會比我們這一幅《八仙過海》差的,現在,我們的畫拿出來了。就請蘇林你也將你的畫拿出來吧!”

“澤生!立兒!剛剛蘇林怕是胡亂說的,你們還真的當真了啊?”秦老爺子顯然也是以為剛剛蘇林說的話,完全就是小孩子賭氣,對方畢竟也是自己孫女的男朋友,今天還是自己大壽,就不好太刁難他了,所以說了一句話替蘇林開解一下。

秦老爺子可不相信,蘇林真的可以拿出一幅媲美《八仙過海》的畫作了。不要說這樣頂級的畫作,就是一般國內名家的畫作,秦老爺子估計蘇林也拿不出來的。

可是,秦老爺子這句替蘇林解圍的話才剛剛說完,蘇林卻是一點都不介意地站起來,拱著手對秦老爺子說道:“秦老,秦立的話倒是沒有說錯。我剛剛的確說了,我要送的畫,是可以和這一幅《八仙過海》媲美的。”

“哦?那你的畫在哪裏?”秦老皺了眉頭,心道這個蘇林怎麽這麽不知道輕重,自己都替他解圍了,他自己反倒是撞到了槍口上來了。

“就是啊!蘇林,你的畫呢?拿出來讓我們大家看看!到底能不能和這幅畫媲美,不是你一個人說的算的!”秦立也立馬叫囂道。

“等等……我的畫還沒有畫出來!”蘇林笑道。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