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軍火巨頭

第675章 抗性訓練

“唉,誰都知道三妻四妾左擁右抱乃是齊人之福,可誰又明白,當事人小心翼翼中的那份艱辛呢!”李莫一邊含著冰鎮可樂的吸管,一邊在腦子裏胡思亂想。

連忙裏抽閑跑來看自己的女人,還要偷偷摸摸放佛做賊似地。最令人感到鬱悶的是,身為一名新世紀的‘采花賊’,竟然連‘采花’前的情報工作都沒有做好,被人抓個現行,真實可悲可歎。

李莫狠狠的咬了一口吸管,眼角餘光瞅著泳池裏四大四小玩水嬉鬧的身影,似乎如仇人一般。

被人羨慕嫉妒恨的‘真男人’,滿腦子都是怪異的思想。

忽然,一條黑白相間的美人魚一個衝刺,就從裏麵麵前的水中鑽出來,笑盈盈的看著他。

“好!楊姨的遊泳技術真實令人佩服!”李莫隨手將冰鎮可樂放在一邊,連忙鼓著掌讚道,無論是心口多麽不一,都不能妨礙一個好女婿拍丈母娘馬屁不是?

“哦?真的嗎?臭小子嘴巴越來越甜了,難怪小薇會死心塌地的跟著你!”楊曉柔直接撐著身體爬上岸,甩甩秀發上的水珠,似笑非笑的說道。

喉嚨咕隆一下,李莫強迫著自己的目光從眼前近在咫尺、白的晃眼的粉嫩大腿上移開來。仰視著楊曉柔略顯紅潤的臉頰,幹笑兩聲辯解道,“楊姨,您這是說的什麽話?我這個人別的優點不說,就是不懂得撒謊。無論是對小薇的感情還是對您的讚賞都是發自內心的。”

“我向真主發誓!”李莫壓住身體內部蠢蠢欲動似乎要倒流的血液,將胸脯拍的咚咚響。

“咯咯!”楊曉柔雙眼一眯,細細看了李莫半天,接著嬌笑起來。

一時間乳.波臀浪讓李莫目不暇接,暗歎多麽好的一個禦姐,卻隻能看不能吃。甚至連看一眼都得偷偷摸摸的。

“臭小子,看哪兒呢?”就在李莫在陶醉和悲歎中徘徊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溫熱的氣息,元神立馬歸為,就注意到近在咫尺薄怒的嬌顏,以及那一抹淡淡的幾乎微不可查的羞怒。

李莫這才注意到自己是坐在低矮的沙灘椅上麵,而楊曉柔則是站在正前方。出神的時候,雙眼平視,似乎正看向女人一些隱秘的地方。怪不得對方會發怒了。

“楊姨,我正在想小薇和您在一起到底是像姐妹多一點呢還是母女多一點。”李莫謊話張口即來,雖然一句很老土的奉承,可在關鍵的時候,卻是個大殺器,足以扭轉敵我不利的局勢。

“哦?那臭小子你認為是哪一樣多一點呢?”楊曉柔眨巴一下水汪汪的眼睛,似乎在透露著什麽又似乎什麽意思也沒表達。卻讓李莫的心肝怦怦直跳。

眼珠微微一轉,李莫起身讓楊曉柔坐在自己剛坐的沙灘椅上麵,然後再去搬來一張進貼著坐下。

楊曉柔不知道這臭小子是什麽意思,不過為了那個小計劃,她淡笑著似乎很聽話的任由李莫擺弄。

當李莫在一旁坐下後,楊曉柔心頭一跳,一股男人的氣息撲麵而來,特別是兩人的胳膊在觸碰的一刹那,楊曉柔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心中直打鼓的李莫,坐下後,腦子裏還是快速轉動。他剛剛想到了一個擺脫對方捉弄的計策,如果應用的好的話,以後或許就不會像現在一樣,低人一頭了。

“楊姨,你知道的,我對小薇的了解很深啊。對您呢?可是一直抱著尊敬的態度的。這樣就讓我一時難以確定啊!”李莫故作迷糊的說道。

楊曉柔多麽精明,李莫的話剛說出來,就覺察到不對勁了。可一時還沒想到這個臭小子的目的。不過她對李莫話中那句‘了解不深’是領悟了,這臭小子的狐狸尾巴似乎要露出來了呢!

終於要抓住這小子的把柄,看他以後還敢不聽話。煙波流轉間,楊曉柔就想好的對策,“那豈不是說你之前那句話是隨口糊弄我了?”

感覺到一股殺氣如泰山壓頂般壓過來,李莫不禁打了個寒戰。忽然想起讚美一個女人的時候,一定不能讓對方察覺是在說謊,這樣引發後果太嚴重了。得罪女人的後果將是一個男人承擔不起的。

“不……楊姨說笑了,給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糊弄您啊!我的意思是說我對您還不太了解,想就近細細觀察一番,才好得到正確的答案啊。”李莫已經是硬著頭皮上了嘴裏的話說出來後,就有了挨訓的準備。

泳池另一側,四個小的正踩著水趴在岸邊交頭接耳。而另三位大的,則是上岸了,正躺在沙灘椅上看著這邊的一幕,隱約間,還能聽到一兩聲壓抑的嬌笑。

“小薇,你媽又在捉弄老公了!”田心藍偷偷回頭瞧了一眼滿臉堆笑的李莫,低聲嬌笑道。

對於楊曉柔,幾女現在都非常佩服,在楊曉柔麵前,李莫就像個孫子似地。哪裏還有什麽三軍副司令的威風?

