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軍火巨頭

第171章 滿清十大酷刑

“嘶……”湯姆被身體上的寒冷一刺激,立即從昏迷中清醒。

睜開眼睛,雖然後腦勺仍然有些疼痛,但此時,湯姆已經沒有心思去理會腦袋會不會留下後遺症。

他在睜開眼睛的一刹那,一陣強光照射過來,讓湯姆不得不又閉上眼睛適應了一會兒。

突然,似一陣風拂過,湯姆就感覺到自己一直細心嗬護的碎發被人一把抓起,頭皮上一陣刺痛讓湯姆忽然想起,自己曾經折磨一個目標時,和現在的自己是多麽的相似。

“哼,別裝死了混蛋!”賀小強蹲下身體,冷笑道。

湯姆再次睜開眼睛,看到和自己相距一尺的是一張極其年輕的麵孔,他認為眼前的年輕人,絕對不超過20歲。

雖然麵對著賀小強,但湯姆的眼角還是在飛快的打量所處的位置,這是一個殺手最基本掌握的東西,不論在哪裏,首先得清楚那塊區域的環境,以便於快速分析出行動路線和撤退路線。這一刻,湯姆腦中當然不是想著行動路線,而是分析著,是不是有機會逃走。

“啪!”

湯姆眼角隻看到麵前的年輕人一動,自己的右臉頰上傳來一陣疼痛。他竟然打了自己一個耳光!

“NO……我是英國公民,你不能這樣對待我!”湯姆到了這時,也在猜測對方抓住自己,是不是因為接到的那個任務。可湯姆又不明白。這次的目標不就是一個身手不錯的普通人嗎?難道他在華夏還有其他的背景?

身為國際殺手聯盟的一員,湯姆雖然不是最厲害的,但卻是對亞洲區域很熟悉的一名殺手。否則這次來自華夏的任務,他也不會接了。

國際殺手聯盟,是30年前,一批頂級殺手練手組成的一個聯盟姓質的殺手組織,類似於小說中的傭兵工會,隻接受和發布任務,卻不幹擾任何殺手的行動自由。在國際殺手聯盟內部,所有的殺手都是自由人。而國際殺手聯盟則是世界上最大的殺手組織。

聯盟隻是一個中介似的組織,她本身沒有任何殺手,隻服務於世界上所有的殺手。

當今世界上,殺手很多,殺手組織卻很少;而且大多規模很小,幾乎每個殺手組織,背後都有一個大的勢力支持,他們的任務,主要是為幕後勢力服務,很少接受公開的任務。

現代社會,國與國之間的利益糾葛,無論雲淡風輕還是波濤洶湧,可他們卻不會讓一個龐大嚴密的殺手組織出現,特別是這個殺手組織內的殺手是受人控製的。

而聯盟則不盡相同,她和殺手沒有任何的隸屬關係,這樣所有的自由殺手聚集在一起,危害也要小許多,這才讓所有的國家對此睜隻眼閉一隻眼。

賀小強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但一巴掌打下去,卻讓湯姆頭昏腦脹、眼冒金星。特別是心底升起的那一絲屈辱,讓湯姆的眼神如狼一般的打他的人。

這裏是一個房間,從四周陳舊的擺設可以看出,這裏並不是在上海市區,最起碼不會是在繁華區域。十幾平米的房間內,隻有一張書桌和三張椅子。一盞足有100瓦的台燈將這個房間照的明亮如雪。

房間裏共有四個人,除了湯姆和賀小強外,還有兩名背負著雙手,筆挺站立的兩名年輕人。

湯姆狠狠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眼珠卻滴溜溜的轉動著,他腦中在分析自己到房門這三米多遠的距離,有沒有把握通過三個年輕人逃出去。至於房間內唯一的窗戶他放棄了,這種窗戶不是鋁合金或塑鋼窗,而是老式的用鋼筋焊接成網狀,再加上幾塊玻璃。這種窗戶要是有工具的話,也難不倒湯姆,可現在眼前不僅有三名年輕人虎視眈眈,他連必要的工具都沒有。

忽然,湯姆麵若死灰。從剛恢複知覺的手腕上,傳來冰涼的感覺,讓湯姆明白,綁住他的並不是一根普通繩子,而是一副鋼製手銬!

他不認為自己被反剪著兩隻手,還能衝過三名年輕人的阻攔。

“賀隊長,別和他磨嘰了,我們先試試滿清十大酷刑,讓他嚐嚐華夏人‘待客’的熱情再說!”房間裏安靜的可怕,落針可聞。一名流星突擊隊的成員姓子有些急躁,似乎不耐的提議道。

賀小強聞言考慮了一會兒,覺得也對。對方既然是一名殺手,肯定訓練過。普通方法不一定能讓他開口。

放開湯姆,賀小強拍拍手站起來。看向湯姆的眼神愈發的凶惡。

“NO,你們是什麽人?不能這樣對我,我是英國公民……”湯姆對華夏很了解,當然明白滿清十大酷刑是什麽,此時聽到對方要將那些可怕的刑罰施加到自己身上,臉色變的慘白,恐懼的連連後退,嘴裏用華語大喊著。

賀小強眼中閃過一絲異樣,陰森著問,“在給你一次機會,誰派你來的?”

