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狂女:傾城召喚師

第89章 這真是一個美妙的誤會啊

第89章 這真是一個美妙的誤會啊

其實諸葛明月有點猶豫,是不是應該直接拿出血離珠作為籌碼,反正血精靈還不知道血月已經降臨,為了一名聖魔導師的誕生,柔絲女王絕對不會說半個不字。不過想了一下,用這麽珍貴的血離球為黑暗精靈換取生命泉水不太劃算,還是自己留著要好一點,諸葛明月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再考慮一下領主大人的建議。要不然後悔的人絕對不會是我!”露西女王冷笑著說道。她已經妥協了,可是這個柔絲女王居然還這麽不知好歹的拒絕諸葛明月的建議。這讓露西女王心裏非常的不爽,說話的口氣自然也非常不客氣。

“嗬嗬,我會好好考慮一下的。”柔絲女王微微沉默了下,抬頭對著露西女王笑了笑,誰也沒有注意到,她的指尖悄然從掌心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從掌心一閃而過。

早在諸葛明月提出生命泉水的時候,柔絲女王就意識到今天的談判多半是不會有結果了,現在更堅信了這一點。盡管迪迪親王擁有一項對精靈來說至關重要的天賦,但他的壽命也是有限的,作用還無法與生命泉水相比。當然,她也不可能就此放棄迪迪親王。露西女王還在旁邊咄咄逼人,這讓柔絲女王的心中更為憤怒和更為堅定她之前的決定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隻能硬搶了。

“我的確會好好的,鄭重的考慮你們的建議的,嗬嗬。”柔絲女王緩緩的重複剛才的話,臉上浮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見到柔絲女王臉上那有些詭異的微笑,諸葛明月突然湧起極度不安的感覺。

“小心!”諸葛明月低呼了一聲。

就在她出聲的身時,柔絲兩手手心猛然迸發出如月色般的神秘光芒,緊接著,一股奇異的氣息從天而降,仿佛來自無窮無盡的宇宙深處,穿透了上方厚厚的地殼,湧入地底世界。

一道濃濃的霧靄突然間彌漫在身外,即使近在咫尺的景物都變得模糊不清。在那濃霧之中,就連四周眾人的氣息都被完全掩蓋,仿佛渾身陷入了一個無邊無際的迷宮。耳邊,隻有精靈女王那悠揚的吟唱在回蕩不已。那情景讓人膽戰心驚。

誰也沒有料到柔絲女王會突然動手,更沒有想到會是這樣詭異的場景,君傾曜和淩飛揚同時身形一晃,朝著柔絲女王剛才所在的位置衝去,卻隻穿過一片無形的虛影,隻有手中的長劍,在清冷的霧靄中發出清悅的顫鳴。

這,是怎麽回事?!

諸葛明月皺緊了眉頭,精神在這一刻繃緊,警戒的注視著那個方向。

“我親愛的朋友,是你在呼喚我的到來嗎?”隨著柔絲女王的吟唱聲,一道冰冷而悅耳的聲音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仿佛穿透耳膜,響起在每個人的心間一樣。

四周那濃濃的霧靄變得透亮起來,耀眼的夢幻光芒中,一道虛浮的身影飄浮於在半空之中,此時此刻,四周那堅實的石壁仿佛都成了一片虛無,任由她的身影自由穿行。

細細望去,那是一道優美窈窕的女子身影,身上披著黑色的披風,深藍色的麵具剛剛掠過鼻翼遮擋住眼部輪廓,卻露出挺直的鼻翼和冷傲的唇線,麵具下,那雙黑眸如夜空般潔淨而又深邃。這是一個美豔絕倫的人兒。

“暗影守望者!”露西女王訝的呼出聲來。

暗影守望者?那是什麽?

諸葛明月望著露西女王口中所說的暗影守望者,在她的身上,諸葛明月沒有感覺到一點生氣,但也沒有黑暗魔法師那樣的陰森之氣,倒更象一道飄零無形的靈魂,就象尼古拉現在的情況一樣。但是這道靈魂,卻無疑比尼古拉要強大得多了,她的身上充滿了豐沛的元素氣息,身後那半圓形的月刃透射出陣陣寒意。

也就在此時,大家終於再次見到柔絲女王的身影,這名血精靈女王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到了迪迪的身邊,正飛快的念動著咒語,身前,一片華光閃耀的魔法光紋正緩緩升起,朝著半空中的暗影守望者飄去,與她合為一體。

