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軍火巨頭

第66章 村裏的年輕人

廳堂裏,李昊軍坐在李莫的對麵,審視的目光仔細盯著自己的兒子,他剛才已經得知門口的小轎車是自己兒子的,而且自己兒子還在李倩上班的廠裏持有股份。至於李嫣然是李莫女朋友的事情他也知道,不過李昊軍很開明,對於自己兒子談女朋友沒有發反對,隻要兒子的學習不落下就可以。

不過小車和股份的事情還是讓他嚇了一大跳。自己兒子他最清楚了,就一個普普通通的孩子,怎麽會突然有了這麽多錢?會不會是犯法得來的?這些都讓李昊軍心中擔心,他就這麽一個兒子,要是犯了法可怎麽辦。

李莫實在是受不了李昊軍的眼神,無奈的說,“爸,這些錢真的都是我賺來的,我哪能幹犯法的事兒?再說什麽犯法的事可以讓我這麽一個學生賺到這麽多錢?”

李昊軍不相信兒子的話,要是賺錢這麽容易的話,自己也就不會種了幾十年的地了;冷哼一聲,沉聲說,“那你仔細說說錢是怎麽賺來的?”

這話讓李莫怎麽回答?異能告訴了李嫣然是因為兩人以後天天住在一起,不可能隱瞞的了,至於和身為農民的父親說這個,他就更不懂了。重生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誰也不能說的。李莫弱弱的就將自己在浙省賭博的事說了出來,隻是說自己和韓兵去賭場那裏玩,隨手買了幾十塊錢的籌碼,誰知運氣太好了,就贏了幾十萬。

“賭場?”李昊軍也是個高中生,當然知道賭場是什麽地方。“我說你這個死小子跑去賭場幹什麽?那裏是你能去的地方嗎?啊?”因為家裏還有客人,李昊軍壓抑著聲音狠狠的對李莫訓斥著。再得知自己兒子是賭博贏來的錢,心裏總算放心了一點,畢竟賭博和其他犯法的事不一樣。當場抓住了你就是有罪,抓不住你就沒事。不過為了讓自己兒子以後不要去這種地方,李昊軍還是狠狠的責罵了幾句才罷休。

通過了爸爸的審查,李莫才舒了一口氣。這幾件事能這麽輕易解決還是他沒有想到的。不過不管怎樣,既然爸媽知道了自己現在的情況,想必以後也不會拒絕自己拿錢改善家裏的生活。

出了廳堂,李莫就看到石頭和村裏幾個年輕人談笑著。李莫沒有過去湊熱鬧,而是去了廚房。

“媽,你們在聊什麽這麽開心?”剛進門,李莫就聽到一陣嬌笑,心中大為詫異,這些女人在一起談什麽才能如此開心。

“哈哈!”

廚房裏的四女看到李莫,笑的更歡了,李嫣然甚至誇張的捧腹大笑。見此李莫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難道她們聊的和自己有關?想到這裏就把疑問的眼神看著媽媽方雨香,想從打小就疼自己的母親那裏得到提示。

“哥哥,你看那裏是不是一條蛇?”李玉婷跑到李莫身邊,拉著他的胳膊指著一根粗的繩子故作驚訝的問道。

“咯咯!”幾女聞言又大笑。

果然如此,小婷的話李莫想起了自己小時候一次睡覺時,被樓上一條蛇掉進脖子上,打那以後,李莫就杯弓蛇影,看見像蛇的物品心裏都是一顫,似乎那就是條蛇一般。直到大了以後,這個陰影才慢慢消失。

現在幾人真的是拿自己小時候的糗事說笑,為了表達自己的不滿,李莫決定‘殺雞儆猴’。媽媽方雨香肯定不敢教訓的,姐姐李倩似乎是看出什麽,一直都躲在母親身後,小婷還小,不能欺負。最後隻有一個—李嫣然。想到這裏,李莫嘴角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朝著還在放肆大笑的李嫣然走過去。

“李姐,你小心小莫。”李倩看到李莫朝著李嫣然的方向走去,連忙大聲提醒道。

看到李莫惡狠狠的撲來,李嫣然尖叫一聲,慌忙跑進李莫的房間,‘嘭!’的一聲,緊緊將房門關上了。

無奈的給了姐姐李倩一個白眼,李莫知道自己在這裏肯定是被打擊和調笑的對象,看來還是隻有回到男人那裏去。

來到石頭幾人身邊,李莫拿出煙散了一圈。自己也點上一根。

“嘖嘖!小莫,你抽煙的姿勢像是老煙民。”村裏的一個年輕人麵帶驚奇的說。

李莫看了一眼說話的人,和自己差不多高,大約174cm。人長的濃眉大眼,看上去很是威武。他應該就是張大爺家的孫子張誌剛了。也是個當兵的,好幾年才回家,所以李莫開始沒有認出來。

