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軍火巨頭

第342章 管閑事

阿富汗那邊的局勢,身為華夏軍方和國安的人,丁慧強和雷震肯定不會不清楚。再加上他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加深和李莫之間的關係。以李莫為中介,從奧馬爾手裏得到更多有利於華夏的情報,所以時刻了解阿富汗第一手情報,就是他們的必備的任務。

“而且,等華大這學期放假了後,我就要離開華夏去非洲。我想我們以後,在非洲還有一些合作的可能。”李莫看兩人沉默不語,就在此拋出一個更令兩人驚疑的信息。

李莫要離開華夏?

雷震和丁慧強腦中首先想到就是阻止這件事!在他們看來,李莫現在可不僅僅是一個涉黑走私軍火的商人,還是能給華夏帶來某些利益的人。就是對他們本人,也有足夠的好處。如果李莫離開華夏,那不是眾人的損失嗎?

可隨即,二人又為難了!李莫既然開口說要離開,就說明李莫已經有了決定。他們二人以何種理由去阻止?

要是一般人,他們不說用強製手段了,就用軍方和國安的名頭,就能嚇得對方乖乖的呆在他們的視線之內。但這種方式放在李莫身上,就不好用了。說不定還會起反作用。

不說對李莫了解的雷震,就是剛認識李莫幾天的丁慧強,都知道李莫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麵對華夏軍方代表和國安代表,都能坦然自若,該爭奪的好處,一點都不放手,該強硬的,一點都不示弱。

像這樣的人物,豈是一句‘小小’的威脅可以達到目的的?

“我說李莫啊,你看丁上校剛來上海,還沒有……還沒有那個立功,你這就離開了,以後大家還怎麽合作啊?”雷震拍了拍李莫的肩膀,故作親密的笑道。話裏無非就是一個意思,李莫還是別離開華夏為好。

丁慧強自然是連連點頭,表示他同意雷震的話。

李莫輕笑一聲,道,“雷組長,你這話就不對了。不是說我離開華夏,大家就停止合作了,我們還可以在其他方麵合作嘛。例如在非洲,我想我們可不可以在資源礦產上進行某些合作?”

“礦產資源?”雷震聞言眉頭一皺。華夏每年花費很大代價在非洲四處‘活動’,除了擴大華夏的影響力,獲得更多的支持外,不就是看中非洲這片還未開發的處女地?其中礦產資源更是重中之重。如果李莫真的能幫助華夏在非洲,獲得更多的礦產資源開發權力,上頭大佬是絕對願意見到的。可這件事和他雷震的關係,就不大了。

他本來就在國安內,就是第六局也就是業務指導局裏的一個副處長。當初部裏派他下來,主要是負責協調指導臧邊國安局和蜀川國安局聯合對李莫的偵查,之後又加上上海國安局。這些都還屬於他的職責範圍之內。

後來和李莫的合作,從某種意義上說,並不是在他的職責之內,那應該是屬於第十局對外保防偵察局的職責。不過因為他一直都是負責和李莫接觸,讓他撿了個便宜,立功受獎。

現在李莫說要進行礦產資源方麵的合作,那麽就屬於第十七局企業局的職責之內了。

如果李莫真的去了非洲,華夏肯定要派人前往非洲,負責和李莫聯係。他雷震現在隻是一個處長,到時候輪不輪到他,隻有鬼知道了。

在雷震的腦中還在分析考慮時,一旁的丁慧強等不及了。

“李莫,我看過你的資料,你應該是一名地下軍火商了?軍火商不是交易買賣軍火的嗎,你應該多和我們軍方合作啊。”丁慧強正色的說道。

李莫聞言不由苦笑一聲,看了看一本正經的丁慧強,搖頭道,“丁上校,你也知道我隻是一名小小的軍火商,哪裏會有那麽多的情報?一般的情報,相信以你們的情報網,早就知道了。你們都不知道的,或許我會無意中知道。但現在我這裏真沒有你們需要的東西!”

這時,雷震開口了,“丁上校,李莫說的也不錯。合作的機會,以後多的是嘛。我們都不要著急,相信以李莫的能力,總有一些我們感興趣的東西。”

丁慧強聞言也是無奈。他軍方的身份,就限定了他和李莫的合作,隻能在軍事範圍內。軍事情報,武器資料等等。不像雷震,他是國安部門的,隻要對華夏有利的東西,都可以插手合作。

雷震看丁慧強住口了,麵色嚴肅起來,向李莫說道,“你去非洲的事,我們肯定要匯報到上麵的,具體的要等上麵決定。畢竟你現在不是一般人,嗬嗬,李莫,你還是我知道的,唯一一個連出國,都要報給中央領導知道的普通人呢。你應該自傲啊!”