“快阻止她,絕不能讓她完成儀式。”露西女王焦慮的喊道。

原來柔絲女王是在舉行精靈儀式,所有人都感覺到頭頂那名暗影守望者的強大,不敢大意,同時朝柔絲衝了過去。

“嗖!”鳳嫣然朝著柔絲女王射出一支箭矢,加持了風係魔法的箭矢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象閃電般掠去,但就在即將射到柔絲女王身前時,突然受到一股無形的牽引,從她的耳邊飛了出去。

就在這時,那片魔法光紋已經完全與空中的暗影守望者合為一體,她身上的元素氣息是如此的澎湃,如此的浩瀚。

隨著最後一道魔法光紋的消失,暗影守望者突然淩空而下,一股凜冽森寒的殺意迎麵而來。君傾曜等人同時一驚,改變方向護在諸葛明月的身外。

但是令所有人感到驚訝的是,暗影守望者並沒有攻向諸葛明月,而是徑直朝著迪迪飛去,隻是眨眼之間,暗影守望者那虛幻的身影就將迪迪完全籠罩,此時,再也看不到迪迪的身影,隻有一名全身籠罩在黑色披風的暗影守望者站在眾的麵前,那一身冰寒冷意,足以令任何人心底發寒。

“完成了,她竟然完成了暗影守望者的呼喚。”露西女王露出絕望之色。

諸葛明月不知道露西女王說的是什麽意思,隻是清晰的感覺到,那名暗夜守望者的眼中有著掌控一切的自信,在她的目光鎖定之下,仿佛世間沒有任何人能逃出她的致命一擊。這是一種直覺,一種經曆過無數生死考驗所生出的本能直覺。但與此同時,另一種更為奇妙的感覺從腦海中升起。

“尊敬的領主大人,我想我們可以重新談談條件了。”柔絲女王發出得意的笑聲。她自己其實也隻有五成的把握完成這道儀式,沒有想到這麽容易就成功了。

“是嗎?你不覺得還早了點嗎?”諸葛明月淡然一笑。

柔絲女王臉上的笑容突然一滯,不可思議的朝迪迪望去,暗影守望者那虛幻的身影正緩緩脫離迪迪的身體,奇異的光紋扭曲著,突然猛的閃出一道刺得人睜不開眼睛的亮光。

“柔絲女王,我們真的需要重新談談條件嗎?”諸葛明月的聲音突然在柔絲女王的身前響起,柔絲女王睜開眼睛,暗影守望者正站在自己的眼前,而那半圓形的月刃刃尖正抵著自己的咽喉。

在暗影守望者的眼中,柔絲女王隻看到了一絲戲謔的目光,那是諸葛明月的目光。

“怎麽會這樣,怎麽會這樣?”柔絲女王不可思議的看著諸葛明月。

斯特凡等人也用同樣不可思議的目光望著諸葛明月,“瞬移,居然是瞬移,領主大人她怎麽做到的?還有那暗夜守望者又是怎麽回事?”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諸葛明月來到柔絲女王身前靠的不是速度,而是傳說中的瞬移,雖然隻是小小的一段距離,但這卻是連劍聖或者聖魔師都無法做到的瞬移。

蒙了,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搞蒙了。

柔絲女王象是看見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震驚的看著諸葛明月,看神情幾近崩潰。

“這是怎麽回事,怎麽會這樣,怎麽會這樣?”柔絲女王喃喃的說道,無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鋒利的月刃隨著她的腳步一伸,仍然不輕不重的抵在她的咽喉上。

柔絲女王生平還是第一次如此親近的感覺到死神的逼近,美豔的臉上一片慘白。

“我也想知道這是怎麽事?”諸葛明月笑了笑,收回月刃。就在剛才暗夜守望者降臨,似乎就要與迪迪親王合二為一的時候,諸葛明月突然感覺到,自己似乎與那道殘魂般的暗夜守望者有一種神秘奇異的聯係,隻是心念一動間,暗夜守望者就從迪迪的身外消失,如虛影般的黑色披風和由元素凝結的月刃就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就在下一刻,她的身體就瞬間來到了柔絲女王的身前,月刃抵住了暗夜女王的咽喉,仿佛自己突然之間就多了一種奇特的強大技能,卻又如與生俱來般熟悉親切。

這感覺,連諸葛明月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這是暗夜守望者的暗影突襲,強大的瞬移攻擊技能。”露西女王似乎在笑,似乎又有些哭笑不得。