“你是誌剛吧?我說怎麽看著你熟悉,你什麽時候回來的?”李莫開心的笑著說;張誌剛比自己大四歲,小時候總是帶著自己和韓兵這一幫小子搗蛋,像比賽爬竹子,看誰能爬的最高。還有從梯田上往下跳,看誰能從最高的地方跳下來,一些梯田有幾米高,小孩子們就站在上麵一塊梯田田埂上,跳到下一塊梯田裏。不過後來一個小孩子扭傷了腳以後,家裏的大人們都不準孩子玩這個,否則看一次湊一次。

“哈哈,我還以為你不認識我了呢。”張誌剛爽朗的大笑道,“我複員回家了,前幾天剛回來,不過我知道你是在讀書吧,怎麽發財啦,都有錢買小車了。”

李莫被張誌剛說的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這叫什麽發財,所以的資產加一起還沒有一百萬。嘴裏客氣的說,“我去哪裏發財。”

“你小子還敢騙我們,剛才張大哥都說了,他隻是你的司機。”另一個麵目清秀的小夥子聞言不客氣的揭破李莫的謊言,不滿的說。

“蔣進,你知道還說。”李莫惱羞成怒,故作生氣的說。

“哈哈!”幾個人聽完都前仰後合的大笑。

幾人又聊著一些軍隊裏的話題,畢竟男人對於軍隊裏的事都是很好奇;雖然有些不能說,但是張誌剛還是說出了一些令李莫幾人感興趣的事。等到李莫身上一包煙抽完,幾人才散去。

晚餐,並沒有山珍海味,有的隻是農村的特色菜,如;臘肉,鹹雞蛋和上次李莫從金鉤村帶回來曬幹的野雞等。

李昊軍。石頭和李莫三個男人喝了一瓶白酒後,又喝了些啤酒。方雨香則是在一邊不停的給李嫣然夾菜,嘴角的笑意都沒有停過。本來吃飯前,李莫說去叫爺爺也過來,但是李昊軍說爺爺去了鄰村小姑媽家吃晚飯,要等明天才能回家。李莫隻得作罷。

一桌人開開心心的吃完了晚飯。幾個女人忙著收拾餐桌上的碗筷,李昊軍去房間洗澡。李莫帶著石頭去村裏轉轉。

來帶張誌剛家裏,發現他們家人也吃完了,正在看電視。

“小莫,張大哥你們怎麽來了?快請坐。”張誌剛驚訝的看著進門的李莫和石頭,連忙站起來迎接。

李莫和石頭兩人在一張長凳子上坐下,接過張誌剛遞上的黃山煙。

“小莫,你準備在家裏待幾天?”幾人聊了一會兒後,張誌剛突然問道。

李莫不解,但還是如實回答,“後天走,我大後天要上課。”

“那你們明天去哪玩,帶上我一個。剛從部隊回來,在家裏一時還不習慣。”張誌剛聽到李莫的話後,立即笑著說。

“可以啊,不過我們這也沒什麽好玩的,除了山還是山。”李莫笑著同意了。

張誌剛附和著點點頭道,“要是還在部隊就好了,可以拿槍出去打獵。”

李莫一愣,和石頭對視了一眼,心中好笑。槍別人沒有我有啊。不過這話他不可能說出來。有錢沒什麽事,要是有槍那就不妙了。而且他也不知道剛從部隊裏退役的張誌剛是不是極富有正義感,看到李莫的槍會不會跑去舉報。

“打獵我前段時間和韓兵去了一次金溝村,和那裏一個獵人打了幾隻野兔和野雞。”說起打獵,李莫不由想起了上次和韓兵拿著一把*就跑去打獵,現在想想有些好笑。

張誌剛連忙問用的是什麽槍,當聽李莫說是*後,和石頭兩人都哈哈大笑。

“小莫,你現在有錢了,可要幫幫我家誌剛。”一直在旁邊笑嗬嗬的聽幾人聊天的張大爺,突然插口說了一句。

“爺爺,您說什麽呢?”張誌剛不滿的看著爺爺一眼說,哪能一知道別人有錢就讓人幫忙的。

李莫不在意的擺擺手,笑著說,“誌剛,如果你沒有工作的話,我可以給你介紹一個。當保安,包住不包吃,一個月1500。”這個工資在縣城裏夠高了,幾年後縣裏一般的打工的工資還沒這個多。李莫給出這麽高的工資,一是因為模具廠少了個保安,不太安全,二是兩人是熟人,工資多幾百也沒關係。模具廠現在是個小廠,也不會有大公司的製度,給多給少還不是自己這個老板說的算。

“真的?”張誌剛驚喜的問道,當兵回家後,沒有學曆和技術的他很難找到如意的工作。沒想到李莫一句話就解決了自己的問題。

李莫含笑的點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