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劍聖

第390章 逼供技巧

第三百九十章 逼供技巧

“你要獨占魔煙的利潤?做夢去吧”

泰莉薩淒厲的一笑,“配方是由我的家族傳給我的,我怎麽可能拱手相讓除非你殺了我,不然等我恢複過來,我一定要讓你好看”

“你說的沒錯,所以我得趁你沒恢複過來之前,好好的折磨你。”

說著,雷加拿起泰莉薩遺落的魔杖,順著泰莉薩被火焰灼燒的衣服洞口,將泰莉薩的灰袍挑開。

“你你要做什麽?”泰莉薩一改男性的口吻,女孩本質瞬間暴露無遺

雷加一臉平靜的說道:“告訴我配方,不然我就把魔杖插進你的雙腿裏,毀掉你的處女之身。”

這一招,幾乎對任何女魔法師都管用。

泰莉薩咬了咬牙,故作強硬的說道:“我不怕你,嘉娜。我猜你不敢這麽做”

雷加挑起一側的眉頭,“你猜錯了,我是個壞人、惡魔,沒什麽不敢做的

說完,上前一步,把泰莉薩身上所有的衣服全部撕成了碎片。

泰莉薩無力反抗,隻是咬緊牙關,故作鎮定的望著雷加,同時緩緩的打開了自己的雙腿。“來吧嘉娜,反正我也不打算進聖光姊妹會,而且我也不喜歡做女人,你毀掉我的清白之身,倒省下我不少麻煩。”

雷加暗暗吸了一口氣。很顯然,泰莉薩並不好對付,為了保住配方,她竟然連自己的清白都不要了——看來必須另外想個辦法。

像逼供這種事情,應該找小喬前來幫忙,刺客是最擅長獲取情報的了。可現在的情況,根本不可能把泰莉薩帶出學院,雷加隻能自己動手來做。

他從泰莉薩打開的雙腿前走開,走到密室的角落裏。

泰莉薩無比困惑的望著雷加,直到看清雷加手裏多了一條肮髒的繩索,這才倒抽了一口冷氣。

“讓你開口的辦法有很多,我有一整夜的時間來折磨你。”

雷加拉起泰莉薩,將她按到在桌子上,用繩索緊緊的捆綁住。那些繩索的汙穢在泰莉薩潔淨的皮膚上勒出了一道又一道清晰的痕跡,泰莉薩試圖掙脫,卻隻是讓勒痕更加明顯了。

“嘉娜,隨你怎麽弄我,等到天亮的時候,你必然要放我走,不然整個學院都將搜查我們,到時候你就解釋不清了所以不管你搞什麽鬼,我都不會把配方告訴你的”泰莉薩大聲吼叫道。

“你的聲音真是太吵了。”

雷加皺了皺眉頭,從煉金台上找來一支水晶長頸瓶,掰開泰莉薩的嘴巴,將長頸的那一端塞進了泰莉薩的嘴裏。長頸的粗度足以⊥泰莉薩無法叫喊,而水晶瓶的硬度也能讓泰莉薩無法咬碎。

長頸一塞入嘴巴,泰莉薩當即叫嚷著吐了出來。但雷加的手非常有力,輕而易舉的鉗開了泰莉薩的下巴,把長頸瓶再度塞了進去,然後用剩餘的繩索牢牢綁住,令泰莉薩無法吐出。

泰莉薩驚恐的瞪大了眼睛,無法叫嚷,呼吸也隻能通過鼻翼翕動。

雷加滿意的點了點頭,“現在安靜多了。如果你想告訴我配方,那麽就用力的點點頭,明白嗎?”

泰莉薩發出一陣沉悶的吼叫,同時拚命的搖了搖頭。

雷加笑了笑,“看來你是明白了。很好,現在讓我好好想想,應該怎麽對付你吧。”

他若有所思的凝視著泰莉薩的身體。泰莉薩的胸部很小,顯然是她本人是刻意想要抑製自己的發育,不過,盡管胸部不大,兩顆棕色乳豆卻是不小,甚至可以稱得上是肥大。雷加拿起魔杖,一邊思考著如何逼供,一邊用魔杖粗糙的頂端不停的撥弄著泰莉薩的乳豆。

泰莉薩嘶叫著,但長頸瓶卡在她的嘴巴裏,讓她發不出聲音,隻能充滿仇恨的望著雷加。

雷加對逼供的手段並無太多把握。實際上,他隻是對泰莉薩虛張聲勢而已,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讓泰莉薩的心裏崩潰掉。

泰莉薩連被毀掉清白之身這麽重大的事情都不在乎,很難想象她還能在乎什麽。雷加又不能暴露自己的男性身份,直接真刀真槍的大於一場——泰莉薩並不是他喜歡的人,他連用手碰泰莉薩的**都沒有。

這無關**,更無關褻瀆,雷加隻想找一個合適的方法讓泰莉薩鬆口。

毆打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毆打會留下傷痕和證據。更何況,對付鐵了心的人,毆打並不會起到多麽大的作用,隻會讓自己更生氣而已。

