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狂女:傾城召喚師

第87章 這個富二代太傻

第87章 這個富二代太傻

“傾曜,你去接收戰俘吧。”諸葛明月哭笑不得的看著那麵繡著可愛浣熊迎風招展的白旗,對君傾曜說道,“還有,讓他把衣服穿好。”

君傾曜抽了抽嘴角,往血精靈親王走過去。

“先收好你的白旗!”君傾曜冷冷的對血精靈親王說道。

“是、是的大人。”看出君傾曜沒有馬上動手宰了自己的意思,迪迪親王終於鬆了口氣,這名人類騎士盡管不象那些長著黑眼圈的獸人戰士一樣凶神惡煞,但身上凜冽的寒意更令人心慌意亂。

迪迪親王摘下了頂在樹枝上的小內內白旗,剛才情急之下脫下來還沒覺得什麽,現在大廳廣眾之下再穿回去就有點難堪了。麵對冰冷的君傾曜,他覺得壓力真的山大,所以也不管其他的了,手忙腳亂的再次穿上。讓君傾曜的臉色都快綠了,怎麽就遇到個這麽奇葩的血精靈親王!

諸葛明月已經回到了岩漿洞穴,對斯特凡說道:“命令所有人回來,布置防線。”

她擔心對麵那些血精靈見親王被俘狗急跳牆做出什麽瘋狂舉動,不想手下的戰士們遭受任何不必要的損失。以亞拉戰士們的武技和力量,加上教廷騎士的聖器,再加上兩隻巨龍的強橫,隻要集中構置防線,就算這些血精靈想要同歸於盡恐怕都沒有機會。

“是,領主大人。”斯特凡也是同樣的想法,反正俘虜了血精靈親王,他們已經占據了主動,沒必要再跟血精靈死磕。

手中的魔晶光芒大盛,斯特凡打出撤退防守的旗語,所有的戰士疾速後退,隻有淩飛揚和馬爾蒂尼騎著巨龍斷後。

看著那些如狼似虎的獸人戰士們後撤,早被重裝地龍騎士和金羚牛戰士衝得七零八落的血精靈大軍連追擊的勇氣都沒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王殿下被拎小雞一樣的拎進了岩漿洞穴。

寬闊的山穀中,除了那些一時還沒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血精靈,就隻剩下兩隻巨龍發出震天的咆哮。

哦,不對,是三隻,還有一隻體型小了一半的綠色巨龍飛在兩隻巨龍身邊,連蹦帶跳,爪子上還提著兩把不知道從哪裏搞來的大板斧,暴力傾向十足。

“火兒,回來!”諸葛明月好笑的看著火兒,有點懷疑蒼冥先前是不是看錯了,這隻比獸人還暴力的小綠龍真的是女孩?太難以置信了。

火兒張嘴噴出一口火浪,扔掉大板斧飛了回來,臨別之際,還意猶未盡的豎起了中指,背轉身衝著血精靈搖了搖屁股。

所有人集體絕倒!

“誰教她的?”諸葛明月黑著臉問道。好好一隻出身不凡的優質巨龍,就這樣被教壞了。

所有亞拉戰士都低下頭去,不敢看她的眼睛。

“阿寶!”人群中響起一道嗡聲嗡氣的聲音,沒聽出是誰。

遠在亞拉領地裏那可憐的阿寶同學,躺槍!

諸葛明月搖了搖頭,懶得理這些沒個正形的家夥,朝岩漿洞穴裏走去。血精靈親王已經被卡卡帶了進去,對於這名血精靈精靈身上的魔法寶物,諸葛明月非常好奇。

諸葛明月做夢也沒有想到,就是這個好奇心,令她成就了風語大陸一段新的傳奇。

岩漿洞穴裏的空間很寬闊,火紅的岩漿如溫泉般從地下湧出,翻滾沸騰著匯集成河,朝石壁一側的一個黑洞深處流去。四周的空氣溫度明顯高於外麵,烘得人臉色發紅,也隻有熔岩巨人,才能在這種地方長時間生活下去。

