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狂女:傾城召喚師

第39章 父親!

第39章 父親!

“小心點,好像有什麽東西在跟著我們。”諸葛明月點了點頭。雖然迷宮之中感覺不到一點生機,但諸葛明月卻直覺的感覺到危機,仿佛有什麽東西一直跟隨在自己的左右。

一行人繼續向前走去,四周平靜得令人恐懼。

“嗷……”耳中突然傳來一道獸吼,緊接著,一道黑影出現在眼前,朝著諸葛明月迎麵撲來。

一時之間,諸葛明月也看沒清楚到底是什麽,隻看到那尖銳的獠牙和紅得象血一樣的眼睛,隻知道這是一隻凶性十足的靈獸。

還沒等諸葛明月動手,淩飛揚的破殺劍和呂曠的長槍同時出手。劍鋒槍芒同時落到靈獸的身上,竟然爆出一蓬火星,而後才刺入靈獸的身體。

靈獸哀嚎一聲,跌落在地,一動不動。

幾人都暗暗吃驚,要知道淩飛揚和呂曠的武技都以淩厲見長,剛才居然沒能一擊斃命,可見這靈獸的防禦有多麽強悍。

更讓幾人疑惑的是,這迷宮中明明沒有半點生機,就連一株小草都長不出來,而且先前幾人各自全身戒備,也沒有發現任何活物的存在,這隻靈獸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又是怎麽在這迷宮生存下來的。

“你們看。”淩飛揚用劍拔了拔那隻倒地斃命的靈獸,驚訝的說道。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諸葛明月和呂曠同時怔了怔。

躺在地上的,是一塊長近一米的岩石,再細細看去,頭頸四肢輪廓分明,有如一隻沉睡中的蒼狼,隻是顯得太過粗糙,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就象二流工匠手中還沒有細細雕琢的石雕。

“剛才就是這東西?”諸葛明月有些難以置信,剛才她雖然看得不是太清楚,但隻看那猙獰的獠牙和血紅的眼睛,也知道是一隻靈獸,怎麽就變成了雕塑?

難道是幻覺,連諸葛明月都有點懷疑自己先前看到的了。

呂曠翻動了一下岩石,他和淩飛揚兩人剛才留在上麵的劍痕和槍洞清晰可見,幾乎透穿而過,呂曠全力一槍刺去,直接穿透了石塊,但是卻沒有鮮血流出,隻帶出一溜火星和石屑。

毫無疑問,他們剛才斬殺的靈獸就是它,但現在,卻變成了毫無生機的岩石。

幾人麵麵相覷,想到了什麽,同時朝身邊望去。迷宮中,所有的岩石形狀都千奇百怪,如果仔細觀察的話,無論大小,每一塊都隱隱約約能看出猙獰的獸形。

如果這些岩石,全都能變成靈獸的話……想到這個可能,幾人同時麵色一變。

“啊……”隊伍最後麵,一名呂家子弟突然發出半聲慘叫,之所以隻有半聲,是因為就在發出慘叫的同時,他的身體齊腰以上就被旁邊一塊突然斜過來的岩石所吞沒。

“哢吱哢吱”的磨擦聲傳來,隻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整個身影都被吞沒,屍骨無存。

而那塊岩石,也隨之動了起來,石屑紛紛剝落,露出寒光閃現的利齒水桶般的身形,身體兩側緩緩舒展,伸出一對如同獵鷹的翅膀,竟是一隻長著翅膀的巨蟒。

三角形的巨大蟒頭轉動著,兩隻眼睛中透出黃色的光芒,尖長的牙齒上,還掛著一塊塊血肉。所有人都驚呆了,胃裏一陣翻滾。

“快走!”諸葛明月突然喊道,就在這隻巨蟒現身的同時,身邊的岩石也在微微的晃動起來,抖落一地的石屑。現在已經不用去思考這些岩石為什麽會變成靈獸了,諸葛明月隻知道,這座所謂的迷宮,根本就是由無數沉睡中的靈獸所構成,一旦它們全部蘇醒,後果不堪設想。