雷加掃視了一眼密室,在煉金台的角落裏發現了一段粗粗的牛油蠟燭。密室裏燃燒的是藍色的魔法蠟燭,這段牛油蠟燭顯然是留作應急之用的。

雷加暗暗一笑,拿起牛油蠟燭,走到魔法燭台前點亮,橙色的光暈立刻在燭心處散播開來。

泰莉薩皮膚一緊,鼻翼快速翕動,滿臉的驚恐表情。

雷加端著牛油蠟燭走到泰莉薩的麵前,淡笑著說道:“蠟滴很燙,但不會給你留下傷疤,我想你應該會很喜歡的。”

說著,手腕微微一轉,將蠟燭裏的蠟滴灑在泰莉薩的腹部。

泰莉薩的身體一陣抽搐,喉嚨裏發出了痛苦的呻吟之聲。

雷加沿著小腹一路向上,確保每一滴蠟滴都滴落在泰莉薩的肌膚上。泰莉薩瘋狂的扭動著身體,想要避開滾燙的蠟滴,可繩索卻越勒越緊。

雷加將牛油蠟燭移動到泰莉薩的胸口,“給不給我配方?”

泰莉薩通過鼻翼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堅決的搖了搖頭。

雷加無奈的聳了聳肩,將牛油蠟燭一滴滴傾倒在泰莉薩肥大的乳豆上。

泰莉薩的身體如同蟒蛇般翻滾扭動起來,堅固的桌子都被她晃的吱吱作響,但她始終沒有求饒。

雷加把牛油蠟燭移動到泰莉薩的雙腿之間,“我想,滴在這裏一定會很痛吧?”

泰莉薩渾身顫抖起來,不停的晃動著身體,想要從煉金台上掙脫逃走。

雷加知道泰莉薩已經極度恐懼了,他一把揪住泰莉薩的頭發,凶狠的說道:“告訴我配方,不然的話,我就把你哪裏燒成黑洞再給你塞上一根木棍封好,讓你成為假男人”

泰莉薩的喉頭不停的吞咽著,卻始終沒有點頭。

雷加心中惱怒,轉身將牛油蠟燭滴到泰莉薩的雙腿之間。

泰莉薩當即悶叫一聲,然後身體一抽,痛昏了過去。

雷加捏著牛油蠟燭,冷冷的望著泰莉薩滿是狼藉的身體。有那麽一瞬間,他想罷手不於了,可一想到自己必須依靠配方來賺錢,換回謝普老板的銀幣和晶核,以及自己在這裏生存的尊嚴,他又咬緊牙關,繼續扮演惡魔的角色。

他粗魯的用魔杖搗掉泰莉薩身上的斑斑蠟痕,泰莉薩痛苦的轉醒過來。

“我們再來一次,我願意重複一百次,一萬次,直到你開口為止。”

雷加再次舉起牛油蠟燭,像剛才那樣,先滴到泰莉薩的小腹上,而後一路向上。

他鐵下心來,絲毫不理會泰莉薩沉悶的慘叫和扭動的身體,“如果今天你不說,那我就把你綁在這裏一整天,等明天晚上我再來繼續。反正你是灰袍法師,不需要上課,你失蹤一段時間,也不會有人在意,而我隻要不錯過老師的課程就行。”

“久而久之,你就會習慣我對你做的事情,你會渴望我每天晚上都來這裏折磨你,而我會想出其他辦法來繼續折磨你,到那時候,恐怕你失去的就不僅僅是配方了。如果你聰明的話,最好現在交出來,免得白白受辱。”

雷加把牛油蠟燭舉到泰莉薩雙腿間,冷冷的威脅道:“我再問你一次,交不**方?”

泰莉薩的麵容痛苦的扭曲在一起,經過雷加的一番折磨之後,她已經不像之前那麽堅決了。作為一名養尊處優的初級魔法師,這種折磨是她從來未曾經曆過的。而且,她意識到雷加是那種說一不二,說到做到的人,如果始終不交出配方的話,那麽自己真有可能被一直關在密室裏。

考慮到自己沒有配方也能製作出魔煙來,泰莉薩忍痛點了點頭。

雷加暗暗的鬆了一口氣,隨即不動聲色的的說道:“泰莉薩,如果你敢欺騙我,我對你的折磨就會加倍,你聽明白了嗎?”

泰莉薩使勁了點了點頭。心裏防線一旦崩潰,就會變得格外聽話。

雷加放下手中的牛油蠟燭,解開綁住泰莉薩嘴巴的繩索,把長頸瓶從泰莉薩的嘴裏拔了出來。

泰莉薩於嘔了幾聲,然後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等泰莉薩的氣息喘勻,雷加冷冷的問道:“說吧,配方在哪裏?”

泰莉薩沙啞的說道:“在我的腦子裏。”

雷加當即找來紙筆,坐到泰莉薩的身前,“一個字不落的給我說出來,等一會兒我要驗證真偽,如果你有半點欺騙我的意思,你知道我會怎麽對你。”

泰莉莎咬了咬嘴唇,開始背誦魔煙的配方。

雷加快速的記錄著,憑借他對煉金術的了解,基本可以斷定泰莉薩所說的材料和劑量都是準確的。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在密室中找來了材料,準備嚐試一遍。