血精靈親王被扔在岩漿河流旁邊的岩石上,幾名熊貓武士不懷好意的看管著他。

“搜出什麽了沒有?”諸葛明月悄悄的問卡卡道。現在距離更近了,諸葛明月更加清晰的感覺到迪迪身上特殊的元素波動,顯然他身上帶著不止一件魔法寶物。

“沒有,什麽都沒有,哦對了,除了那麵白旗。”卡卡笑著說道。

“什麽都沒有?”諸葛明月瞪了卡卡一眼。

“真的,什麽都不有。”卡卡連忙收起那猥瑣的笑意,正色說道。

“這怎麽可能?”諸葛明月明明感覺到迪迪身上的魔法物品的元素波動,可是卡卡偏偏什麽都沒有搜出來,他到底藏在什麽地方?

“領主大大人,要不我再仔細搜搜?”卡卡問道,臂刀貼著手臂一顫一顫的,顫得血精靈親王陣陣心寒。

“不用了,我親自來問。”諸葛明月還想留著這名血精靈親王做人質,可不想他被卡卡折磨得不成人形。

“你叫迪迪?”諸葛明月走到迪迪的身前,隨意的問道。

“是的,尊敬的女士,我叫迪迪。”迪迪慌忙對諸葛明月點頭哈腰,他實在太害怕那些黑眼圈的暴力熊貓了。

其實熊貓武士大多數時候脾氣還是很好的,隻是黑眼圈看起來暴力特征濃厚了一點而已。

“叫領主大人!”熊貓武士狠狠踹了他一腳。

“是、是領主大人。”迪迪很有自知之明的沒有在諸葛明月麵前提什麽俘虜的人道主義待遇,估計他們逃到地底世界時風語大陸還沒有這樣的優良傳統。

“好像你的身份不太一般啊?”諸葛明月看著迪迪親王,若有深意的問道。

“尊敬的領主大人,我是血精靈一族世襲親王,隻要你放了我,我們的柔絲女王一定會立即撤軍。”迪迪努力挺起胸膛說道。

“你覺得我會害怕你們的血精靈大軍嗎?”諸葛明月嗤笑一聲,挑眉俯視著迪迪親王,“你也看到了我們的實力,兩名龍騎士,一名劍聖,還有全大陸最強大的獸人戰士和聖騎士,也就是你們說的魔劍士,我會怕你們?”

迪迪親王才剛剛挺起來的胸膛癟了下去,泄氣了。真不知道這些來自地表的戰士從哪裏冒出來的,恐怖得簡直不象話了。難道經過上萬年的時間,地表那些種族都變得如此強大了嗎?迪迪突然有點懷疑他們迫切的想要回到地表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你把那些魔法物品藏在哪兒了?”諸葛明月直截了當的問道。

“什麽,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麽?”迪迪警覺的望著諸葛明月,目光閃爍的說道。

撒謊的水平也太爛了,諸葛明月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就算老實巴交的羚牛人酋長,撒起謊來也不會象他這樣眼珠子四處亂轉。

“是嗎?那我一定是感覺錯了。”諸葛明月自言自言的說道,“那留著你也沒什麽用了,浪費糧食。”

迪迪臉色一滯,有些不妙的預感。

“領主大人,我聽說在熊貓武士的老家,為了對付那些在竹林下打洞破壞竹根的鼴鼠,他們會想辦法抓住一隻鼴鼠,放在火上慢慢的烤,它發出的慘叫聲會嚇跑所有的鼴鼠,永遠不敢再回到這片竹林,我想這一招對外麵那些血精靈也同樣有效,岩漿的效果一定比火要好得多了。”卡卡微笑著,無比向往的對諸葛明月說道。除了用棍子穿起來掛樹上或者點天燈,閑得無聊的螳螂刀手又想出了新的酷刑,不過還沒有機會付諸實踐。

熊貓武士抹了把冷汁,疑惑的看了卡卡一眼,俺們老家什麽時候有過這樣的惡習了?