李莫笑吟吟的沒有接話,心理卻在暗罵。老子想走就走,還用誰批準不成?不過這話他不會說出來,不到最後,他也不會用跑路的方式,離開華夏。

這次的‘聚會’,就在三人心思各異的情況下,草草結束了。雷震和丁慧強離開後,就急著趕回去將李莫要離開華夏的消息匯報上去。至於李莫本人,則是帶著兩個手下,在上海逛起街來。

當他來到外灘,看著麵前滾滾流逝的江水時,整個人有些出神。賀小強和方玉,如同木樁一樣,站在李莫的兩側。阻擋著人流驚擾到老板。

“我的錢包?小偷,小偷別跑……”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陣蹩腳的驚呼聲,隨即周圍的人流都搔動起來。連出神的李莫,都不由的看向聲音響起的地方。

因為現在將近午時,來這裏的人還不是太多。至少比傍晚要少許多。李莫的目光,很快就注意到一個藍色身影在人流中,左穿右突,滑溜的像條泥鰍一樣的年輕人。正埋著腦袋奔跑著。周圍注意到此人的行人,紛紛退後一步,驚異的看著他。

隨後,李莫的目光看到在藍色身影後麵幾米外,一個高大的黑人正一邊用蹩腳的聲音喝道,一邊極力的追趕著藍色身影。

一跑一追之間,周圍的人都明白了,前麵那人是個小偷。偷了黑人的錢包被發現。

經常來往於外灘的人都知道,這裏盤踞了一夥扒手,專門找那些肥羊下手。

而外灘則是上海一個著名的景點,不說國內的遊客,光是國外的遊客,每年都有不少來此觀景。而這夥扒手們,主要目標則是放在國外遊客身上。像國外的遊客,來華夏旅遊,都會兌換大量的現金在身上。甚至還有不少攜帶美元等國外貨幣的。國內公共場所,扒手猖獗,國人對此早就有了警惕。除了少部分愛顯擺的人外,其他人外出很少會攜帶大量的現金。即使有,也會掩的實實的。而國外遊客許多都是第一次來這裏,對此了解的不多,大意之下,容易被扒手們鑽到空子。

扒手們本身的實力也不容小窺的,不然在這一行早就幹不下去了。不知道這位黑人兄弟,究竟是如何能敏銳的,在小偷得手後立即發現的。

國人愛看熱鬧和隻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自保之道,在這一刻又發揮的淋漓盡致。周圍聚集越來越多的遊人,甚至滿臉雀躍的看著兩人的‘賽跑’,絲毫沒有上前插手的想法。

這主要也是和國內的法律,對這種小偷小摸的行為,懲罰力度不夠造成的。一個小偷偷錢,抓住後甚至交點罰款,連拘留都不用就放出來了。隻有那種慣偷或者是碰到警方突然嚴打的時候,才會抓進去關幾年。而且現代的小偷可不是單幹,都屬於團夥作案。望風的,行動的。周圍的行人裏說不定就有處理‘突**況的’。普通人即使沒有遇到過管閑事被報複的,但聽也聽多了這種事。因而周圍的行人都是用一種看電影似地的看著兩人的表演。

李莫本來也沒打算插手。這種事每天發生的何其多?他李莫也不是專門反扒的便衣。哪裏有精力去管閑事。他的這種心態,和周圍行人又不一樣,周圍的人是害怕被報複,或者是怕和小偷爭鬥中受傷。李莫無意管閑事,主要是因為他覺得這種事,犯不著他出手。

隨著藍色身影的速度越來越快,加上前方的行人自主的讓開了道路。黑人和小偷的距離越拉越大。

或許是看出追不上小偷了,黑人在李莫麵前不遠處停了下來。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用一種周圍人幾乎都聽不懂的語言咒罵了一句。

其他人聽不懂,不代表李莫聽不懂。他聽出這個黑人咒罵的語言,竟然是索馬裏語。

李莫心思一動,對站在一邊看熱鬧的和小強吩咐道,“你去將那個小偷抓回來,算了,去將他偷的那個錢包拿回來就好了。”

賀小強聞言點點頭,整個人就立馬竄了出去。小偷的速度雖然很快,加上平時鍛煉出來的本事,跑起來一般人還真追不上。可賀小強是一般人嗎?就在這個小偷臉上露出一副得意的神色時。突然感覺屁股上一痛。一股大力傳來,因為埋頭跑路而前傾著的身體,像是踩到彈簧上似地,一下子就往前飛去。然後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麵上,如飛機落地時一樣滑行了一段距離才停了下來。

周圍的行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搞蒙了。一些心中有正氣,卻無奈小偷猖獗的人,正在暗歎小偷即將得手時,突然發現小偷被人放倒了。全都不可思議的看著拍了拍手滿臉隨意的朝小偷走去的年輕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