“暗影突襲?”諸葛明月疑惑的望向露西女王。

“在我們精靈一族的曆史上,曾經有過四名偉大的盟友,分別是叢林守護者,月之祭司,惡魔獵手和暗夜守望者,他們中的每一位,都擁有強大無比的實力,足以和人類劍聖或者龍族相抗衡。

數萬年過去了,除了叢林守護者世代相傳,其他三位都已經消失在曆史的長河,不過在消失之前,他們都留下了一此東西。那把月神之弓,就是月之祭司遺留下來的武器,而暗影突襲,則是暗夜守望者遺留下來的技能,這種技能可以完成十二米以內的瞬移,同時通過月刃發出的攻擊威力成倍提高。”露西女王接著說道,語氣中顯然充滿了羨慕。

“可是怎麽會到了我的身上?”諸葛明月不解的問道。從剛才的情形來看,柔絲女王應該想通過儀式,將暗影突襲施加到迪迪的身上。假如讓他成功的話,憑借這匪夷所思的瞬移攻擊技能,就算不能對自己等人構成致命的威脅,借機逃走應該是沒什麽問題的。

不過連柔絲女王本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暗影突襲卻到了諸葛明月的身上,這可不是象熊大力那樣瞬移一次就要靜止冷卻很長時間的雞肋技能,而是真正居家旅行殺人滅口謀財害命的頂級暗殺術。諸葛明月覺得自己如果哪一天領主當膩了想改行的話,一定能成為全風語大陸最頂級的刺客。

“我們剛才看到的那道虛影,是暗夜守望者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殘魂,隻要得到了她的認可,就能夠繼承暗影突襲的技能,成為傳說中的精靈暗夜守望者,上萬年來,無數精靈部落都夢想著能夠她的認可。

但是暗夜守望者的殘魂一千年才蘇醒一次,盡管所有的精靈部落都會舉行儀式,但卻不一定能得到她的認可,在過去上萬年間,隻有兩名精靈成功過,而您,領主大人,您是第三位有幸成為暗夜守望者的人,同時也成為了一名受到精靈之神祝福的外籍精靈。”露西女王說道。

“可我又不是真的精靈,怎麽會得到她的認可?”諸葛明月這下明白為什麽柔絲和露西兩名精靈女王臉上的神情都那麽怪異了,連她自己都無法理解,暗夜守望者殘留在大陸上的靈魂怎麽會選上自己。不過對於外籍精靈這個說法,諸葛明月還是感到很新鮮,原來風語大陸也有外籍的說法啊。不知道這個外籍能享受什麽福利,是不是自己也象精靈一樣擁有了漫長悠久的生命?

“會不會是因為月神之弓的緣故,由於您曾經得到了月亮女神的認可,繼承了月之祭司的月神之弓,所以早就已經成為一名外籍精靈?”鳳嫣然猜測著說道。

“不會。”諸葛明月拿出月神之弓,手指拂過那優美的弓身,肯定的說道。隻有她自己才知道,之所以能夠輕易使用月神之弓,跟什麽月亮女神的認可一點關係都沒有,隻是因為她掌握多重召喚術的精神力修煉法而已。

“那,難道是因為血離珠?”夏美好奇的問道。

柔絲女王因為見到月神之弓而瞪大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更大了。

“這個倒是有可能。”反正談判已經宣告破裂,諸葛明月也懶得掖著藏著了,大方的拿出血離珠,在手心摩梭著,血離珠中那高度凝結而穩定的魔力氣息,似乎有了一絲流轉的痕跡。諸葛明月驚喜的想到,這是不是就意味著血離珠也有可能象魔晶一樣的使用了呢,或者如迪迪親王所說的那樣,吸取其中的魔力,晉升為聖魔導師。

柔絲女王身子搖晃了一下,血離珠竟然到了諸葛明月的手中,迪迪竟然連這都交出去了。

“你!”柔絲女王氣得全身發抖,狠狠瞪著迪迪。這可是血精靈一族上萬年的家底啊,是血精靈一族誕生聖魔導師,重返地表再現昔日輝煌的最大希望,他竟然交出去了,要早知道這樣,根本就不應該給他,讓他老老實實做小仲馬好了。

“我、我是被逼的。”迪迪心虛的看了柔絲女王一眼,明顯底氣不足。被逼的,又是被逼的?與其說是被逼的,不如說是被嚇的,而且老天作證,諸葛明月連嚇都還沒怎麽使上勁,他就全招了。