“師尊你們先走,我斷後!”呂曠反應過來,眼看那隻巨蟒又朝一名呂家子弟攻去,手握長槍飛身縱去。白發飄揚之間長槍電閃,顯得霸氣十足。

諸葛明月和淩飛揚也帶著眾人迅速朝前趕去,倉促之間也來不及分辨那座石壁的方向了,隻能先衝出迷宮再說。

“轟。”身後傳來一聲悶響,呂曠的長槍刺向巨蟒,但隻刺進不過兩寸,就再也無法前進,這巨蟒身外鱗甲的硬度,就是比起最堅硬的岩石都差不了多少了。

巨蟒狂怒,身體一甩,將呂曠連人帶槍甩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麵。如果不是他已經晉升神,實力有了質的飛躍,隻是這一下就能令他筋骨寸斷。

還沒有等呂曠緩過氣來,巨蟒長尾象一巨大的鋼鞭一樣當頭砸來,卷起陣陣狂風。就算呂曠擁有神修的實力,就算他以金係之氣的淩厲見長,也不敢硬碰,連忙閃身避開。蟒尾砸落地麵,堅硬的石地被砸出一道深達一尺的壕溝。

呂曠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一下如果砸在身上,整個人恐怕都要被拍成肉泥,什麽神修,什麽元神,全是浮雲。

緊接著,巨蟒發瘋似的擺動鱗尾,朝著呂曠砸來,劈裏啪啦的悶響聲中,腳下的石地被砸出一片橫七豎八的壕溝。呂曠險象環生,竭盡全力躲閃著巨蟒的攻擊,被逼得連逃的機會都沒有。這時的他哪還有半點開始時的霸氣,披頭散發,連衣服都強烈的勁風掃成了道道布條。

呂曠知道再這樣下去遲早被活活拖死,心一橫,猛的一聲長嘯,長槍一挺,不再一昧閃避,縱身而起,朝著巨蟒頭部刺去,那張蒼老的臉上,迸發出無窮的豪邁之意。

“你們帶人先走。”諸葛明月回頭一望,看見呂曠的險情,對淩飛揚和洛狂高喊了一聲,然後飛奔趕來。

巨蟒突然一振雙翅,避過呂曠的長槍。呂曠心中暗叫一聲不好,就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劈中槍身,而後再次將重重的砸落地麵。渾身頓時一陣酸麻,連長槍都幾乎握持不住。

巨蟒張開大嘴,朝呂曠一口吞了過來,白森森的牙齒上還掛著絲絲血肉,一片陰影將他籠罩,濃濃的血腥味撲麵而來。

就在這時,一柄匕首如流星般疾射而來,刹那間,整個昏暗的空間裏亮起一道耀眼長虹,其中又充斥著一股毀滅性的氣息。

巨蟒感受到了危險,突然向後回縮,它的身體本來就靈活異常,再加上那對翅膀,更是靈如蛟龍。

呂曠隻覺得眼前一花,一道殘影晃過,轉瞬間,巨蟒就沿著一道詭異的線路逃出十幾米遠。

呂曠不禁暗暗感慨,就算他的實力再強出幾分,能夠戰勝這隻巨蟒,但憑著這樣的靈動,他也絕對沒有將其擊殺的可能。

但是接著,呂曠的目光就怔住了,那柄精致的匕首,竟然如影相隨,無論巨蟒怎麽逃竄,無論它的身法多麽靈活,卻始終逃不出它的追擊,就象有一隻無形的手操縱著它一樣。

“禦劍術!”

呂曠反應過來,這竟是傳說中的禦劍術。

“嗖”匕首光芒驀然一亮,射入巨蟒的頭部,爆發出一片刺眼的白芒。巨蟒渾身一頓,一動不動,就在諸葛明月的注視中,重新變成了一座石雕。

匕首從新回到諸葛明月的手中,依然連一絲血跡都沒有。

“多謝師尊救命之恩。”雖然是在這種緊要關頭,呂曠還是沒忘了師徒之禮。

“少廢話。”諸葛明月一把抓住呂曠,稍稍檢查了一下,隻是暫時脫力,以他神修級的實力,很快就能恢複過來,於是用力將他拋向前方。

此時,其他的石雕也開始漸漸複活,露出一隻隻凶性十足的靈獸外形,狼嚎虎嘯聲此起彼伏,迷宮之中,頓時彌漫出一股濃濃的嗜血殺意。

最前方的淩飛揚正揮舞著破殺劍,艱難的與一隻全身赤紅硬甲的靈獸拚死搏殺,雖然他的劍意淩厲無匹,但實力卻還沒有突破魂修,很難刺穿這隻靈獸的硬甲,隻在它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深不過寸的傷口。

