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軍火巨頭

第53章 搶劫和熟人

從李嫣然舅舅家裏出來,李莫讓李嫣然和李玉婷兩人先回去,自己一人出去走走。

上海,對於李莫來說是一個既無奈又感激的地方。

上輩子人在上海,渾渾噩噩的平庸了幾年,隻能簡單的解決自己的溫飽;但也就是這個城市,使得自己重生回來。

一個人走在寧浦區的大街上,李莫看著來往的車水馬龍,眼中透漏出迷茫的神色。他一直覺得自己不屬於大城市,重生前是這樣的感覺,重生後還是如此。前生自己是沒有錢,在大上海裏隻算一粒微不足道的沙子;今生自己是獨一無二的重生者,卻仍然感覺自己不能融入周圍人的生活節奏中。

“搶劫啊!”一個女人的尖叫在平淡的大街上激起一朵巨浪。搶劫這種事在上海還是很少發生的,不像某些南方城市,搶劫隨時可見。因此生活在上海的人們都極少親眼見過搶劫。

李莫也被這個聲音吸引的注意力。在街道的對麵,有一家華聯超市;超市門口一個身著時髦的少婦正一邊小跑著一邊淒厲的喊著。順著少婦的方向,李莫看到了罪魁禍首。

看著罪犯的背影,李莫知道這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手裏還拿著一個白色小包正穿過一個個行人向左邊跑。整個現場除了失主少婦外,沒有任何人上前幫忙攔住匪徒。李莫對此也沒有出手的想法,他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好人,不是好人就不要隨便做好事。這是李莫的人生教條。而且李莫也沒有能力擺平看上去壯碩的匪徒。

突然,李莫臉色笑了一下,因為他看到匪徒的前方正有兩個巡邏的警察。如果匪徒再不改變方向肯定就是自投羅網。似乎是遵照李莫的意願,匪徒果然發現了前麵的警察,臉色微慌的朝著大街對麵跑來。

街道上來往行駛的小車這時候都已經放慢了速度,司機們也想看看熱鬧,眼睜睜的看著匪徒安全順利的橫穿了街道,朝著一個岔路口奮力的跑曲。

李莫在看到匪徒朝著自己這邊跑來時,臉色就變了。不是他怕受到無辜的傷害,而是他發現這個匪徒竟然是自己的‘熟人’。

全神貫注奔跑的匪徒並沒有發現路邊的李莫,直接進入了一條小巷。

看了一眼向這邊趕來的警察,李莫搖了搖頭慢慢的跟在匪徒的後麵。匪徒對於這裏的地形似乎很陌生,在小巷中間的分岔口又左轉,直到在這條岔路的盡頭才發現這條路是條死路。

張三石喘了幾口粗氣,四周看了看,並沒有其他的路可以離開,想要出去必須回到原來的小巷中。無奈往回趕的張三石一邊跑一邊將手裏的小包放進一個黑色的方便袋裏,又將身上灰色的襯衣脫了下來扔進一個垃圾桶。露出裏麵另一件白色的襯衣。放心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感覺一會兒不會被人覺察到後,張三石才離開小巷。

七拐八轉的走到一個破舊的民房前,張三石才警惕的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人跟蹤自己後,才準備開門進去。

就在張三石掏出鑰匙準備開門的時候,動作瞬間就停頓住了。他敏感的發覺在自己身後有一個人正盯著自己。

警察?張三石覺得不是,要是警察的話現在早就大喊著衝上來了。他覺得也不是路人無意的看著自己,而似乎是專門在等自己一樣。當他伸出一隻手摸向腰間的時候,身後傳來的一句話。

“張三石,看到老朋友可不要拿家夥招待啊。”李莫麵帶微笑的看著張三石的後背,玩味的說。

張三石心裏一驚,這個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難道是黃立派來的?而且這個聲音有點熟悉。不過對方既然知道自己,那麽暫時就看看到底是誰。張三石想到這就轉過身體,眼前是一個全身黑色的少年,充滿笑意的臉上還殘留著一絲稚氣。

“你是誰?”張三石沉聲問道,他並沒有見過李莫,更不知道眼前這位就是造成自己如今遭遇的‘罪魁禍首’。

李莫看到對方懷疑的眼神,才想起上次在浙省時,因為自己一直躲在石頭後麵,張三石並沒有見過自己。看了一眼不遠處呼嘯而過的警車,李莫笑著說,“你想在這裏說話?”

看了看這個簡陋的房間,李莫心中好奇,這個黃立的得力手下怎麽會落到需要攔路搶劫的地步。

“說吧,你是誰?”張三石進屋後,就在床沿邊坐下,眼神警惕的看著李莫問道。

“張三石--‘三哥’,你真的聽不出我的聲音?”李莫毫不在乎的拿出一張椅子坐下,扔給了對方一支煙,自己也點上,臉帶異色的問。

“別拐彎抹角的,快說你是誰?”張三石不喜歡被動的等待,猛的站了起來,厲聲問。

這時外麵又傳來一陣警車的鳴笛聲,張三石緊張的透過窗戶向外看了一眼。

“你看你?怎麽如此沉不住氣?”李莫深吸了一口煙氣,笑著說,“我們倆可不是第一次在警察的搜捕下逃離了。”

