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軍火巨頭

第302章 李大老爺和兩個丫鬟

麵對兩位泫然欲泣,楚楚可憐的女孩的注視,李莫剛剛硬挺起來的心腸遲疑了。

開始他隻是對這種布局設套的行為非常反感,本能的就將兩女當做隱藏在暗中的那些敵人一般對待,沒有好臉色給她們看。可過了一會兒,李莫大腦才完全正常,知道自己實在是小題大做。

以他對二女的了解,不會有那樣的心機,來特意布下這樣一個局給李莫鑽。因為這件事仔細想想,即使鬧到劉薇和張麗霞那裏去,兩女也得不到什麽好處,而李莫也最多是多費一些口舌哄哄二女罷了。

設局下套,無例外都是為了獲取利益,而李莫並沒有從這件事中看出她們能得到什麽。

往遠點說,如果說二女想借此破壞李莫和劉薇及張麗霞之間的關係也是不可能。如果是其他因愛生恨的女人,對李莫和劉薇以及張麗霞之間關係了解的不透徹的女人,或許會用這種兩敗俱傷的做法。以一種我得不到也不要別人得到的意誌大肆破壞李莫和二女之間的感情。可田心藍以及程茵兩女,在這一年的時間裏,雖然沒有李莫三人親口述說,但也是明白三人之間那種外人無法想象的複雜關係。

所以說,李莫在說出那句話後,心中突然有些後悔。自己還是太敏感了,以至於失去了正常的判斷。李莫覺得這是自己的心智還沒有鍛煉成熟,經不得外界的刺激,否則就會引發不可預料的後果。

而眼下的‘後果’,就是兩個麵目蒼白,如秋水般眼睛中泛著晶瑩的二女,用一種無聲的抗議,來表示她們的清白。

抬頭看了一眼台上。這下劉薇似乎是被台上的某件事吸引了注意力,並沒有注意這邊。而且以她所處的位置,也看不清楚這個角落裏,究竟發生著什麽。剛下的那道射向李莫的殺氣,隻是她知道李莫就在這個方向,就坐在那個黑暗的角落中。

李莫哄女人,都比較直接。而且那些女人,都是他的女人。都是有那種親密關係的女人。所以在哄的過程中,自然的就會有親密的動作。那樣會加快女人從生氣中回複過來。

但眼下的情形,讓李莫一時為難起來。如果是開始的時候,李莫還可以厚著臉麵,一邊占些小便宜一邊哄兩女。可現在因為李莫剛才那句話,使得他心中忐忑,不知道該如何說。

“咳咳,兩位……剛才我的話真是無心的,望兩位美女能原諒我的失誤……咳咳。”李莫實在不知該如何說話,隻得吞吞吐吐的借咳嗽掩飾他的尷尬。

兩女放佛沒有聽到李莫的道歉,依舊是用無聲的圍觀表示她們的委屈。隻不過那些即將流出眼角的晶瑩,卻在李莫的話後停頓了下來。可依舊像是懸掛在懸崖邊的一塊圓石,隨時都可以落下懸崖。

李莫心中一苦,尋常的方法不湊效,看來隻有用一些猛藥才能讓二女消氣了。

一咬牙,李莫伸手摟住兩女的細腰,一刹那,一種盡在掌握的感覺縈繞在心頭。

二女略顯蒼白的臉色微紅,輕輕掙紮一番。卻感覺到摟住她們細腰的手臂,是那麽的用力。那麽的堅決。像是準備一輩子都將她們摟在懷裏一樣。

女兒家的嬌羞立即泛上心頭,剛才那抹委屈和傷心立即像是被一陣風吹散了似地,消失在充斥著粉色幻想的心靈中。

李莫在這時,又做出一個令她們更加羞怒的動作。他竟然將她們的腦袋按到他自己腦袋兩側,三人的臉頰緊密無縫的貼在一起。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臉上的溫熱。

“你們兩個小丫頭,可以告訴我,剛才為什麽要那樣做?”李莫也是無奈之下才冒著被周圍人發現的風險做出如此親密的舉動。他雖然知道自己剛才的話太冒失,甚至有些衝動。可兩女的做法,在李莫心中還是有些警惕的。這件事他不弄清楚,以後和二女交往中,肯定有一個疙瘩存在。

而且做出這種親近的舉動,會讓兩女轉移注意力。不再生氣。即使生氣也不會是因為他先前的那句話的原因。

李莫說完,等了幾分鍾,都沒有等到二女的解釋。他哪裏知道,他這個動作給二女的震撼多麽大。

這裏可不是賓館的房間。而是由幾千人存在的大禮堂。眼下雖然黑暗,可也不是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隻要視力正常的人,都能隱隱約約看清楚周邊幾人的動作。而李莫這種大膽的行為,無疑讓兩女嬌羞的同時,還有一絲驚恐。