洛狂和解興峰處在隊伍中間的位置,與幾隻似獅似虎的靈獸戰成一片,顯然也非常吃力。

眼看迷宮中靈獸還在不斷的蘇醒,正在朝著隊伍撲來,諸葛明月不敢耽擱,深吸一口氣,再次朝前奔去。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悶哼,是郭子威,他們幾人實力最弱,這時正被幾隻形如蒼狼的靈獸包圍,與隊伍分割開來。

郭子威左肩上被撕掉一大塊皮肉,鮮血淋漓,右手依然緊緊的握著長刀不斷朝蒼狼劈去。在求生的本能之下,爆發出連諸葛明月都感到詫異的彪悍之氣。

“你們快走。”郭子威凶性畢露,長刀橫斬,竟將幾隻蒼狼逼退了幾步,朝著兩名同伴高聲喊道。

就在他們猶豫不絕的時候,郭子威一腳一個,將兩人踢了出去,然後高舉長刀朝著蒼狼衝了上去,很快,便獨自一人被包圍在中間。

“老大。”小胖子帶著哭腔吼了一聲。

“快滾。”郭子威罵了一句,然後抹了抹閃亮的光頭,自我解嘲似的笑了笑,“媽的,沒想到老子會是最先死的一個,不過還好,死得不算窩囊,至少沒丟臉。”說完,扭了扭脖子,兩隻手同時握緊長刀,擺出了拚命的架勢。

三隻蒼狼沒有被他的凶悍嚇到,一聲長嚎,淩空撲來。

郭子威自知必死無疑,反而戰意蓬勃而生,全力劈出長刀。

諸葛明月還真沒有看出來,郭子威還有這份義氣,即使在這種生死關頭都沒有放棄同伴,身形一動,匕首寒芒閃爍。

三隻蒼狼幾乎同時落地,變成幾塊岩石。

本來抱定了必死決心的郭子威反而怔住了,呆呆的看著諸葛明月。

“還不走,等死嗎?”諸葛明月罵了一聲。

“哦,哦。”郭子威反應過來,倒提著長刀拚命的朝隊伍趕去,那疾疾如喪家之犬的樣子,哪還有半點剛才的凶悍。

諸葛明月微微一笑,心裏對他的印象再次改變不少,有的人,隻有在生死一線的緊要關頭,才能看出真性情,至少,這時的諸葛明月,才算是真正認可了郭子威。

腳下加速,順手替洛狂和解興峰解決了幾隻靈獸之後,諸葛明月終於又趕到了淩飛揚的身邊,匕首電射而出,在兩人的齊心合力之下,終於刺死了那隻擋在前麵的靈獸。

但是馬上,一大群凶性十足的靈獸便向潮水般向兩人湧來。在這其中,諸葛明月竟然又看到了一隻巨蟒,和她剛才用禦劍術擊殺的那隻一模一樣。

諸葛明月下意識的回頭一望,那巨蟒石雕不見了。

“小心,這些靈獸還會複活。”淩飛揚也發現了異樣,低聲說道。

諸葛明月的心一下子沉到了穀地,雖然對她來說這些靈獸並不算十分強大,可是對淩飛揚和呂曠等人來說卻有著不小的威脅,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再加上靈獸複活的能力,就算自己再強,遲早也有被拖垮的時候。

諸葛明月實在無法相象,當年那名呂家先祖,到底是怎麽憑借丹修的實力闖過這一關的。

“師尊,你先自己衝出去,我們稍後趕來。”呂曠凝聚成一線的聲音傳入諸葛明月的耳中,他也發現了異樣,擔心影響其他人的士氣,不敢大聲喊出聲來。

“明月,你自己先去,我替你擋一陣。”淩飛揚簡短的對諸葛明月說道,手指輕輕的拂過破殺劍,那英武剛毅的臉上,沉凝如峰。

諸葛明月知道,他這是準備拚死一戰了。

“飛揚,你忘記了嗎,決不放棄任何一個同伴。”諸葛明月笑了笑,說道。連郭子威那樣的人,都不會放棄同伴,她更不會。

“帶著我們,你走不了,這次,和以前不同。”淩飛揚搖了搖頭說道,神情有一絲失落。

他的心裏,再次感受到那種深深的無力。隻想這樣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但是實力差距卻越來越大,非但無法再象以前那樣守護著她,甚至成為她的累贅。