張三石腦海中急速回憶自己有幾次從警察的搜捕下逃走,但是大部分都是和熟人一起,並沒有眼前的這一位;隻有一次…

“是你!”張三石眼中冒出一股凶光。惡狠狠的看著李莫,右手迅速摸向了腰間,剛拔出手槍的張三石發現眼前已經有一把手槍對著自己。

“我說過老朋友來了不要用武器招待,你怎麽不聽?將槍扔過來,快點!”張三石快,李莫比他更快。揮了揮手裏的槍,李莫大聲喝道。

“放心,我可不會殺你。我要殺你還用等到現在嗎?”李莫似乎是看出了張三石心裏的掙紮,笑著說。

“啪。”一把手槍就丟到李莫的腳下。李莫拿起槍飛快的將槍裏的子彈全部取下來。然後再還給張三石。

“說吧,你怎麽弄成如今這副模樣?”當張三石沒有了威脅後,李莫也鬆了一口氣,剛才自己雖然麵色平靜,但心裏也很擔心。要是對方拚個魚死網破,自己還不一定能安然身退。

從張三石低沉的聲音中,李莫也知道了他為什麽會淪落到現在這麽落魄了。原來是黃立吩咐他去抓李嫣然的家人,哪知李嫣然早就將父母和妹妹送走了。空手而歸的張三石自然是引起了黃立更大的怒火和不滿。再加上最近因為走私生意異常的順利讓黃立覺察到了不對勁,已經準備撒手抽身出來。但是張三石因為是黃立的心腹,知道他不少東西,這讓準備漂白的黃立起了滅口的想法。

張三石畢竟是老江湖了,黃立剛生出想法的時候,他就覺察到殺氣。之後就找到個機會逃走了。因為走的匆忙,他也來不及帶財物,跑到上海的時候身上隻剩下不到一千塊。

上海的消費太高,張三石租了這麽個房子就花了五百,再加上以前大手大腳的習慣了,剩下幾百塊沒幾天就用光了。身無分文的張三石隻有出去搶劫。

聽完張三石的話,李莫心裏一陣唏噓;這麽一個金牌打手淪落到如今的地步,竟然還是自己的原因。而那個黃立直覺還真厲害,竟然讓他發現了蛛絲馬跡要抽手。李莫知道那個震驚全國的大案還有一個多月就要浮出水麵了。現在國家肯定已經在暗處偵查,像黃立這麽高調的涉案人員,肯定逃不過國家的眼睛。

“你現在有什麽想法?”李莫又掏出煙,這次張三石沒有拒絕,接過點上。李莫現在想的是能不能把張三石招攬過來。

“你想讓我幫你辦事?”張三石的眼力何等精確,敏銳的看到李莫眼裏的一絲異樣。

尷尬的笑了笑,李莫這時候覺得有時候人太聰明了也不好。不過他還是點點頭同意張三石的說話。

沉默,很長時間倆人都沒有說話。

“我隻會殺人!”張三石突然抬起頭,銳利的眼神死死盯著李莫。

“我要的就是能殺人的人。”李莫忽然笑了,似乎很開心。他自己手裏已經有幾條人命,對於殺人他一點反感的想法都沒有。真誠的看了張三石一眼,李莫伸出一隻手。

當兩隻手緊緊握在一起的時候,兩人心裏都同時鬆了一口氣。李莫是因為招到一個厲害的手下而高興,張三石是因為能擺脫目前困境的生活而慶幸。

接下來兩人的談話都輕鬆了,話題也不再局限於打打殺殺。李莫還得知眼前的男人曾經竟然還是一個軍人。雖然不是傳說中的特種兵,但也是主力部隊裏的偵察兵。就是因為狗血情節見義勇為失手殺了人。後來被黃立保釋了出來。

在談話中,張三石將自己剛才搶的小包拿了出來,遞給了李莫;此刻李莫已經是他新的老板,手裏的東西當然需要老板先看看。

“張三石,我以後就叫你石頭吧,你的名字實在是不好聽。”李莫毫無反感的接過包,一邊打開一邊對著張三石打趣似的說道。

不理張三石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李莫開始檢查裏麵有什麽東西;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團紅色,李莫仔細看了看才知道是包的主人的私物。翻開包裏幾個隔層,一共有幾千塊錢,幾張卡,一張身份證,還有一串鑰匙。

“這些給你。”李莫從錢中抽出一千多放進自己的口袋,剩下足有三千以上的錢全部給了張三石。他並不是缺這點錢,而是能讓張三石安心,讓張三石知道自己並不會因為他做了這件事而反感他。

果然,張三石見李莫很自然的將‘贓物‘放進自己的口袋,緊繃的臉色也恢複了正常。

“你有手機吧?”李莫自己還要在上海待幾天,有事需要張三石幫忙的時候不可能親自來這裏,而有了手機才是最方便的。

看到張三石搖了搖頭,李莫無語的說,“你等會就去買一個,不要太貴的,隻要實用就行了。這個屋子繼續租著,說不定以後有用。”

“恩,行!”張三石簡潔的說。

“你這兩天要是沒有事就幫我去查查上海賣機器設備的廠,我需要買一台塑料模具製造設備。”李莫覺得給張三石找點事先做做,不過說到機器設備,他心裏對黃立就更憤恨了。

臨走前,李莫將自己卸下的子彈全部還給張三石,並讓他查查哪裏能買到這種7.62mm的手槍彈。

回到李嫣然的家,李莫跟客廳裏的伯父伯母打了個招呼就進入了房間。

看到自己**睡著的一個身影,李莫輕輕的將房門關上。痛快的洗了一個澡,穿著一條短褲衩出了浴室;看著被子裏凹凸有致的身體,李莫嘿嘿笑著就鑽了進去。

在伸手握住自己的最愛時,李莫就僵住了。手裏的兩團不似以前那麽柔軟,而且也小了一圈。

“啊!”

一聲穿透房頂的尖叫將沉睡的李嫣然驚醒。睜開朦朧的雙眼,就看到自己的小男人尷尬的站在床邊,身上隻有一條內褲。李嫣然才想起自己身邊的妹妹。轉過頭看了一眼縮在被子裏的李玉婷,李嫣然哪裏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你還不穿上衣服出去?”李嫣然對著傻站在那裏嗬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