李莫想了一會兒,以為二女是害羞。想到此,李莫鬆開兩女的腦袋。又繼續摟著她們的細腰。

“心藍,你來說!”李莫認為他剛才和田心藍之間,有了突破。而且田心藍的姓格相比程茵,又要開朗一些。

兩女也知道這件事不解釋清楚,三人之間的誤會怕是越來越大。最後連朋友都沒的做。而且這麽長的時間過去,兩女心中也明白李莫剛才為什麽會突然發怒了。畢竟這種給別人設局下套的行為,一直都是陰謀家或者小人所專長。即使兩女隻是無心之舉,可也算是間接的‘罪魁禍首’。

經過兩女的訴說,李莫總算這件事的始末。說到底也不能怪二女。這件事雖然幾人都有責任,而最大的責任還是在李莫身上。

這個給李莫設的局,倒不是兩女私下商議的。而是在宿舍裏,由劉薇提議的。

劉薇的心思李莫明白。就是讓兩女監督李莫,如果發現李莫偷偷的背著他拍買其他女人的物品,就要給她傳遞消息。可她哪知道李莫在下麵雖然沒有拍買其他校花的物品,卻將主意打到田心藍和程茵身上。

雖然兩女對李莫,有那麽一些好感,可李莫這種強硬的不顧她人感受的行為,特別是田心藍,在被李莫強吻之後,羞怒之下,就偷偷的撥通劉薇的手機。而程茵,不過是因為田心藍暗中使了眼色後,配合她的行動,而受到‘無妄之災’。

李莫聽完,不由苦笑。這個劉薇,臨行前叮囑自己多次不說。還在去他住處前,就在宿舍裏商議好了監督他的辦法。差錯之下,讓三人鬧成這樣。

“這件事是我不對,我道歉。任打任罵隨意。你們兩個也別生氣了!”李莫放下姿態,歉意的說道。

田心藍腦中不由想到打是情罵是愛的說法,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誰要打罵你了?想得美!”

李莫聞言一愣,田心藍話裏的意思,怎麽好像是自己期望二女打罵自己一樣?自己不過是隨口說說,哪裏還能當真了?自己有那麽賤嗎?

“既然你們決定放棄報複的權利,那這件事就算揭過了。我們就專心看台上吧!”李莫想不通田心藍為什麽這麽說,但二女即使不想打罵他,他還巴不得呢。

可令李莫沒想到的是,就在他準備放下蠢蠢欲動的心思,安心看完今天晚上的慈善義捐時,兩個女孩卻不打算就此放過他。兩道幽香撲麵而來之後,兩女又是一左一右的將李莫夾在中間。放佛在重播著剛才的鏡頭。

李莫這下更加警惕,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仔細觀察著兩女的舉動。特別是兩女腿上的小包,更是他著重觀察的對象。因為在裏麵,可有隨時能和台上劉薇聯係的手機!

“你們又想幹嘛?”李莫縮回一隻手放在胸前,警惕的問道。

田心藍捋了捋額頭上幾絲淩亂的劉海,朝李莫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嬌滴滴的說道,“李大老爺,你的胸口還氣悶不?”說完,就抬起一隻白嫩的小手往李莫胸口伸去。

而右側的程茵,則是一句話都不說,直接在李莫的大腿上輕輕的捶了起來。像極了一個伺候老爺的小丫鬟。

李莫轉眼一看,這一看不得了,立即讓他倒吸一口氣。因為程茵是微微低下身子幫李莫捶腿,白色襯衣的領口立即下垂,裏麵的春光就綻放出來,李莫銳利的目光,甚至都能看到一抹黑色的蕾絲。

而左側的田心藍則趁著他這一刻的出神,白嫩的小手如泥鰍一樣鑽進李莫的衣內,在李莫看似瘦弱,卻充滿爆發力的胸口上撫摸著。酥麻酸癢,種種刺激的感覺立即湧入李莫的心頭。像是被強行注射了荷爾蒙激素一樣,身體立即有了反應。

李莫一邊極力壓製著身體的興奮,一邊瞪大眼睛,警惕的觀察著兩女的表情。想要從兩女光潔無瑕的俏臉上,找到一絲陰謀的蹤跡。

可李莫失望了,兩女臉上的表情,除了嬌羞的笑意外,還是嬌羞的笑意。

奧斯卡影後?還是兩女被他的王八之氣鎮住了?

隨著衣內的那隻柔軟的小手逐漸下移,李莫在吞了一口唾沫後,不由顫抖的問道,“你們想幹什麽?”那聲音幾乎和一個在漆黑小巷中遭遇流氓的柔弱女子一樣。

“李大老爺,小女子不幹什麽啊,隻是想伺候你……”田心藍嬌笑一聲,似喜似嗔的道。

衣內的那隻小手,已經移到肚臍的位置,而且還在往下移動,就在李莫心中,考慮著是不是製止這隻手的時候,禮堂的燈光突然一亮。就在學生們都閉上眼睛適應這突如其來的亮光時,兩女像兔子一樣縮了回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