淩飛揚苦笑了一下,那顆曾經傲氣衝天的心,這一刻充斥著難以言喻的抑鬱。

“飛揚,不管什麽時候,我們都是最好的夥伴,這一次,也不會例外。”諸葛明月看出淩飛揚臉上的失落,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沒有人,比她更清楚淩飛揚此時的心情。

“好,那我們就再拚一次。”指間傳來她的溫暖,淩飛揚爽朗的一笑,那笑容就象陽光一般的燦爛。

但是看到這樣的笑容,諸葛明月的心卻微微的一顫。

“明月,就算是付出生命的代價,我也會送你出去,我,是你的守護師。”淩飛揚在心裏說道。

身影一動,兩人同時朝著前方的靈獸衝去,一道道銳利的氣芒交織出豔麗的光芒。

無數靈獸從沉睡中蘇醒,發出衝天的咆哮,朝著人群撲來。每一個人,都施展出全力,一邊抵擋著靈獸的嘶咬撲擊,一邊跟隨諸葛明月和淩飛揚朝前衝去。

慘叫聲中,又有人倒在地上,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幾名呂家子弟先後倒地,隻剩下三名最強的子弟,在呂曠的保護下艱難的朝前挪動,洛狂和解興峰還有郭子威幾人相互掩護著,也緊緊跟在他的身邊。

除了諸葛明月,每一個人都渾身帶傷,就連淩飛揚的胸前,都被抓出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

靈獸還有從四麵八方湧來,而腳下,那些化成岩石的靈獸,也在漸漸的複活。

諸葛明月體內的力量正在急速的消逝,腳步也開始變得沉重了起來。

“走!”淩飛揚大喝一聲,全力一劍揮出,將前方幾隻靈獸斬成兩半,對著諸葛明月大喝一聲,然後腳下一輕,跌倒在地。

諸葛明月搖了搖頭,堅定的擋在淩飛揚的身前。

看著那道看似輕柔,卻又堅定無比的身影,身後的每一人人,心中都再次充滿了勇氣。

隻是,那些靈獸的強大,出乎了他們的意料。縱然他們誓死抵抗,卻依舊在節節敗退。

眼看就要退無可退,避無可避,眾人心中都被絕望吞沒的時候,異象突起……

……

天空,似乎多了一絲光亮的色彩。

身邊,似乎蕩漾起輕緩的和風。

一道修長而強健的身影,憑空浮現在半空之中,簡單而質樸的勁裝,襯托著他那充滿了力感的身影,隱隱透出一股淩於天地的威勢。

整個世界,在這一刻都平靜了下來,所有的靈獸都停止了撕咬,停止了咆哮。

一柄古拙的長劍,出現在那人的手中,目光凝視著遠方,似乎漠視著世間萬物,長劍緩緩的向下斬落。

他的動作,是如此的緩慢,卻又如此的優美,仿佛帶著一種奇特的韻律,令人的心神不由自主的投入這一劍之中。

這一劍,無聲無息。

這一劍,樸實無華。

就象隨意揮動一般,輕輕的斬向地麵,但是每一個人心中都生出一股奇異的感覺:就算是天地洪荒,都會在這一劍被劈成兩半。

劍落,劍起!

一切平淡得就象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是所有的靈獸,都在這一刻變成了岩石,而後,在輕柔的風中化為塵埃。

看著這道身影,諸葛明月的心中突然生起一股此生從未有過的感覺,那麽陌生,卻又那麽親近。

緩緩收回長劍,那人終於回頭望了一眼。

那英俊的臉上,寫滿了滄桑,那深邃的眼中,流露著淡淡的憂傷。

諸葛明月如被雷擊,一下子怔住了,手心發麻,腦海中一片空白。

“父親!”一個飽含著思念、卻又陌生的詞匯湧入了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