迪迪親王驚恐的看了看熊貓武士,又看了看那翻滾的岩漿,喉頭滾動著,用力咽了咽口水。

“太殘忍了。”諸葛明月嫌棄的瞪了卡卡一眼,轉過身去,“不過我會當什麽都沒有聽到的。”

“嘿嘿。”卡卡喜笑顏開,朝迪迪親王走去。

血精靈親王下意識的往後縮了縮,突然發現,這名螳螂刀手別看目光單純得跟個孩子似的,底子裏比黑眼圈的熊貓武士可怕多了。別人烤的是鼴鼠,他要烤的可是自己啊。

“等等,領主大人。”迪迪趕忙叫住正要離開的諸葛明月,急切的說道,“我想您說的魔法物品大概是這個,我剛才不小心忘了。”

淡淡的紅色光暈從他胸前閃過,一枚血紅血紅的珠子出現在眼前,迪迪將珠子捧在手心,遞到諸葛明月的麵前。難怪剛才卡卡什麽都沒收到,原來這東西竟然是隱藏在體內的。

這枚珠子大概有鴿蛋大小,如珍珠般圓潤,如血色的琥珀一樣奇光流溢。在這枚珠子裏,蘊含著高度凝聚的魔力,不象自然界中存在的元素,更象是魔法師凝結在體內的魔力,比任何魔晶都要純純,盡管也有著血係魔法特有的氣息,但卻顯得穩定內斂。

血精靈在地底世界待得太久了,竟連基本的反偵訊能力都沒有,這麽快就拿出來了,連當初的維特少爺都不如。諸葛明月在心裏感歎,這個無知的富二代被保護的太好了啊。諸葛明月接過琥珀樣的珠子,在手心細細的揣摩。

“血離珠!”旁邊的露西女王驚呼了一聲。

“你認識?”諸葛明月扭頭看著露西女王。

“這是血係魔導師臨死之前凝聚出的魔力精華,裏麵蘊含著血係魔法師畢生修煉凝結的魔法力量。”露西女王解釋道,她的祖先當初與血精靈祖先數次交手,對血精靈並不陌生。

“魔法師也能凝聚魔晶?”諸葛明月睜大了眼睛,她隻知道魔獸體內能夠產生魔晶,頭一次聽說精靈有這能力。

“隻有修煉血係魔法的血精靈才有這樣的能力,不過正因為血係魔法修煉速度遠遠高於其他魔法,所以要想誕生出魔導師比其他精靈或者人類魔法師困難得多,而且並不是每一名血精靈魔導師臨死的時候都能凝聚出血離珠。”露西女王解釋道。從她的話裏,可以聽出眼前這枚血離珠是多麽的珍貴。

“那有什麽用處?”諸葛明月問道。雖然這枚血離珠和魔晶一樣蘊含著充沛的魔力,但是卻比魔晶要穩定凝實得多,不能象魔晶那樣直接使用。

“對普通的血精靈來說,血離珠中所蘊含的魔力是無法使用的,它的紀念意義遠遠大於實用價值,但是據說,某些天賦異稟的血精靈卻能夠直接吸取其中的魔力化為己用,大輻度提高自己的魔法實力。不過這樣的血精靈誕生的機率比血離珠誕生的機率還要低,所以到我還從來沒有人聽說過有人能夠吸取成功。”露西女王接著說道。

迪迪沒有反駁她的話,看樣子露西女王說得一點沒錯。

“迪迪親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就是那個能吸取血離珠魔力的精靈吧?”諸葛明月微笑著說道。終於明白血精靈為什麽拚了性命也想救出迪迪親王,不僅因為他身上帶著血離珠,更因為他能將其中的魔力化為己用。也難怪他這麽年輕卻擁有大魔法師的實力了,想必正是因為吸取了血離珠中的魔法力的緣故。

“是的。”迪迪帶著幾分自豪說道,在血精靈漫長的曆史上,此前還隻有一名血精靈擁有這樣的天賦,也正是那名偉大的血精靈,曾帶領自己的族人走向輝煌,協助精靈王建立起強大的精靈王國。而他,則是血精靈曆史上的第二個,足以引為以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將帶領血精靈再次走向輝煌。

“叫領主大人。”熊貓武士又踹了他一腳。

“是的,領主大人。”迪迪剛剛挺起的胸膛再一次癟了下去,又焉了。

“好了,把剩下的血離珠都交出來吧。”諸葛明月笑咪咪的對迪迪親王說道。盡管血離珠目前來看是用不上了,不過裏麵蘊含著那麽充沛的純淨魔力,誰知道會不會什麽時候就派上大用場。