雖然心中猜測,對方可能是一名殺手。但他們包括李莫,無論前生今世接觸的層次太低了,對殺手一詞的理解,還基於小說中得來的。

一聽到賀小強的問題,湯姆就閉上了嘴。滿臉我不說的模樣讓人都想再揍他一頓。

“嘖嘖,既然不說,就先讓你嚐嚐滋味!”賀小強一邊說著,一邊讓人去拿來一包牙簽。

“滿清十大酷刑中,最簡單的莫過於插針!雖然這種刑罰主要用在女犯人身上,但今天我們就試試用在外國人身上會有什麽效果……”賀小強一邊說著,一邊讓人將湯姆的左手按倒椅子上,張開五指。

湯姆滿臉恐懼的看著這個年輕人拿著牙簽在自己手指頭前比劃著,不用猜測湯姆也明白接下來要幹什麽。

賀小強飛快的抓住湯姆右手的中指,用力往上一拉,右手拿著牙簽從湯姆修剪整齊的指甲和指頭之間狠狠刺下去……“啊……”

俗話說,十指連心,被一根牙簽刺穿手指是什麽感覺?而且因為是第一次,賀小強力度把握的不是很好,刺到一半牙簽就從皮肉上冒出來了。

三名流星突擊隊成員都冷笑不已,絲毫不為湯姆滿臉鼻涕眼淚哭喊著大叫這種可憐的形象所動容。特別是賀小強,他曾經和羅翔一起從委內瑞拉獵人學校畢業,在那裏所受到的折磨比這都要嚴酷。早就練出一副冰冷的心腸。

半個小時候,賀小強才拿著一份文件出了房間,他必須要給老板匯報。至於湯姆,失去價值後,等待他的將是毀屍滅跡的死亡。

……在商廈守候的李莫,聽到刺耳的警笛聲向這邊越來越近後,就感覺不好。他沒想到警察反應這麽快。

如果警察來了,他抓住殺手的幾率會平添許多變數,甚至會暴露流星突擊隊的存在。

所幸的是,湯姆在乘電梯到達二樓時,又改變了路線,轉為從商廈後麵樓梯離去。

這讓守候在商廈後麵出口的兩名突擊隊成員大喜,在尾隨到一個偏僻的地方時,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湯姆打暈帶走。

湯姆或許是一個優秀的殺手。但那隻在暗中才能發揮出百分之百的能力。可在正麵中,麵對兩名綜合素質超過世界頂級特種兵的流星突擊隊成員,沒有絲毫反抗能力。

流星突擊隊成員在開發過精神力之後,不但身體的反應能力提高,還能借助年輕的外表掩護自己,誰能想到兩個不足20歲的年輕人,會有這麽強的實力?這裏可不是武俠世界,而是一個普通的凡人世界。

在抓獲湯姆後,賀小強就帶著流星突擊隊成員離開了商廈,趕在警察沒有封鎖路口之前離開了這塊區域。

至於李莫,則慢吞吞的離開商廈,回到自己的住處,似乎剛才那驚心動魄的一幕不曾發生一般。

在進入小區大門的一刹那,李莫似有所覺,回頭在街道上掃視了一眼,特別在其中一輛行駛而來的黑色奧迪上停頓了不到1秒鍾就形態自若的進了小區。

“他發現我們了?”開車的唐雅在李莫視線看來的一刻,也發現了小區大門處的李莫。在這一刻,唐雅感覺李莫發現了車內的自己似地。

“咯咯,小雅,你又多疑了!你以為他是誰?小說中的武林高手嗎?剛才我們的距離足有100米,而且我們還在車內,何況我們是從東向西行駛,此時是傍晚,太陽西下,站在李莫的位置,即使看到我們的車,也隻能看到一片反光。”青青花枝招展的嬌笑一會兒,才得意的分析道。

唐雅覺得青青的話也有道理,難道真是自己多疑了?想到這,唐雅不由再次看向李莫消失的小區,可那裏早已經沒有李莫的身影。

“小雅,別多想了。你現在該想想,到底是誰想要李莫的命!根據我們的線索,西南地區最近地下軍火交易又恢複到一年半以前,那股神秘的勢力似乎消失了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你現在手頭要查的案子,怕是越來越困難了。他們不再販賣軍火,就不容易人贓並獲,這些狡猾的軍火販子想要抓住可不容易……”青青轉頭看著密友臉上仍然帶著沉思的神色,無奈的翻翻白眼,將自己的分析說出來,其中的意思就是告訴唐雅,不抓緊時間,這個案子就要放棄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