柔絲女王真想衝上去一把掐死他,不過為了他最後一點利用價值,還是強忍著出手的衝動。

“柔絲女王,我想現在你會重新考慮我剛才的建議了吧?”諸葛明月對柔絲女王說道。

“這件事關係到生命之泉,就算我是精靈女王也不能擅自作主,必須經過其他血精靈長老的同意才行。”柔絲哭喪著臉歎了口氣說道。現在最後一道殺手鐧都失敗了,血離珠也落到了諸葛明月的手中,想要重回地表再現輝煌注定已成遙遠的夢想,是否應該用生命泉水換回迪迪,她也無法決定。

“那好,我等著你的好消息,在此之前,我們會好好善待你們的親王殿下的。”諸葛明月也不願意這麽快放走迪迪。就在得到暗影守望者認可掌握暗影突襲的同時,那些血離珠似乎也有了些微妙的變化,其中的魔力元素變得活躍起來,似乎已經有了吸收利用的可能,正好從他那裏學點血係魔法修煉術,看能不能吸取血離珠中的魔力。露西不是說自己已經成為受到精靈之神祝福的外籍精靈了嗎?那麽理論上來說,應該也有使用血離珠的可能性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大發了啊!

“好的。”柔絲女王點了點頭,歎著氣朝血精靈的陣地走去。背影顯得是那樣的蒼涼和落寞。

“領主大人,也許我們不該這麽輕易放她回去,如果她們現在撤軍回到地底森林,就很難再找到她們了。”望著柔絲女王離去的身影,露西女王不甘的說道。

“放心吧,就算她們躲進地底森林,憑領主大人的暗影突襲,想要再把她抓回來也易如反掌。”旁邊的人非常自信的說道。諸葛明月的武技實力本來就已經夠強了,再有了這道逆天的瞬移攻擊術,簡直就是如虎添翼。剛才見識到了暗影突襲的逆天之處,眾人都被震撼到了。

“領主大人,我剛才忘了提醒您,暗影突襲的冷卻時間是一個月,一個月隻能使用一次。”露西女王苦著臉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諸葛明月成為新的暗夜守望者的緣故,她的態度變得比以前恭敬了許多。

“露西女王,既然血精靈女王有勇氣孤身來到我們的陣地,我們也應該表現出獸人的豪邁和騎士的尊嚴,這時候扣住她,反而是懦弱與膽怯的表現,那對於我們偉大的戰士,對於我本人,都是一種畢生難以洗刷的恥辱。相信我,不管她們躲去哪裏,我都會實現對你的承諾,幫你奪回生命泉水。”諸葛明月義正言辭的說道。其實心中在暗暗嘀咕,露西女王你這個馬後炮,就不能早點說麽。人都放走了,現在也之後說點冠冕堂皇的神棍話了。

羚牛人酋長聽了諸葛明月的話驕傲的挺起胸膛,這才是一名獸人祭司和領主應有的胸襟。

馬爾蒂尼和拉斐爾等人也熱血激蕩,諸葛明月所說的,也正是龍騎士和光明騎士所信奉的騎士準則與道德規範,隻有這樣的人,才值得他們追隨。

亞瑟也感慨的望著諸葛明月,在她的身上,他似乎看到了聖主大人才有的光輝,唔……神棍特有的光輝。

而露西女王望向諸葛明月的目光也微微一變,這樣的氣度,正是黑暗精靈所缺少的,或許也正是失去信仰的黑暗精靈走向滅亡的最重要原因。在這一刻,她的心,也隨著諸葛明月的話波瀾起伏,莫名的竟對諸葛明月升起崇敬之心。難怪她能得到月亮女神和暗夜守望者的認可,與她相比,黑暗精靈表麵的冷酷和狡詐之下,隱藏的其實是一顆懦弱而卑微的靈魂。

所有人裏,隻有卡卡和斯特凡幾人強忍著大笑出聲的衝動,跟了領主大人這麽久,對她的性格多少也有些了解,估計領主大人現在心裏一定後悔死了,多好的坐地起價的機會啊。

君傾曜和淩飛揚兩人都是沉默的看著這一切,嘴角都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他們是最了解諸葛明月的人,當然知道諸葛明月的行為也是馬後炮,心裏其實在肉痛著放走了大好的機會呢。

這真是一個美妙的誤會啊!

------題外話------

就要國慶了啊,各位國慶咋安排的?要出去旅遊麽?我覺得大假出去旅遊一定要選好地方。要不然就是看人,而不是看風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