“沒有了。”迪迪攤了攤手。

“別告訴我血精靈上萬年的曆史就留下一顆血離珠。”諸葛明月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看了迪迪一眼,又看了看旁邊的岩漿河流一眼。

身後的卡卡舔了舔嘴唇,眼神無比期待,“領主大人,我覺得這珠子挺神奇的,如果把這家夥泡在岩漿裏,應該也不會損壞。”

迪迪臉上的神情一僵,他相信這名螳螂絕對說得出做得到,看那興奮樣就知道了。

“好吧,給你,都給你。”迪迪哭喪著臉,趕在卡卡動手之前將所有的血離珠都拿了出來,粗略一看竟有十幾顆。

“這麽多!”見到這麽多血離珠,連露西女王都驚呼了一聲。以血係魔導師的誕生機率之低,再加上並不是每一名血係魔導師都有機會凝聚出血離珠,恐怕整個血精靈部落從古至今所有的血離珠都在迪迪的手中了。

“一、二、三……”露西女王數著迪迪親王交出來的血離珠,眼睛越來越亮。

“剛好十二顆,我明白了,你們是在等待血月降臨,難怪這麽急著離開地底世界,原來你們的目的是這個。”露西女王恍然大悟。

“你也知道這個秘密?”迪迪驚訝的看著露西女王。

“哼!”露西女王輕蔑的哼了一聲,說道,“隻要能吸取十二顆血離珠的魔力,當血月降臨的那一刻,沐浴在血月的光輝之下,實力就會直接踏入聖魔導師的境界,對嗎?”

直接踏入聖魔導師的境界!諸葛明月吸了口涼氣,在風語大陸,聖魔導師就是魔法師的頂級存在,同時也是最接近神的存在,就連聖教廷或者美蘭達的光輝,都無法與聖魔導師相提並論。

不過想要成為聖魔導師難於登天,在整個風語大陸的悠久曆史上,據說隻出現過三名聖魔導師。注意,隻是據說,無論在哪一個種族的曆史古籍中都找不到關於他們的準確記載,僅僅是傳說而已。也就是說,風語大陸是否真的出現過聖魔導師都是未知數。

諸葛明月這還是第一次聽到關於聖魔導師的確切說法,假如憑借這十二顆血離珠就能讓一名血精靈直接晉級傳說中的聖魔導師,那也太逆天了一點,不過換個角度想想,每一顆血離珠中都蘊含著一名血精靈魔導師的畢生心血,用了數萬年也許更長的時間才集齊這十二顆,一切又顯得理所當然了。

諸葛明月也明白了,原來這才是血精靈急著想返回地表世界的真正原因。

迪迪親王驚訝的看著露西女王,沒料到黑暗精靈竟然連這個秘密都知道了。

“我可憐的血精靈同胞,告訴你一件不幸的事,血月已經降臨了,就算你把這些血離珠的全吃進肚子都沒有用,哈哈哈哈。”露西女王發出幸災樂禍的大笑聲。

“降臨了,已經降臨了?也就是說,我沒有機會了,一點都沒有了?”迪迪怔住了,嘴張大得能塞下一個雞蛋,本就哭喪著的臉差點拉到了地上,幾乎就要哭出來了。

“不用那麽難過,反正這些血離珠也永遠不會再屬於你了,血月降臨沒降臨都是一碼子事。”諸葛明月微笑著安慰迪迪親王。她暗暗慶幸,幸虧血精靈沒有提前踏上地表,否則要真讓一名聖魔導師從他們中間橫空出世,不僅是其他精靈的災難,也許是全大陸的災難。

旁人聽的冷汗連連,這樣的安慰話,換誰也不想要吧。

諸葛明月突然想到,關於血月的災難的預言,會不會就是這個呢?

------題外話------

誰在玩天天愛消除,天天連萌的啊,送給我紅心吧,哈哈。QQ上麵,是我老媽在用我的QQ號玩,她整天吵著又沒紅心了啊!所以,誰在玩啊,順手送我紅心吧,謝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