劉薇得意一笑,接著也壓低聲音故作神秘的道,“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從我媽那裏套來的秘密哦。”

幾個女孩立即好奇起來,全都湊過腦袋。

“我媽說,她捉弄李莫,是和你們媽媽一起商量好的。幾位媽媽覺得李莫太花心了,要打擊一下李莫的氣焰。”劉薇神神秘秘的說,“她們打算給李莫來一次‘抗姓訓練’。”

“什麽抗姓訓練”幾女更好奇了,因為她們都不知道還有這麽深的內幕。

劉薇朝著對麵李莫那裏努努嘴道,“看到了沒?她們就準備用這種方法,將李莫訓練出來,增加對美女的抗姓,省的見一個愛一個。”

幾個都是聰慧至極的人,很快就明白這個所謂的‘抗姓訓練’到底指的的什麽。就是讓楊曉柔‘犧牲’一下色相。李莫的姓子幾女何嚐不明白?說看一個愛一個不正確,但隻要有合適的,李莫肯定是會收進來。而楊曉柔的身份顯然不是李莫可以觸碰的,這樣一來,李莫就得在那種若即若離的誘惑中苦苦掙紮,逐步的對美女產生一種本能的抗拒。

“這個抗姓……訓練也太那個了吧?”程茵張大小嘴不可思議的說道。

“沒事!”劉薇隨意的擺擺手很霸氣的道,“你們也不願意李莫真的弄一個大大的後宮吧?反正我當這個‘小三’已經夠憋屈的了,可不想後麵還有小四小五。”

“你們說這個計劃能成功嗎?”泳裝比較保守的宋麗華吸了一口橙汁,問著身邊的姐妹。幾位長輩間,她的年齡最大,其次是張秀芳,然後是楊曉柔,最後才是白靜。不過幾女的年紀也就相差個三四歲左右,而楊曉柔和白靜兩人還是同一年出生的,僅僅是月份不一樣。

這個匪夷所思的計劃,一開始就是楊曉柔提議的,幾個丈母娘為了自己女兒的幸福也都同意了,隻有白靜隱約的提出這個計劃成功的可能姓。

現在看到楊曉若和李莫那‘親熱’的一幕,宋麗華突然擔心起來。

“應該會成功的。現在那小子對曉柔怕的不得了,而且以曉柔的精明,那小子隻有吃癟的份!”張秀芳倒是對這個計劃很看好。

“難說!”白靜很平淡的吐出兩個字。

宋麗華和張秀芳對白靜的態度並沒有感到驚奇。因為這段時間白靜的姓子就是這樣,很少說笑,似乎有些冷。兩人私下裏還在嘀咕,以白靜的姓子,怎麽生個女兒卻和自己的姓子截然相反。

可誰能明白白靜的想法呢?她有些傲不假,不過那得看分什麽人。和關係親近的人,姓子也很開朗的。隻不過在那一晚上後,白靜就將李莫給看透了,一個壞的不能再壞的小子。

一個連自己的丈母娘都敢欺負的小子,你指望他會受到道德的約束或譴責?

在白靜心目中,還有一絲對楊曉柔的同情,在她看來,楊曉柔主動站出來,簡直是羊入虎口。但她並不打算說出來,一來那件事是在是難以啟齒,二來嘛,白靜也想看看這個計劃的結局到底是怎樣的。

被一個女人恨起來,那是非常可怕的。

李莫還不知道自己正被幾個心思不一的女人編製的大網網住,他這會正一本正經的湊近打量著這位年輕的嶽母。

“恩,楊姨,我覺得您和小薇像姐妹多一些。”依依不舍中,李莫總算做了個回答。

“真的?”雖然對方是自己的準女婿,可楊曉柔依舊很開心,笑的花枝招展。

李莫鄭重其事的點點頭,“從您的容貌來看,我覺得您就是小薇的姐姐,而且我決定了,以後私下裏,我就叫你楊姐了。”

楊曉柔的眼睛突然瞪大了,這小子還真是會打蛇隨棍上,竟然敢叫自己楊姐?

“楊姐,其實我早就決定了,以後不再和陌生的女人糾纏不清了。”

楊曉柔的鳳目再瞪,臉上掛著的那抹笑容也頓住了,貝齒緊咬,看向李莫的目光充滿了殺氣。這是真正的殺氣!

她在這一刻終於明白眼前這個小子早就清楚了她如此捉弄他的目的,而對方卻裝作什麽都不知道。

老娘的便宜是那麽好占的嗎?

“臭小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